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印文章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当代智力研究的基本状况与发展趋向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7/29/2012 5:30:33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当代智力研究的基本状况与发展趋向
蔡笑岳 向祖强 庄晓宁

摘 要 本世纪80年代以来,智力心理学的研究又重趋繁荣。本文总结了当前对传统的智力本质,智力研究方法,智力测验理论的质疑;介绍了以信息加工理论为代表的体现当代学术思想与技术观点的新的智力研究模式;然后,对智力心理学研究的未来走向作出了展望。

关键词 智力 心理学 当代

一、当前智力心理学研究对传统智力观点的批评

(一)对智力本质传统认识的批评

传统的智力理论认为,智力本质上是“由许多部分组成的,影响人类具体行为操作的整体性功能单位。”也就是说,人类一切基本能力中存在着共同成分。心理学家称这一共同成分为“一般智力”“g因素”或“IQ”等。传统的这种智力观是建立在一系列的实验研究基础之上的,概括起来,其依据可归纳为以下三点:①许多智力心理学家通过研究发现,人类具有的各种能力之间存在着相互联系,一种能力的发展变化,会影响其它能力的变化发展;②通过对一般智力进行因素分析发现,一般智力之中确实存在着一种或几种起主导作用的基本智力因素,所以智力是由一种或几种智力因素综合而成;③通过对这些因素的测量,研究者发现智力因素的优劣与个体的IQ分呈高的正相关。由此,IQ分成为智力的一种表征。

当代智力理论认为,传统智力研究的“基本出发点──对智力本质的看法,就是错误的,它将智力研究引入了歧途”。因为其所赖以成立的依据,都是通过因素分析的方法获得的,但这种方法本身,正如Sternberg指出的,存在重大的缺陷。第一,从智力整体中离析出智力因素以及对这些因素的联系方式的认识是主观的。智力因素是研究者通过对具体实验分离出来的,但这些实验类型的选择、实验过程及被试的差异与范围都由研究者决定,这样,实验结果不可避免地会带有研究者主观色彩。所以,虽然某些因素分析模型较之其它模型较合理或有价值些,但其结果却很难让人作出正确或错误的评价。第二,智力因素是“二次抽象”的结果,它只是对某些智力表现的再次描述,并未真正解释智力的结构。研究者在因素分析过程之初以智力测验的原始分数代表个体真实智力差异,然后通过因素分析法把这些原始分数再次抽象,转换成一个代表这些原始分数的数学──逻辑模型。这样,虽然这一分析过程更为高级些,但它并不能比原始分数更揭示智力的本质。

Thurstone(1974)也曾指出“只有在基本的操作性定义很缺乏的研究领域里,因素分析法才是有用的。”因此,对今天的智力研究而言,仅用因素分析理论揭示智力的结构是不够的。智力的本质有待全新的认识。

