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心 青少年心理 爱情心理 婚姻家庭 两性心理 读书频道 自杀救援 教育心理

基础理论

应用心理

交叉学科

心理学史

前沿研究

普通心理 社会 发展 生理 认知 人格

比较 变态 进化 实验 统计 方法 测量

临床 咨询 教育 爱情 健康 工程心理 犯罪心理

消费 管理 环境 健康 经济 公关 医学 广告 HR

哲学与心理 社会与心理 人类学与心理

语言与心理 生理与心理 生物学与心理

古代 近代 现代 地域 

人物 流派 其他

物 成果 展望 争议 奖项

热点 新闻 后现代 其他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家长烦恼 感人故事 孩子心语 常见问题 教育论坛 专家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心理学科知识 >> 前沿研究 >> 前景展望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当前记忆错觉研究的三个主要方面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7-29
当前记忆错觉研究的三个主要方面
杜建政 杨治良

摘 要 记忆错觉的研究,对我们真正了解人类记忆至关重要,它是当前记忆研究的一大热点。本文简要介绍了记忆错觉研究的三个主要方面:关联效应、现实检测和信源检测的错误、流畅错觉,并介绍了有关的理论和研究方法。

关键词 记忆错觉 关联效应 现实检测 信源检测 流畅错觉

记忆错觉(memory illusion)就是指人们对过去事件的报告与事实严重偏离(Roediger,1996)。记忆错觉的研究,对我们真正了解人类记忆至关重要,它是当前记忆研究的一大热点。正如Estes(1997)在回顾记忆研究历史时所说:“……而今,人们对记忆的研究兴趣又转向了记忆的丧失和扭曲。”记忆错觉涉及的现象很多,在这里,我们仅粗浅介绍关联效应(relatedness effects)、现实检测和信源检测的错误(illusions of reality monitoring and source monitoring)和流畅错觉(fluency illusion)这三个方面的研究。

一、关联效应

关联效应指某个单词若与先前学习的单词在意义上相近,则人们会错认它曾呈现过。关联效应的实验研究一般采用这样的方式:被试先学习词表,然后进行再认测验。再认测验中包含一部分与所学单词有各种语义联系的诱词(lure)。要求被试确定每个呈现单词是否在先前的学习词表里出现过。

Deese(1959)采用独特的再忆范试,向被试呈现由12个与目标词(如“山脉”)有联系的单词构成的词表,然后测量未呈现的目标词的介入。结果发现,对于一些由所呈现关联词联想到未呈现目标词的可能性大的词表(通过自由联想值表测定),目标词的介入(即错误回忆)率极高。Cramer(1965)也发现了这个现象,但他们的研究都未得到广泛关注。

Roediger和McDermott(1995)借鉴Deese(1959)的研究方法,验证了呈现关联词表导致高错误回忆率的现象。他们向被试呈现由15个单词构成的词表,每次呈现后,或者要被试回忆词表,或者要被试做算术作业。结果发现,被试对诱词的错误再认率(即虚报率)几乎与击中率相等。无论正确再认还是错误虚报都有非常显著的测验效应:进行过回忆测验的被试。对呈现单词的击中率和词表诱词的虚报率都高于未进行回忆测验的被试。他们进而要被试判断自己是否确实记得诱词出现过(只要求回答它是否出现过,无需回忆何时呈现过),被试往往“记得”这些单词出现过。虽然它们并未呈现过。

最近,又有一些同类范式的研究出现。Mc Dermott(1996)对记忆错觉的持久性进行了研究,两个实验都表明记忆错觉具有持久性。另外,他还发现:分类呈现单词比随机呈现单词导致更高的错误回忆率;对学习词的正确回忆和对目标词的错误回忆,与记忆保持时间之间存在交互作用,被试在延迟一天以后,对目标词的错误回忆率上升,而对学习词的正确回忆率下降。Payne,Elie,Blackwell和Neuschatz(1996)要求被试学习词表后,进行系列再认和回忆测验。与Mc Dermott(1996)的研究有所不同,他们在测验之间不插入学习过程。他们同样发现:对未呈现的目标词的回忆和再认都近于呈现的学习词;对目标词的错误再认率在24小时的时间间隔内没有降低,而对学习词的正确再认率则显著降低;关联效应还随着回忆测验次数的增加而增大。Payne等人还用模糊痕迹理论(fuzzy trace theory,Brainerd和Reyna,1995)来解释这种记忆错觉。

模糊痕迹理论是一个框架较大的理论体系,其中包含许多原理。与记忆错觉直接有关的原理主要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模糊-清晰连续体原理(fuzzy-to-verbatim principle),认为当人们经历一个事件时,会储存多种心理表征,这些心理表征在区分事件时具有不同程度的精确性。任何一个表征都处于模糊-清晰连续体的不同位置上。Payne等在他们的研究中将细节性表征(verbatim representations)看作是与学习阶段呈现给被试的单个词条相对应的记忆痕迹,而概括性表征(gist representations)则用于区分词表的大致的语义内容,不能够精确区分词表的单个词条。模糊痕迹理论的另一个与记忆错觉现象有关的原理,是关于概括性表征和细节性表征的建立方式。模糊痕迹理论认为,人们对一个事件的细节性表征和概括性表征的编码是并行的,两种表征可以同时生成,概括性表征无须依赖于细节性表征。建立概括性表征的过程称为梗概抽取(gist extraction),梗概抽取使人们从刺激中提取意义和模式。Reyna和Brainerd(1995)的研究数据表明:(1)细节性的记忆痕迹比概括性表征遗忘得更快;(2)在自由回忆测验中,前一阶段的回忆通常依赖于细节性表征,而后一阶段回忆的条目则依赖于概括性表征。

