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成因

网瘾危害

临床表现

发病机理

网瘾测试

网瘾诊断

政策法规

中医治疗

西医治疗

心理治疗

精彩案例

相关知识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网瘾治疗 >> 西医治疗 >> 电击治疗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对“电击”“痛苦”“二次伤害”的几点思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2-23
对“电击”“痛苦”“二次伤害”的几点思考
——一位也是医生的网瘾孩子家长 
    2009年5月7日,中国青年报记者白雪在《“戒网专家”电击治网瘾惹争议》《一个网戒中心的生态系统》中有如下描述:“最近几则网帖,把‘全国戒网专家’杨永信的治疗网瘾模式拉到了聚光灯下。他在网瘾孩子太阳穴或手指接通电极,以电流刺激脑部的治疗方式引起了极大争议。”“这台小小的机器对孩子们有莫大的威慑力。曾被电过的张明说:‘那种感觉生不如死,电太阳穴就像用毛线针从一边扎进去,再从另一边扎出来的感觉差不多。电手基本是电头疼痛的四倍。’”
    5月9日,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吴焰也随之撰文《网瘾孩子怎堪二次伤害》:“本应慎之又慎的如此极端且对身体有可能造成严重二次伤害的治疗方式,竟可以随便被采用,甚至还当成一种‘特色治疗’施用于大批未成年人,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我是一位网瘾孩子的家长,同时也是一名医生,我在临沂网戒中心全程陪同孩子度过了几个月的时光。无疑,杨永信70多个环节的治疗模式我是尽收眼底,像他们凭空瞎说的“二次伤害”我是一例也没见到,相反的倒是那些返院分享的优秀孩子,和失而复得后变得无比灿烂、幸福的家长们倒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白雪也好,吴焰也罢,他们充其量只是一名记者,他们既没有亲历我们网瘾孩子家长的苦痛,也不是医学方面的专家,更不是网瘾戒治的权威,有什么资格对杨永信的治疗模式说三道四,横加指责。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手术室成了屠宰场,青霉素成了剧毒药,医生都成了残无人道的痛苦制造者。不是吗?手术室里,无影灯下,开胸剖腹,鲜血淋漓,时而是刀片翻飞,时而是吸引器阵阵轰鸣,如果是开颅或骨科手术,还会有电钻的突突作响,电锯的哧哧啦啦,和钻磨灼烧组织发出的刺鼻难闻的人肉焦糊味,倒霉的患者再碰上技术不过硬的麻醉师,在麻醉不彻底的情形下,割裂痛、牵拉痛、钻骨痛,引发出一阵紧似一阵的“杀猪般”的哀嚎,手术室不是屠宰场又是什么?青霉素与蒸汽机一样被列为改变世界的十大物质之一,该药物的发现,促使细菌感染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具有威胁性,但常见的过敏反应在各种药物中却居首位,最为可怕的过敏性休克(发生率5-10/10万,死亡率为10%)则时常会夺走一些人的生命,就连当前的甲流感疫苗也已经发生了几例死亡病例,可依然正在大面积推广接种,您为何不对这样的一些现象进行口诛笔伐呢?
    三国时期的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是否也是太残忍?谁都知道砒霜剧毒,但竟有人敢胆大妄为,用它来治疗肝癌和白血病,在有些病人身上却收到了神奇的功效,“首个吃螃蟹者”按照你们的逻辑又该当何罪?母亲捐肝救子,儿子捐肾救父,在一个健康的活生生的人体内取出某个脏器移植到另一个人的身上,你如何做出评价?是医生残忍?受者自私?还是施者大爱?不要以为《耿萍:绝望母亲四次试图杀子》是虚构的(请览阅:简光洲,社会观察->2009年第9期->特稿,采访于临沂网戒中心,现状如何?有2009年11月18日短信为证:尊敬的杨叔,我是马XX妈妈,上午给您发了一条短信,不知您收到没有?