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心药介绍

精神分裂

心境障碍

神经症

心身障碍

人格障碍

应激障碍

癔症

性变态

儿童障碍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病咨询 >> 心境障碍 >> 双向情感障碍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慢性子也是病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8-17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的诊断与治疗
  “迟到大王”来做心理咨询
  第一次咨询,他迟到35分钟;第二次,迟到30分钟;第三次,没来……辛崮(化名)做心理咨询整整两年了,没有一次他是按时来做咨询。就像一个厌学的学生,迟到、早退、缺席、请假,他都不缺。每次迟到他都有杂七杂八、在他看来是极为充足的理由——“昨晚加夜班,起不来!”;“路上塞车!”;“天太热了,不想动”;“天太冷了,不想出门。”;“碰到个熟人,多聊了几句!”等等。
  开始我以为是他咨询的动机不足,因为第一次做咨询时,我问他来做咨询的目的是什么,他抬头望天,想了半晌告诉我:“还真没什么明确的目的,就是想找个人聊聊。”我告诉他,要是只是想找人“聊聊”的话,应该去参加俱乐部或交友协会,心理咨询是针对那些或者是有心理困扰或者是希望提高自己心理健康水平的人的,如果觉得自己必要做心理咨询的话,把机会让给其他人更好一些。他听了眼前一亮,说他就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心理,提高心理健康的水平,因为他总觉得自己有些地方不对劲儿,但也找不到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他“不对劲儿”的地方就在于他的拖沓,每件事情他都在拖、拖、拖。高考的时候,他拖得差点没能参加考试;结婚的时候,他拖得让别人以为他要逃婚(他之所以没能做到拖着不结婚,是因为双方的父母都不答应);工作了(他是外科医生),他总要在最后一刻,在主任和同事的督促下,才能完成手术、病历书写等任务。幸亏他有一个权高势重的父亲,他才没被辞退。
  大事上拖,小事也拖,连说话都拖泥带水。比如说有一次他想对我说:“天气太热了,把空调打开吧!”,他是这么说的:“嗯……,这个——最近气候有些反常,是吧?唉,去年的天气没今年这么糟,去年这个时候我都不用开空调的。(我问他要不要把空调打开?)——哦,不用的,我觉得很好,没必要。嗯,嗯,其实,天气是会影响人的心理的,你说是不是?热得时候人就烦躁,冷的时候人就忧郁。这你肯定知道的。(从天气谈到环保约五分钟)……其实,那个,嗯,朱医生,实际上觉得你对我挺好的。……怎么看出来的?噢,你看我才说天气热,你就问我要不要开空调,其实我不感觉热,我还觉得有些凉了,不过真感谢你想得那么周到,你们心理医生就是细心,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我问:“这么一件小事,怎么会让你想到报答呢?)当然了,当然了,我想到报答,也是随口一说,你千万别在意,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会在意吧?……(谈其他问题十分钟)……嗯,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哦,那我就说了,你不会在意的,是吧?你是不是感觉很热?我觉得你要是感觉热,就把空调打开吧,不用考虑我,我很好的。……(空调打开后)真凉快,现在舒服多了。”
  心理医生犯愁:慢性子也是病?
  等他以这种慢吞吞的速度把治疗必须掌握的资料都说得差不多的以后,我傻眼了,他只有一个问题——慢性子!可这难道也是病吗?这慢性子可该怎么治啊?
  我们督导小组讨论了这个案例以后,大家也一筹莫展。翻遍教科书也找不到“慢性子”这个诊断啊!