Payne等认为,模糊-清晰连续体原理和梗概抽取的观点,可用于解释Rodiger和Mc Dermott(1995)的研究中的错误回忆和错误再认。当单词在实验的学习阶段被呈现时,被试贮存了词表中单词的细节性表征,也贮存了编码词表语义内容的概括性表征。因为词表上的所有单词都与未呈现的目标词有关,概括性表征传输的信息就会表明词表单词与一个共同的主题有关。在回忆和再认时,被试或借助细节性表征作出反应,或通过概括性表征作出反应。细节性表征使被试作出准确回忆和再认,而概括性表征使被试错误回忆和再认未呈现的目标词。对于自己的研究,Payne等认为,概括性表征和细节性表征的可利用性(accessibility),会随时间而出现不同的变化,它们的可利用性都随时间间隔的增大而降低,但细节性表征比概括性表征降低得更快些(Brainerd,Reyna,Howe和Kingma,1990)。这种可利用性的不同程度的降低,可用于说明为什么在24小时的间隔中,被试对学习词的遗忘是显著的,而对未呈现的目标词没有“遗忘”。如果我们把回忆单词看作是一个学习过程的话,则重复的回忆测验可能导致深刻的概括性表征,使错误回忆率提高。这可解释关联效应随着回忆测验次数的增加而增大的现象,因为每次回忆测验都有助于概括性表征,从而增加下一次测验的错误回忆,同样道理也可用于解释McDermott(1996)的研究结果:分类呈现单词比随机呈现单词导致更高的错误率。因为分类呈现单词有助于梗概抽取,进而增加对未呈现目标词的回忆。

二、现实检测和信源检测的错误

自20世纪70年代,Marcia Johnson及其同事对准确记忆和不准确记忆的一些现象进行了研究。他们早期的实验主要研究被试对外界呈现的事物和内部产生的事物的频次估计。令人感兴趣的是,被试想象一个事件越多,则对其判断事件实际发生频次的影响越大(Johnson等,1977;Johnson和Raye,1981)。被试估计事件发生频次时,混淆了想象的事件和实际发生的事件,无法准确检测现实事件,用Johnson和Raye(1981)的话来说,就是现实检测的失败。

Johnsonh和Raye(1981)认为,人们根据编码信息的类型和检测时所用的判定规则来区分记忆中的内部事物和外部事物。外部事物的编码表征特别富于知觉信息(感觉特征和属性)和背景信息(诸如发生的时间和地点)。而内部产生事件的编码则应当包含许多有关用于编码此事件的认知操作的信息。人们决定事件是否“确实发生”的时候,就会对信息的这些差别进行判断。在有些情况下,比如,一个事件被想象得栩栩如生,有时间,有地点,有各种各样的感受,人们就会产生混淆,认为它实际发生过。

Johnson(1983,1995)另一方面还将判断过程分为两大类型。她认为,被试在进行判断时或者采用相对较快的、非精细的启发加工(heuristic process),或者采用较慢的、更精细的系统加工(systematic process)。启发加工快捷而不清晰,通常用于快速判断。当人们想到过某件事情(或者说从内部产生某件事情),它就使人感到似乎熟悉,人们进行快速判断,会得出错误结论,认为它确实发生过,系统的判断过程会把其他特征也加以考虑,然后断定事情是否发生过,因此不大可能出现错误。

Johnson的理论现已扩展为广义的信源检测理论,这个理论框架得到许多研究结果的支持(Johnson,Hashtroudi和Lindsay,1993)。广义的信源检测理论认为信息可以有多种来源:不同的通道(听觉、视觉、语言、图画)、产生时间、产生地点等等,而不仅仅是外部和内部。这个理论的主要依据,就是被试对信源的混淆,会导致有趣的记忆错觉。信源检测理论在记忆错觉研究领域中越来越重要,因为研究者还用这个理论解释了其他现象。比如,事后误导信息的影响(Lindsay Johnson,1989)可看作为信源检测的失败。

Hyman和Pentland(1996)的研究结果也可用Johnson的信源检测理论来解释。Hyman和Pentland(1996)在实验中要被试想象他们童年的事情,这些事情可能发生过,也可能没有发生过。结果表明,对事情的想象,有时会使被试相信事情确实发生过。尽管事情发生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项研究和其他研究都一致表明,想象对产生错误的记忆有很大作用(Johnson,Foley,Suengas和Raye,1989)。对记忆感兴趣的心理学者往往强调想象的积极作用即如何运用想象使学习内容更易记忆,等等,所以人们初次看到想象对记忆的破坏作用可能会感到惊奇。但是,Johnson的理论使我们了解到:想象既能使事件更有可能被正确回忆,也能使想象的“虚无事件”更有可能被错误回忆。在前一种情况下,想象赋予被编码事件更多的认知操作,增强了关于此事件发生的记忆;在后一种情况下,认知操作使知觉细节清晰化,而清晰化的知觉细节往往标示实际发生的事件,所以将“虚无事件”弄假成真了(Johnson等,1989)。

三、流畅错觉:记忆的错误归因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栏目热点及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