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知识

诊断标准

专家介绍

心理测试

中医治疗

食疗保健

西医治疗

药物介绍

心理保健

精神护理

另类治疗

精彩案例

学术论文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中华焦虑网 >> 疾病知识 >> 职场压力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关于压力与焦虑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5-31
关于压力与焦虑 汉斯·沙利(HansSelye)的第一本书《压力》(Stress),与本书同在二十世纪刚好过半的一九五○年出版,这一点十分有趣。他的这本书是心理学界与医学界对压力进行深入研究思考的开端。沙利在一九五六年出版的另一本书中,把生理压力界定为“由入侵事物与身体抵抗的张力所发展出来的一种调适”。换言之,压力是针对“身体耗损与撕扯”的反应。汉斯·沙利(HansSelye),《生活的压力》(TheStressofLife,NewYork,1956),pp.55—56。请同时参见第九章。 他提出了所谓的“一般适应症候群”(G.A.S.:GeneralAdaptationSyndrome)。G.A.S.透过人类的各种内在器官(内分泌腺和神经系统),协助我们去适应不断发生在我们身体内部与四周环境中的变化。“健康幸福的奥秘就在于,能够针对这个世界不断变化的情境成功地调适;而在这个庞杂调适过程中的失败者,便会受到疾病和不幸的惩罚。”沙利,请参见前述引文,p.vii。他相信,每个人与生俱来就拥有相当程度的调适能量。同上,p.66。贝特森(GregoryBateson)质疑“能量”一词在生物学与心理学的使用情形。他写道:“若把能量的缺乏视为是行为的阻却,将更有意义,因为饥饿的人毕竟无法有所行动。但就算是这样也行不通:没东西吃的阿米巴虫,有时反而会变得更活跃。它的能量消耗与它的能量投入,呈现反函数的关系。”贝特森,《迈向心智生态学之路》(StepstoanEcologyofMind,NewYork,1972),p.xxii。 这点在生理学或许没有问题,但是在心理学层面就不无疑义。产生能量的部分因素,不就是个人对手边事务的热情与承诺吗?老年学的研究不就告诉我们,人们会变得老化并不全然是年龄使然,也是因为他们在心理上找不到感兴趣的事物吗?人脑要保持能量,不就是要高度仰赖我们的工作热情吗? 我在此要说明一下,心理学家有用“压力”作为焦虑同义词的倾向。以焦虑为探讨主题的书,却反而以“压力”一词代替,显然是在讨论焦虑的学术会议,却不时以“压力”这个词替换作为标题。把压力与焦虑等同的看法,我在此公开表示反对,此外,以压力作为描述我们一般所谓焦虑引起的不安,我也认为并不妥当。但是,我反对的不是沙利的经典之作,因为在他的实验与外科医学研究中,压力一词确实是适用的,在心理学领域中,我就不认为“压力”能够包含焦虑的丰富涵意了。 压力这个词是从工程学与物理学借用来的。它在心理学领域会流行,似乎是因为它定义方便,处理顺手,而且通常能得到满意的评估,但是这一切在面对“焦虑”一词时,就都变得十分困难。要确定个人在压力下何时会爆发,似乎相对容易得多。基于科技剧变与价值丧失等因素,西方文化显然使其公民承受巨大的压力,而且与日俱增。这与盛行的心脏病、动脉硬化等一长串压力造成的疾病,显然是有关联的。今日鸡尾酒会上的闲聊,鲜有不以压力及其引发的疾病后果为话题的。“精神压力”一词如今已被广泛接受,尽管它在我的字典中,只能排上“压力”意义清单的第八位。 然而,把“压力”当做焦虑的同义词的问题在于,它强调的重点是发生在人身上的情况。这样虽具有某种客观意义,但却没有真正的主体指涉。我知道许多使用“压力”一词的人,也主张用它来指称内在经验。恩格尔(GeorgeEngel)以悲伤为例,主张压力也可以因内在的问题引发。但是,正常的悲伤却是因为我们所爱的人死了这类事件所引发的,显然这是外来因素。