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广场恐惧症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10/22/2015 10:41:59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广场恐惧症 
  症状 
  指个体害怕开阔的空间,但本质是害怕惊恐发作。如果你有广场恐惧症,你会害怕待在那些不便逃离的地方或处于你感到惊恐时无人援助的情境。你可能尽量避免去杂货店、高速公路这类地方。倒不是因为这些地方本身,而是因为在这些地方发生事故时逃跑很困难而且极易使人陷入惊恐的难堪中。害怕遭遇难堪是一个主要因素。大多数广场恐惧症患者不仅害怕惊恐发作,也害怕其他人看到自己惊恐时的样子。 
  广场恐惧症患者经常表现出对很多场所的回避。其中最常回避的场所有以下几种: 
  拥挤的公共场所,比如杂货店、百货公司、餐厅等 
  狭窄封闭的空间,比如隧道、桥梁或者理发店的椅子 
  公共交通工具,比如火车、公共汽车、地铁、飞机等 独自在家
  一旦远离家庭或者“安全的人”(一般是你的配偶、伙伴、父母或者任何一个有密切关系的人)不在身边时会感到焦虑,这也许是广场恐惧症最明显的特点。你可能完全回避独自驾车,或者单独驾车离家稍远就感到害怕。症状更严重的话,你可能只能在离家几米的范围内活动,甚至根本不能离开家。我知道有一个病人在没人陪伴的情况下都不敢离开卧室。
  如果你得了广场恐惧症,你不仅对一些特定的场所感到恐惧,而且大多数时间里都感到焦虑。产生这种焦虑是因为你对可能要去的场所感到惊恐。举例来说,如果你得去一个你一直回避去的地方,并还需自己搞清路线,你会怎样?如果你突然落单你会有什么感觉?因为在生活、社交活动中的种种限制,你可能会感到不堪重负。这是因为你对某种情境无法控制又不能作出改变,因而产生压力。
  对大多数广场恐惧症患者而言,广场恐惧症是由惊恐症发展而来的。起初你是不明缘由地感到惊恐,经过一段时间,你才能意识到在远离家庭的幽闭环境或独处时更容易产生焦虑,于是开始担心自己碰到这些情况。从你开始回避这些情况时,你已经表现出广场恐惧症了。可以根据恐惧程度将广场恐惧症分为三个级别。
  如果患者症状轻微,处于幽闭环境中可能会感到不舒服,但并不回避,并继续从事工作,也可以进行购物等活动,但是尽量避免到离家远的地方去;如症状较严重,可能对一些情况采取回避态度,比如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电梯、开车出远门、到餐馆吃饭等。不过这也只是部分地限制了你的生活。在某些情况下,如离家远或没人陪伴,即使你会感觉不舒服,你也能应付;如果惊恐已经非常严重,患者会回避一切社交活动,甚至到没有他人陪伴就不敢离开家门的地步。
  为什么只有一部分患惊恐发作的人会发展成广场恐惧症,其他人则不会呢?其中的原因尚未弄清(只有很少人没有经过任何惊恐发作就直接患上广场恐惧症)。同时令人困惑的还有为什么其中一些人表现出比其他人更严重的症状。目前已经明确的是广场恐惧症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广场恐惧症患者家族中可能有人有同样的焦虑症。同卵双胞胎中如有一个患广场恐惧症,则另一个患广场恐惧症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从环境因素来分析,有几种童年经历容易使儿童日后患上广场恐惧症。这几种童年经历包括:1)父母是完美主义者,对孩子求全责备;2)对孩子过度保护;3)过于急切地告知孩子外界的阴暗面。遗传和环境因素在广场恐惧症和其他焦虑症所起的作用在后面章节中有更深入的探讨。
  广场恐惧症会影响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社会各阶层的人们都无法摆脱。大约有80%的广场恐惧症患者是女性,虽然这个比例最近有所下降。一种说法是越来越多的女性愿意拥有一份全职工作(使得家庭主妇这种生活方式的社会接受度降低),未来患广场恐惧症的男女百分比将可能持平。
  
  现有治疗手段
  有放松训练、惊恐控制疗法、脱敏疗法等,因为广场恐惧症通常由对惊恐发作的恐惧发展而来,前面提到的对惊恐发作的治疗方法也同样适用。(详见第4章、第6章)
  暴露疗法暴露疗法指直面令你害怕的情境。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最后达到你可以独自面对的效果。治疗伊始,暴露疗法只在想象中进行,一段时间后才在现实中实践(详见第7章)。例如,如果你害怕开车出远门,你可以通过逐渐延长行驶路程来达到独立远程驾驶的目的。早期,有人坐在身边陪伴你,适应一段时间后,他(她)坐在另一辆车上跟在你车后,最后你将练习独自驾驶。或者,假如你害怕单独在家,用暴露疗法可以采用这样的步骤:开始时,经常与你一起的人只离开你几分钟,然后逐渐延长时间。随着治疗的进行,你可以学习如何独处并应对以前回避的各种情况。
  认知治疗这一治疗的目的是帮助你把头脑中夸大并引起恐惧的想法转换成更现实、更积极的心理观念。这要求你辨别、质疑头脑中的错误观念,代之以建设性的新观念。(详见第8章、第9章)
  药物治疗现有针对广场恐惧症的治疗经常用到药物。尤其是SSRI类药物如帕罗西汀、舍曲林、西酞普兰等最常用于治疗一些较为严重的患者,一般是那些不敢离家、能力严重受限的人。在使用暴露治疗的早期,也经常给患者服用低剂量的镇静药物如阿普唑仑、克诺平等辅助治疗。
  坚持自我的训练因为广场恐惧症患者在肯定自己、维护权利时通常存在困难。坚持自我的训练是常见的治疗内容。(详见第13章)
  团队疗法广场恐惧症治疗在团队中进行会非常有效。个体在团队中可以得到很多支持,意识到你并不是独自面对,也不是只有你要每周完成没完没了的家庭事务。
  如果你是一位对引导一支广场恐惧症治疗团队感兴趣的治疗师,你可以参阅我的另一篇文章《广场恐惧症治疗团队》,收录在《关注心理治疗的团队疗法》一书中。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