  我没辙了,只有告诉他,我能力有限实在无法给他做继续做咨询下去,并向他推荐了另一位治疗师。没想到他告诉我,他早就看出我拿他没办法,他其实找过很多治疗师了,有几位的知名度远在我之上,只不过不想告诉我,因为他怕我像其他治疗师一样拒绝他。他说:“你还是比较有耐心的,我也不奢望你把我的慢性子治好,能听我说说话就行了。”
  我知道,我是不可能拒绝他的!老舍的《四世同堂》有句话,“小日本再恨,也架不住咱老百姓能忍!”——心理治疗师再有能耐,也耐不住人家“慢性子”能磨蹭。
  我只能接着给他做支持性心理治疗,听着他说,表示理解,鼓励他那些良好的行为。
  确诊!
  根据辩证法的原则,山穷水尽的时候,总会有柳暗花明的事情出现。
  那天,他吞吞吐吐、嚅嚅嗫嗫在说他们科的主任怎么个对他不好,给他小鞋穿。直到我告诉他,50分钟到了,他吃惊地看着我说:“怎么这么快?”然后就坐在那里,若有所思,一言不发。
  我向他解释,治疗结束了,他应该离开,一开始还比较委婉,后来越来越不客气,甚至站起来把门给打开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走吧!”。可他只是坐在那里,充耳不闻,直到其他的咨询者来了之后,和我一起劝说了他先走,他才怏怏地走了。在劝他的过程中,我几次忍不住想冲过去,一把抓住衣领把他提起来,对准屁股一脚把他踢出去。
  回到家,我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同时也感到很奇怪,我已经很久没有为咨询者感到窝火了,他究竟有什么东西让我如此的大发光火,甚至想攻击他呢?但也不能全怪我,他的行为真是有些欠揍啊!……攻击、欠揍!这两个词像道闪电,突然把黑黢黢的心灵的大地照亮,影影绰绰地显露出一些事物的轮廓。难说他正需要我攻击他?难说他的内心和我一样充满了攻击性,拖沓是他攻击别人的一种方式?究竟是哪一种情况呢?
  继续治疗之前,我们督导小组又讨论了一次他的情况。联系前后的资料,大家都肯定了我的第二种想法——拖拉是他攻击他人、激怒他人的一种方式。他的情况是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
心理咨询
  被动—攻击人格障碍的特点
  一般来说,一个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的人往往有这样的表现——
  在行为方面,他办事拖拉,没有时间观念,长期迟到、拖沓,通过让别人等待来控制人际关系,为迟到编造理由,甚至撒谎。做事推托,叫他做事情,即便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如洗衣服,他回答得好好的,但他会推托很长时间也不把这件事情做好,提醒他,他又满口答应,但仍然推拖到猴年马月。他还会有选择地遗忘很多事情。如我们的外科医生辛崮,他们同事对他的评价是:“做手术的时候丢三落四,手术时间都有本事忘了。但拿奖金的时间从来不会忘。”他还会害怕竞争,竞争失败的时候,总责怪其他人。
  在和人相处的时候,被动-攻击人格障碍的人既希望依赖别人又害怕依赖别人,不能够直接说“不”,而要绕山绕水。害怕亲密的关系。如爱情,他们就常有一种恐惧感,老觉得爱情很可能是一种陷阱,总是故意和爱人保持距离。他们还会否认自己大多数情绪的存在,特别是愤怒、受伤、怨恨等。在人际关系中,他们总感觉受伤害,失败,阴沉,其他人总想控制他,对他摆架子,但又对其他人表面上顺从。如辛崮总是抱怨他们主任偏心眼,总感觉其他人骗他,不尊重、不理解他。他们对权威人物(如老师、上级、父亲)等,怀有敌意和偏见,对成功人士心怀嫉妒,如辛崮他自己迟到他浑然不觉,主任迟到一次被他唠叨抱怨了一个月。
  被动-攻击人格障碍的人对自我形象的定位是:我是一个经常被人误解、得不到别人肯定的人,经常遭到不平等的待遇。这是我的命,我这辈子就注定是个倒霉蛋了!但同时,他们又会感觉自己精神上高人一等。
  是的,辛崮是被动-攻击人格障碍的患者,全组心理医生翻了一堆外文资料终于确诊!(这是近几年国外精神病学界和心理治疗界才开始研究的疾病,国内找不到文献)
  ABC+辩论=慢性子好转
  确定了诊断,治疗的线索就清晰了。