压力主要强调的,依然是发生到和发生在某人身上的情况。因感叹自己难免一死而悲伤,是焦虑而非压力。患有神经型焦虑症的人,会因为小孩过去发生的意外极度悲伤,以至于根本就不让小孩到屋外玩。 尽管使用压力一词的人表示,他们有意把心理学的定义也包含在内,不过“压力”一词仍然是以发生到及发生在某人身上的情况为主。这在原来使用压力一词的领域中是有意义的,因为工程学所关心的问题是,一部重型汽车在桥梁上形成了多少压力,或是建筑物能否承受地震在它身上造成的压力。在工程学的领域中,心理意识的问题是无关紧要的。然而,焦虑与心理意识和主体性,却是绝对密不可分的。甚至弗洛伊德也认为,焦虑与个人内在的感受有关,而恐惧则与客观的事物有关。 就心理学的意义而言,个人如何诠释威胁,才是关键。贝克(AaronBeck,译注:认知治疗创始人)指出,压力的生活处境本身,在形成焦虑方面,远不如个人对这些情境的认知来得重要。史匹柏格(CharlesSpielberger),《焦虑:近代理论与研究趋势》第二册(Anxiety:CurrentTrendsinTheoryandResearch,NewYork,1972),p.345。一篇关于越战士兵(直升机驾驶员)的焦虑研究论文指出,如果不考虑个人对威胁的认知态度,我们便不能把飞行或甚至死亡解释为压力。罗斯等(PeterBourne,RobertRose&JohnMason),Urinary17-OHCSlevels,《一般精神科文献》(ArchivesofGeneralPsychiatry),一九六七年七月,p.109。“认知”和“解释”都是主体的过程,是焦虑而非压力。 更进一步讲,如果我们把压力当成焦虑的同义词,那么我们就无法区分不同情绪的差异。于是经年的愤怒或内疚所造成的压力,就和经年的恐惧所造成的压力,没有差别了。如果我们用压力一词含括一切,那么就模糊了其中的差异。我们也就无法区分恐惧与焦虑的不同。在第三章汤姆的案例中看到,当他有恐惧的反应时(例如:他把医生实验室的重要报告放错时),他的胃指数非常低。也就是说,他的胃不再蠕动。但是当他有焦虑反应时,例如当他整夜睡不着觉,担心自己的工作前途时,他的胃指数却前所未有的高。这时他的胃不停蠕动,与在恐惧状况下的运作情形完全相反。如果我们以“压力”之名,笼统地把这两者混为一谈,便无法了解这个重要的区别。 不论沙利如何在他的近作中,极力否认他先前的论调,但是“任何压力都会产生伤害”的说法,似乎已在美国被解读为“凡是压力都要避免”或“至少应尽力避免”的意思。沙利在他的某本著作中看见了这个问题,他把那本书献给那些“无惧于享受完整生命中的压力,但却不会天真到以为不需要知性的努力,就可以做到这点的人。”沙利,《压力与烦恼》(StressandDistress,Toronto,1974)。且让我们以霍格兰德(HudsonHoagland)的话提醒自己:“早晨起床就是一大压力。”但是我们却不会因此就不起床。 此外,我们还记得前述的道理,当压力增加时,也可能为我们释放出更多的焦虑。战时的英国,处于德军轰炸、物资缺乏以及其他极大的压力之下,但是神经官能症却明显减少。欧普勒(M.K.Opler),《文化、心理治疗与人类价值》(Culture,PsychiatryandHumanValues,Thomas,1956),p.67。类似的情境也在许多国家中得到证明。神经症的问题在压力大的时候反而得到纾缓,因为人们可以把内心的混乱投注于确切的事物上,于是他们把焦点放在具体的压力上。在这些案例中,压力和焦虑的运作在方向上正好是相反的。强大的压力或许可以使人从焦虑中解脱。 最后,我们可以从利戴尔的陈述中,清楚看到把“压力”等同于焦虑是不恰当的。他说“焦虑与知性如影随行,我们越熟悉焦虑的本质,就越能了解知性。”如果我们说“压力与知性如影随行”,就说不通了。同理,如果我们把库比(Kubie)说的“焦虑先于思想”的话,换成“压力先于思想”,也一样偏离了库比的真正意思。他所要表达的是,刺激与反应之间的落差,以及自我与客体之间的鸿沟,是思想有其必要的原因。“压力”一词在沙利的用法中,基本上是个生理学的词汇。 焦虑是个体连结、接受与解读压力的方式。压力是通往焦虑的必经之路。而焦虑则是我们处理压力的方式。 