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心药介绍

精神分裂

心境障碍

神经症

心身障碍

人格障碍

应激障碍

癔症

性变态

儿童障碍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病咨询 >> 人格障碍 >> 相关知识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看不懂的身边人——人格障碍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9-27
看不懂的身边人——人格障碍
“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的特点,那就是,他们会过度地觉得自己非常重要,对自己过分关注,缺乏对他人的关注以及同情。当他们没有得到他人赞扬的时候,就会感到很不舒服。他们还对自己的重要性有着病态的执著,例如,认为饭店里最好的桌子或停车场里最好的位置都应该为他们而留。正因为他们把几乎全部的爱都投放在了自己身上,所以他们就不再有力量去关爱他人。”
有没有常听到“我被某某的人格魅力吸引住了”或者“那谁的人格太高尚了啊”之类的话?
那么究竟什么才是人格呢?
小一有点害羞,小二爱做白日梦,小三这个人多疑,小四非常善于交际,小五太多愁善感了,容易因为一点小事而难过,小六闷得像一棵植物……
这些是什么呢?这些就是一个人特有的包括行为、思维、信念和感觉方式的总和,也就是所谓的人格。但是不能说一个人偶尔表现出的某种特质就被当成是他的人格,比如见到心爱的人一些人会害羞,但是在朋友面前他们却人来疯;有的人不仅仅见到心爱的人会害羞,即使面对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的人也会羞涩,害羞已经成为他绝大多数情况下的表现,那么这时才能把它当做是他的人格。
有人曾比喻,心情不好是心理上的小感冒。照此来推断的话,人格障碍就是心理问题上的癌症!为什么这么说?从人格的定义就能看得出来,人格的根基是如此根深蒂固,不随外部世界的改变而改变。那么人格障碍也是,它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和其他心理疾病不同的是,人格障碍是从患者的儿童时期或者青春期便开始了,然后贯穿他们整个成长过程,直至成年还依然持续存在,多么死忠!所以说人格障碍本身很难被成功治愈。
说到这里也许你会问,既然这病小时候就有了,为什么当时不去治?
是这样的,首先,人格障碍患者自己本身可能不会感到任何痛苦,要说痛苦,那也是他们带给身边人的痛苦。其次,人格障碍对患者生活的影响也是缓<a href=http://Zei8.com 贼吧电子书/>贼吧Zei8。COM电子书下载</a>慢和潜移默化的,可谓温水煮青蛙,不像其他心理疾病来得那么迅猛。同时这种影响也是方方面面四处开花的,比如,一个人极其多疑,那么这种个性特点会影响他做每一件事,包括工作(怀疑同事耍阴谋对付他,所以不得不频繁地更换工作)和人际关系(他无法相信任何人,所以无法保持长久的关系),甚至包括衣食住行(他总怀疑房东不停地找茬而不得不经常搬家)。
什么时候人格障碍患者才会就医呢?就是当人格障碍导致他们患上其他心理疾病的时候,比如人际关系问题让他们抑郁。
在这里我要为大家介绍5种人格障碍,在介绍它们之前我首先建议大家去做个测试——九型人格,看看自己是哪一型的。九型人格分别是:①完美主义者,②给予者,③实干者,④悲情浪漫者,⑤观察者,⑥怀疑论者,⑦享乐主义者,⑧保护者,⑨调停者。我就是其中的第⑤个——观察者。为什么要提到它呢,是因为我们这里要讲的5种人格障碍前三种分别是对应九型人格发展到病态的结果,比如保护者的极端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
好了,下面我们正式开始。由于前面提到了人格障碍的难治愈性,所以下面的内容不会在治疗部分做过多的介绍。
No.1 偏执型人格障碍(对应九型人格之怀疑论者)
我们从小就失去了对权威的信任。
我们记得那些掌握权力的人有多可怕。
我们记得自己如何在强权的压迫下违背了自己真实的愿望。
长大后,这些记忆依然伴随着我们,让我们对他人的动机感到怀疑。
为了消除这种不安全的感觉,我们可能会选择一个强有力的保护者,也可能站在怀疑论者的立场上,对权威提出批判。一方面,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个领导者,把自己的忠诚奉献给一个能够保护我们的组织,比如教堂、公司或者学校;另一方面,我们对权威的怀疑让我们既表现出顺从的姿态,同时又带有怀疑的眼光。
我们害怕代表自己去行动,就像在《三国杀》中不愿意充当主公一样。我们做事也总是很难善始善终,开始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但是在付诸行动的过程中,我们的思想就会慢慢取代行动,因为注意力从开始的好想法转移到了对这个想法的质疑上。我们会担心有些人不同意这个想法,并站在反对者的角度来提出质疑。
这种质疑会导致行动的拖延,因为我们在思想上对于自己的想法总是抱有一种“是的,但是吧……”的态度,我们迈向成功的步伐也总是断断续续的。我们往往会经历很多工作变更,在我们身后总是会留下一些没有完成的项目。我们走向光明或接近成功时,我们的心中的自我疑惑和犹豫感却也在加强。
我们的注意力就像一台红外线扫描仪,总是在环境的各个角落里搜索那些可能对自己产生危害的迹象,总是想检查他人的内心,看看他们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表面现象的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事实,微笑面孔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企图。
关于怀疑论者就介绍到这儿了,由上面不难猜测出,怀疑论者的极端形式——偏执型人格障碍应该具有的两大特点:敏感和多疑。
敏感到什么程度?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会注意到老板面部微小的扭曲,或自己配偶舌头的轻微滑动。正常人谁会注意到这些呢?但是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不仅对这些细节洞若观火,他们还认为这些东西是非常有研究价值的,值得花精力去解开这些线索,弄清他人背后的真正意图。
说到多疑,我们正常人都会对一些人和事感到质疑,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是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却把这种质疑发挥到了夸张和病态的地步。比如说,有些患者会把邻居狂吠不已的狗或者一次晚点的航班视为精心策划的针对自己的骚扰。再比如说,丈夫看到妻子晚上回来时脸上挂着高兴的表情,心里就会想:“哼,她是不是跟单位里的某个男人有一腿?”