  但就在这时,辛崮却不来做治疗了,一次、两次、……也不请假,我知道,这是他攻击我的一种方式。终于,三个月之后,他又来了,这一次,他没有迟到,反而早到了。进治疗室后,他的脸阴沉的像“911”袭击当天的小布什,一言不发。终于,他的愤怒爆发了,从我上次让他出治疗室说起,一条条数落我的缺点,主要罪状是四大条:一是治疗了很长时间没效果,治疗技术底下,是个骗子,骗了他许多钱;一是偏心眼,对他没耐性,不管他的死活,不肯为他延长治疗时间;一是没有同情心,没有和他一起骂他们主任;一是不注意小节,衣着随便,让他看了不舒服。我这时候也心中有数,这时候必须和他质对他那些不合理的想法,要不然他永远不会改变,我也说了四条:一,心理治疗不是包治百病的仙丹,我早就说过,治疗时间长是他自己要求的,我并没有强迫他,治疗要交费,也是我们事先协定好的;二,正因为我没偏心眼,才不给他延长时间,因为这对其他人不公平;三,同情心的表现不是和他一起骂主任;四,我是心理治疗师,不是时装模特,我关注、也希望咨询者关注的是心灵,而不是衣着。
  那天我问了不下十次,“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看起来你很愤怒,是不是?”,一开始,他的回答总是,“没什么感觉!”,“我不愤怒,有什么好愤怒的。”,最后一次问他的时候,他提高声音叫道:“我没生气,没生气,谁说我生气了!!”,说完,他自己和我都笑了。
  随后的治疗过程就显得轻松的多,他开始重新认真地做以前布置过的一个治疗作业——A-B-c日记,C是情绪的和行为的后果( Consequences),对他来说就是愤怒、沉郁和迟到、拖拉等等,A就是诱发性事件(Activating events),是什么情况下出现的这些行为和情绪的,B是由A引起的信念(Beliefs)(对A的评价、解释等)。
  几次以后我和他一起来分清他对事件A持有的信念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不合理的,将不合理的信念作为B列出来。
  逐渐地我发觉他的拖沓情况常常和他的几个不合理的观念有关,如他认为“一个人要是接受我的话,就应该接受我的所有的行为,包括迟到在内。”,“要做什么事情就要做到最好,要不然干脆别作。”,“人们应该对我好,对我不好的人都是坏人。”等。于是针对这几条不合理信念进行辩论。
  如他的不合理信念是“一个人要是接受我的话,就应该接受我的所有的行为,包括迟到在内。”。我就问:“是么叫做接受?”,他说:“接受就是喜欢!” “有什么人是你喜欢、能接受的吗?”“有,我妈妈……”“你妈妈做过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让你喜欢的吗?”“不,小时候有一次她冤枉我,……”“你能接受冤枉你这种行为吗?”“当然不能了。”“你妈妈冤枉你以后,你就不喜欢,不接受她的吗?”“没有。……”“为什么?按你刚才说的,你要是接受你妈妈的话,你就应该接受她的所有行为,包括她冤枉你在内。”“但是,我妈妈虽然冤枉了我,其他事情她对我好。”“你的意思是不是虽然你妈妈冤枉你不对,但她还是你妈妈,你不能接受她冤枉你这种行为,但她整个人你是能接受的?”,“是的!”“如果一个人不能接受迟到这种行为,无论是你迟到还是别人迟到,但他却像你对你妈妈一样,能接受你这个人,有没有这种可能?”,“有!”“那就是说,一个人要是接受你的话,不见得他会接受你所有的行为,因为有些行为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但他不接受这些行为,是因为他不接受这些行为本身,而不是因为这些行为是你做出的。也就是说,一个人接受你,并不见得就要接受你所有的行为,是这样吗?”“呃,我要想一想,好像有些道理……”
  有一次,对另一个不合理信念“人们应该对我好,对我不好的人都是坏人。”的辩论过程是这样的:
  “对你好是什么意思?”
  “就是理解我,尊重我。”
  “其他人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说明他们理解你,尊重你呢?”
  “听我的话,照我说的去做,不要老和我做对。”
  “你对谁比较好?”
  “我儿子。”
  “你理解他,尊重他?”
  “是的!”
  “你听他的话,照他说的去做,不和他作对?”
  (笑)“怎么可能,他是孩子嘛,有时候不懂事的。”
  “可是如果你儿子和想的一样,他就会觉得,对我好就是听我的话,对我不好的都是坏人,那么你不听他的话的时候,他就会觉得你是坏人,是这样吗?”
