病因分析

诊断标准

抑郁治疗

临床症状

抑郁常识

抑郁类型

疾病危害

抑郁测试

保健护理

精彩案例

抑郁与睡眠

抑郁资料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中华抑郁网 >> 抑郁资料 >> 相关论文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抑郁症患者睡眠行为及睡眠生理障碍的研究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11

  关键词: 抑郁症;睡眠障碍;多道睡眠描记术

  摘 要:目的 探讨抑郁症患者睡眠行为及睡眠生理的变化。方法 采用调查表对32例抑郁症患者的睡眠行为障碍和睡眠生理进行调查,检测其全夜多导睡眠图,并与21名正常人进行对照。结果  (1)抑郁症组的入睡困难、早醒、睡眠维持障碍及睡眠过多的发生率高于对照组(P<0.05~0.01);(2)与对照组比较,抑郁症组存在睡眠潜伏期长[(36.1±17.2) min],醒觉时间、觉醒次数、醒觉睡眠比高,睡眠效率和睡眠维持率低(P<0.05~0.01),快速眼动睡眠潜伏期短[(61.8±31.2) min]等。结论 抑郁症患者存在睡眠行为与睡眠生理相一致的异常改变,其睡眠障碍的病理机制可能同源于抑郁症的发病机制。

  睡眠障碍是抑郁症患者最常见的症状之一。为探讨抑郁症的睡眠行为及睡眠生理学方面的改变,我们进行以下研究。

  对象和方法

  一、对象

  1.抑郁症组:为1997年9月至1998年12月本中心住院患者,诊断均符合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与诊断标准第2版修订本及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排除器质性精神病及其他躯体疾病。共32例,其中单次发作抑郁症15例,反复发作抑郁症17例;男17例,女15例;年龄19~40岁,平均(25±7)岁;总病程2周至3年,本次病程为2周至6个月。首发患者在研究前未服用任何精神药物,复发者研究前2周停用抗抑郁剂及镇静安眠药。

  2.对照组:为本院健康的工作人员。共21名。其中男11名,女10名;年龄19~41岁,平均(25±4)岁。近1个月内未服苯二氮类等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影响的药物。

  经t检验,2组间的年龄、身高、体重、颈围、颈长、胸围、腰围、臀围差异均无显著性(P>0.05)。

  二、方法

  抑郁症组研究前均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进行评定,总分为(29.2±8.3)分,睡眠障碍因子为(3.3±1.1)分。用自编的睡眠调查表分别对2组睡眠行为障碍进行调查,内容包括:(1)入睡困难:指上床熄灯后0.5 h以上仍不能入睡。(2)早醒:指比平时早醒1 h以上,且醒后不易再入睡。(3)睡眠维持困难:指入睡后经常醒来,睡眠浅。(4)睡眠过多:指每晚需睡眠9~10 h,超过正常生理需要。调查表由医师填写。为避免抑郁症组患者的主观成分还参考家属提供的睡眠情况。2组调查均经多导睡眠图(PSG)校正,以尽量保证调查结果的可靠性。

  采用百诺代公司生产的P%26D9600型多导睡眠仪进行睡眠生理学测试,连续同步记录全夜7~9 h的脑电(C3-A1,C4-A2)、眼动、颌肌电、口鼻气流及鼾声、胸腹式呼吸动度、血氧饱和度、心电图、脉搏、血压等11项指标。次日将全部记录回放自动分析处理,再经人工逐项检查核对纠正。全部被试者均按平时作息时间和生活习惯于晚9:00~9:30进入实验室。第1晚预睡,第2晚放置电极进行PSG检查,睡眠分期按Recheschaffen提出的标准分析[1]。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按Guilleminault标准确诊[2]。全部数据输入微机进行统计学处理,采用χ2检验,t检验及相关检验等。

  结果

  一、2组睡眠障碍发生率的比较

  抑郁症组入睡困难、早醒、睡眠过多的发生率高于对照组(P<0.05),其中睡眠维持障碍尤为显著(P<0.01)。表1。

表1   抑郁症组与对照组睡眠行为障碍发生率的比较

组别 例数 入睡困难 早醒 睡眠维持障碍 睡眠过多
例数 (%) 例数 (%) 例数 (%) 例数 (%)
抑郁症 32

15

47

13

41

17

53

9

28

对照  21 3 14 2 10 3 14 1 5
χ2     6.0*   6.0*   8.1**   4.5*

  * P<0.05,** P<0.01

  二、2组睡眠进程的比较

  与对照组比较,抑郁症组睡眠潜伏期(SL)长、觉醒时间(ATA)长、觉醒次数(AT)和醒觉睡眠比(A/TSA)多、睡眠效率(SE)、睡眠维持率(SMT)低和REM潜伏期(RL)短(P<0.05~0.01)。与对照组同性别比较,抑郁症组男、女性SL、ATA长,AT、A/TSA多,SE、SMT低,RL短,差异有显著性和非常显著性(P<0.05~0.01);而各组内男、女间上述参数比较,差异均无显著性(P>0.05)。 表2。