贝特森(GregoryBateson)曾感叹心理学家经常搞不清楚部分和全体的分别:“那些以为部分即是真实的心理学家,上帝保佑他们吧!”我认为压力只是威胁处境的一部分,而当我们想要指称全体时,“焦虑”这个词汇便十分重要。 想以其他字词替换焦虑,其实并不容易。尽管“焦虑”一词为心理学家带来困扰,但是它的寓意丰富,以“惧怖”的形式与经验,在文学、艺术与哲学中呈现出来,占有重要地位。尽管对心理学家而言,焦虑这个字词是个难题,但是当克尔恺郭尔说“焦虑是自由带来的晕眩”时,他所指称的事物则是所有艺术家与文学家都能明白的。 晚近的焦虑研究这里我特别感谢我的研究伙伴古柏医生(Dr.JoanneCooper)。 过去二十年来,有关焦虑和压力的文献产出,多达数千篇的研究论文,以及泛滥成灾的学位论文。史匹柏格(CharlesSpielberger)努力不懈地把这个领域中几场研讨会主要贡献者的文章集结,至少出版了七册研究成果。史匹柏格主编,《焦虑:近代理论与研究趋势》第一、二册。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StressandAnxiety,NewYork,1966),第一—四册。史匹柏格,《焦虑与行为》(AnxietyandBehavior,NewYork,1966)。尽管这些研究让我们更加了解焦虑的各个面向,但是这也使得针对焦虑意义形成整合理论,产生了更大的需求。我不敢奢望能完全掌握这些研究的实况。不过,如果只是提出其中某些对我具有重要价值的研究,我相信读者应该会给我这样的空间。尽管我明白个人不可能涵盖一切,我还是带着些微的焦虑,把这份整合的工作当成一项练习来进行。 有关造成人类焦虑原因的最新理解,当前共有四个研究领域最为突出。首先,关心人对实在知觉作用的拉扎鲁斯(RichardLazarus)、亚维里尔(JamesAverill)拉扎鲁斯(RichardLazarus)与亚维里尔(JamesAverill)。《情绪与认知》(EmotionandCognition:WithSpecialReferencetoAnxiety),收录在史匹柏格主编,《焦虑:近代理论与研究趋势》第二册,pp.241—283。和艾波思坦(SeymourEpstein,译注:麻省大学心理学教授,以焦虑、情绪、自我概念及人格的研究著称)艾波思坦(SeymourEpstein),《焦虑的本质》(TheNatureofAnxietyWithEmphasisUponitsRelationshiptoExpectancy),收录在史匹柏格主编,《焦虑:近代理论与研究趋势》第二册,第八章。等认知心理学家,他们相信个体对威胁的评估是了解焦虑的关键。这些研究的重要性在于,认知心理学家把知觉主体的人当成是焦虑理论的核心。虽然拉扎鲁斯与亚维里尔把焦虑描述成一种情绪,是由处境与个人反应之间的认知中介所产生,但是他们强调焦虑非病理因素所生,而是人性使然。不过,他们的研究似乎多半放在心理压力的效应上,而非焦虑。 请参见我在本章开头对压力和焦虑的区分。艾波思坦把焦虑界定为“察觉到威胁状况后,所带来的极度不愉快亢奋状态的扩散”,并且认为“期望”是决定亢奋程度的基本参数。焦虑被视为是尚未解决的恐惧,会造成威胁的扩散。艾波思坦和芬兹(WalterD.Fenz)芬兹(WalterD.Fenz),《压力因应对策》(StrategiesforCopingwithStress),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二册,pp.305—335。研究跳伞运动员时发现,跳伞老手能够在亢奋中保持高度的专注,从而使他们在跳伞前提高警觉。另一方面,生手则比较会把刺激视为敌对而加以防卫,使他们完全被跳伞这个动作所引发的情绪吞没了。对我们而言,艾波思坦最有趣的发现在于,他看到焦虑与低度自尊之间的关联。艾波思坦(SeymourEpstein),《焦虑刺激与自我概念》(AnxietyArousalandtheSelf-concept),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三册,pp.185—225。