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动态

精神分析

行为学派

人本主义

意识心理

格式塔学派

超个人心理学

认知心理

理论演化

其它流派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理流派 >> 精神分析 >> 心理哲学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爱上表弟我是否天理难容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1-25

性别:女  年龄:31岁  职业:公司职员

  讲述地点:本报三楼会客室   事先没有预约,她就径直找到了报社三楼。还没有落座,她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样,反复唠叨着一句话:“我真傻,竟爱上了表弟。明知道这样做天理难容,可我还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默契让我们走到一起

  人生有许多机遇始料不及,就像我,今年三十有余,结婚已七年了,丈夫一直很爱我,膝下有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儿。五一长假,远在十堰工作的表弟,突然来到武汉探亲访友,住在了紫阳宾馆。作为表姐,陪他逛逛也是人之常情,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今后的一段日子,我会和这位表弟产生理不清剪还乱的恋情。

  有客自远方来,自然免不了撮一餐。作为东道主,我父母召集武汉的亲戚,在艳阳天为表弟接风。以前在我印象中他还是一个未长大的小男生,然而几年未见,他已经长大成人:高高的个子,有棱有角的五官,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虽然言语不多,我们却一见如故。

  五一期间,我带他逛归元寺游东湖漫步步行街,沿途交谈甚欢,有时候彼此竟然不约而同地说出同样的话。如此的默契,我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

  有一天晚上,丈夫和女儿都睡了,只有我和表弟聊天看电视。他说肚子饿了,我就起身下厨房。当我端出一碗香喷喷的肉丝面时,他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简直让我受宠若惊!”“因为我是你的姐姐啊!”我随口答道。嘴上虽然无所谓的样子,但心里却酸疼酸疼的,一股热流不由涌上胸口。回想他说话时的神色,凭一个女人的直觉,我发现他不仅仅把我当成姐姐看待了。

  丈夫一直很爱我,只是在我眼里,婚后的生活平静得就像一潭死水。为了家庭琐事,我难免跟丈夫拌嘴,他总是不懂得怜香惜玉,非要争一个输赢。这样小打小闹的日子,渐渐消磨了我的激情,我发觉自己日趋苍老。

  然而,跟表弟相处的这段日子,我恍惚又抓住了青春的尾巴。表弟蛮体贴人,譬如“打的”时绅士般为女士拉车门的细节,深深地打动了我。他让我一下跳出了原来枯燥苍白的生活束缚,像一匹脱僵的野马一般。不知不觉我们两人间已经产生了微妙的感情变化,他不叫我表姐而直呼我的小名,我也没有称他表弟了。

  那天晚上,我和他还有一群朋友出去唱卡拉OK,喝了很多酒。玩到凌晨,朋友们纷纷打道回府,寂静的街道上只剩下我和他。此时此刻,他用炽热的眼光盯着我。在他的眼中,我读懂了一切。借着酒精的带来的冲动,我们像恋人一样互相挽着去了酒店。那一晚,我没有回家。

  我们的爱没有理智

  第二天一早,他回到十堰。从内心来说,跟他在一起,我感觉又年轻了十岁,是他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充实和快乐。然而,他终究是我有血缘关系的表弟!我不敢面对这个事实。走到了这一步,我心如乱麻,无所适从。

  然而,表弟离开之后,我开始不可抑制地想念他,我的心空荡荡的,脑海里不时闪现着他的音容笑貌。还没有捱过半个月,我竟然鬼使神差地跑去十堰。他见到我后,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我们一起去唱歌,喝酒,互诉相思之苦,尽情享受在一起的欢乐。打这以后,每个星期的双休日,我都会找出各式各样的借口,不顾一切地跑到他那里,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每次的相见虽然很开心,但短暂的离别却让人无限的苦恼。每当我要离开,他就仿佛变了一个人,拉长着一张苦瓜脸,对我就像对待陌生人一样不闻不问。为此我免不了发一通脾气,然后心灰意冷地回到武汉。回来不久我又禁不住梦见他,心中的怨恨早已烟消云散。等到周末,我又不由自主找各式各样的借口,跑去跟他幽会。

  记得上个星期双休日,我又溜到了十堰。临回酒店休息时,我心口不一地说,你不要陪我了,我自己回酒店。本来是一句客气话,谁知他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一个人回到酒店,我打电话叫他过来陪我。

他接到电话哼哼两声就挂了。我等了好久,他却一直没露面。我一个人瘫软在床上,眼前一片漆黑。

  为了跟他在一起,我抛弃家庭,甚至不顾道德约束,他竟然对我漠不关心,也许他压根就不爱我!在他心中,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想到这些,我万念俱焚,狠心地吞下了一把安眠药。第二天早上,他来酒店送行,发现地上散落的药片,马上送我上医院。

  醒来后我看见他就大声地哭了。哪知道他冷冷地说:“你要做傻事!没人拦你!”听到他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我的心仿佛被割开一条口子,还撒上了一把盐。我丧失了理智,摔碎烟灰缸,拣起锋利的玻璃碴,狠狠划向自己的手腕。他见状马上扑过来,抓住我流血的手腕,把我紧紧搂在怀里。“你为什么这么傻?我是怕你离开我,你死了我怎么办?”他颤抖着说。

  当时,我是真心爱他的,哪怕受再大的委屈,受再大的伤害,只要他轻轻抱抱我,所有的不开心就化作一股青烟瞬间消失。躺在他怀里,我停止了哭泣,渐渐地平静下来。

  我必须结束这段恋情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家,丈夫仍蒙在鼓里,他关切地问我手腕的伤势,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他。看着他一脸的心疼,我无地自容。

  经过了这次风波,我开始变得冷静,我认真地思考今后的路该如何走,我不想到最后留给每个人的都是伤害。8月8日我只身去黄陂的木兰天池,把自己扎扎实实封闭了两天,终于下决心结束这段本不该有的恋情。虽然亲手斩断这段感情对于我来说即痛苦又残忍,但我已经无路可走。回到家里,我打电话给表弟,说出了我的决定。电话那头的他,不停地追问道:“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舍得我吗?”

  今天我之所以来报社,就是想通过媒体明确告诉他:我永远都是他表姐,他永远都是我表弟,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作为表姐,我仍然会一如既往地关心他,爱他,但那只是一个姐姐对弟弟的爱。请他千万别把亲情当恋情,否则对谁都不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