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成因

网瘾危害

临床表现

发病机理

网瘾测试

网瘾诊断

政策法规

中医治疗

西医治疗

心理治疗

精彩案例

相关知识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网瘾治疗 >> 相关知识 >> 网络美文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夕阳下的思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0

我想这是一篇无欲无境没有刻意的意识流和灵感、只有殇的文字。它不能定格在文学的范畴,不是诗歌,倘若似也是笔者情感流淌所致、如果说一气呵成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看时间隧道锁定在2011.8.17.21.18。这个时间、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静寂了。但我却不能够睡下,想起白天惊鸿的一幕,也是想到的,但真正到来了却感到突然或失措,看着亲人在弥留中,抖动的唇发不出一丝声音千言万语都哽噎在喉管里,是痉挛?一种致命的须子蛰伏在大脑神经上,看着变形的脸,瘦骨嶙峋的手脚,微有起伏的胸部虚汗淋淋,这是心灵的喷涌的情感有炽热的血浆勾勒成;每一个字、一个句子、一个构思,想组成的思想和意象已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一种情节和三十年的牵绊不离……白色的病房里,阳光也黯淡下来,急救的仪器显示着渐渐衰亡的肉体,但不死的灵魂从茫然的眸子里从不能发声的喉结中从不肯逝去的挣扎中这一切就是弥留,俗语说回光返照。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不是神性的或释义的,是一种原始近乎本真的灵犀、是三十年不能割舍的情分。对于弥留,我没有赶上自己生母的临终前的情景,对于父亲,他是在我的怀里静静地睡去了,显得那么安静我至今没有感觉他和她离我很远,在我思念他们的时候他们总能与我在梦里会晤;但今天,我看着我的亲人,我的另一个母亲(岳母),我心灵是悲悯和忧伤的,一种情景和回目总是不肯离去,即使在白天太阳下面,我感觉身体中精神中的虚脱和悸动,想说些什么?但又能说什么?生命的脆弱和必然,轮回只是一种假设和憧憬,每一个活着的人没有去过天堂,在梦里也没有,即使病入膏肓的也弥留着生的希望。
  对于死、我司空见惯,亲人、朋友和左右的人群,自然死亡的、天灾人祸的、我的祖先我连他们的白骨也未见过,我的父母秉承的是活着的孝道,对于死后的灵魂或魂灵的安抚是简约的素朴的,我曾经在【故乡】一诗歌写到:“我的故乡在哪里?它在漂泊的大海?在歇息的旷野?在一个闭塞的渔村?我不知道我的祖先?我们没有宗教和祠堂,即使有、那里没有我父亲的名字、我们的名字教漂泊、流浪在路上。”我的岳母和岳父一样,他们心灵的乡愁已破碎,仅此的乡音也在漂泊苦难中荡尽,如他们的肢体在岁月中渐渐的消逝,在生命的弥留期间想些什么?真的有死不瞑目吗?还是对于生命的最后一丝依恋的欲望?人是有思想的、经历了几十年的生命历程、有了家庭孩子和子孙,有了朋友亲人或情人,对于那些阴差阳错或不能言说的心底,可能在生命的弥留中有呼唤和幻境,但想得到的完美和一种伦理教诲中的付出、所不能够抵达的境界只是遗憾或有遗恨,表现在生命垂危和弥留中的呢喃,人们说是遗嘱和遗言,我想起清冷的墓地墓碑刻写的墓志铭,总能启迪着人们,在病榻或肃穆的灵堂一切欲望和纷争都将退却和化解,但真的能有灵魂深处的颤动和宽容吗?我没有感觉到、我不信佛,从那些佛家经文中知道的是因果报应和劝人向善,其实上帝与天堂两个概念、地狱是给那些恶人准备的,在壁画中知道那些不能轮回的、上天堂的灵魂徘徊在地狱中,真正垂危的人、我还是相信是莎士比亚戏剧中的吝啬鬼因为一种欲望或不得抵达的困惑。当在灵堂的哀乐的煽情下对于那些罪恶深重的或平实奉献一生的同等,但今天面对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我说不出的心境,中国有那么一些母亲,倾其一生或把一生都给了别人,自己甘愿辛苦劳作、独享受那份不为人理解的恬静,躺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今天她终于倒下了、可以歇息了、但意味着生命的终结、灵魂的永恒。