  三、2组睡眠结构的比较

  与对照组比较,抑郁症组I期睡眠(S1)长,III、IV期睡眠(S3、S4)短;REM周期数(NRP)少。与对照组同性别比较,抑郁症组男、女S1长,S3、S4短,NRP少,差异有非常显著性和显著性(P<0.01~0.05)。抑郁症组男性S1期较女性长、NRP少(P<0.01),余差异无显著性(P>0.05)。对照组男女间比较差异均无显著性(P>0.05)。表3。

  四、2组其他睡眠参数的比较

  抑郁症组有1例男性呼吸紊乱指数异常(>5),被确诊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抑郁症组睡后收缩压[(111.5±12.6)mm Hg]及舒张压[(62.5±12.7)mm Hg]均低于睡前[分别为(120.2±11.9)mm Hg和(70.2±10.3) mm Hg],差异有非常显著性(P<0.01]),其余夜晚血压、血氧、脉率等生理指标变化,2组差异均无显著性(P>0.05)。

  五、抑郁症组各生理因素与睡眠参数的相关检验

  抑郁症组的年龄、病程、HAMD评分(睡眠障碍因子分)、体重、身高、颈长、颈围、胸围、腰围及臀围与各睡眠参数的相关检验显示,仅睡眠障碍因子分与S3、S4呈负相关(r=-0.37, P<0.05),余均无显著相关性。

表2 抑郁症组与对照组睡眠进程各参数的比较(±s)

组别 例数 TRT

  (min)

SL

  (min)

EMAT(M)

  (min)

ATA

  (min)

AT

  (次)

TSA

  (min)

A/TSA SE

  (%)

SMT

  (%)

RL

  (min)

抑郁症 32

488.2±25.1

36.1±17.2

8.3

45.6±22.3

9.2±2.7

445.3±46.1

7.1±3.8

84.5± 8.1

89.5±8.5

61.8±31.2

17 479.5±22.8 33.8±14.6* 8.8 51.8±18.6** 11.1±4.5** 426.5±49.8 8.2±4.3* 80.3±10.3* 86.4±9.3** 62.6±37.8*
15 491.4±20.9 38.5±15.7** 7.3 39.4±21.1** 7.7±3.2* 458.8±38.1 6.8±3.6* 86.6± 7.5* 90.9±4.2** 59.9±28.6**
对照  21 492.5±23.8 21.9±15.2 8.5 18.5±10.3 2.4±2.1 460.8±25.1 4.5±3.3 91.5± 4.2 96.6±3.8 92.9±20.2
11 486.2±24.3 22.2±14.5 9.2 21.6±11.7 2.6±2.5 455.3±28.8 4.8±3.8 89.5± 5.4 95.2±4.2 93.3±21.3
10 499.4±19.5 18.6±13.8 7.9 16.8± 4.6 2.1±1.8 466.3±21.5 3.6±2.5 92.2± 3.3 97.8±4.0 91.8±19.9
t值  

0.62

3.07

0.09

5.20

9.76

1.41

2.56

3.64

3.59

4.04

P值   >0.05 <0.01 >0.05 <0.01 <0.01 >0.05 <0.05 <0.01 <0.01 <0.01

  注:TAT:总记录时间;SL:睡眠潜伏期;EMAT:醒起时间;ATA:觉醒时间;AT:觉醒次数;TSA:睡眠总时间;A/TSA:醒觉睡眠比;SE:睡眠效率;SMT:睡眠维持率;RL:REM潜伏期;M:为中位数; 为抑郁症组与对照组比较;抑郁症组与对照组同性别间比较,* P<0.05,** P<0.01;各组内男女间比较,P均>0.05

表3 抑郁症组与对照组睡眠结构的比较(±s,%)

组别 例数 NREM  S1 S2 S3、S4  RT NRP(个)
抑郁症 32

84.1±3.3

14.8±2.8

63.4±11.8

9.1±1.3

16.1±4.1

3.1±1.1

17 84.3±5.2 16.4±3.3**△ 61.6±13.4 8.9±1.2** 18.3±6.7 2.8±1.3**△
15 83.3±4.2 12.8±2.0** 63.8±10.3 10.2±1.6** 17.2±3.1 3.7±0.8*
对照  21 83.1±3.5 7.4±1.9 60.2± 7.8 18.2±4.1 18.1±3.2 4.9±1.6
11 82.5±3.1 8.6±3.2 62.2± 5.7 16.9±5.2 17.9±2.2 4.3±1.1
10 83.9±3.6 6.8±1.1 59.3± 9.1 19.7±3.8 18.6±3.7 5.2±1.9
t值  