如果这时你要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真是个疑心病!”丈夫听到后会立刻暴跳如雷,起身便对你破口大骂,因为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是非常排斥任何合理的反对的,他们认为反对者也是陷害自己的阴谋的一部分。
来看下面这个例子:
A是一位39岁的建筑工人,他总是担心同事要伤害他。上周,在使用一台台式电锯的时候,他的手滑入了电锯,差点被切掉,A怀疑这是有人对电锯做了手脚。这次事件后,A发现同事们总是盯着他并且相互低声说着什么。他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老板,但老板认为他的想法很疯狂,那次意外也只是因为他不小心而已。
A没有一个亲近的朋友,甚至他的弟弟妹妹都躲着他,因为他总是把他们的话当做是对他的责备。A的婚姻也只维持了短短几年,因为他怀疑妻子有外遇,要求她不许和任何朋友往来,没有他的陪同不允许外出,妻子因此离他而去。A的家在一个二线城市的高档小区,这里的治安相当不错,犯罪率很低,但他睡觉时却总把一把军刀藏在枕头下面,他总认为有人可能会突然闯入他的家中。
从A的案例中能看出,因为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的过度敏感和多疑,使他们的人际关系,甚至包括亲密关系,都不能维持长久。
再看一个案例:
B在一个富裕家庭中长大,虽然他从来没惹出过大麻烦,但是在高中时B就以喜欢与老师和同学争吵而闻名。高中毕业后,B就读于一所本地的民办大学,但是一年后就因为考试不及格而退学了。B退学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过分多疑,反而认为这是老师和同学联合起来耍阴谋对付他。后来B频繁地更换工作,每一次都抱怨说老板在监视他,不仅是在工作时,也包括在家的时候。
在25岁时,他不顾父母的反对从家中搬了出去,住在一个偏远的小地方。不幸的是,B写给家里的信证实了他父母的担忧。B开始越来越怀疑周围的人企图谋害他。他花费了很多时间在互联网上搜索相关站点,之后发展出一套完整的理论,认为在儿童时期有人对他做了实验。在他写给家里的信中描述道:“我怀疑小的时候,一些国家研究人员给我吃了一些药,并在我的耳朵里放置了一个能发射微波的装置。我相信这些微波是用来让我日后得上癌症的。”在随后的两年内,他越来越相信这种想法,并不断给有关部门写信,反映他正在被人谋害。
看到这里大家也许会心生疑惑:人格障碍的这些猜疑和精神分裂症里的被害妄想太像了,怎样区分这两种心理疾病呢?答案是,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的猜疑其实并没有达到妄想的程度,他们只是深深地怀疑,而妄想则是把不可能和不真实的事情当真。并且,人格障碍患者能很大程度上维持住自己对现实的掌控,而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场面已经基本上失控了。
我有一个肤色较黑的女性朋友曾跟我说过,她觉得白皮肤的人看上去总是一副孤傲的神情,拒人于千里之外。后来她跟我坦白,她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对自己的肤色感到自卑。那么同理,对于某些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来说,对别人的狐疑和敌意可能是来自自己过度的自卑或自尊。
鉴于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的主要特点(敏感和多疑),所以对他们的治疗尤为困难,因为你要敢说他们偏执,那本身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挑衅!那么这时治疗切入点的选择就很重要。来看看下面这位心理治疗师是怎么另辟蹊径的吧。

这名女患者总认为同事试图故意激怒自己,并且让上司刁难她。
治疗师:你的反应让我觉得你现在好像身处险境,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患者:他们总是扔东西或者发出噪音来激怒我。
治疗师:除此之外呢?
患者:没有了。
治疗师:你是说他们没有真的攻击你,只是就这样躲到一旁骚扰你?
患者:哼,他们确实不敢真的攻击我!
治疗师:他们这样做有多久了?
患者:一年。
治疗师:所以说这么久以来你一直被他们困扰着?
患者:是的,我感到越来越糟糕,非常郁闷。
治疗师:既然他们都已经这样做了一年,我想他们还会持续下去的,你觉得呢?
患者:我也这么认为,这让我真的很烦,但是吧,我也能忍受。
治疗师:你看我们这样做行不行?
首先,既然同事骚扰你的事情还是会发生,我们假设他们还会折磨你一年,那么在这一年时间里,如果你还用你过去对待这件事的方法——克制住你的愤怒,那么当你回家后,就有可能把怒火发泄到你丈夫或者其他人身上,这样就让你的生活和人际关系变得很糟糕,你说是吧?如果我们找到一些更好的方法,消除你的愤怒,甚至让你的同事少找一些麻烦,你觉得怎么样?
患者:嗯,不错哦。
治疗师:你先前提到你面对的另一个危险是她们可能会向上司打你的小报告,让上司刁难你。请问,他们这样做多久了?得逞的次数多吗?
患者:从我在那里工作就开始了。次数嘛,不是很多。
治疗师:现在得逞的次数不是很多,那么你感觉以后是否有增多的迹象呢?
患者:也没有……
治疗师:你心底的想法就是总感觉到自己的工作环境是危险的。但是你现在停下来想一想整个过程,你会发现,就像你说的,他们能做的最恶劣的事也就是激怒你。除此之外就是打你小报告,还没能得逞几次。所以你看,即使我不给你提供任何帮助,你依然能很好地面对这一切,你说对吗?
患者:好像是这样的。
治疗师:那么下一步,我们就可以根据你的具体情况找到应对这些人和事的更好的方法,她们对你的伤害就可能会更少。
患者:我看行。
说到这儿,这个咨询片段就讲完了,我们可以看出这位心理治疗师是怎么找准切入点的:在整个交流过程中,他并没有否定和直接挑战患者对周围事物的想法和看法,而是换了一个角度,通过帮助她重新定义工作环境,即这个环境只是恼人的而不是危险的,来减少患者的恐惧感,同时还鼓励她发展新的应对策略来积极面对眼前的生活。
不知道看到这里还有没有人对人格障碍和精神分裂症分不清楚?通过这个咨询案例我们也能再次对两者做个很好的区分。
首先看治疗师提到的几个问题:你是说他们没有真的攻击你,只是就这样躲到一旁骚扰你?请问,他们这样做多久了?得逞的次数多吗?