再给您发一遍吧。我们离院71天了,孩子守住了底线,坐稳了板凳。由于是休学重读,他没有进班分数;在第一次月考中,他所在的实验班共64个学生,他排62,他所在的高一年级共1248个学生,他排803,但他没有丝毫气馁,心静如水,默默努力,在刚刚结束的期中考试中,他在班级排42,在年级排251,九门科目都为及格或良好,特别是他的作文被年级教研组长定为满分作文,被当作学生范文,他是全年级进步最快的学生。虽然不是骄人的成绩,但完全是他自主学习的结果,是在进步。在做人方面,他更是无可挑剔,听话、孝顺、尊敬师长、一分零花钱不要……班主任表扬他识大体、懂大礼。这都得益于您和网戒中心的教诲,我们对您感激不尽!“杨叔模式”使十六岁的孩子的心智在五个月内成熟起来,受益终生。很想念您和网戒中心,问大家好,天冷了,多保重!再见。——该故事是否真实,有兴趣者可实地深入了解)。如果你是一个天性善良、有正义感、有同情心的人,你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孩子被绝望的母亲亲手杀死吗?又有哪一个母亲若不是被逼无奈怎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杨永信仅仅是让这个孩子付出了几秒种的短暂的或瞬间的痛苦,再付出几个月的70多个环节的综合治疗,就免于了一场子亡家毁的惨剧,换回了一个优秀孩子和一个幸福的家庭,你不认为杨永信功德无量吗?!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人从出生之日起,就注定了有欢乐也有痛苦,欢乐的感觉都大同小异,但痛苦的感觉却各有不同。
    从生理上来讲,痛苦的感觉来自于躯体的病痛或物理性创伤,虽然谁都不喜欢这种“疼痛”的感觉,但如果你的痛感缺失,那才是最大的不幸,比如身患阑尾炎却无从察觉,肉体遭创伤却茫然不知,面对的结果就只能是死亡。还有就是人为故意施予的“疼痛”,比如肌肉注射、静脉穿刺、中医针灸、手术创痛等,明知会痛,但却必须面对。
    从心理上来讲,痛苦的感觉来自于各种心理的压力、精神的打击、不幸的遭遇,虽然谁都不想面对,但它却是客观现实的存在,如果乐观积极应对,压力会变动力,不幸会变有幸,打击历练坚强,快乐与你结缘;如果消极颓废逃避,压力会把你摧垮,不幸会把你击倒,精神会趋于崩溃,人生会欢乐不再。
    伤害有生理的伤害和心理的伤害之分,也有一次伤害和N次伤害之说,伤害有时是客观上的,有时又是主观上的,有故意的伤害,也有无意(通常称之为意外)的伤害,有偶然的,也有必然的。
    生理的伤害是指各种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因素对躯体造成的损伤或病变;心理的伤害则是指各种负性生活事件(如心理压力、生活挫折、不幸遭遇、灾难事件等)在一个人心理上或精神上所构成的压力、打击或创伤;一次伤害和N次伤害,顾名思义,不难理解,但在医学上就比较重视某种治疗手段是否会造成二次伤害或N次伤害,如果不可避免的话,如何才能把再次伤害的概率或程度降至最低,如手术的痛苦、手术的瘢痕、手术的粘连等,随着医学的进步,介入治疗或微创治疗的开拓正在帮助人们逐步实现这种愿望;客观的是一种现实的存在,是难以避免的,而主观的则是人为的,完全可以规避的,如特定的病变需特定的手术,只要手术就难免会有损伤或创痛,但如果主刀医生带酒上岗,导致大小不等的医疗事故,那就是主观的原因了,说这个医生玩忽职守、草菅人命一点也不过分;故意伤害指有意识的人为的伤害,如故意伤人、杀人等,意外伤害指非故意的非人为的伤害,如意外溺水、意外触电、意外中毒等;偶然的伤害是不可预见的,是一种机遇或巧合,如乘车出行遭遇车祸,必然的伤害是指不可避免的,必须面对的,如手术的创痛等。
