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印文章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嫉恨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8/31/2013 9:36:25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嫉恨

    因为嫉恨而冲动杀人的例子不是很多,在我工作经历中比较典型的是伦敦一个秘书杀死老板的案子。这位叫赛西尔的秘书是从加拿大移民过?的,在公司里做行政助理。她当时三十三岁,自认为不是很张扬的女人,但是有报道称她为“迷人的”,是那种“用小指头就可以把男人支使得团团转的女人”,当然她比自己的老板有魅力多了。老板比她小七岁,可在金融业已经是有一席之地了。不过她的优势除了相貌外,并没延及任何其他方面。因为她背景卑微,只能拿点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不值一提的工资。可是她的老板却家境显赫,上的是最好的学校,占据了油水十足的位置。我们能体会塞西尔的处境,可是她还是被描述成了一个对那位作为老板的年轻姑娘充满“嫉恨”的人。俩人之间最后的一幕发生在2003?春天。引发争议的是她的薪水问题,塞西尔觉得她该大幅加薪了,而她的老板坚决拒绝了。塞西尔于是抓过一个沉重的铜镇纸向后者砸去,直到她的头颅四分五裂。解剖时发现受害者的手指也断了几根,应该是她试图挣脱时受的伤。连病理学家都觉得这种伤害是“怪物般的”。而颅骨上大量的裂痕表明这是一种“过度谋杀”,说明攻击时凶手的暴怒状态。这种疯狂的怒火引发了一个可能“减轻罪责”或者说“暂时失去理智”的问题。可是在审判时,塞西尔被描述成“冰冷的”杀手,因为她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实施犯罪行为。而她之前从未犯过法,更别说有暴力行?了,当然这只能算是个从轻的情节。

    塞西尔的辩护律师成功地将她的罪名降为误杀,她“刑事记录的清白”只是原因之一,还有就是“无法抗拒的冲动”的说法被采纳了。这种辩护和美国某些州的做法类似,就是判决不需要公开心智不全的理由,只要申辩说这种冲动是不可控制的即可“减轻罪责”。1994年有个著名的案例,劳瑞娜-波比特被判定无罪,而他的律师所用的理由是不可抑制的冲动导致她在1993年6月割掉了丈夫的阴茎,而她丈夫常年对她实行身体、性以及情绪上的虐待。这就意味着她的暴力是有诱因的。在塞西尔的案子里没有讨论诱因的?题,这让她在法庭上得到的同情少多了。媒体对这个当然也并非善类的凶手的一致说法是特别残忍,很自然地就用上了邪恶(堕落、怪物的、野蛮的)之类的词汇,这可能也部分反映了受害者较高的社会地位的优势吧。

    塞西尔属于量表上第八类,因积怨导致谋杀,但是没有精神变态的人格。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