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印文章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心理学史高觉敷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10/26/2011 8:05:44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高觉敷(1896~1993)又名高卓。生于浙江省温州市。心理学家。浙江温州人。早年就学于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香港大学教育系。1923年毕业于香港大学教育系。曾任四川大学、广东识别勤大学师范学院、中山大学、湖南兰田国立师范学院、复旦大学、金陵大学教授,国立编译馆编纂。曾任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

高觉敷-个人简介    
金陵大学 
1946年参加九三学社。
建国后,历任金陵大学教育系主任、教授,南京师范学院副院长,
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
九三学社江苏省委主任委员、中央常委,江苏省第四至六届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参议委员会副主任。
高觉敷是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高觉敷-生平简介
高觉敷(1896--1993)中国现代心理学家、心理学史家。又名高卓。
1896年11月6日生于浙江省温州市。早年就学于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香港大学教育系,毕业后在上海暨南学校教授心理学。
1926年起任上海商务印书馆哲学教育部编辑、主任编辑,1930年与唐钺合编《教育大辞典》。1933年转任广东襄勤大学教育系主任和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心理学部主任。
1940任国立师范学院教育系主任。1926-1946年间,主要致力于西方现代心理学流派的研究与翻译。对中西心理学学术交流作出了贡献。
1955年曾任南京师范学院副院长。
1959-1964年,以辨证唯物论为指导思想编著《心理学史讲义》(包括中国、西方和苏联心理学史)。他还重视对中国古代心理学思想的研究,发表的论文有《王夫之论人性》(1962)等。
1978年,曾任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又担任教育部主办的全国统编教材《心理学史》(包括中国和西方心理学史数册)主编。

高觉敷-求学时期
高觉敷,出生于1896年,于1916年考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英文部(相当于现在的系)。那时北京高师设六个部,即图文部、英文部、史地部、数理部、理化部、博物部,心理学和教育学是全院的共同必修科。1918年,中国加入协约国,对德宣战。英国公使朱尔典要求中国北洋政府选送全国高师学生二十名报考香港大学,于是进入了香港大学文学院教育系,1923年毕业,被授予学士学位。
高觉敷在香港大学对心理学有较浓厚的兴趣。但心理学在那时的英国是不很受重视的。香港大学没有专任的心理学教授,教心理学的兼教教育学,用沛西能的《教育原理》为教育学说本,用斯托特的《心理学手册》、麦独孤的《社会心理学引论》和闻斯德贝格的《普遍心理与应用心理》为心理学课本。由于较多致力于心理学的学习,并阅读了其他参考资料。为了充实心理学知识,上了两个学年动植物学的课,参加了一些实验的观察。
毕业以后,高觉敷在上海暨南学校师范科任教心理学。周予同是他在高师的同学,那时他正协助李石样编辑《教育杂志》,给高觉敷以发表心理学文章的机会。1923年十月高觉敷在该杂志上刊布了“新心理学与教育”,引起了李石样的注意。从此以后,陆续在《教育杂志》发表了奸几篇文章讨论“麦秒孤的灵魂论及咒州评”(分上飞;两篇),(1923年,3月号和4月号),“机械主义与生机主义的教育”(1924年3月号),“心体平行论与心体交感论”(1924年4月号)。“心理学的对象与方法”此外还发表了“心理学的无政府状态”(《民锋杂志》)。那几年,高觉敷几乎成为麦独孤的宣传员。

高觉敷-工作时期
1926华高觉敷受聘于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所,任哲学教育部编辑,协助府销编辑《教育大辞书》,后来唐老改就清华大学教授,这个主编的工作就由高觉敷继承下来。并受命兼任哲教部主任编辑。由于组织稿件的需要,高觉敷认识了一些专家、学者,包括心理学家在内。就心理学家来说,他们多是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在系统心理学—乙似都在不同程度上怀有行为主义的倾向。其中郭任远尤其是态度坚决、旗帜鲜明的行为主义者。曾经组织过双刘座谈会,讨论心理学问题。有一次是由郭任远主讲的,他的讲题是“作为一门生理学学科的心理学”,是心理学取消派的主张。他讲了以后,引起了热烈的争论。那时他住在江湾,曾有几次访问了他。他的谈锋甚健,高觉敷说不过他。高觉敷虽不同意他的极端的行为主义,但是他对麦独孤的批评使我受到很大的启发。他认为研究行为,必须追究它的来历,否则如果把一切行为朔源于本能,就会步官能心理学的后尘,走向“完结了的心理学”。他的这个论点是有说服力的。
高觉敷任哲教部编辑时,由于工作的需要,不能不广泛地参阅西方各个心理学流派的著作和美、英心理学杂志。高觉敷辅读了美国1919年反动的反本能

[1] [2] [3] [4]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