再来看患者的回答:哼,他们确实不敢真的攻击我。从我在那里工作就开始了。次数嘛,不是很多。
大家可以看得出来,患者对这几个问题的回答是基于真实的现实。不管多么多疑或者敏感,她都没有切断自己与现实的联通。而我们上面提到过,精神分裂患者与理智世界的接触已经几乎完全被阻隔,那么他们对治疗师这几个问题的回答情况便可能是:根本不作理会,或者答非所问,再或者就是那些在我们看既离谱又夸张的答案,具体什么内容请大家自行想象。
No.2 反社会人格障碍(对应九型人格之保护者)
我们的童年充满了斗争,强者受到尊敬,弱者被人欺负。
我们因此学会了保护自己,让自己变成强者。
我们是愤怒的公牛,却愿意为弱小者提供安全的保护伞。
我们不会在冲突中退缩,相反,我们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执行者,我们为自己能够保护弱小者而感到骄傲。我们表达爱意的方式也往往是强有力的保护而不是温柔的情感流露。在我们看来,对爱的承诺就意味着让伴侣安全地依偎在自己的保护伞下。
我们会通过类似打架这种正面冲突,来考验对方的动机。我们与朋友打架实际上是为了争取更亲密的接触,因为我们认为,真相往往来自正面的对抗。但是一般人不会理解我们,他们只会把我们的怒火看做一种威胁,而不会当做亲密接触的表现。
我们强硬的外表实际上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那颗从小就处于危险环境中,渴望找到依靠的心。我们中的许多人自从失去了童年的天真后,就把自己的温柔埋葬在了心底,在我们长大后,再也没有流露出温情。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就是我们的世界观,同时过度是另一种发泄多余能量的方法,也是我们打发无聊的常用办法。只要是让我们感觉良好的事情,我们就会没有节制地做下去。彻夜狂欢,疯狂工作,直到疲劳过度。喜欢一种食物就一口气吃下三盘。我们喜欢好事接踵而至的感觉,如果参加狂欢,我们一定是那些曲终人散仍不愿离去的人。
来看看保护者的极端形式——反社会人格障碍。
我们前面提到了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两大特点分别是敏感和多疑,那么在这里,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也有它主要的两大特点——冷酷无情和不能控制的冲动。
提到冷酷无情,可以说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所到之处是留下了无数碎裂的心灵、破灭的期望以及空空的钱包。因为他们完全缺乏良知以及同情心,仅仅是自私地拿走他们想要的东西,做他们高兴做的事,视社会规范以及他人的愿望如无物,不会感到一丁点的内疚或者悔恨。
说起不能控制的冲动,这个是导致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犯罪行为的主要原因。他们通常缺乏对挫折的承受力,行为冲动,并且不考虑可能带来的后果。他们常常冒险,追求刺激,对生活容易感到厌烦和焦躁,不能忍受日常事务的乏味和婚姻、工作中的日复一日,不甘心平淡。
因为身负以上恶习,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通常会从事地位很低的工作,并且参与犯罪的几率极大,所以这些人的人生常常以进监狱或者被判死刑而告终。但是,与之相反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却成了成功的商人或社会精英。这些人与那些处境落魄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们更善于伪装出一个正常的外部形象,这也许和他们拥有更出色的智慧有关。《沉默的羔羊》中的食人狂魔汉尼拔就是这样一位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他非常迷人,身上有着一种亦正亦邪的气质,在需要的时候能戴上一副“理性”的面具,来表现他的社交魅力,达到自己的目标。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的表现比起汉尼拔的凶残有过之而无不及,来看下面的案例:
C第一次记录在案的谋杀行为发生于1974年1月。当时,他在女伴睡觉时用一根木棍打碎了她的头骨。在昏迷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位女士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是却失去了对这件事情所有的记忆。C对这个女人来说几乎是个陌生人,因此他没有为这次攻击做出任何解释。随后的几个月中,有多个年轻女性相继失踪,并且频率惊人。她们多数是在去听音乐会、看电影、离开酒吧的途中或仅仅是穿过校园时就人间蒸发。

这名女患者总认为同事试图故意激怒自己,并且让上司刁难她。
治疗师:你的反应让我觉得你现在好像身处险境,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患者:他们总是扔东西或者发出噪音来激怒我。
治疗师:除此之外呢?
患者:没有了。
治疗师:你是说他们没有真的攻击你,只是就这样躲到一旁骚扰你?
患者:哼,他们确实不敢真的攻击我!
治疗师:他们这样做有多久了?
患者:一年。
治疗师:所以说这么久以来你一直被他们困扰着?
患者:是的,我感到越来越糟糕,非常郁闷。
治疗师:既然他们都已经这样做了一年,我想他们还会持续下去的,你觉得呢?
患者:我也这么认为,这让我真的很烦,但是吧,我也能忍受。
治疗师:你看我们这样做行不行?
首先,既然同事骚扰你的事情还是会发生,我们假设他们还会折磨你一年,那么在这一年时间里,如果你还用你过去对待这件事的方法——克制住你的愤怒,那么当你回家后,就有可能把怒火发泄到你丈夫或者其他人身上,这样就让你的生活和人际关系变得很糟糕,你说是吧?如果我们找到一些更好的方法,消除你的愤怒,甚至让你的同事少找一些麻烦,你觉得怎么样?
患者:嗯,不错哦。
治疗师:你先前提到你面对的另一个危险是她们可能会向上司打你的小报告,让上司刁难你。请问,他们这样做多久了?得逞的次数多吗?
患者:从我在那里工作就开始了。次数嘛,不是很多。
治疗师:现在得逞的次数不是很多,那么你感觉以后是否有增多的迹象呢?
患者:也没有……
治疗师:你心底的想法就是总感觉到自己的工作环境是危险的。但是你现在停下来想一想整个过程,你会发现,就像你说的,他们能做的最恶劣的事也就是激怒你。除此之外就是打你小报告,还没能得逞几次。所以你看,即使我不给你提供任何帮助,你依然能很好地面对这一切,你说对吗?
患者:好像是这样的。
治疗师:那么下一步,我们就可以根据你的具体情况找到应对这些人和事的更好的方法,她们对你的伤害就可能会更少。
患者:我看行。
说到这儿,这个咨询片段就讲完了,我们可以看出这位心理治疗师是怎么找准切入点的:在整个交流过程中,他并没有否定和直接挑战患者对周围事物的想法和看法,而是换了一个角度,通过帮助她重新定义工作环境,即这个环境只是恼人的而不是危险的,来减少患者的恐惧感,同时还鼓励她发展新的应对策略来积极面对眼前的生活。
不知道看到这里还有没有人对人格障碍和精神分裂症分不清楚?通过这个咨询案例我们也能再次对两者做个很好的区分。
首先看治疗师提到的几个问题:你是说他们没有真的攻击你,只是就这样躲到一旁骚扰你?请问,他们这样做多久了?得逞的次数多吗?