  我知道这是生命将消失的前兆,但我无能为力她生命的延续和奇迹,我只有祈祷,也是为我和我的孩子们,那些曾经在她手中抱大的子孙们。我的孩子也曾经得到她的呵护,在小学到高中,都有她的冀望和鼓励,在异国他乡也牵挂着,在梦里也想着孩子们,而我的孩子和她的孙子们此时又怎样?能否想起她曾经的对于自己的慈爱和呵护,今天在她弥留期间。这一切折射着社会和一种理念,对于我们有一种无奈或寒意。所以我只有倾诉在文字里,不羁或一种解脱此时的疑惑不解,除了这些我又能做什么?活着的在将死去的面前只有尽到一种责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是否非要等待在此时此的做这些虚无的事情,在他们活着的时候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你、他、做的怎么样?做到了吗?这一些都在我们的心里没有衡量的标准也没有赞美或谴责的界限。我只有这些近乎琐碎的文字和破碎的心境
  ……
  酷夏遗失的泪水涂抹了晚霞,云雾喊着雷电
  瓢泼起来,墨色在陶罐中泄露
  肆无忌惮的泼洒
  残荷般的凄美零落定格在映象中。我感觉到
  在晨曦散开之前的阴霾、我想过归宿
  如我无声息的诞生一样
  我曾经在生死两茫茫中徘徊,躲不开的苦难
  又一次把我蹂躏。不能解脱的
  就是生命
  必须经历承载的沉重,没有生命和思维多好
  既没有忧伤烦恼、看见诞生或消逝
  祖先和子孙、生命的繁衍
  生命中那些不能言说的失落,都凝结成肌肤的
  茄疤。心灵的苦又向何倾注?我想起
  遥远和咫尺、妻子和儿孙
  那些信誓旦旦,在一个回光返照的老者思维里
  我看见不能言语的唇、嚅动着眷恋
  想睁开将瞑目的瞳孔
  ……
  人生是一部一个人的电影,弥留是人们在瞬息过目他或她曾经闪光或不惑的人生,多彩也好失落颓废也罢都将退出舞台,以生命的另一种形式轮回在世界。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弥留的时光是清醒的无法重来的,也许他或她不用思考,但弥留的瞬息清晰已经知道如何离开。弥留的人总是能看见孩童时代的自己,也许在死亡真的来临的时候,才会去想念那些曾经无足轻重的时光,那些在生命的轮盘里哪怕只是留下一个指纹的时光。病榻前的女人也是这样,不渲染自己的一生、但也平时丰腴。三十年代末期江南那个小女孩、稀疏的头发清瘦的身体,一双清透机敏的大眼睛,在芦苇荡在长江的滩涂堤坝都有她脚印留下,她摇着撸穿行在夜色和苇箔中,动荡的岁月练就了她心细胆大,慢慢的长大的她有了爱情,她结识了一个比他大两岁的战士,他们共同南下到了广州、又到了刚刚解放的大连,在这里举行了他们的婚礼,那是1951年的夏天,他们又一切参加了保家卫国的抗美援朝、跨过鸭绿江,在上甘岭的猫耳洞里坚守着,他们的爱情也经受了战火的考验,他们从来没有浪漫的生活,现实和困境,家庭不断出生的孩子,这个坚强的女人有丈夫的母亲需要伺候,有家乡的亲属需要帮助、有呀呀待哺的孩子、有需要关心的丈夫,这个一米六七的女子,体重只有110斤,那个时代不需要骨感的女子、需要坚强的体魄承载这个大家庭担子。
  今天这个女人生命在倒计时,七十八年的岁月,她静静地躺在白色的床榻上,昏迷或弥留的她、不知道还有梦吗?我知道她在身体好的时候,挂牵着这个牵绊着那个,起风了她想着在船上做警察的儿子,下雨了她想着下班的女儿是否带了雨伞,对与孙子和孙女,我记得从襁褓中就呵护到小学中学大学,就是前几天依旧念叨着刚做母亲的孙女,她的重孙子胖吗?想着孙子的工作是否得心应手?是否有了女朋友?我笑一笑感悟着一个生命将终极老者,那颗莫名之心。我知道我不能说什么,任何说教都没有意义,我更想在这极特殊的时期多一些关爱和理解,每一个人在此灵魂可能受到触动升华,但我看到一些歧义。我不想描写也没有议论,只有用另一种形式和歧义的语言表达我的心灵,我经常稚嫩的幻想人们的爱恨情仇,都会在这一瞬间释解,但现实中的境况和不尽人意的许许多多……
  我用心灵扑捉他们,记录他们的花絮和表演,沉痛的心一次次被撕裂,至今未痊愈的病痛又折磨着我,看着病榻中的她,不能说百感交集只有一种愧疚和宿愿,快一点的解脱这病魔的折磨和蹂躏。我知道她也想早脱离这苦海深重。这一切勾勒了下边的文字,一种子规啼血的沉痛……
