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心药介绍

精神分裂

心境障碍

神经症

心身障碍

人格障碍

应激障碍

癔症

性变态

儿童障碍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心病咨询 >> 基础知识 >> 精神护理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家有病女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8-7
【有故事的人:林瑜 女 51岁 退休职员】

  幼年时儿女对于父母的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生病时父母的悉心照顾。

  记得小时候身体不好,动不动就感冒发烧,且每每都是高烧,烧得昏昏沉沉、胡言乱语。等到醒来时,第一眼见到的总是母亲,一夜未睡的脸上写满疲惫,此刻却露出开心至极的笑容。

  古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孩子生了病,最痛的还是父母的心。要是孩子不幸患了难以治愈的病症,做父母的肩上就多了一副沉重的十字架。

  十字架的两笔,一笔写着爱,一笔写着痛。

  人究竟有没有第六感觉?当自己最亲近的人将要出现重大变故时,是否能够有所察觉?这些问题,林瑜都回答不了。她只记得,女儿出事那天是个很平常的日子,平常得在她接到那个电话之前,没有感觉到任何预兆。  

  那天,女儿说要和同学一起出去玩儿。本来我不想让她出去,想让她在家休息几天。那时她刚大学毕业,大四实习再加上做毕业设计很辛苦,人瘦了不少,我想让她好好歇歇。但她不肯。她说跟同学都已经说好了,必须去。我只好嘱咐让她早点回来。

  她走了以后,我照常上班。那一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下午,我接到女儿同学打来的电话,她很慌张地告诉我:“阿姨,您快来把佳佳接走吧,她好像不太对劲!”我心里咯噔一下,忙问怎么回事,她也说不明白。我就问她们在哪儿,然后赶紧请了假,叫上两个亲戚一块儿打车过去了。

  到了地方,就看见女儿坐在地上,大声说着什么,情绪很激动。她的同学看见我像见到了救星,跑过来拉着我,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我好不容易才听明白,原来,女儿和她出来以后,就有些不对劲儿,说话做事都很反常,后来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走到女儿身边,抓住她的胳膊问:“佳佳,你怎么了?跟妈妈回家吧。”

  女儿却一下甩掉我的手,力气大得惊人。她说:“我不回家!我还得去学校呢,我还要考试!”

  我说:“你已经毕业了,不用再考试了。”

  她很生气,大声说:“谁说的?我现在就要去学校。”

  她还说了很多很多话,有些我根本听不懂。她的衣服皱了,头发也乱了,眼神惊恐又慌乱,完全不是刚出门时的样子。我脑袋里嗡嗡直响,不敢相信女儿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心里有个声音还是很残酷地告诉我:“女儿病了!她真的病了!”

  我想把女儿从地上拉起来,可平时那么听话的她却把我用力推开,不让我碰她,也不听我说话。我手足无措,完全没有办法。一起来的亲戚和女儿的同学过去劝,好不容易才把她哄上了车。一路上,她始终很烦躁,嚷嚷着要下车,要去学校……我没敢当着大家的面掉眼泪,可我心里真的慌了。

  怎么会这样?早晨出门还好好的女儿,才半天的时间,怎么就突然成了这个样子?  

  女儿的病打破了家里二十多年来的平静,林瑜和家人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旅。看着时好时坏的女儿,做母亲的时常泪流满面,心里既装着希望,又深藏着绝望。  

  我带女儿去了医院。医生诊断后说可能是精神分裂,建议住院治疗。但医院床位有限,不能让亲属陪伴。我实在不忍心把女儿一个人留在那里,就让医生先开些药给女儿吃。

  这时候,女儿已经安定下来,反应迟钝,目光发呆,问她什么都说不清楚。

  拿了药,我把女儿哄回家。她又变得情绪不稳,一会儿要回学校,一会儿说要做这做那,一会儿又不闹了,坐在床上不说话,眼睛不知在看着什么地方。我使劲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眼泪含在眼眶里,还要好言好语地哄她,帮她把脏衣服脱下来,给她洗了澡,换上干净的睡衣,再哄她上床,把被子盖好。

  她吃了医生开的药,很快就睡着了。我坐在床边看她睡。她睡着的样子特别安静,一点儿都看不出有病的样子。我猛然有了一种错觉——今天发生的事都不是真的,女儿只是累了,等她睡一觉醒过来,就又是好好的了。