  “是,我不听我儿子的话的时候,他就说我是坏人。”
  “那能不能这样说,你的想法‘人们应该对我好,对我不好的都是坏人’是儿童的思维,是不合理的?”
  “是,噢,不是!你太狡猾了,我说的人们是指成年人,不包括儿童。”
  “成年人应该对你好,对你不好的都是坏人,是这样吗?”
  “是。”
  “什么叫坏人?”
  “坏人嘛,就是对我不好的人。”
  “对你好就是理解你,听你的话,对你不好就是不听你的话,是吗?”
  “是的。”
  “你有没有不听谁的话的时候?”
  “有,我不听我们主任的话。”
  “为什么?因为他对你不好吗?”
  “也不是,他有时候很不讲道理。”
  “但如果他和你想的一样,他就会认为你是个坏人,因为你不听他的话。”
  “是啊,他可以这么想,每个人都自私嘛。”
  “所以你也自私,你认为所有成年人都该对你好,是吗?”
  “是。”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成年人都必须对你好,必须听你的话?”
  “这个,我不知道,我就是这么想的。”
  “你见过或者听说过有哪一个人让全世界的所有成年人都对他好,都听他的话的吗?”
  “没有。”
  “但你认为你自己应该是这么一个你从来没见过、没听说过的人?”
  “嗯,好像是吧……”
  “在你这一生中,你能够对某个人始终保持百依百顺,从来都不会不听他的话吗?”
  “不能!”
  “但你要求别人这么对你?”
  “是的!”
  “你认为有谁可以做到这一点吗?”
  “没有!”
  “那么按照你的标准,所有的人都是坏人,包括你自己和我在内?”
  (笑)“我服了你!”
  (笑)“但你也不会完全听我的话,我们都是坏人。”
  (大笑,沉默片刻,动情地说)“其实这也是个不合理观念,是吧!”
  ……
  这样合理情绪疗法的辩论技术大概用了40多次后,他的情况已经好转了很多,说话不再罗嗦了,工作也基本能按时完成任务,虽然还会迟到,但频率减少了很多,对生活的抱怨基本上没有了,但也并不是十分乐观。
  问题还没有完……
  就辛崮来说,解决他的不合理信念只不过是治疗开始成功的第一步,他的不合理信念是从小形成的。他两岁的时候就父母就离婚了,从小他就在父亲和母亲的家里跑来跑去。两岁时母亲的离去使他的情感和认识得很多方面都带上了两岁的儿童的烙印,如把人分作好人和坏人两大类,如希望周围的人像个好妈妈一样接受他。而在父、母亲的家之间奔波的那种动荡生活使他没有安全感,成了他后来疑心、敏感的来源。至于他的拖沓行为,则更多和他的父亲有关,他父亲是个脾气暴躁,处处控制他的人,他从小对父亲积累着怨恨,但又无力和父亲反抗,考医学院,做外科医生都是他父亲安排的,他心里不愿意。他父亲把他当作了自己的附属物,他的拖沓是攻击父亲的一种手段,他潜意识里在说:“看吧,这就是你的儿子,一个窝囊的人!”,当然,这种拖沓后来转移了,只要其他人像他父亲一样的权威,一样地对他有很多要求,他的拖沓就会出现,这时候,他潜意识里在说:“你以为你是谁?为什么你要像我爸爸一样命令我?好啊,你像我爸爸一样对待我,我就像对他一样对待你。我拖给你看,急死你!”但要把这一切让他领悟到,可能又要几年的时间了。好在他现在并不需要彻底地改变自己的慢性子,只要慢性子不影响他的生活就行了!所以在他的心理治疗做到差不多第三年的时候,我们的治疗结束了。
  他提出是否该终止治疗的时候,我心里松了口气,刚想对他说句话,没想到这句被他抢先说了,这句话是:“什么事情都有该有个结束的时候!”
  编后:
  这样治疗结果自然不是皆大欢喜,但已经很不错了。人格障碍的治疗是极其困难的,治疗耗时七、八年是常见的事情,效果也不见得就好。
  朱医生的治疗大概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支持性心理治疗,大概两年的时间;第二个阶段是合理情绪疗法,大概有一年不到。很多人可能会被后面的辩论技术所吸引,可能回家还想尝试一下,这是很危险的,可能会影响人际关系。因为前面的两年,恰恰是为后面的一年打下了基础,没有良好的治疗关系,口吐莲花是没有用的。
  就像同样的一句话,甲说了我们相信,乙说了我们不信。为什么?因为我们和甲的关系比和乙的好,我们信任甲!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