再来看患者的回答:哼,他们确实不敢真的攻击我。从我在那里工作就开始了。次数嘛,不是很多。
大家可以看得出来,患者对这几个问题的回答是基于真实的现实。不管多么多疑或者敏感,她都没有切断自己与现实的联通。而我们上面提到过,精神分裂患者与理智世界的接触已经几乎完全被阻隔,那么他们对治疗师这几个问题的回答情况便可能是:根本不作理会,或者答非所问,再或者就是那些在我们看既离谱又夸张的答案,具体什么内容请大家自行想象。
No.2 反社会人格障碍(对应九型人格之保护者)
我们的童年充满了斗争,强者受到尊敬,弱者被人欺负。
我们因此学会了保护自己,让自己变成强者。
我们是愤怒的公牛,却愿意为弱小者提供安全的保护伞。
我们不会在冲突中退缩,相反,我们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执行者,我们为自己能够保护弱小者而感到骄傲。我们表达爱意的方式也往往是强有力的保护而不是温柔的情感流露。在我们看来,对爱的承诺就意味着让伴侣安全地依偎在自己的保护伞下。
我们会通过类似打架这种正面冲突,来考验对方的动机。我们与朋友打架实际上是为了争取更亲密的接触,因为我们认为,真相往往来自正面的对抗。但是一般人不会理解我们,他们只会把我们的怒火看做一种威胁,而不会当做亲密接触的表现。
我们强硬的外表实际上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那颗从小就处于危险环境中,渴望找到依靠的心。我们中的许多人自从失去了童年的天真后,就把自己的温柔埋葬在了心底,在我们长大后,再也没有流露出温情。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就是我们的世界观,同时过度是另一种发泄多余能量的方法,也是我们打发无聊的常用办法。只要是让我们感觉良好的事情,我们就会没有节制地做下去。彻夜狂欢,疯狂工作,直到疲劳过度。喜欢一种食物就一口气吃下三盘。我们喜欢好事接踵而至的感觉,如果参加狂欢,我们一定是那些曲终人散仍不愿离去的人。
来看看保护者的极端形式——反社会人格障碍。
我们前面提到了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两大特点分别是敏感和多疑,那么在这里,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也有它主要的两大特点——冷酷无情和不能控制的冲动。
提到冷酷无情,可以说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所到之处是留下了无数碎裂的心灵、破灭的期望以及空空的钱包。因为他们完全缺乏良知以及同情心,仅仅是自私地拿走他们想要的东西,做他们高兴做的事,视社会规范以及他人的愿望如无物,不会感到一丁点的内疚或者悔恨。
说起不能控制的冲动,这个是导致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犯罪行为的主要原因。他们通常缺乏对挫折的承受力,行为冲动,并且不考虑可能带来的后果。他们常常冒险,追求刺激,对生活容易感到厌烦和焦躁,不能忍受日常事务的乏味和婚姻、工作中的日复一日,不甘心平淡。
因为身负以上恶习,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通常会从事地位很低的工作,并且参与犯罪的几率极大,所以这些人的人生常常以进监狱或者被判死刑而告终。但是,与之相反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却成了成功的商人或社会精英。这些人与那些处境落魄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们更善于伪装出一个正常的外部形象,这也许和他们拥有更出色的智慧有关。《沉默的羔羊》中的食人狂魔汉尼拔就是这样一位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他非常迷人,身上有着一种亦正亦邪的气质,在需要的时候能戴上一副“理性”的面具,来表现他的社交魅力,达到自己的目标。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的表现比起汉尼拔的凶残有过之而无不及,来看下面的案例:
C第一次记录在案的谋杀行为发生于1974年1月。当时,他在女伴睡觉时用一根木棍打碎了她的头骨。在昏迷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位女士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是却失去了对这件事情所有的记忆。C对这个女人来说几乎是个陌生人,因此他没有为这次攻击做出任何解释。随后的几个月中,有多个年轻女性相继失踪,并且频率惊人。她们多数是在去听音乐会、看电影、离开酒吧的途中或仅仅是穿过校园时就人间蒸发。

这名女患者总认为同事试图故意激怒自己,并且让上司刁难她。
治疗师:你的反应让我觉得你现在好像身处险境,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患者:他们总是扔东西或者发出噪音来激怒我。
治疗师:除此之外呢?
患者:没有了。
治疗师:你是说他们没有真的攻击你,只是就这样躲到一旁骚扰你?
患者:哼,他们确实不敢真的攻击我!
治疗师:他们这样做有多久了?
患者:一年。
治疗师:所以说这么久以来你一直被他们困扰着?
患者:是的,我感到越来越糟糕,非常郁闷。
治疗师:既然他们都已经这样做了一年,我想他们还会持续下去的,你觉得呢?
患者:我也这么认为,这让我真的很烦,但是吧,我也能忍受。
治疗师:你看我们这样做行不行?
首先,既然同事骚扰你的事情还是会发生,我们假设他们还会折磨你一年,那么在这一年时间里,如果你还用你过去对待这件事的方法——克制住你的愤怒,那么当你回家后,就有可能把怒火发泄到你丈夫或者其他人身上,这样就让你的生活和人际关系变得很糟糕,你说是吧?如果我们找到一些更好的方法,消除你的愤怒,甚至让你的同事少找一些麻烦,你觉得怎么样?
患者:嗯,不错哦。
治疗师:你先前提到你面对的另一个危险是她们可能会向上司打你的小报告,让上司刁难你。请问,他们这样做多久了?得逞的次数多吗?
患者:从我在那里工作就开始了。次数嘛,不是很多。
治疗师:现在得逞的次数不是很多,那么你感觉以后是否有增多的迹象呢?
患者:也没有……
治疗师:你心底的想法就是总感觉到自己的工作环境是危险的。但是你现在停下来想一想整个过程,你会发现,就像你说的,他们能做的最恶劣的事也就是激怒你。除此之外就是打你小报告,还没能得逞几次。所以你看,即使我不给你提供任何帮助,你依然能很好地面对这一切,你说对吗?
患者:好像是这样的。
治疗师:那么下一步,我们就可以根据你的具体情况找到应对这些人和事的更好的方法,她们对你的伤害就可能会更少。
患者:我看行。
说到这儿,这个咨询片段就讲完了,我们可以看出这位心理治疗师是怎么找准切入点的:在整个交流过程中,他并没有否定和直接挑战患者对周围事物的想法和看法,而是换了一个角度,通过帮助她重新定义工作环境,即这个环境只是恼人的而不是危险的,来减少患者的恐惧感,同时还鼓励她发展新的应对策略来积极面对眼前的生活。
不知道看到这里还有没有人对人格障碍和精神分裂症分不清楚?通过这个咨询案例我们也能再次对两者做个很好的区分。
首先看治疗师提到的几个问题:你是说他们没有真的攻击你,只是就这样躲到一旁骚扰你?请问,他们这样做多久了?得逞的次数多吗?