  在缝隙间、我看见医生犀利的眸子,他在宣判
  一个垂危的老人的终结,冷静、平和
  她的儿子女儿、孙女、媳妇
  一个个慎呻的脸
  没有一丝疼痛,可能有?我知道这个垂危的老妇
  一辈子辛苦,她经历过抗日的硝烟
  躲避着日本鬼子的搜索
  在芦苇荡里撑船放哨、那时候只有九岁,她跨过
  鸭绿江,在上甘岭的巷道里
  与战友们坚守了369天
  和平年代曾经是个战士——、一个普通的女人母亲
  是啊!应该说含辛茹苦的把孩子们拉扯大
  静心的伺候自己的丈夫
  孝敬守寡多年的婆婆。安详了晚年。她。今天被疾病
  所折磨的骨瘦如柴,今天站立在眼前的
  是儿女和孙女,心爱的孙子不在
  她的眼睛深陷、心脏将窒息、干瘪的脸庞没有
  血色,我不知道儿女的感受
  她此时还有感受吗
  ……
  我看过【弥留的时光】,知道得了癌症的晚期一个人的心境。她知道自己的事情、在心里有三年的时间,她与家人、家人与她、都在谎言和幻觉中活着,医生一次次的病危通知、一次次惊疑的眼光、一次次为病人的坚韧和毅力折服,也许可以活一年、也许只有三个月在期望和疑虑中的度过了三年三个月…四个月…今天是五个月的奇迹,想一种契机喝尽了辛酸苦辣,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清晰的料理了一切,那些旧情礼仪,她一个个偿还了、付出了也熬干了自己的鲜血、今天她静静地倒下了,我知道这一次她不会站立起来。她想甜甜睡去那怕在天国,她太疲惫了,我盈满的泪水,心里一遍遍的呼唤又怕惊醒她,看着她蠕动…其实是痉挛的唇和酱紫的舌头想说?又没有声音,看着她呼吸在静静地衰退,我用水一次次湿润她干枯的唇和喉咙。我感觉到她哭了,没有泪水和眸子,我知道她心里的感受,人到了中老年到了红尘之外的边缘地带,不是豁达和宽容是一种悲悯和身临其境,这境况不是遥远是越来越近,每个人都将面临,不管你是乞丐或亿万富翁谁又能够逃脱?谁又能够万寿无疆长生不老?生死是必然也是自然。
  我想陪伴她做一次巡游,对于自己的生命,童年、少年、青春的萌动,那些初为人母的喜庆,78年的岁月柴桑,她从江南的一个小镇来到北方的滨城,那些鲜为人知的事情,那些与左邻右舍厚重的情感,春天她喜欢栽种一些花朵,把素朴的家和洁净的院落妆扮一些,今天院子里的花一期期的绽放陨落层出不穷,她最喜欢的那棵玫瑰凋零了,那插在玻璃瓶的紫色玫瑰也谢了,院落又绽放了一些不知名字的小黄花白花,或许是野菊和蒲公英?不知道它们忘记了花期还是为谁感动?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不普通的是为一辈子的坚守无怨无悔。这不是什么故事,也无关爱情。只是一个临死弥留的人,对她的世界的告别。这是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慢慢的安静的告别自己的剩余时光。如果可以我也愿意这样自由自在的自我的死去,告别的只是自己。我从一种沉浸中拔出我自己,但现实中我眼前的凄楚、人们每个细微的眼神、她没有语言和肢体使她的孩子们的冷漠和无动于衷又一次揪起我疼痛的心。我没有泪水,阴郁的气氛使我窒息。我想起三十年来的一些事情,她曾经美丽的面容只有那张黑白照片记着,今天看见的是一点一点日渐苍白没有血色的面容,那些影子和映像遮不住日益消瘦的痕迹,终究离去…终究离去
  ……
  谁又能扭转这自然规律?我只有止不住的语言在倾诉
  每一个有生命的都将逝去,灵魂可能是寄托
  和期望的使者,不知道天堂的辉煌
  和幸福?知道人们
  在将要离开的时候那种企盼和留恋。我不知道
  企盼什么?是没有完成的夙愿
  或未了的情缘
  在瞬息清晰的喃喃呓语中,我知道她一生的格言
  坚强忍仁、不给儿女增加负担
  一个人悄悄的来
  又要静悄悄的离开。不需要墓地和石碑,不是
  为了伟大或不确定的云烟,她
  没有文字的遗言
  一个廉价的陶罐、一捧家乡的泥土和山泉,在死后
  你的祭日九十天,在陶罐上缠绕上
  百合和玉兰
  从星海放置到滔滔的大海,让浪花送回到童年
  开满芦花的长江堤岸。她想看日出似火的
  江花、落霞刹那的璀璨
  ......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