艾波思坦说,“人们有一套统合的自我理论,但是也会有崩解的可能”艾波思坦,请参见前述引文。,这一点与葛斯汀的“灾难式处境”相似。极度的精神病反应可以促进人们的自我理论,得到更新、更有效的发展。艾波思坦接着说:“极度的焦虑是因为自我系统整合的能力受到威胁而引发的。”低度自尊者比起高度自尊者,更容易崩溃。艾波思坦进一步阐述说:“自尊的提高可以增进幸福、统整、能量、自由,以及开阔的感觉。自尊的降低则会增加不幸福、失序、焦虑和压缩的感觉。”艾波思坦,请参见前述引文,p.223。当前研究的第二个重要领域是史匹柏格对“情境型”(state)焦虑与“人格型”(trait)焦虑的区分。此一研究所启发的其他研究,足足有好几百项之多。他认为“情境型焦虑”与自动神经系统的活动有关,是一种瞬间的情绪状况。“人格型焦虑”是一种焦虑倾向,或是在一段时间内的焦虑出现频率。史匹柏格,《近代焦虑研究趋势与理论》,收录在史匹柏格主编,《焦虑:近代理论与研究趋势》第一册,p.10。这个模型已被许多研究者拿来区分亢奋焦虑(arousalanxiety)和潜藏焦虑(underlyinganxiety)。史匹柏格认为,最能提升“人格型焦虑”层级的经验,可以追溯到童年时期,其中涉及中孩子受罚的经验。这指出了我在第九章的研究论述:焦虑倾向的根源在母亲的排斥。安德勒(NormanEndler)认为,“情境型”焦虑或“人格型”焦虑都具有多个层面,提出了“人境互动模型”(Person-Situation-Interactionmodel)来加以说明。他认为焦虑是人际或自我威胁(情境因素),以及人际的A型特质(人格因素)互动的结果。安德勒(NormanEndler),《焦虑的人境互动模型》(APerson-situation-interactionModelforAnxiety),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一册,pp.145—162。 当前有关焦虑与恐惧关系研究的第三个领域,引发了理论家之间的许多论辩。将焦虑与恐惧画上等号的制约论者,以学习理论为基础发展出不同的行为治疗系统。他们最伟大的成就是对恐慌患者的治疗。然而,根据定义,恐慌症是针对某些外在事件的焦虑固化,一般认为,那是掩饰了焦虑的神经性恐惧(请参见第五章汉斯的案例)。改变恐惧的焦点并不难。但是在严格的行为主义技术中,却似乎规避了潜藏焦虑的处理。金梅尔(H.D.Kimmel)针对行为论者把焦虑与恐惧画上等号这点有所批评,我的观点与他相近。金梅尔认为巴甫洛夫的“实验情境下的神经症”应该被称作焦虑。金梅尔(H.D.Kimmel),《制约恐惧与焦虑》(ConditionedFearandAnxiety),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一册,pp.189—210。他主张,被制约的恐惧不能作为导致焦虑发生的模型,因为它立基于确定性的原则,而焦虑则有其不确定性,也很难被控制。 另一项有助于我们了解焦虑的伟大贡献是针对真实生活情境的个体所进行的研究。塔奇曼(YonaTeichman)研究一九七三年中东战争中失踪士兵家属的反应,结果证明士兵的父母、妻子和小孩,因应个人失落的风格各自不同。父母多半暗自悲伤,最初会拒绝与他人谈论。他们多反应表示需要勇气,也呈现出痛苦的感觉。尽管他们约有一星期的时间极端退缩,但是资料显示,这种现象没有长期发生,也没有变成病态。妻子虽然与父母一样想表现得坚强,但是其悲痛的形式却比较温和。她们一般会把心思放在现实问题上,同时会依赖支持者的奥援。小孩的反应主要是针对家庭的低气压,但却不是基于特定的失落。小孩不会持续地表现悲伤,所以会因为他们“麻木不仁”的态度,而遭受母亲的责难。塔奇曼(YonaTeichman),《面对关于家人之未知事物所带来的压力》(TheStressofCopingwiththeUnknownRegardingaSignificantFamilyMember),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二册,pp.243—254。