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印文章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心理学的过去与将来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4/24/2012 9:22:43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心理学的过去与将来(1)

   〔作者附言这篇文章是我最早写的心理学文章之一,自己也早就忘记了。李令节同志花了很多工夫收集我过去写的文章,他认为这一篇较能代表我早期对心理学的看法,且有可取之处。我看后,觉得它很不成熟,是“乳臭未干”的东西。不过同时也觉得它颇有一点“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意味和有些青少年知之未多就放言高论起来那种气派。这不一定就好。但如果完全没有那种意味和气派就差不多可以肯定是难于好到什么地方去的。就这篇乳臭之作说,有不少不恰当和错误的看法和说法,尤其对于几个学派的评价是如此。说要给心理学另铸一套科学名词这一点是很错误的。我现在认为,心理学要尽可能少造新名词,要到寻常的语言文字中去采用适当的名词而使之科学化、规范化。说心理学不能有什么主义,这主要是指不同学派的各立门户而说的,但实质上是很错误的。因为心理学要由“半科学”而成为全科学,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基本的观点,也就是主义的意思。至于说到心理学将来的情况,形象化的粗糙看法就是最后那个图所表示的。读者看了那个图恐怕都要怀疑或者感到有点荒唐。不错,这个图所表示的看法是很不成熟的。但我个人认为设想心理学这样的发展趋势大概还是可以的。心理学成了一门成熟的科学以后,它必然会和几乎所有的其他学科都产生一定的密切联系,像哲学和其他所有的学科的联系一样,但较为具体。其实这种联系早已有了,现在则在扩大。但这种联系的全面扩大和较高水平的发展则有待于心理科学的充分成熟。不过这种广泛的联系现在也已出现了苗头。一个例子是,新出现的“科学学”中就有关于心理学的问题这一重要部分。可见,心理学的前程确乎是很远大的。

 

1987218

 

科学发展的历史可分为三大时期。第一时期是物理科学的成立时期。这个时期的中心是17世纪,路标是牛顿。第二时期是生物科学的成立时期。这个时期的中心是在19世纪,路标是达尔文。现在的生物科学虽然还有许多重要的问题,如进化的原因和胚胎成长的原因等问题,未曾解决,但生物科学到了达尔文就成为一个包概全体的知识系统。所以我们可把生物科学成立的首功归之于达尔文。科学发展历史的第三个时期应该是心理科学的成立时期。我们说“应该”,这是说这个时期还未实现。我们现在大致正是走进这个时期的时候,好像将到而却不知究竟何时可到的样子。目下心理科学的成立虽已有些端倪,但还未见有确实可靠的希望。不过心理科学的成立或其开始必在这个20世纪,那是有几分把握可以预说的。

 

心理科学的成立对于人类思想上的影响一定比物理科学和生物科学的成立的影响要大得多。因为心理科学乃是最重要的一种科学,是和人类关系最密切的科学。心理科学成立以后可以使人类许多矛盾和含糊的思想大加澄清,像物理科学和生物科学对于宗教神话的迷信的影响那样。所以心理科学的成立对于人类实有重大的意义。照我个人的观察,将来的中国学者对于心理科学一定能有重要的贡献,或者对于心理科学的成立有直接的帮助。我们对于这个新科学时代的到来应该特别注意。这就是我写这篇东西的微意。

 

一、现在心理学所蒙受的误解

 

现在的情形,非特一般人完全不了解心理学是什么东西,就是心理学者自己中间,也很少有几个人能互相赞同说心理学所研究的究竟是什么。在许多物理科学者和生物科学者看来,心理学所用的方法既没有他们所用的那样严谨,所得的结果也不及他们所得的结果那样确定。所以他们心目中的心理学仿佛只好称之是一种冒牌的科学。有一个学物理的学生因为好奇心选习一些心理学课,其结果是说,心理学所讲的好像都是无稽之谈。其实这也难怪。心理学现在的成就的确还幼稚,比不上先进的物理科学和生物科学。但假如我们以为心理学没有研究价值,将来也难希望成立为一种严正的科学,那就未免见解褊隘。心理的事实好像空气。人呼吸游动于空气中,无一刻能脱离,但以前的人非但不知道空气的重要,并且不知道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文学者往往轻视心理学,以为心理学是要了解人类的思想感情的,但文学把人类的思想感情种种状态描写得要比心理学还具体而透彻得多。心理学者用冷静的头脑、呆板的方法去研究人类活泼的思想感情,恐怕要失之愈远了。有人说威廉·詹姆斯对于心理学的贡献还不及他的兄弟小说家亨利·詹姆斯的贡献那样大。又有人说《红楼梦》可以做研究心理学的材料。这种不正确的见解的由来是因为未曾懂得科学的性质和任务。我们的知识有两种:一是片段的,一是系统的。片段的知识是常识,系统的知识是科学。常识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举一隅而不以三隅反。科学是以简驭繁,以一例百。文学的观察乃在常识的那一端,所以文学所能给与我们的了解只能是片段的。有一个事实足以难倒文学者的自夸:自古以来文学没有一个时代没有,现在也继续出现,但人类对于心理现象的了解并未因此进步。文学和心理学并没有相辅的关系,正因为两者的趋向和途径完全不同。

 

还有一种误解却由于希望太多,以为研究了心理学,许多人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就可以释然而解。这种希望,现在的心理学自然不能胜任。有不少人研究了几年心理学,最终乃懊丧地说,心理学一点也没有用。这种失望的人固然可以责备心理学不能给他们满足的报酬,但他们的观念也未免欠正确。我们须知有用无用的计较是足以妨碍纯粹科学的进步的。照我看来,现在研究心理学的人只能有一种义务的思想而不能有享受的思想。譬如一所正在建造中的房子,正多多要人来帮忙。假如有人把它当做一座已落成的广厦,昧然入内息宿,其结果是发现顶盖也不全,地板也不全,等于宿在露天里。

 

由于一般人对于心理学的见解仅是这样的

[1] [2] [3] [4] [5] [6]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