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余光恐惧的女孩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8/21/2012 9:26:42 AM  文章录入:陈国辉  责任编辑:陈国辉

当Jane坐下的时候,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窗外的那窝小白鹭。她的表情肌肉明显的十分紧张绷得紧紧的,手脚也似乎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嘴角还时不时因紧张而抽动一下。Jane的衣着打扮似乎是刻意的中性化。而且似乎也是可以得用宽大的服装掩饰女性的特征。
  “你好,Jane。”我有意打破这种沉默。因为看上去在我这个陌生的男性面前,Jane是不会首先开口的。
  “好。”Jane的回答短得像只受惊的小兔,一下子就跳过去了。“你天的表格告诉我你非常害怕别人的目光,能详细讲一下么?”Jane收回了她窗外的目光,从我的脸上轻轻掠过并迅速低了下来,声音小得象蚊子哼哼:“我老觉得别人用眼睛余光看我。”又是短短的一句。“余光?”我澄清道。“别人不正眼看我,表面上是看其他人、其他东西,但实际上是看我。”Jane很聪明,明白了我的一丝认真地解释了一下。但鬓角开始微微的冒汗,看了她真得太紧张了。
  Jane的父亲——实际上的咨询费用支付者,是不大支持咨询的,如果不能在短时间解决问题Jane就不再有机会了。所以我无法向常规那样一步步来,尽管那样做咨询预后较好,复发率低。但是Jane没有时间,她必须很快取得效果,她要对父亲有个交待。
 
  只能先顾眼前了,尽管如此,我也不得不先花时间了解她的成长经历。原来Jane的父亲是名乡镇中学的教师对Jane和她的妹妹要求极严,女儿是要绝对的贤良淑德的。大概从七、八岁起Jane就不大与男同学交往,慢慢地与异性包括亲戚的交往也有了问题。而且与同龄女孩相比Jane的衣服是十分中性化的,完全没有线条。
  Jane的父亲对此十分满意,常常对人夸耀说:“我的女儿就是知道学习,一点也不象咱学校的那些女生花里胡哨象个小妖精似的。”Jane也正如父亲的夸耀,中学毕业后成了一所名校的大学生。
  这时问题来了,大学生活对比人来说是丰富多彩的充满了青春的激情,而对于Jane来说大学生活却是灰暗、阴郁的。在同寝室的女生看来Jane是古怪的、不合常理的。在Jane看来寝室是可怕的地方,在这里别人有说有笑,而自己完全不属于那里,孤单、寂寞。Jane陷入了深深地忧郁中。
  更要命的是周围的男生似乎总那眼睛的余光看她,偷偷地对她品头论足。她感到别人说她家正经,其实骨子里是风骚的。渐渐得似乎女生也这样看她、说她。
  恐惧开始笼罩着Jane。Jane觉得完全没办法上学了,上大二时终于休学了。回到家以后Jane躲在自己的小屋足不出户,将近半年后一位中学时代的老师知道了这件事后事情才有了转机。
  事实上象Jane这种问题再从初中高年级至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中十分常见,我们一般称之为余光恐怖,另外赤面恐怖、表情恐怖等尽管表现形式不同,病因和治疗方式却是相同的。这一类恐惧症一般与成长中过于严厉的教养方式有关,来访者一般有超强的对性问题的自我约束,他们往往担心别人认为他是个不检点的人、不是个好学生等。他们往往超我过强、本我过弱用精神分析进行治疗通常是最为持久有效的,一般治愈就不会复发了。
  但是对于Jane来说我没有办法这样做,只能采用认知行为的方法快速缓解她的症状。首先我通过帮助Jane识别自己的问题确定治疗目标,制订治疗计划与Jane建立治疗关系,帮助Jane识别自己的自动思维、中间信念和核心信念,建立认知概念化图表,搭建整个治疗的平台。
  但是在这个开始阶段Jane也是急躁的,她和我一样担心不能尽快取得成效,一直在为能不能快些再快些。我不得不和她讨论为什么需要8-15次才能达到治疗目标。也许Jane太痛苦了尽管将信将疑仍坚持了下来。
  第三次咨询时Jane兴奋得象我报告——“我好多了,不再害怕同性的目光了。”而且我也注意到Jane第一次敢于看我的眼睛,尽管享受京的小兔一样一下子跳开了,毕竟是进步了。
  接下来的咨询顺畅多了。Jane看上去表情也不想开始是那么僵硬(或者说可怕)。和我们的工作人员比起来Jane仍有些不大自然,有些躲避,但我和她都看到了一些希望。Jane还告诉我她父亲开始表示支持她治疗,她与父亲的关系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第八次咨询时,Jane表示她开始相信自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但是一个文雅端庄的漂亮女孩。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自信。这时Jane告诉我除了年龄相仿的男性已经没有谁让她象过去那样恐惧了。
  Jane越来越美丽越来越自信,大学对她来说已经不是恐怖地带了。
  我的工作是在第十二次咨询时达到目标的。Jane还有些担心复发,所以我们又在约定了3个月、6个月后的巩固性咨询。半年后的咨询时令人兴奋的,Jane虽然不象别的大学生一样活跃但也能与人较好的相处,甚至与男生也能一起参加摄影小组的活动。
  她的情绪的改善也是十分明显的。Jane努力学习了解自己帮助自己改善情绪,学习与人相处。周围的人显得更友好地对待它。她的父亲也开始反思自己,对Jane的妹妹的管教也宽松了许多。
  笑容更多的出现在这个少女的脸上,不论如何Jane已经走出二十四年生命最大的阴影。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