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心理文学 >> 文学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两种《秋香亭记》不同自传心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4-12
知。晚年定本更加忠实于历史,恢复历史本真,也就不必隐讳了。
(秋香亭)上有二大桂树,垂荫婆娑。中秋之夕,家人会饮,生、女私于其下誓心焉。(《稗家粹编》)
数岁,遇中秋月夕,家人会饮沾醉,遂同游于生宅秋香亭上,有二桂树,垂荫婆娑,花方盛开,月色团圆,香气秾馥,生、女私于其下语心焉。(《句解》)
《稗家粹编》本中,生、女已是成人,“私于其下誓心焉”就含有男女欢会之后的海誓山盟性质(也与下文采采的书信所言“昔日欢情”一脉相承)。然而《句解》中“生、女私于其下语心焉”则完全是少男少女朦朦胧胧的爱情憧憬,更多花好月圆的浪漫氛围。去掉了虚构成分,还其爱情本真,体现出来的青梅竹马的纯情也就更加真实和动人。
而且,早期版本以情贯串始终,但晚年改作掺入了情与理的考量。我们来看采采的修书:
伏承来使,具述绸缪。昔日欢情,一旦终阻。自遭丧乱,十载于兹。祖母辞堂,先君弃室。茕然形影,四顾无依。欲终守前盟,则鳞鸿永绝;欲径行小谅,则沟渎莫知。不幸委身从人,苟延微命。虽应酬之际,强为笑欢,而岑寂之中,不胜伤感。追思旧事,恍若前朝。华翰铭心,佳音在耳。每孤灯夜永,落叶秋高,往往目断遥天,情牵异域。半衾未暖,幽梦难通,一枕才欹,惊魂又散。岂意高明不弃,抚念过深,加沛泽以滂施,广余光而返照,采葑菲之下体,托萝葛之微踪;复致耀首之华、膏唇之饰,衰容非故,厚惠何施!虽荷殊恩,愈怀深愧!盖自近岁以来,形销体削,面目可憎,览镜徘徊,自疑非我。兄若见之,亦当贱恶而弃去,尚何矜恤之有哉!倘恩情未尽,当结姻缘于来世矣。没身之恨,懊叹何言。拜会无期,忧思靡竭,惟宜自保以冀远图,无以此为深念也。临楮呜咽,情不能伸。复作律诗一章,上渎清览,苟或察其词而恕其意,使箧扇怀恩,绨袍恋德,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也。(《稗家粹编》)
总体感觉是追忆欢情,寄望重好。虽语极无奈和沉痛,但也透露出女性在旧时情人面前所特有的较浓的撒娇意味。“自近岁以来,形销体削,面目可憎,览镜徘徊,自疑非我。兄若见之,亦当贱恶而弃去,尚何矜恤之有哉”就有“自疑非我”,但“高明不弃”的意味。“倘恩情未尽,当结姻缘于来世矣。没身之恨,懊叹何言。拜会无期,忧思靡竭,惟宜自保以冀远图,无以此为深念也。”虽语来生,但仍寄望今世再合。对再次“重逢”的恋人而言,这种情感是完全真实的。但是在《句解》本中,则书信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感喟和爱情始末的理性分析,体现出浓厚的绝望情绪:
伏承来使,具述前因。天不成全,事多间阻。盖自前朝失政,列郡受兵,大伤小亡,弱肉强食,荐遭祸乱,十载于此。偶获生存,一身非故,东西奔窜,左右逃逋;祖母辞堂,先君捐馆;避终风之狂暴,虑行露之沾濡。欲终守前盟,则鳞鸿永绝;欲径行小谅,则沟渎莫知。不幸委身从人,延命度日。顾伶俜之弱质,值屯蹇之衰年,往往对景关情,逢时起恨。虽应酬之际,勉为笑欢,而岑寂之中,不胜伤感。追思旧事,如在昨朝。华翰铭心,佳音属耳。半衾未暖,幽梦难通,一枕才欹,惊魂又散。视容光之减旧,知憔悴之因郎;怅后会之无由,叹今生之虚度!岂意高明不弃,抚念过深。加沛泽以滂施,回余光以反照,采葑菲之下体,记萝茑之微踪。复致耀首之华、膏唇之饰,衰容顿改,厚惠何施!虽荷恩私,愈增惭愧!而况迩来形销体削,食减心烦,知来日之无多,念此身之如寄。兄若见之,亦当贱恶而弃去,尚何矜恤之有焉!倘恩情未尽,当结伉俪于来生,续婚姻于后世尔!临楮呜咽,悲不能禁。复制五十六字,上渎清览,苟或察其辞而恕其意,使箧扇怀恩,绨袍恋德,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也。(《句解》)
“盖自前朝失政,列郡受兵,大伤小亡,弱肉强食”应是后来改作,因为在吴元年,大明未建,采采不应在信中使用“前朝”之称;如此表达政治信息,也不很符合女性心理。《句解》本删掉了“宜自保以冀远图”等句子,增加了“顾伶俜之弱质,值屯蹇之衰年”、“怅后会之无由,叹今生之虚度”、“知来日之无多,念此身之如寄”等内容,说明希望已经破灭,体现出完全的绝望,这只能在事情已经结束、无以挽回和更改的情况下发生。而且书信中还弥漫一种事过境迁式的“天不成全”之感。这些只能说明,瞿佑已经知道采采所过的是“来日无多”、“此身如寄”的日子,并且很有可能采采较早就因“食减心烦”而郁郁身亡了。那么,这只能是事后的追忆了。而且,这正是瞿佑75岁时的修改本,当时商生与采采的情缘已经尘埃落定了。
瞿佑晚年有诗云:“桂老花残岁月催,秋香无复旧亭台。伤心乌鹊桥头水,犹往阊门北岸来。”(《过苏州三首》其二),显然是模仿(或步韵)陆游《沈园二首》(之一):“落日城头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以瞿佑之才,如此模仿,并非江郎才尽,应是“心有戚戚焉”,也正如他所坦承:“予垂老流落,途穷岁晚,每诵此数联(注:指陆游晚年《沈园》诗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