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成因

网瘾危害

临床表现

发病机理

网瘾测试

网瘾诊断

政策法规

中医治疗

西医治疗

心理治疗

精彩案例

相关知识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网瘾治疗 >> 相关知识 >> 网络美文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蚂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0
 今天是端午节。一大早,我就骑上自行车,回家看母亲。
  大路上,人来车往,熙熙攘攘。望着着忙忙碌碌的人群,我忽地想起了小时侯特别爱看的“蚂蚁觅食”。几颗饭粒,几星馍渣,便可招引大大小小的蚂蚁成群结队而来,又结队成群而去。那长长的、黑色的“觅食大军”,步调整齐,蜿蜒游动。每一只蚂蚁就是一个跳动的音符,共同奏响“生命交响曲”。这群弱小的、可爱的小生灵,在这片弱肉强食的土地上,以它们独有的方式诠释着生命的快乐和意义。
  骑车穿行在来来往往的车海中,摸摸口袋里的二十元钱,忽然觉得,我也是一只蚂蚁,并且还是一只穷蚂蚁。每月几百大毛的工资,除了还帐,便所剩无几。孩子的上学费用是雷打不动的,只有在自己的生活上抠抠了。于是,就戒了烟酒,深居简出。上食堂,下馆子,已成为遥远的回忆。昨晚,当打开“家庭金库”时,眼前孤零零地躺着两张十元“大”票。我长叹一声,毫不犹豫地将它揣进兜里,准备明天去看望母亲。至于这一月以后的生活,就只有晚上抽时间到炭场打短工来补贴家用了。
  “笛——”,随着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响,一辆黑色小轿车从我身旁疾驶而过。我下意思地往路边躲,一不留神,便扎进了路边的水坑里。车身摇晃着,我赶忙伸出右脚,想找一个支点,不料,正踏进水坑里,浑浊的煤水象淘气的孩子,直往我的烂皮鞋里钻。当我狼狈地从水坑里推出这辆锈迹斑斑、又沾了污水的破车子时,心里糟糕透了。好在路上的行人依旧忙忙碌碌的,没人向我多看一眼。连忙骑了叮当作响的车子,做贼似的逃了。
  集市就在眼前了,我又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那里有我的全部家当,二十块钱。
  那不是“球”吗?只见一个五短身材的肥胖男子,拎着两包东西,刚从一家烧鸡店里走出。肥鹅似的踱着方步,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风摆杨柳般紧随其后。“球”是我小学时的同学,他最有特点的就是两道鼻涕,毛毛虫一样爬进爬出,上课的时候,经常听到“唏溜、唏溜”的声响,为此,大伙都喊他“唏溜”,后来,喊得快了,就听成“球”了。不过,他身材短小,又胖嘟嘟的,这“球”也符合其造型,于是,就以讹传讹,都这么叫了。“球”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很早就经营炭场生意,资产“滚雪球”般增长着。如今,已腰缠几百万家私,“小球”终于转动成“大球”了。而我呢?正如《朝阳沟》里银环妈埋怨银环的唱词——“从初中升高中,升来升去升到农村。”有时,断顿的时候还要到“球”的炭场里讨口饭吃呢!
  当我骑着自行车气喘吁吁赶到烧鸡店的时候,“球”和那美丽少妇已钻进了黑色的小轿车,一溜烟地跑了。
  烧鸡店的服务小姐很是热情。一张灿如桃花的笑脸,一口款款香软的温州话,已让顾客醉了五分;再看看橱窗里摆放的烧鸡烤鹅,个顶个体态丰腴,色泽鲜嫩,泛着油光,整个人便醉了十分。我挑了一只,服务员很麻利地包好,放在电子秤上。“三斤二两,四十八元整。先生,您还要点什么?”温州小姐朱唇轻启,燕语莺声。我却浑身战栗了一下,连忙说:“对不起,小姐。能不能换个小……小一点的……?”我的话已经不囫囵了。好在小姐并不在意,依旧灿如桃花。我指了指那个儿最小的,小姐照样很麻利地包好,依旧燕语莺声:“二十六元整。”我又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二十元钱,窘得我满脸通红,不说要,也不说不要。我觉得,自己就是鲁迅先生笔下的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孔乙己。周围已聚了许多人,趁小姐转身去招待其他顾客的当口,我又一次做贼似的逃了。我想:在那群人当中,很可能就有我的熟人,或者我的学生。我不敢抬头,我怕这些人的眼神。我想象得出,那会是什么样的眼神。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我,怀着一颗滴血的心,落荒而逃了。
  快到集市尽头时,遇见摆摊儿买烧鸡的。那是一位老妈妈,听说我是回家看望母亲时,老人笑了,把称好的烧鸡递给我,说:“二十一块五毛,零头不要了。”
  回到家时,已近晌午。
  母亲满脸汗水,站在灶火旁,忙着炸油条、菜角儿。我要帮母亲,母亲笑着说:“走了那么长山路,歇着吧,我一会儿就妥。”
  望着七十多岁高龄的母亲灶前忙碌的背影,我心潮起伏:妈妈呀,我可敬的妈妈呀!曾几何时,我考入了师范,您兴奋得一夜未睡,又是炸油条,又是煮鸡蛋。此后,每次放假回家,您总是在灶前忙活着。我知道,这是一个母亲在用行动表达着对儿子默默的期盼啊!可我呢?除了怨天尤人,就是萎靡不振,甚至连觅食的蚂蚁都不如啊!现在,望着母亲瘦小而伛偻的背影和满头银发,我早已泪流满面……
  吃饭时,母亲又忙着往我的碗里夹肉、夹菜,又一个劲儿地让我吃油条、菜角儿。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儿,母亲满足地笑着。之后,便埋怨我没带媳妇、孩子一起回来;又埋怨我买了烧鸡。说:“这么贵的东西,买它干啥?我又不缺吃,不缺喝的。以后,缺啥,就回家来,妈给你预备着呢!……”听着母亲温馨的絮絮叨叨,想着这一路来的一幕一幕,我鼻子一酸,眼泪又夺眶而出。“傻孩子,都三十好几了,还哭鼻子,羞不羞?”母亲嗔怪道,继尔又关切地问:“受啥委屈了?跟妈说说。”然后,伸出瘦竹样的手掌,替我擦去泪痕。我忙说:“妈,没啥,就是想您了……
  我走的时候,带着一大包母亲为我准备的东西,耳边是母亲的的一再叮咛:“孩子,在单位里好好干,别担心家里,妈身子骨硬着呢!”
  告别母亲上路。当我回转身时,发现母亲还站在村口的黄楝树下朝我招手。夕阳里是母亲的剪影——瘦小伛偻的身躯和被晚风吹乱了的白发……我又一次泪流满面了。我知道,我无论走多远,依然走不出母亲那颗牵绊又博大的心……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