从立富顿“普罗修斯人”请参见第一章中关于立富顿“普罗修斯人”的讨论。的观点来进行这些角色的比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福特(CharlesFord)针对韩国帕布洛事件当事人所做的焦虑描述证明,对长官、宗教或政府具有信心者,更能有效地因应禁锢的焦虑。过半数的研究对象,对于无法预测自己会遭致怎样的待遇,表达了严重的焦虑。福特的结论是,此时强大的压抑力量被挑起,成为紧急状况下的防卫机制。然而,更重要的发现是:对于严重焦虑的长期心理反应,比起紧急状况下的反应,可能更为强烈。福特(CharlesFord),《帕布洛事件》(ThePuebloincident:PsychologicalResponsetoSevereStress),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二册,pp.229—240。在林恩(RichardLynn)对焦虑之国家差异的跨文化研究中,以酒精摄取量的增加、自杀率的增长以及意外事故的频率,作为焦虑的指标。理察·林恩(RichardLynn),《焦虑的国家差异》(NationalDifferencesinAnxiety),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二册,pp.257—272。 我们观察生命事件的变化,以及心理健康状态下的焦虑,便可证明一旦我们熟悉的生活模式有了变化,不论好坏,都需要当事人做出调适,也因此往往会造成焦虑。寇帝斯等(D.B.Coates,S.Moyer,L.Kendall&M.G.Howart),《生命事件的改变与心理健康》(LifeEventChangesandMentalHealth),收录在史匹柏格等主编,《压力与焦虑》第二册,pp.225—250。 我希望,这些对处于危机生活中的人们的认知研究,以及多面向的研究,能够帮助我们认识焦虑各个层面的多变性质。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普通文章 命运前奏 彭德怀与朝鲜战争
普通文章 岳飞到底抗金还是抗辽
普通文章 岳飞的那些事(4):岳飞为啥是
普通文章 宋庆龄晚年生活:享受皇家待
普通文章 辛亥革命人物心理分析(结尾
普通文章 辛亥革命人物心理分析(9):
普通文章 辛亥革命人物心理分析(8):
普通文章 辛亥革命人物心理分析(7):
普通文章 辛亥革命人物心理分析(6):
普通文章 岳飞的那些事(3):岳飞的凤凰
普通文章 彭徳怀怒抽金日成二个耳光
普通文章 毛泽东的震撼世界的28句名言
普通文章 岳飞的那些事(2):岳飞为啥会
普通文章 世俗蒋介石  浪漫毛泽东
普通文章 周恩来说出毛泽东一个惊天秘
普通文章 周恩来的初恋女友长得像老徐
普通文章 抗战8年,中国的损失有多大?
普通文章 被日寇称为“支那第一恐怖军
普通文章 日本侵华地卢沟桥出现大贪官
普通文章 苏东坡和黄庭坚的前世
普通文章 清明,不该遗忘的祭奠
普通文章 1824年,强奸幼女案告到了北
普通文章 兄弟
普通文章 逃亡的父亲
普通文章 日本二战老兵忆慰安妇:想到
普通文章 清帝退位的瞬间:隆裕太后大
普通文章 尹昌衡铁血立威:27岁干上四
普通文章 丰岛海战:惨绝人寰的海上大
普通文章 端方:死于革命风暴的一品好
普通文章 清末首富: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普通文章 为了忘却的纪念:武昌起义全
普通文章 保路运动真相:国家凭啥弥补
普通文章 一个机会主义者的告白:孙中
普通文章 追忆:甲午海战的另一部分记
普通文章 残酷的性刑:太监的阉割和宫
普通文章 古人的面试遭遇
普通文章 清帝退位:被低估与被遗忘的
普通文章 难得革命成伴侣:孙中山与宋
普通文章 一个眼神就是一条人命:年羹
普通文章 汉族重臣张廷玉惨遭乾隆羞辱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