再来看患者的回答:哼,他们确实不敢真的攻击我。从我在那里工作就开始了。次数嘛,不是很多。
大家可以看得出来,患者对这几个问题的回答是基于真实的现实。不管多么多疑或者敏感,她都没有切断自己与现实的联通。而我们上面提到过,精神分裂患者与理智世界的接触已经几乎完全被阻隔,那么他们对治疗师这几个问题的回答情况便可能是:根本不作理会,或者答非所问,再或者就是那些在我们看既离谱又夸张的答案,具体什么内容请大家自行想象。
No.2 反社会人格障碍(对应九型人格之保护者)
我们的童年充满了斗争,强者受到尊敬,弱者被人欺负。
我们因此学会了保护自己,让自己变成强者。
我们是愤怒的公牛,却愿意为弱小者提供安全的保护伞。
我们不会在冲突中退缩,相反,我们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执行者,我们为自己能够保护弱小者而感到骄傲。我们表达爱意的方式也往往是强有力的保护而不是温柔的情感流露。在我们看来,对爱的承诺就意味着让伴侣安全地依偎在自己的保护伞下。
我们会通过类似打架这种正面冲突,来考验对方的动机。我们与朋友打架实际上是为了争取更亲密的接触,因为我们认为,真相往往来自正面的对抗。但是一般人不会理解我们,他们只会把我们的怒火看做一种威胁,而不会当做亲密接触的表现。
我们强硬的外表实际上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那颗从小就处于危险环境中,渴望找到依靠的心。我们中的许多人自从失去了童年的天真后,就把自己的温柔埋葬在了心底,在我们长大后,再也没有流露出温情。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就是我们的世界观,同时过度是另一种发泄多余能量的方法,也是我们打发无聊的常用办法。只要是让我们感觉良好的事情,我们就会没有节制地做下去。彻夜狂欢,疯狂工作,直到疲劳过度。喜欢一种食物就一口气吃下三盘。我们喜欢好事接踵而至的感觉,如果参加狂欢,我们一定是那些曲终人散仍不愿离去的人。
来看看保护者的极端形式——反社会人格障碍。
我们前面提到了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两大特点分别是敏感和多疑,那么在这里,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也有它主要的两大特点——冷酷无情和不能控制的冲动。
提到冷酷无情,可以说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所到之处是留下了无数碎裂的心灵、破灭的期望以及空空的钱包。因为他们完全缺乏良知以及同情心,仅仅是自私地拿走他们想要的东西,做他们高兴做的事,视社会规范以及他人的愿望如无物,不会感到一丁点的内疚或者悔恨。
说起不能控制的冲动,这个是导致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犯罪行为的主要原因。他们通常缺乏对挫折的承受力,行为冲动,并且不考虑可能带来的后果。他们常常冒险,追求刺激,对生活容易感到厌烦和焦躁,不能忍受日常事务的乏味和婚姻、工作中的日复一日,不甘心平淡。
因为身负以上恶习,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通常会从事地位很低的工作,并且参与犯罪的几率极大,所以这些人的人生常常以进监狱或者被判死刑而告终。但是,与之相反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却成了成功的商人或社会精英。这些人与那些处境落魄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们更善于伪装出一个正常的外部形象,这也许和他们拥有更出色的智慧有关。《沉默的羔羊》中的食人狂魔汉尼拔就是这样一位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他非常迷人,身上有着一种亦正亦邪的气质,在需要的时候能戴上一副“理性”的面具,来表现他的社交魅力,达到自己的目标。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的表现比起汉尼拔的凶残有过之而无不及,来看下面的案例:
C第一次记录在案的谋杀行为发生于1974年1月。当时,他在女伴睡觉时用一根木棍打碎了她的头骨。在昏迷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位女士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是却失去了对这件事情所有的记忆。C对这个女人来说几乎是个陌生人,因此他没有为这次攻击做出任何解释。随后的几个月中,有多个年轻女性相继失踪,并且频率惊人。她们多数是在去听音乐会、看电影、离开酒吧的途中或仅仅是穿过校园时就人间蒸发。
1974年7月,C走近几个年轻的女性,要她们帮助自己搬一些东西到车上,其中一位女性答应了他,从此她便杳无音信。同一天,另一个在同一地区公共洗手间内的年轻女性也失踪了。这些女性的遗骸之后在一个靠近湖边的树林里被发现。
1974年11月,一位相信C是名警察的年轻女性同意坐进他的车。在C给她戴上一只手铐的时候,她开始尖叫并死命挣扎跳出了车门。她在半空中挡住了C砸向她头骨的铁锹,并且成功跃到一辆路过的车辆前面,让这辆车停了下来,逃出生天。同一天,失手后的C诱拐并杀害了另一位受害者。
1975年1月,C开始潜行到外地进行他无休止的杀戮行动。一位年轻女性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被掳走,另一名女性在前往酒吧的途中消失,第三个受害人的尸体被发现时下身赤裸。还有更多的女性失踪——一个是在加油站,另一个是在狭窄的街道等等。
这种情况直到1975年8月才被终止。一次C沿街慢速行驶,引起一位巡警的怀疑,被要求停车时拒绝而被捕。随后,警察在他的车内发现了一根与受害者之一匹配的头发,并且一位目击证人也证实他在一位受害者失踪的晚上见过C。就此,C终于落入了法网。
我们前面提到有一些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本身是有着非常“迷人”的气质的,他们常会戴着一副优雅的伪装面具。C就是这个样子,他的魅力、智慧、幽默感和英俊的长相很快就让那些起诉他的人认定他是个特别的人。他极其合作,逮捕他的警察也对他礼遇有加,为他提供健康食品,并且在他出庭的时候没有对他施加任何躯体上的束缚。还因为他坚持自己为自己辩护,他被给予了他所要求的法律书籍,甚至被允许随意徜徉在法律图书馆中。这种放任的下场是,C成功从图书馆跳窗逃走……事后虽然他再次被捕,但已经是在他又成功残杀了几个年轻女性之后的事了。
C的故事就讲完了,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个外国“屠夫”D的故事。
D有一个不太幸福的童年,他的父亲对他极为严厉,经常是将他暴打一顿之后关在阁楼上一整天,既没有食物也没有任何人跟他说话。
D还经常被同伴欺负。有一次,他们抓住D,把他拖进了村里医生的办公室,然后强迫他把脸泡进混有福尔马林和尸体的溶液之中。尽管这对D来说是一次严重的创伤,但这件事却引发了他对从医和解剖的兴趣,“屠夫”的职业生涯在这里便埋下了种子。
