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印文章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现代心理学的发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7/30/2013 5:34:32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现代心理学的发展

在21世纪,阐述心理学和叙述心理学研究的目标对于我们来说是相对容易的。但是在你刚开始学习心理学的时候,了解促使现代心理学诞生的各种影响因素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历史性回顾的核心是一个简单的原则:观念问题。心理学史的很大部分都被描述为对于这样一种关于心理与行为的科学所应包含的适宜研究对象和方法学的激烈辩论。

我们的历史回顾将在两个分析水平上进行。在第一部分,我们将考虑现代心理学的一些重要基础工作完成的历史时期这种紧密关注将使你在很近的范围内见证这场观念之争在第二部分,我们以更宽泛的方式描述了出现在当代的七种观点,,对于这两个水平的关注,你应该让自己想像这些理论发展出来时科学家们的那种智慧激情。

心理学的历史根基

“心理学有着漫长的过去,但只有短暂的历史。”最早的实验心理学家之一艾宾浩斯(HermannEbbinghous,1908)这样写道。学者们很久以来就在对人类的天性提出重要问题——关于人们如何感知现实、意识的性质以及疯癫的起源——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回答这些问题的方法。考虑一下公元前4世纪和5世纪由经典的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基本问题,尽管心理学的形式早已存在于古印度的瑜伽传统中,西方心理学还是将它的起源上溯至这些伟大思想者们关于精神如何工作、自由意志的性质以及个体公民与他们的城邦或国家关系的对话到了19世纪末,当研究者们将其他科学——比如生理学和物理学——中的实验室技术应用于研究这些来自于哲学的基本问题时,心理学才开始作为一门学科而出现。

现代心理学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威廉-冯特(WilhelmWundt),他于1879年在德国莱比锡建立T第一个正式实验心理学实验室。冯特曾经接受过作为生理学家的训练,但在他的研究生涯中,他的兴趣从躯体问题转移到了精神问题:他希望理解感觉和知觉的基本过程以及简单心理过程的速度。在建立他的心理学实验室的时候,冯特己经完成了一系列的研究并且出版了《生理心理学原理》(Princinples.OfPhysiologicalpsychology)的几个版本中的第一种(Kendler,1987)。当冯特的实验室在莱比锡建立的时候,他开始训练第一批特别献身于正在出现的心理学领域的研究生。这些学生大多在世界各地建立了自己的心理学实验室。

当心理学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时候,心理学实验室开始在北美的大学中出现,第一个于1883年出现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些早期实验室往往受到冯特的影响。例如,在跟随冯特学习之后,铁钦纳(EdwardTicbener)成为了美国的第一批心理学家之一,于1892年在康奈尔大学建立了一个实验室。但是,几乎在同时,一位学习过医学且对文学和宗教有着强烈兴趣的哈佛哲学教授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美国观点:威廉-詹姆斯(WilliamJames)——伟大的小说家亨利-詹姆斯的弟弟——写了一部两卷本的著作——《心理学原理》(TheprinciplesofPsychology,1890/l950),它被许多专家认为是曾经有过的最重要的心理学教科书。不久以后,在1892年,斯坦利-霍尔(G.StanleyHall)建立了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PsychologyAssociation,APA)。截至1900年,美国已经有超过叨个心理学实验室(Hilgard,1986)。

几乎在心理学出现的同时,关于这个新学科的适宜的主题和方法的问题的争论就出现了。这场争论浮现出的一些问题,迄今仍显得很有分量。我们将特别描述结构主义与机能主义之间的紧张对峙。

结构主义:心理的内容

当心理学成为一门围绕实验而组织起来的实验室科学时,它想要对知识做出独特贡献的倾向就变得非常明显了。在冯特的实验室里,实验参加者在不同的实验室控制条件下对他们知觉到的刺激做出简单反应。因为数据是通过系统、客观的程序收集的,所以独立的观察者可以重复得到这些实验的结果。对科学方法、精确的度量以及数据的统计方法的强调,表现了冯特心理学的传统特色。

