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心 青少年心理 爱情心理 婚姻家庭 两性心理 读书频道 自杀救援 教育心理

基础理论

应用心理

交叉学科

心理学史

前沿研究

普通心理 社会 发展 生理 认知 人格

比较 变态 进化 实验 统计 方法 测量

临床 咨询 教育 爱情 健康 工程心理 犯罪心理

消费 管理 环境 健康 经济 公关 医学 广告 HR

哲学与心理 社会与心理 人类学与心理

语言与心理 生理与心理 生物学与心理

古代 近代 现代 地域 

人物 流派 其他

物 成果 展望 争议 奖项

热点 新闻 后现代 其他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家长烦恼 感人故事 孩子心语 常见问题 教育论坛 专家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心理学科知识 >> 前沿研究 >> 前沿人物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高觉敷教授访谈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0-26
而言,我所研究的是他的心理学理论,而不是"弗洛伊德主义"。

申:那您觉着弗洛伊德对心理学的主要贡献是什么?

高:弗洛伊德作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家之一以得到世界心理学界的公认,他的潜意识理论、心理学研究的动力观点等都是对心理学的很大贡献。另一方面,由于他的工作,心理学接近了现实生活,或者说开始了"参与"人们的生活,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贡献。

申:高老,在这里是不是也反映了您对西方心理学研究的一个基本观点,即把心理学家的哲学观点与其具体的心理学研究或研究成果区别开来,把西方心理学作为科学研究的对象,而不作为"反面教材",不作为单纯批判的对象?

高:我是这样认为的,1984年我重新校译的《精神分析引论》出版,在新写的序言中我既肯定了弗洛伊德心理学研究的价值,也对其理论提出了四点学术上的批评。潘菽先生看到后曾写信给我,说四点批评有理有据,无懈可击,惟憾未把弗洛伊德作为"反面教员"。我在回潘菽先生的信中便写道:"我从不把弗洛伊德作为反面教员"。对其他心理学家及心理学理论的研究也是这样,我们是为了科学来研究西方心理学的,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批判地继承",弃其糟粕而取其精华。 

申: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您认为整个西方心理学的发展主流是什么?

高:从六十年代起,在美国同时兴起了两大心理学势力,一是人本主义心理学,一是认知心理学。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认知心理学的发展超过了人本主义,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西方心理学发展的主流。但是如果从心理学史的角度来看这一问题,整个心理学的整合与统一应该是一个主要的发展方向。我在《西方近代心理学史》的"总结与展望"中曾指出,虽然当前尚未有统一的心理学,但是心理学的发展已表现出共同的倾向,如机能论、动力观、整体论、应用性和跨文化研究倾向等。心理学的整合和统一是一项艰巨的工作,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希望你们年轻的心理学工作者有为此奋斗的志向。 

申:应该说从冯特以来,西方心理学史中的许多流派和理论都对心理学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都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从心理学角度对人自身的理解,但是从这里也就是引出了一个很使人感到困惑的问题:中国心理学的发展也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为什么几乎就没有产生一种可写入心理学史的心理学理论呢?

高:这有许多方面的原因,虽然解放后有一些心理学家意图建立中国自己的心理学体系,也有一些心理学家在自己的专业研究之内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绩,但是接二连三的"大批判"心理学都难逃厄运。从1966年至1976年的这十年间,国内的心理学研究基本上是停学的,这使得心理学研究面临着许多禁区,尤其是心理学的理论研究,同时也使得许多心理学家顿如"惊弓之鸟",对"禁区"望而生畏。长期以来,国内不少心理学家都专注于具体的研究而回避或忽视了理论方面的研究,或未能把具体的研究与理论研究很好地结合起来。但我相信中国心理学家是会产生或贡献出自己的理论的,年轻的心理学工作者应该一起来向此努力,在踏踏实实的研究和实践中发现并总结出科学的规律。

申:高老,能问您这么一个问题吗?在整个心理学史中,您最推崇的是哪一位心理学家? 

高:可以说是库尔特·勒温吧。托尔曼把勒温和弗洛伊德相提并论,他说,"弗洛伊德为一临床医生,勒温为一实践家,正是他们二人常被人所怀念,因为他们的洞察力相反相成,初次使心理学成为可以同时使用于真实的个人和真实的社会的一门科学"。也就是勒温心理学的这个特点,从三十年代起一直吸引了我的注意。他把弗洛伊德提出的有关人生的问题如需求、挫折、代替满足等进行实验的分析研究,提高到科学的水平,开辟了社会心理学研究的新天地,比弗洛伊德有高明之处。

申:高老,您从事心理学研究以近七十年,其成果与价值已有目共睹,并已得到国内外心理学界的很高评价。回顾这七十年的历程,您自己有何感想? 

高:七十年可谓风风雨雨,我自己唯感欣慰的是我一直在坚持学习。虽然从1957年到1968年迭受挫折,从1968年到1976年又被迫改行,但是无论如何,一有可能,我仍在思考自己专业问题,阅读有关自己专业的书籍。文革时期买不到什么心理学书,我就买了一些神经生理学方面的书看,阅读自己所收藏的书,这样总算没有掉队,1978年心理学恢复以来我便开始了这三本书(即《西方近代心理学史》、《中国心理学史》和《西方心理学的新发展》)的编写工作。解放后的四十年,我自己的愿望是要在教学和科研上作出贡献,以期有益于祖国文化教育事业。

申:高老,七十年来您有很丰富的阅历,也一定有很丰富的经验,能大致谈一下您的治学经验吗?

高:我曾经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栏目热点及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