D26岁时通过了药剂师资格考试,随后便在一家药厂工作。最终他从老板那里购买了这家药厂,但却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因为药厂老板年事已高,身体虚弱,所以就“被”驾鹤西去,从此杳无音讯。随后,拥有了财富的D开始大展拳脚。他购买了工厂对面的土地来建造他的“城堡”。为此他雇佣了超过500名工人,但是除了他的助手小Q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工人知道这座城堡的真实用途。这座城堡有许多隐匿的窥视孔,各种不同的隔音室,在客房里装有隐匿的喷气孔,几个房间可以充当理想的手术室,一个大熔炉,其最高温度可达3000摄氏度,还有各种各样人身大小的斜道,这些斜道通向有几个盐酸池和一个石灰坑的地下室。大家也看出来了,这座城堡简直就是一个“龙门客栈”。
大部分受害者(最常见的是年轻的女性)是通过招聘广告而来的,D也会《‘文’》杀掉那些《‘人’》访问和观光《‘书’》城堡的《‘屋’》游客。谁也不知道他杀了多少人,保守估计有近200人。一些人是D出于骗保的目的而杀的,一些是可以将他们被腐蚀得只剩下骨头组装成骷髅卖给医生或医学院,还有的则只是杀害后被肢解,炼成灰后撒入城堡的花园中充当肥料。D后来承认,他杀这些人仅仅是为了取乐。
到最后,D连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没放过。他取出了小Q的保险单,告诉小Q自己会帮他伪造死亡证明。然而,他却往小Q身上浇汽油,活活将他烧死,随后朝小Q脸上泼上了腐蚀性的溶液,又将他的尸体曝于光天化日之下,让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事故。接着,他又在一段时间内一个个地杀害了小Q的三个孩子,真正做到赶尽杀绝。
多行不义必自毙,最后D还是难逃法网。警察在搜查他的城堡时,除了建筑里原先那些恐怖的设施外,他们还发现,D继续在发明并且使用新的工具来折磨人,包括用来将人体拉伸到其原来身高两倍长的“拉伸机”。最后D被判处绞刑,他在临刑前还不忘调侃身边的行刑官:“这下我也可以变得更长了。”
患者C与D的案例已讲完。当然他们的表现是反社会人格障碍中的极端形式,很多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其实不会这么“凶猛”,他们多数只会对生活严重和长期地不负责,如旷工和旷课、偷盗、经常撒谎欺骗他人等。
来看下E的故事:
E的父母是当地有名的富豪,他们也是儿子攻击行为的主要受害者。E的攻击行为很早就已萌芽,他最早的“成就”是放火烧掉了家中的柜子。7岁的时候E就已做过很多小偷小摸的事情,如偷父母的钱、珠宝和其他东西。这些东西他有时加以毁坏,有时则拿到珠宝商那里换钱买糖吃。到了该上学的年纪,E被送到一所私立学校,很快他就因打人和欺负新来的同学而成为“霸王”闻名全校。在学校他惯于残酷地捉弄和取笑那些生理有缺陷的同学,多次被学校开除。
E很早就有了性行为,经常勾引女孩子并以十分恶劣和轻蔑的方式与她们逢场作戏。他后来被送进一所管制学校,但还是因为触犯校规而被除名,进入第二所管制学校后又因目无师长、反抗父母、拒绝学习而未能毕业。这并非由于任何智力上的缺陷,因为此后对E做的心理测验表明他的智商相当高。
后来,凭借他父亲的威望和社会地位,E获准进入一家银行工作,但后来却因经常酗酒、制造车祸、高速行车、被逮捕拘留、声名狼藉而被解雇。他盗窃亲戚家的珠宝、首饰、现金和酒,并且加入了当地一个黑社会。他开设了一家私人赌场,但损失惨重,以致为了弥补损失而伪造支票,最后被检举,但终因家庭背景未被起诉。
这就是我们反社会的E。
治疗方面不多说了,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反社会人格成因的探究上好了。在这里,除去遗传和家庭养育方式等常见原因之外,我想另推出两个比较新颖的解释:唤醒水平和睾丸激素。
唤醒水平就是指我们的身体各项机能从平静中苏醒到活跃所需要的刺激水平。其中的“各项机能”包括脑活动、体液循环等。唤醒水平与我们前面介绍过的情感阈限有点相似,就是当面对同样一件刺激物或者刺激事件时,唤醒水平低和情感阈限高的人相比唤醒水平高和情感阈限低的人来说会表现得更加无动于衷。
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就是这样,他们的唤醒水平就很低。测量发现,他们在安静状态下的心率较低,皮肤导电率低,脑电图记录的脑波也慢,大脑兴奋水平低;他们在危险情境中的恐惧程度也较低。有时,无畏也可以是件好事,比如拆弹专家、跳伞队员、射击运动员等专业人士的唤醒水平也很低,这样才不至于在紧要关头乱了阵脚。只是这种低唤醒水平出现在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身上却是件危险的事。
来看下面这张图:
唤醒水平和人做事的劲头是呈一个倒U字形的关系。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过高和过低的唤醒水平下,人们会体验到更多的负性情绪,说白了就是做事没有劲头,感到无所适从,对自己的状态感觉不满意。具体来说,就是我们通过与朋友通电话或者看电视就能获得的兴奋水平,放到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身上,他们必须通过撒谎、吸毒甚至掘墓奸尸等才能获得。
因此说,低唤醒水平是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一个成因。
因为反社会人格障碍的患者中男性的数量是女性的5倍多,所以这里就有一个睾丸激素分泌水平的问题。
众所周知,睾丸激素能激发人的性欲,提高性的兴奋,同时还能够加速机体各种蛋白质的合成,提高人体免疫力。这些以外,睾丸激素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作用,就是引发雄性的激斗行为。与低攻击性的男性相比,高攻击性的男性身体中睾丸激素含量水平更高;与常人相比,男性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体内睾丸激素的分泌水平也要更高。
No.3 自恋型人格障碍(对应九型人格之享乐主义者)
我们不会表现出焦虑。
我们看上去一点都不害怕。
我们给人的感觉很放松,很阳光,喜欢计划并把计划付诸实施。
我们把自己的思想集中在对成功未来的规划上,多疑的情况并不会在我们身上出现。
我们极度留恋青春,希望自己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坚信自己是出类拔萃的,我们只寻找那些支持我们观点的人和事。我们拥有高端的品味,希望享受生活中最美好的一切。我们喜欢保持乐观的情绪,喜欢冒险,并对结果充满期望,似乎有一种化学力量让我们不断挑战极限。
我们相信生命是没有止境的,总是有令我们感兴趣的事情等着我们。如果生命不去冒险,又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在可以前进的时候要干坐在那里不动呢?