当铁钦纳把冯特的心理学带回美国时,他提倡用这种科学方法来研究意识。他用于检查有意识的精神活动元素的方法是内省法,即由个体系统地检查自己有关特定感官经验的思维和感觉。铁钦纳强调“什么”是心理的内容,而非“为什么”和“怎么”思维。他的观点以结构主义(structuralism)之名著称于世,指对心理和行为的结构的研究。

结构主义建立在这样的假设之上:所有的人类精神经验都可以作为基本成分的联合来理解。这个观点的目标是通过分析感觉的构成因素以及其他组成个体精神生活的体验,来揭示人类心理的潜在结构。许多心理学家都用下面三点来攻击结构主义:(l)它是简化论的,因为它把所有的人类体验都简化为简单的感觉;(2)它是元素论的,因为它寻求把成分或者元素联结起来,而非直接研究复杂的或整休的行为;(3)它是心灵主义的,因为它只研究人类有意识觉知的口头报告,忽视对那些不能描述他们的内省经验的个体,包括动物、儿童以及精神混乱者的研究。

结构主义的一个重要分支由德国心理学家马克斯-魏特墨(MaxWertheimer)开创,关注把许多体验作为完形(格式塔,Gestalts)―有组织的整体―被精神所理解的方式,而不是把它们作为简单部分的总和。例如,你画画的过程要大于每一次涂抹颜料的过程总和。我们将在第5章看到,格式塔心理学仍然影响着对知觉的研究。

结构主义的第二个主要对立面是我们下面马上要谈到的机能主义。

机能主义:有目的的心理

威廉-詹姆斯同意铁钦纳关于意识是心理学的研究中心的观点;但是对詹姆斯而言,意识的研究没有被简化为元素、内容和结构。相反,意识是流动的,是与环境持续互相作用的心理活动的内容。人类的意识使人适应环境;因此,重要的是心理过程的行为和机能,而不是心理的内容。

机能主义(functionalism)对那些使机体适应环境和有效地发生功能的、习得的习惯,赋予了基本的重要性。对于机能主义者,通过研究要回答的关键问题是:“行为的机能或目的是什么?”机能主义学派的创始人是美国哲学家约翰-杜威(JohnDewey)。他对心理过程的实际用途的关心,促进了教育方面的重要改革。杜威的理论为他自己的实验学校以及普通的美国教育的改革提供了推动力:“机械的学习被抛弃了,取而代之的是通过实践来学习,以期望心智上的好奇心被鼓励起来,而且提高理解(Kendler,1987,p.124)。”

尽管詹姆斯相信仔细的观察,他却不重视冯特严格的实验室方法。在詹姆斯的心理学中,有情感、自我、愿望、价值甚至宗教和神秘体验的位置。他的“热血”心理学认识到每个个体的独特性不能被简化为来自测验结果的公式或数字。对于詹姆斯来说,解释,而不是实验控制才是心理学的目标(Arkin,1990)。

这些观点的延续

尽管存在这些差异,结构主义和机能主义的开创者们的见解依然为当代心理学创造了一个使其得以在其中繁荣发展的智性环境。心理学家们现在同时探索行为的结构和机能。比如言语产生的过程。假设你想邀请一个朋友去看电影。要这样做的话,你说的词语必须完成正确的功能―星球大战,和我,今晚―但是也要有正确的结构:下面这种说法是不行的,“愿意看《星球大战》我去和今晚你吗?”为了理解言语产生是如何工作的,研究者们研究了说话者使意义(机能)与语言的语法结构相适合的方式(Bock,1990)(我们将在第9章描述一些言语产生的过程)。在回顾经典和当代研究时,本书自始至终既强调结构又强调机能。心理学家们也继续使用很多不同的方法去研究适用于所有人类的一般力量以及每个个体的独特方面。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