    如果医生在一个健康的人身上动刀,你可以称之为惨无人道,但如果对一个不及时救治就会死亡的人做必要而有效的手术,哪怕手术会落下某种残疾(如截肢、开颅等),你会说他是残忍吗?同理,杨永信如果是给一个健康活泼可爱的孩子无端地做“低剂量电刺激治疗”,你怎么说他都不过分,问题是他所接诊的所有的孩子都已经是爹妈管不了,学校管不了,社会管不了,逃学厌学、打爹骂娘、结伙打架、偷摸抢骗、甚至吸毒贩毒、绑架杀人、无恶不作的人,你是眼看着他们在毁灭自己的同时,也连累或毁掉更多的人或家庭好呢?还是面对些许痛苦的付出换回他风光无限的人生和温馨幸福的家庭好呢?你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上上网吗?你用心地了解过他们在上网的背后还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可怕的行为或想法吗?而柴静在《网瘾之戒》中所表达的意思不正是给人一种杨永信用“电击”摧残健康孩子的错觉吗?
    姑且不说白雪所引用的化名张明的一段话是否属实,也先不论杨永信的“低剂量电刺激治疗”是否如张明所说生不如死,至于有无个体对感觉的敏感性差异(比如惯常使用的最为普通的肌肉注射也会让少数人休克——俗话说的晕针)也先不谈,退一步讲,就算真的如其所说会给孩子带来痛苦,就算这种治疗可能真的会给孩子带来二次伤害,那么,当你看过如下一组数据后会作何感想,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在临沂网戒中心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调查显示网瘾青少年中有66.80%已经休学或退学;他们中绝大多数有5年以上网龄,经常去网吧上网的占了74.32%,64.86%的人曾连续上网5小时以上,89.86%的人上网的主要目的是为玩网络游戏(见蔺玉红《光明日报》:网瘾是网络对青少年最大的威胁)。121人中有40%孩子想父母死掉,24%的人想杀死父母,8%的人有过砍杀父母的行为,14%抢过他人钱物,19%敲诈过他人钱物,23%在外面偷过钱,4%贩卖过毒品,6%吸食过毒品,6%贩卖过人口,9%参与过赌博,而参与打架斗殴的人高达63%(见简光洲《东方早报》:让孩子受电击总比坐牢强)。如果你认为这组数据还不够直观,建议你上网百度搜看辽宁卫视王刚讲故事《疯狂的杀戮》和CCTV12天网栏目《滴血的右手》,像赵继鹏和卢飞飞这样的孩子,在惨剧发生之前先接受了类似杨永信网瘾戒治模式的治疗,是否能够让如此惨不忍睹的悲剧免于上演?在“痛苦”和“生命”面前我们先选择什么?如果你自己的孩子就在以上数据之列,你还能坐的住吗?你还会在这里纸上谈兵,愣充什么“真理”或“人权卫士”的化身吗?
    说到这里,如果你对所谓“电击”产生的“痛苦”或“二次伤害”还不能理解或不能接受的话,如果你是一个真正有责任心、有正义感的人的话,请拿出一点时间,多了解一些事实真相,一定会强于浮在上面,人云亦云。但愿你不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若是那样的话,我解释的再清楚也是无济于事的,就象大毒枭自己不吸毒还要想尽千方百计让他人吸毒,同时也极尽所能反缉毒一样。
    任何一件新生事物刚刚出现时,难免会鱼龙混杂,难免要在不断经受失败的探索过程中成长或成熟起来,只要是出于良好的动机,只要符合老百姓的利益,符合社会的实际需求,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引,运用唯物辩证法思想来认识和探索事物本质及解决之道,就应该允许或支持,争议不是坏事,关键的是不要不懂装懂,乱扣帽子,胡乱打杀,任意扭曲、夸张事实真相,这样只能挫伤一些有识有志之士的积极性,也扰乱了无辜百姓的判断力,让他们依然彷徨无助、深陷苦难,让赵继鹏和卢飞飞这样的孩子继续制造一幕幕悲剧,既害了他人,也毁了自己,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成为他们的刀下鬼。如何才不至于让我们自己或我们的至亲至爱也成为赵继鹏这样的孩子的刀下鬼呢?如何才不至于面对“出门怕被砍杀,在家怕被暗算”人人自危的境况呢?如何才不至于让我们自己的孩子也成为赵继鹏这样的既害了他人也害了自己的走向断头台的孩子呢?如何才不至于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发生呢?请大家深思!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