我们几乎拥有了世界上最乐观的世界观,正因如此,我们对未来雄心勃勃,幻想最好的机会和最令人满意的生活。
但是,每件事物都有它的双面性,我们的阴暗面开始在这种乐观与积极的特质被夸大之后显现出来。我们让理想照进现实,但又无法让这种理想的状态在现实中实现。我们的态度极度主观,个人身上的任何特点都被高度强调,最后让自己变得过于自恋。自我欺骗的效应在我们这里变得越来越严重,“哼,我就高兴我是我!”这种内心的毒药取代了改变外在的要求,心理上的自言自语和漂亮的逃避取代了真正的努力和付出。
下面我们进入享乐主义者的极端的病态的领域——自恋型人格障碍。
先来看F的故事:
F成长在一个大城市中舒适的郊区,他是家中三个孩子中的老大,也是唯一的儿子,父亲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母亲是个家庭主妇。F的脾气不是特别好,经常因为任性而惹恼父母或妹妹们。他表示,即使遭到别人的干涉,他也会继续为所欲为。
少年时,F一直宣称自己是名非常优秀的学生,并且有着与生俱来的运动天赋,但是现实中的情况没有一点可以证明他所说的这些。他还回忆说自己对女人非常挑剔,但女人们都对他趋之若鹜,跟他约会时每个女人都像得到宠幸般激动到不行。
进入大学后,F开始幻想在一个高水平的事业上能有所成就。他的专业是传播学,但他计划进入法学院,最后走上仕途。在大学期间,他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任妻子,她是那年的大学选美冠军。两个人毕业后不久就结婚了。F选择在法学院继续深造,而他的妻子则开始工作养家。
在法学院期间,F变成了一个工作狂,满脑子都是对自己能得到国际认可的幻想。他和妻子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儿子出生后,陪伴他们母子二人的时间就更少了。
F婚后继续过着不检点的生活,大部分是短暂的一夜情。他总是以藐视和粗暴的口吻与妻子说话,抱怨她是如何的让自己失望。F一直等待着自己的第一份收入,确保能脱离妻子的财政控制。当愿望达成时,他迅速和妻子离了婚。离婚后他除了偶尔去看望儿子外,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不顾。
离婚后,F感觉自己彻底自由了,他需要做的就是取悦自己。他喜欢把所有的钱都花在自己身上,奢侈地装修自己的房间,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大衣柜。他不停地寻找有吸引力的异性伴侣。通常这种性关系只是他为了取悦自己而玩的性游戏,所以他很少能够和同一个女人约会超过两次。最终F还是跟一位政治家的女儿结婚了,但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在他眼里他的妻子应该为能够嫁给他而感到荣幸,所以她就不应该也没有权力对他做出其他任何要求,因为他觉得,还有更多更漂亮的女人在热情焦灼地等待着他。在他妻子看来,现实显然不是这样的。
在工作中,F认为其他人没有资格批评自己,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不同凡响的,其他人都是平庸软弱的。为了使他们的生活具有清晰的方向和更有乐趣,他们应该多和他这样的牛人多多接触和交流。当别人恭维F的时候,他感觉好极了。当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希望自己成为众人关注的中心,他一直幻想能够获得很高的职位,由于出色的能力受到国家的嘉奖,或者变得富可敌国。
通过F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出有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的特点,那就是,他们会过度地觉得自己非常重要,对自己过分关注,缺乏对他人的关注以及同情。当他们没有得到他人赞扬的时候,就会感到很不舒服。他们还对自己的重要性有着病态的执著,例如,认为饭店里最好的桌子或停车场里最好的位置都应该为他们而留。正因为他们把几乎全部的爱都投放在了自己身上,所以他们就不再有力量去关爱他人。
还记得我们前面提到的合理情绪疗法中的黄金法则吧:按你希望别人对你的方式来对待别人。而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恰恰就是与之背道而驰的。在人际关系中,他们总是根据自己的意愿,对其他人提出不合理的要求,而忽略掉对方的感受和想法。
在其他成功的人面前,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又会表现出极端的妒忌和自大,如若不能达到自己期待的效果,他们就会因此陷入抑郁之中无法自拔。
继续来看G的案例:
G是一个35岁的银行投资家,大多数人认为他有一定的魅力。他很聪明,口才好,有吸引力,在社交聚会时,他能利用强烈的幽默感吸引他人。他经常会徘徊在屋子的中间,在那里他会成为注意的焦点。谈话的主题不可避免地聚焦在他的“交易”、他曾遇到的“富豪和名人”以及他运用策略击败对手的事,或者他的下一个项目通常比过去的更大、更冒险。G喜欢有听众,当听众赞扬和羡慕他在商业上的成功时,他就会非常高兴,其实这些赞扬和羡慕不过是场面上的客套话。一旦讨论的焦点转移到其他人时,G就会失去兴趣,会以要杯饮料或者打电话为借口离开。当他主办派对时,他会强迫客人们留到很晚,如果客人们离开太早,他会觉得受到伤害。他对朋友们的需要不了解,也不在意。G没有能保持几年以上关系的朋友,朋友对他而言只是用来满足他的某些心理,要是没有这点利用价值,G便会对他们冷酷无情。
G也曾经和那些愿意扮演无知仰慕者和愿意为他牺牲的女性有过几段浪漫关系,但是她们最终必定会厌恶这种单方的付出而伤心离去。G非常缺乏同情心,他需要的只是从崇拜者那里得到不断的关注和赞美。但非常悲哀的一点是,无论他得到再多的谄媚与关注,也无法填补他那颗空虚的心。
G的故事就到这里。究其自恋型人格障碍的成因,还要追溯到他们的童年。弗洛伊德本人对此有一个观点,他认为每个孩子都要经历一个阶段。什么阶段呢?就是把爱从自己身上转到他人身上。这个阶段一旦出现两种状况:孩子认为抚养人不值得信任,并决定只能依靠自己,或者父母娇惯他们,让他们沉溺在夸大自己的能力和价值的感觉中,那么孩子很可能会就此停留在这个阶段,不再前行,以至于这个阶段无法被完成。有时候,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由于被父母拒绝而遭到自卑、空虚和痛苦的折磨,便会用“自恋”为他们的自我价值感做一种补偿。
最后,再介绍剩下两种和九型人格没有对应关系的人格障碍。
No.4 表演型人格障碍
终于有一个可以顾名思义的人格障碍了。表演型人格障碍之所以用到了“表演”这两个字,是因为他们的言行倾向于过度表现,经常看上去就像是在进行演出。
来看H的故事:
H是一个富有吸引力的36岁的女人,她穿着紧身裤和高跟鞋,发型是鸟巢体育馆型的,全身过度化妆。她的社会关系总是游离不定。H此次来寻求心理治疗,是因为她17岁的女儿因割腕而住院。她和女儿以及女儿的现任男友住在一起,三个人常常吵作一团。
H非常戏剧化地描述他们吵架时的情景,她不停挥动着双手,使手镯叮当作响,然后抓住自己的胸口。她说她很难让自己待在家里,因为她需要有被人注视的感觉,甚至有时她会和女儿的男友调情来炫耀自己的青春。H认为自己是一位不尽责的母亲,但是她否认有和女儿抢同一个男人的可能性。
再来看I的故事:
26岁的年轻女性I是一家时装店的售货员。她穿着非常华丽,发型精巧而引人注目。她的外表极富冲击力,因为她的身材不高(不到1.5米),但体重却至少100斤。在整个聊天的过程中,她都在室内戴着太阳镜,并一直无意识地拨弄着它们,神经质地摘下又戴上,在讲话时挥动它们以强调自己的观点。此外她不时发出戏剧性的大叫,以及不停地要求得到安慰,“我会没事吧?”“我会好起来的,是吧?”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她不停地说笑。当有人打断她时,她会突然板着脸严肃地说道:“你知道得太多了!”然后又立刻恢复到平常的样子继续说笑。
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依赖于自我评价,认为依赖其他人是软弱的、危险的,而表演型人格障碍患者则寻求其他人的认同。弗洛伊德认为,这一障碍的发生是因为没有顺利度过口唇期和恋母情结期,导致当时本应得到发泄和满足的情感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泄和满足。患者过度寻求他人注意的行为就是在满足当时未被满足的情愫。
No.5 边缘型人格障碍
来看J一位朋友口中关于她的故事:
我认识J已经超过25年了,可以说是她作为一个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不稳定的时好时坏的生活的见证者。J和我在初中就是同学了,高中毕业后我们仍然保持定期联系。我对她最初的印象是,她的头发剪得很短,而且很不规则。为什么是这样子呢?她告诉我每当事情进行得不顺利,她就剪短自己的头发,这样有助于“填补心灵空虚”。后来我发现她经常穿长袖衣服,以掩饰身上那些被自己弄出来的伤痕。
J是我们这些朋友中第一个学会吸烟的,但是和很多同龄人过早的吸烟或者吸毒不一样的是,她并不是想通过这个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她是真的需要尼古丁在心理上的安慰。J也是我们中间第一个遇到父母离婚的,父母似乎都在感情上抛弃了她。她后来告诉我,她的父亲酗酒,经常殴打她以及她的母亲。她在学校中表现很差,也非常自卑,她常说自己又笨又丑。
在我们还是同窗的时候,J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离开镇子一次,没有任何解释。许多年后,我才知道当时她是因为有抑郁和自杀倾向去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她也经常威胁说要杀死自己,尽管周围人并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后来,我们都逐渐与J疏远了。她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有时为一些小事指责我们,比如说:“你走得太快了,你一定是不愿被看见与我在一起!”