  我就那么看着女儿,眼泪终于忍不住了,不管不顾地流下来。

  医生说,女儿的病可能是过度疲劳所致,也可能是因为受了什么刺激。我想不出女儿受了什么刺激,她的同学也说并没遇到什么能刺激她的事。不过,从上大四时起女儿就特别忙,先是自己出去应聘,找了一家实习单位,后来又忙着搞毕业设计,天天在学校里很少回家。有时我给她打电话,她就说:“妈妈,我忙死了,没时间回家。”然后匆匆挂断。可能从那时起,她的作息时间就乱了,情绪也受到影响。

  女儿一向都是这样:好强,内向,什么事都不爱说,只是自己闷头努力。

  从小她就是个好孩子,特别让人省心。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几乎没让我们操过心,特别听话,不像别的独生子女那么任性、讲吃讲穿,学习成绩也不错。亲戚朋友都羡慕我们有这么优秀的女儿,都教育自己的孩子要以她为榜样,我们也觉得挺自豪的。

  从小到大我都很少管她,只是学习上的事偶尔说几句,也没给过她压力。不过她自己很要强,总和同学比成绩,哪一次成绩没考好,自己就分析找原因。

  考上大学以后,女儿开始住校,一个星期回来一次。后来她恋爱了,是个同级不同系的男生。那个男生我见过,说实话,是个挺不错的孩子,不过家是外地的,我担心他们将来不能在一起。女儿心地单纯,这是她的第一场恋爱,我怕她到时会感情受伤。

  我和女儿谈了这个问题,我说:“你们才刚上大学,相互还不是很了解,再说他是外地的,将来能不能留在天津还不知道,你要慎重考虑。”

  女儿说:“我觉得他挺不错的,人很上进,对我也很好。再说我们只是交朋友,没有别的,将来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我还想再劝她,她拦住我说:“妈,我都这么大了,有权决定自己的事,您就别管了。”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点点头说:“你们交朋友,妈妈确实有些不赞同,不过既然你都已经想好了,妈妈也不会拦着你们,只要不影响学习就行。不过大学的恋爱不一定都能成功,你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以后,多带他来家里玩儿吧。”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后来她就经常带那个男生一块儿回家,放假也一起出去玩儿,女儿很开心。看他们两个相处得好,我当然也高兴。

  转眼过了两年,到了大三下半学期,那个男生忽然不到家里来了,女儿也不怎么提他。我忍不住问:“你们两个怎么了,是不是闹别扭了?”

  女儿说:“我们分手了。”

  “分手了?什么时候?”

  “好长时间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女儿不愿意就此多谈,我也不好使劲追问。后来我悄悄向她同学打听,才知道是因为那个男生又喜欢上了别的女生。是我女儿主动提出分手的,可他们已经好了那么长时间,我女儿又一向要强,分手对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那段时间,女儿的情绪很消沉,我虽然担心,但也无能为力,只能在一旁看着她度过这一关。后来到了大四她就忙起来了,我以为她已经把失恋的事给忘了,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恐怕那时她的心里就已经有阴影了;加上后来的忙碌、压力和作息不规律,所有这些最终导致了这个病。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都没敢睡。我怕女儿夜里醒了我听不见,更怕一觉醒来,看到的女儿还是神情恍惚的样子。  

  身体病了可以吃药,器官坏了可以移植,就是腿断了还可以装假肢,可是精神分裂了,该怎样医治呢?林瑜八方奔走苦寻答案,一颗母亲的心焦虑不堪。  

  吃药并没让女儿好起来。那些天,她的情况一直都不太稳定。我请假在家陪她。

  她有时坐在那儿发呆,神色木然,安静得好像不存在;有时又非要出门,说什么也不在家待着,拦都拦不住。没办法,我就把门反锁上,可她转身就奔窗户去了,吓得我扑过去死死抱住她不敢撒手!因为怕她出事,我和她爸爸晚上都不敢睡觉,只要她有一点动静,我们都心惊胆战的。

