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印文章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心理学的过去与将来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4/24/2012 9:22:43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是要做一种应用心理学的工具。但这种工具却不但极不适合科学的心理学之用,而且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因为制造言语的人并没有知识上的训练,也没有系统的观念。他的目的是在直接的应用,而不在客观的整理和分析。况且言语乃是全体社会的产物,是世增代益的成绩,出于无数人自由的添加和修改,自然更难有系统可说。譬如,一个没有政府地方的度量衡制度,或一个自生自长、鸟聚兽集的都市,其纷乱而无条理的情形就可想而知。现在人类无论哪一种族所有的言语正好像如此。从心理学的观点看来,现在人类的言语在各种制度中可算是最纷乱而无系统的一种。以前的心理学应用这种因袭的工具和其所含带的观念而不加选择与修改,寻常言语里有什么,以前的心理学就讲什么;寻常言语里所没有,它们也就不讲。所以以前的心理学,就一般论,不过是把沿习的言语中种种常识的观念和名词加以定义和解说,而未尝就心理现象的本身去着想。假如一个人的文学本领大一点,他的心理学也就说得周到而动听一点。换言之,就是以前的心理学不过是替日用言语中的种种名词做注脚的。以前的心理学者就是到实验室去的时候也都先定了要找什么然后进去。有的要去找“注意”,有的要去找“判断”,有的要去找“感情”,有的要去找“意志”,有的要去找“意识”,甚至还有要找“自我”的。这样先定下要找什么而不更先问一问所要找的究竟是什么,于是他们的观点和活动范围就都被日用言语中常识的观念和名词所限止。日用言语中常识的观念和名词是没有系统的,他们的心理学也就只能没有系统。日用言语中常识的观念和名词是矛盾重复的,他们也就只能矛盾和重复。我们试问判断和思想所有的区别在什么地方?思想和推理的区别又在什么地方?sensingperceiving究竟有什么区别?feelingemotionsentiment怎样可以区别得清楚?凡此种种在日用言语中亦许随时随地或随上下文而有一些区别,但并不见得都有绝然的区别,更不见得都是代表一种独立不同的事实。沿习的言语中有了这种种名词和观念,以前的心理学就都一一去替它解注,以致有时简直牵强得有点可笑。最可注意的一个例子是英语中和emotion同义的字。英语中和emotion同义的除feelingsentiment外,还有affectionpassion这几个名词都是心理学中所用的。我们要用中文一一把它们译出简直难之又难。就是德、法文中也不能一一都能找到完全相当的名词。这乃是译书时所最普遍感到困难的。可见一种言语中所包括种种名词含义上的区别有许多都是偶然的、历史的,并非是必要的,或有系统上的价值的。因此也就可见沿习的言语中所有常识的名词和观念是如何不适用于科学的心理学了。以前的心理学都未脱离日用言语的笼罩,只有行为心理学可算是例外。有人说,心理学不过是把人人所已知道的东西用噜噜苏苏的话再说一遍。这句话对以前的心理学讲是含有一部分真理的。

 

行为心理学和构造心理学虽然极相反对,但它们却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就是它们都受生理学的影响太大。构造心理学者实验室的研究大部分是因袭生理学上感觉的研究。行为主义者的基本观念也是从神经生理学采取而来。现在行为派学者所做的许多实验简直和生理学实验室中所做的实验没有什么分别。我们知道宇宙间的自然现象虽然没有根本上的区别和绝对的界限,但各种现象也自有它不可否认的特性。譬如,生理的现象虽然归根不过是化学的和物理的现象,但生理现象自有它的特性,所以生理学成为一种独立的科学。研究生理学的人应该采取一种特殊的观点和特殊的方法,不能把它当做化学或物理学。同样,心理现象亦许到底不过是生理的现象或广义的生物现象,但心理现象和生理现象及普通所谓生物现象却很有区别。心理学并非是属于生物学的,也不能把它当做生理学的附庸。我们研究心理学应该抛掉一切成见──常识的或科学的──而专从心理事实的自身去探索观察。换言之,就是心理学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和方法,不可为他种科学的观点和方法所蔽。有所蔽就不能观察到一个事物的全体和真相。

 

此外,常识上还有一个重要的观念,它的意义意识心理学和行为心理学都未明白解释。这就是意识的观念。意识心理学把意识做研究的对象,却未问意识究竟是什么。行为心理学者反对意识心理学的研究意识,但也未把意识的内容拆穿,不过把意识摒弃不谈罢了。我觉得未了解意识是意识心理学和行为心理学所共有的一个失败。行为心理学者不谈意识,却有时又须用意识一类的观念,在这种地方,行为主义者只能含糊了之。例如,行为心理学者仍用sense(感觉)和sensory(感觉的)这种名词。但我们如问什么是sensesensory,行为学者如要维持他的主义,恐怕就不能有圆满的解答。在科学的心理学上,对意识这种内省观察大致不再能存在。但我觉得意识的问题是我们走入心理学的领土的一个重要的难关。不把这个难关攻破,那就不能发见心理学的重要部分,而许多纠缠的问题也无从看得清楚。

 

六、将来心理学应走的路及其重要性

 

有了以上种种方面的讨论,对于将来心理学应走的路的讨论就可极简单。兹将我个人的观察条列于下。

 

1.将来心理学应该另铸术语。我们既知道沿习的言语中的名词和所包含的观念如何不适用于科学的心理学,现在心理学所最急切需要的就是一种“正名”。但心理学上所需的正名,并不能像动植物学那样,把普通的名称译成希腊文或拉丁文就算完事。现在心理学所需要的是就对象作全面的审查,考定那许多类不同的事实,应该用相当的名词去代表。这种名词必须有系统的价值和确定的意义。譬如行为主义者所用刺激、反应这类名词虽未免是生理学的,但所有意义却很确定。在术语上的改革,行为主义者已是我们的先驱了。

 

2.将来的心理学应该有独立的观点和方法。以前的心理学受生理学的影响太大。这在试验心理学最为显然。构造派的试验心理学差不多是生理学的附庸。固然,在解释上和实验的手段上,心理学和生理学有密切的关系,但我们同时也须承认这两种科学有极不相同的对象和问题。没有独立的观点和方法,试验心理学就不能成为真正的试验心理学。例如现在试验心理学研究感觉的一部分是属于生理学的,并非属于心理学的本部。五十年前心理学自哲学离开而寄附于生理学的门下,现在心理学独立的时候应该到了。

 

3.将来心理学上不应该有什么主义。以前的种种主义都是前科学时期的一种现象。纯粹的科学是没有主义的。科学唯一的目标是要从繁杂的现象中抽寻出条理。所由的观点和所用的方法应该随时随地而适应。研究的人不能抱一种观点以自限。

 

4.将来的心理学是研究人类种种现象的基本原理的。宇宙中的自然现象有三大类:第一是物理的现象,归物理科学所研究;第二是生物的现象,归生物科学所研究;第三是心理的现象,归心理的科学所研究。研究物理现象的基本原理的是物理学,研究生物现象的基本原理的是生理学,研究心理现象的基本原理的就是心理学。譬如,人类的经济的现象是一种心理的现象。经济学上最主要的问题是价值问题。因此心理学应该能告诉我们:人类在经济价值上的判断是由于哪一种心理原理实现的。又譬如,审美的现象也是一种心理的现象,而人类何以有美不美的判别,心理学也应该能告诉我们。此外,如道德学和伦理学等,也都和心理科学有关,而道德学和伦理学上的根本问题,心理学都应该有所解答。所以将来的心理学非但要实验观察,并且要在人类的经济现象、政治现象、审美现象等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