(二)对智力测验理论的批评

自从比奈编制了第一个智力测验量表用以鉴别教育过程中出现的儿童个体差异,智力测验便风行全世界。然而随着这一测验的推广与完善,它越来越多地被运用于进行“智力诊断”而非“智力选择”。事实上,个体之间有智力差异吗?智力测验能测定这种差异吗?在智力测验之初人们就提出了质疑。当代智力研究认为,个体之间确实存在着智力差异,智力测验在测定这些差异方面发挥了主要作用,尤其对教育更有深远的影响意义。但是在解释智力差异的原因方面,当代智力心理学家们更为偏重生物学观点,认为个体智力特点更多地源于个体遗传禀赋,遗传决定了个体智力发展所能达到的可能范围,后天的环境与个人努力则只是让个体处于此范围内具体的某一水平。因此智力测验的目的应是选择适合个体能力发展的教育或训练方式。此外,智力测验的基本理论建立在智力的因素分析观点之上,因而也遭到较多的批评。第一,智力测验内容缺乏客观性与标准化。人们对智力概念难以统一的主要障碍之一,在于解释智力时一定要涉及文化、教育等外界因素,智力测验也不可避免地带有不同的文化痕迹,因此其公正性很难保证。虽然近年来,有人提出了“文化平等”与“文化消除”的测量原则,但由于文化因素的影响是通过个体主观内化后反应出来的,即使在文化背景完全相同的前提下,不同个体接受文化影响程度也会不同,因此,智力测验要完全作到文化平等非常困难。第二,关于测验分数的可信性。人们认为IQ能代表个体的智力水平主要因为:(1)IQ与人们关于聪明或愚笨的日常经验非常相近;(2)IQ与个体在现实世界中的事业成就相互联系;(3)相同文化背景下个体IQ仍有差异。针对这些理由,Elton曾作过实验,研究者让同一个人根据被试的不同爱好扮演不同的行为,然后让被试对此人进行“聪明或愚笨”的评价。结果表明,被试的判断与自己的爱好有很大关系。因此研究者认为,人们关于智力的判断深受自我观念影响,缺乏客观性。在现实生活中,个体的IQ水平与其事业成败确实存在着相互联系。研究表明:IQ越高,个体事业成就程度越大。然而,个体事业成就与智力相关程度到底如何?是否事业成就大小完全源于智力水平?对于这些实质性联系,智力心理学研究目前仍无法回答。

二、当代智力心理学研究的新观点

20世纪80年代后,智力研究者开始意识到传统智力研究只注重智力结果的研究倾向的不足,其研究重点开始转向对智力活动内部过程的探索,力求通过机器模拟,从人的信息加工过程的角度来解释智力,因此,当代的智力研究出现了一种重要的理论,即“信息加工”理论。

(一)初期的信息加工理论

初期的智力信息加工理论主要探讨的是个体的反应时与信息加工过程之间的关系,以反应时为外部指标而推论个体的智力活动过程及其水平。智力的信息加工思想源于本世纪60年代。Hick(1952)在实验中发现,个体双向选择反应时与所呈现刺激的信息容量呈线性联系,这一线性关系的斜率与个体进行信息转换的效率与速度相关。这一研究发现是信息加工思想的最初萌芽。随后,Roth(1964)把这一线性斜率与个体IQ相比较,指出在信息容量相同的条件下,反应时线性斜率与个体IQ呈负相关。

80年代初,Jensen进一步阐述了反应时与信息加工过程之间的关系,提出了一个“树形结构模型”,他认为大脑皮质中等距排列着众多物理刺激反应中枢。外界刺激通过特定的神经通道传递,激活大脑皮质中的特定反应中枢,然后由中枢作出特定反应。在此树型结构中,影响个体反应时的因素有二:外界刺激强度与神经通路上各个关节点的激活阈限。在外界刺激程度相当的条件下,个体神经通路关节点的阈限越低,所需反应时就越短,个体智商也就越高。

智力信息加工模型 Weiss认为,智力信息加工过程中每一步骤的反应时与所需信息量都可以用数字加以量化,若个体的数字超过平均值说明其信息加工程度较好,智力亦较高。

(二)后期的智力信息加工理论

初期的智力信息加工理论将智力看作是孤立的封闭系统,且着力于智力活动的低层水平,因而进入80年代中期后逐渐开始衰落,一些注重于智力活动的高级形式的模型出现了,其中较有影响的是Sternberg的智力三重结构理论与R·Kirby和R·Das的PASS理论。

1.智力的三重结构理论

Sternberg的三重结构理论(triachic theory of intelligence),包括三个亚理论即智力成分亚理论,经验亚理论和情境亚理论。其中成分亚理论是核心内容,它阐述了智力活动的内部结构和心理过程;经验亚理论在经验水平上考察智力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特别是处理新情境时的能力和心理操作自动化的信息加工能力;情境亚理论说明智力各成分在适应当前环境,自我成长及选择与个人生活有关的新情景等过程中的作用。同时在进一步的研究后,Sternberg认为智力的成分亚理论又包括三个层次不同的部分:元成分、操作成分和知识获得成分。其中元成分是智力活动的高级管理成分,它的功能是计划、评价与监控;操作成分的功能

[1] [2]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