其他时候,我们也时常会被她琢磨不定的情绪爆发所撼到。J在我眼中渐渐判若两人。当我们长大后,她变得越来越“空虚”,最后完全与我们脱离接触了。
J后来结过两次婚,每次都是狂风暴雨式的关系。在一次暴怒之下,她试图刺死她的第二任丈夫,随后她被送入医院治疗。她试过许多种药物,但是出院后还是只能用酒精来缓解内心的痛苦。
说实话,先前作者我也搞不懂边缘型人格障碍中的“边缘”二字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明白了,这里的“边缘”就意味着是一种“濒危”。这点从K的案例能得到更好的印证。
K是一位30岁的已婚妇女,她没有孩子,和丈夫居住在一个中产阶级街区,拥有大学学历。K接受了精神病医生将近一年半时间的治疗,在整个治疗期间她因为企图自杀而至少入院10次,其中有一次治疗时间达到6个月之久。但最近她因一次几乎致命的自杀而住院后,医生再也不愿提供给她药物治疗以外的任何东西。K使用了各种各样的自杀方式,至少10次吞服次氯酸漂白剂,多处深度割伤和烧伤,至少三次严重或几乎致命的自杀,包括一次割伤颈动脉。
回首往昔,在27岁之前,K在学业和工作中都表现得非常好,婚姻美满,尽管丈夫有时会抱怨她总是爱发脾气。在大二的时候,她并不十分熟悉的一个同学自杀了。K说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也立即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但是不清楚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以后的日子里,她变得越来越抑郁,自杀和自残的念头更加强烈,并且付诸行动。而这些行动的导火索仅仅是一次人际关系的小冲突,比如跟丈夫吵架、被领导批评等等。她自杀和自残的程度也主要取决于她绝望、愤怒和悲伤的程度。常有一个念头不住地回荡在K的脑海里,那就是:“我要死给你们看!”有些时候,绝望感以及永远结束痛苦的愿望会使她丧失理智。当自杀和自残的想法进入意识后,K就会处于分离状态,然后开始割伤或烧伤自己,这时她通常处于一种身不由己的“自动化”状态。有一次,她把自己的腿烧得非常严重,为了吸引医生的注意力,还把灰尘弄到伤口里而不得不做修复手术,但是事后她却很难记起自己的行为细节。
前面说到了“濒危”,那么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身上究竟有哪些问题才让他们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呢?在这里我还是总结了两点:不稳定性和自我伤害的冲动。
何为不稳定性?这就体现在,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心境不稳定,会频繁且无原因地严重抑郁、焦虑或者发怒;他们的自我概念也不稳定,有时极度自我怀疑,有时又极度自负;患者的人际关系也极其不稳定,常常无原因地对一些人从崇拜到鄙视。
除此之外,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常常描述有一种绝望的空虚,这就导致他们依赖新认识的人或者治疗师,希望能通过他们来填补自己内心巨大的空虚。他们对正常合理的拒绝和否定也持有偏执的想法。例如,如果治疗师因为生病不得不取消与一位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会面,这位患者很可能会认为治疗师是在有意地拒绝他,会变得非常抑郁、愤怒,心想着:“我要杀了你!”
提到“自我伤害的冲动”,这可能是导致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陷入“濒危”地步的最直接元凶。像K割伤或烧伤自己一样,很多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会做出类似的自杀自残行为。
最后,一些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容易出现短暂的失忆,在这种状态下,患者感受不到真实,失去对时间的感觉,甚至忘记自己是谁。在电影《致命诱惑》中格伦·克劳斯扮演的一位女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就是这种情况。
和反社会人格障碍正好相反的是,患上边缘型人格障碍的多数为女性。并且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表现与创伤后应激障碍在某些方面非常相像(情绪、冲动的难以控制以及人际关系方面的困难),因此,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起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患者在早年曾遭受过创伤或者虐待。
好了,人格障碍部分就全部讲完了。
重口味心理室诊疗记录
网友求助
我怀疑我老公也有双重性格。
平时人很温和很有耐心,但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变得很暴躁,口出狂言,情绪激动。前一秒可以说要雇凶杀人,后一秒又自己哭得伤心。看到值得同情的人会去帮助,可是有时候讲话又刻薄得很。
我去咨询过心理医生,他跟我说,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可能是他觉得受到了伤害,而他内心又很脆弱,需要一些看起来强悍的东西保护自己,其实内心非常害怕和不安。
我想问的是,这种情况下,他的两种个性哪个是主导的,他会不会发展成一个偏激的人?会不会在遇到什么重大事情的时候因为内心的恐惧而先发制人,做出一些伤害自己伤害别人的事情?
作者解答
仅从你的描述无法判断他是不是多重人格,但貌似是的可能性很小。人,甚至动物,产生攻击行为的根源,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内心的恐惧。这就不难理解你丈夫的这种自相矛盾的表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