  怎么给孩子治病,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亲戚朋友们都来帮我们出主意想办法。

  医院开的都是西药,那些药品说明书我们翻来覆去地看,副作用都很大,吃了对女儿的身体肯定不好,可不吃,孩子已经这样了,不治怎么行?有人建议去看中医,亲戚们就到处去打听老中医、老偏方,听说有好的,就带孩子去看;也有人说孩子需要心理治疗,于是又去找心理师;甚至连迷信的方法都试过了,可折腾了半天,却依然不见起色,女儿的情况反而更不好了。

  她那时几乎成了一个木头人,终日不说话,连吃饭、喝水都费劲。我每天连哄带劝的,只能强给她喂进一点水、稀粥和牛奶,其他的根本就喂不进去。我试着和她说话,问她:“你都在想什么,能不能跟妈妈说说?”可不管问多少遍,她都一点反应没有,好像和我活在不一样的世界里。我真恨不能找到一把万能钥匙,让我能打开一扇门,直接走进她心里。

  没办法,我忍痛把女儿送进了医院,找了一个可以陪伴的病房,自己全天照顾她。

  我每天给她洗脸、梳头、洗澡、穿衣服,喂她吃饭、吃药,她都顺从地任我摆布。这让我想起她小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照顾她,一天一天地把她养大。那时她是个多么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啊,可现在……难道,女儿这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吗?

  我不记得自己偷偷哭过多少回。面对女儿的状况,我无力回天,只能寄希望于医生,祈祷他们能快点治好女儿的病。

  谢天谢地,住院一个多月后,女儿终于有了起色,能主动吃东西了,也愿意说话了。到出院时,她已经基本恢复到生病以前的样子了。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感谢老天爷,总算是把女儿给治好了!

  

  面对自己至亲的人受疾病折磨,自己却不能替她受苦,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让林瑜痛入骨髓。她不知自己还能再撑多久……

  

  出院时,医生嘱咐,药还要坚持吃,以免病情反复。“反复”两个字让我的心重又变得冰凉。

  幸好,女儿的情况一直比较稳定,在家歇了一段时间后,她说想找个工作。我也怕她总在家待着太闷了,就托人帮她介绍了一个工作,做文员,活儿不累。她很高兴,开开心心上班去了。

  这样过了一年多,正当我为女儿的情况稳定感到庆幸时,她的病突然反复了。

  我们的生活刚刚明朗起来就又陷入了昏暗。一切都重新回到原点,带她去医院,看病、输液、吃更多的药。她对吃药非常抵触,每次看见我手里一大堆的药都很不高兴,问:“怎么吃这么多?”我总要费尽口舌哄她吃下去,喂她吃一次药比干家务活还累。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啊,是药三分毒,何况有的副作用确实很大,有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吃“毒”药呢?说真的,每次我去医院取药都问医生:“这次能不能减点量?”医生总是头也不抬地告诉我:“必须按时按量吃,不然再反复就更麻烦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医生的话让我看不到一丁点希望,一想到女儿也许只能靠这些药片维持一生,我就感到说不出的悲凉,好像心肝都被摘走了一样……

  这一次好了之后,女儿依然想出去上班。她换了一个工作,还交了一个男朋友。恋爱让她很快乐,气色也好了很多。

  说实话,这个男孩子各方面的条件和我女儿比都有差距,但他人品不错,最重要的是他不介意我女儿有过病,而且相信女儿的病能完全治好。看到他对我女儿很在意的样子,我也就默认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呢?

  我真希望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下去,不再有波澜,不再有“反复”。但是我忘了,世界上还有个叫做“事与愿违”的成语。难道上天就那么恨我,非要折磨我女儿,折磨我和我的全家人?当女儿再次出现病情反复的征兆时,我真觉得,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重复那种心力交瘁的过程了。

  这一次,焦躁的女儿对我愈发抵触:我让她吃饭,她不吃;我催她睡觉,她不睡;我给她吃药,她万般不情愿;不管我说什么她都反驳,好像把我当成了敌人。她觉得我每天都紧盯着她,让她没有自由,只要有机会就和男朋友出去,不想看见我。她的男朋友倒不像我这么紧张,他觉得女儿只要吃些中药调节一下就好了,所以积极地帮忙联系医院,陪着女儿看病抓药。可我真的不敢那么乐观。女儿在家时,我的一颗心全在她那儿,她是不是该喝水了,是不是该吃药了,是不是该休息了……要是她和男朋友出去,我的心就也跟着走了,怕她回来晚了耽误吃药,怕她休息不好影响身体……

  我承认我确实把她看得太紧了,可我没法不这样,我是那么害怕她会病情加重,害怕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告诉我:“阿姨,佳佳情况不好了!”