1.05

10.60

1.09

11.74

1.89

4.86

P值   >0.05 <0.01 >0.05 <0.01 >0.05 <0.01

  注:NREM:非快速眼动期;S1、S2、S3、S4:分别为I、II、III、IV期睡眠;RT:REM时间;NRP:REM周期数;%指占睡眠总时间百分比; 为抑郁症组与对照组比较;抑郁症组与对照组同性别间比较,经t检验,** P<0.01,* P<0.05;同组内男女间比较,经t检验, P<0.01讨论

  睡眠障碍是抑郁症早期起病的临床特征之一。国外文献表明,REM潜伏期缩短是内源性抑郁症的特征性改变,另外还有S3、S4睡眠减少,REM密度增加,睡眠效率降低及REM时间增多等异常[3]。本研究表明,与对照组比较,抑郁症患者的REM潜伏期短,S3、S4短,S1长,REM周期数少及睡眠潜伏期长(P<0.05~0.01),与国外文献报道基本一致,表明抑郁症确实存在一定特征性的睡眠结构异常。而抑郁症组觉醒时间和觉醒次数多,睡眠效率、睡眠维持率低及睡眠潜伏期长(P<0.01),反映了抑郁症患者有睡眠维持障碍、早醒及入睡困难,这与行为学调查结果相一致。Seifritz等[4]认为抑郁症REM潜伏期及S3、S4短等特征性异常可能与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5-HT/NE)能神经传递减少及/或胆碱能传递增加有关。从亚临床研究看,桥脑的胆碱能/胆碱能受体的“REM-开启”细胞驱动并维持REM睡眠,而背缝核的5-HT能细胞起到“REM-关闭”的作用[5,6]。在REM睡眠前及睡眠过程中,5-HT调节系统是通过突触后5-羟色胺1A受体的超极化进行调节的[7]。5-HT神经元投射到桥脑抑制胆碱能神经元的激活,这种作用可以阻断、抑制或延长REM睡眠的发生[8]。而抑郁症患者的REM潜伏期短,REM时间长,REM密度高等REM活力增强的现象,恰好证明了抑郁症5-HT能下降及胆碱能增加的病理学机制[9]。同时提示抑郁症的睡眠障碍与抑郁症发病机理有关。

  我们的研究还显示,抑郁症组睡眠醒后收缩压及舒张压较睡眠前降低(P<0.05),而对照组这一现象却不明显,这可能提示抑郁症患者存在植物神经系统调节功能受损的现象。而睡眠障碍因子分与S3、S4呈显著负相关(P<0.01),反映了抑郁症的睡眠障碍与深睡眠有着密切的联系,即睡眠障碍越重,患者的深睡眠越少。本研究揭示了抑郁症患者睡眠行为与睡眠生理学方面相一致的异常改变,并认为其睡眠障碍的病理机制可能同源于抑郁症的发病机制。

  基金项目:南京军区“跨世纪学科带头人”基金资助项目

  作者单位:高志勤(解放军第一○二医院,全军精神卫生中心精神三科,213003 常州)

  范庆祝(解放军第一○二医院,全军精神卫生中心精神三科,213003 常州)

  高柏良(解放军第一○二医院,全军精神卫生中心精神三科,213003 常州)

  参考文献:

  [1] Recheschaffen A. A manual of standardized terminology: technipues and scoring system for sleep stages of human subjects. Los Angeles: UCLA, Brain Information Service/Brain Research Institute, 1968. 1-36.

  [2] 黄席珍, 吴全有, 李龙云, 等. 多导睡眠图的临床应用. 中华内科杂志, 1991, 30: 258-260.

  [3] Thase ME. Depression, sleep, and antidepressants. J Clin Psychiatry, 1998, 59 (Suppl 4): 55-65.

  [4] Seifritz E, Gillin JC, Rapaport MH, et al. Sleep electroencephalographic response to muscarinic and serotonin1A receptor probes in patients with major depression and in normal controls. Biol Psychiatry, 1998, 44: 21-33.

  [5] Jones. BE. Paradoxical sleep and its chemical/structural substrates in the brain. Neuroscience, 1991, 40: 637-656.

  [6] Aston-Jones G, Bloom FE. Activity of norepinephrine-containing locus coeruleus neurons in behaving rats anticipates fluctuations in the sleep-waking cycle. J Neurosci, 1981, 1: 876-886.

  [7] Fritze J. The adrenergic-cholinergic imbalance hypothesis of depression: a review and a perspective. Rev Neurosci, 1993, 4: 63-93.

  [8] Gillin JC, Inlwell-Israel S, Erman M. Sleep and sleep-wake disorders. In: Tasman A, Kay J, Lieberman JC, eds. Psychiatry. Philadelphia: WB Saunders Company, 1996. 1217-1248.

  [9] Luebke JI, Greene RW, Semba K, et al. Serotonin hyperpolarizes cholinergic low-threshold burst neurons in the rat laterodorsal tegmental nucleus in vitro.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992, 89: 743-747.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