  有哪个母亲在明知自己的孩子得病时还能吃得好睡得香的?有哪个做妈妈的不是把孩子的一切看得比自己都重?以前我是个完全不信命的人,可现在我真的在想是不是我的命不好?要是哪路神仙真能显灵的话,哪怕让我少活几年,只要能治好我女儿的病,我都心甘情愿啊!

  可是谁能告诉我,这个愿望到底能不能实现?

  我的心已经不堪重负。再这样下去,我恐怕真的要崩溃了……

  【后话】

  林瑜对自己感到深深的无奈,对现代医学也感到深深的无奈。

  为了女儿的病,所有能试的办法都试过了,所有能去的医院也都去过了,结果却依然如故。

  那些让人充满希望的广告,那些千篇一律大包小包的药,那些说法不一的结论,让林瑜陷入更深的恐惧。

  深夜无眠时,陪伴她的只有流不尽的泪水。

接受现实学会放松

  情感专家门诊

  本期专家:吕金龙

  二级心理咨询师,高级心理教练,催眠师,爸妈在线(天津)心理咨询中心督委。擅长婚姻情感和亲子关系方面的咨询。

  学会放松

  治病一定要遵医嘱

  看完整个故事,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也是给大家的建议。不仅是佳佳,当我们身边的亲人有病的时候,怎么治病,都会成为家里的头等大事。亲戚朋友们都会来帮我们出主意想办法,大家都有良好的愿望希望对治病有所帮助,但大家毕竟不是专业人员,所以就容易耽误病情。作为病人的家属,首先要找专业的医院或专业医师确诊治疗,这样才有利于病情的控制。

  第二个建议就是在治疗的时候,一定要遵循医嘱,尤其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对于病情的治疗过程,什么时候可以减药、如何减药等,医生有时没有时间给家属以及病人进行充分的解释,可能会使病人和家属感觉看不到希望,产生无助感。不过家属仍然可以向相关专业人员进行了解。精神类药物的减药过程是非常严谨的,一定要配合医生才是最佳,所以要积极地将病人的情况和医生进行沟通。

  家属要学会自我放松

  作为病人的家属,往往容易陷入担心和焦虑,长期的高负荷的焦虑也会诱发家属的不良情绪,正像林女士说的那样:我的心就也跟着走了,怕她回来晚了耽误吃药,怕她休息不好影响身体……这种状态导致林女士的心“已经不堪重负,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要崩溃了”。说不定病人还没痊愈,自己也病倒了。

  家属是病人的支撑,既要照顾好病人,同时也要兼顾自己的身体和情绪,这样才最有利于病人的治疗。在这里教大家一个自我放松的方法:

  以自己感觉最舒服的姿势坐好,闭上眼睛,慢慢做几个深呼吸,感觉身体放松之后,对自己说:“我现在在尽心地做好我所能做的事,我接受现实的一切。”在心里重复几遍这样的话。当感觉心里确实已经接受了的时候,就可以慢慢睁开眼睛。此时,焦虑情绪就会得到缓解。

  由于林女士有过女儿的病复发的经历,所以目前正处在一个极度恐惧的状态中,对女儿已经到了严密关注的地步。从林女士的叙述中也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女儿已经感觉到妈妈每天都在紧盯着她,让她觉得没有自由,并且开始抵触。但林女士本人却不知女儿为何抵触她。建议林女士转移一下关注点,多关注一下自己的身体,放松情绪,这样对自己、对女儿都更有利。

  注重“好孩子”的心理健康

  最后,我想对所有的家长说:当您的孩子特别听话懂事,性格好强、内向,什么事都不爱说,只是自己闷头努力的时候,您要告诉孩子——你可以做你自己,你可以不高兴,你可以失败,你也可以伤心,我们接受你本来的样子。

  因为这样的“好孩子”往往内心一直在压抑自己,长期压抑容易形成心理不健康。

                     以上转自2009年9月6日星期日《城市快报》第十版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