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心理文学 >> 文学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上床吧,处女!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2-3

编者按:

  这是一部反映当代大学生校园生活的小说。我们转载这部小说的目的,是试图通过这部小说来了解现代大学生的生活以及这种生活使我们当代大学生产生了什么样的心理现象,以便我们在今后心理咨询的生涯中,能够更加的贴近他们的心灵。

作者:星尘
1 曾经的爱
 

  直到独步走在校园里,我才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步入大学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即将做爱的处男一样,既兴奋渴望又紧张恐惧。


  我重新复习了一年,依旧没能考上大连的大学。因此,我不得不与心爱的女友分飞东西。带着落榜和失恋的双重失落,我考上一所位于保定的专科学校。对我而言,考上大学不再具有欣喜和狂热。大学不过是我逃避现实和忘却过去的一个去处。


  爸爸坚持要把我送到学校。我争执不过,只好答应。我和闻昱曾经联合起来与家庭做过一场暴风雨般的抗争。抗争失败了,我也开始变得懦弱。在爸爸妈妈看来送我到大学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可在我看来这却是多此一举的。只要是有眼睛和脑子的违法分子都不会打我的主意。无论是外表反应,还是内在实质,我均是一无是处。哪位有眼无珠的人士打了我的主意,保证他会陪了粮食又痛心。


  经过唐山直达保定的火车只有一趟。它由秦皇岛发车,途径唐山、天津、廊坊、北京、保定,绕过一个半圆型路线后到达石家庄。正值新生到校报到之际,每到一个车站,都有许许多多的人提着大包小包蜂拥而上,而下车的人却是凤毛麟角,少的可怜。车上越来越拥挤,就连过道里都站满了象征着祖国未来希望的莘莘学子。我很庆幸自己买到了一张坐票,以致于我不必在茫茫人海中寻觅一个几乎不存在的呼吸顺畅的落脚位置。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买到这趟列车的坐票。大学三年中,除去两次坐汽车回家以外,我每次回家都要饱尝坐车准确说是站车的痛苦和煎熬。


  这个时间段的车票总是特别紧张。不通过车站里的人际关系,想买到这次车的坐票就如同登天一样困难。我把此次能买到一张坐票的原因解释为售票员大姐对我的同情。售票员大姐一定是见我考上了一所用卫生纸散发录取通知书的大学而迸发出了母性内心的善良。保定的大学很多,不过良莠不齐。这里有河北大学、河北农业大学、华北电力大学、中央警察司法学院等重点、本科院校,也有许多带有坑蒙拐骗性质的大专、中专、技校。我考入得是保定XX专科学校,简称保定X专或者X专。如果不是X专录取通知书在长度和宽度上有限,它们毫无疑问地会成为卫生纸的替代品。


  坐在我和爸爸对面的是一对父女。上车的时候,迎面的女孩子就不停地打量我。我感觉她有些眼熟。不过我此刻的心情和她丑陋的容貌使我没有丝毫与她交谈的欲望。她的模样简直已经丑到了极点。我甚至可以保证,她脱光衣服用最色情的步伐在中国乃至世界最繁华的大街上走一圈,回来后仍然还会是处女。


她叫张晓丽,考入得是X专会计系。我们来自同一所高中,更巧合的是她和闻昱是同班同学。到校后的一段时间里,张晓丽经常来找我,充分利用了我们既是老乡又是校友的关系。她和我的频繁接触使一些对我一知半解的同学误以为我们是情侣关系。我好不容易在校园里建立起来的“美名”大受损害。“连这么丑的都上”“他一定是对丑女有癖好”这些话频繁的在我的周围说起。另外,张晓丽还有一个毛病。她的钱包里从不预备零钱。每次陪她出去逛街,即便我什么东西都不买,也要搭上来回至少四元钱的路费。我难得一次地发扬了雷峰般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的风格,最后收到得却是名利双损的报应。对此,我有苦难言。


幸好,张晓丽很快就交上了男朋友。张晓丽的男朋友高我们一届,是大名鼎鼎的校自管会主任,看上去文质彬彬、一表人才。一方面,我想不出张晓丽究竟有什么过人手段,居然能把他揽入手中;另一方面我更加怀疑他和张晓丽交往得目的。图财?张晓丽没有,她还经常占我的便宜;图色?张晓丽更不具备。随便从校园里拉出一个女生,不敢说她比张晓丽有姿色,但完全可以保证她绝对不会比张晓丽差。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自己身临其境,成为一个大二的学生,我才对这个问题得出了一个饥不择食的合理解释。


每每校园里的漂亮女生被哪个男生搞到手,一些对女生心存爱慕的男生总会愤愤不平地抱怨说,“他妈的,好B都让狗操了。”而当张晓丽和她男朋友以情侣身份甜蜜地走在校园里的时候,一些看不惯的女生也发出了久久的呼声,“他妈的,好JB都操了狗。”


自从张晓丽有了男朋友,我们之间老乡兼校友关系得到了既便利又实惠的展现。我唯一的任务就是帮她代买回家的车票。我既省了金钱,又挽回了名誉。


车往前行,人往后想。我的目光凝聚着窗外。留恋的景色还未来得及欣赏和品位就匆匆地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我动身的前一天晚上,闻昱已经率先离开了。象征着我和闻昱的未来的方向正好相反。她去了美好且浪漫的大连,而我却要不得不赶到默默无闻的古城保定。她踏进了天堂,而我却沉入了地狱。我没有去送闻昱。即便这可能是我见她的最后一个机会。


我爱着闻昱,深深的爱一如往日,持之以恒。可现实却容不得我们相爱。伴随着无奈,我们的爱走到了尽头。爱又不能爱,莫过于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至少这是我二十年来最痛苦的事情。闻昱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我的世界。曾经的爱使我压抑、无奈、痛苦、渺茫。


或许我应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上车前,我给李婷打了电话。整个暑假里,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与李婷联系。我告诉她,我要去大学报到了。李婷急切地说要来送我。我压低声音对她说火车还有五分钟就要开了。她沉默了一阵,显然是很失望。从她的叹息声中,我感觉到了她的无奈。不过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对我说,“在路上注意安全”、“一个人在保定,一切都要小心”、“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的大脑一片模糊,糊里糊涂的不知道是怎样回答得她。


最后,李婷小心谨慎地叮嘱我,到了保定一定要和她联系。我“恩”了一声,听到爸爸喊我去剪票。李婷似乎也听到了我爸爸的声音,又叮嘱了一遍,让我到保定后一定要和她联系。她不情愿地挂断了电话。从李婷挂电话的速度和声音中,我看到了她那双望穿秋水的眼睛。


来到高中不久,我就认识了李婷。她开朗,我直率,我们很快就成为了挚友。三年来,不仅是我自己,我们所有的朋友都认为我和李婷之间是超越了男女关系的绝对友谊。我也曾为有李婷这样的红粉知己而骄傲和自豪。不过就在高中生活的最后三天里,我们的关系发生了预想不到的实质性转变。高考前一天晚上,李婷约我出去。我明白她的用意,当时我家和闻昱家的关系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我的情绪很消沉。李婷为得是开导我,不想让闻昱和家庭的纠纷影响到我的高考。虽然我的成绩向来不是特别出色,可是李婷一直对我有信心,相信我能够一鸣惊人。


在一个僻静的角落,我忽然失去理智,猛地把李婷抱进了怀里。我疯狂地吻她,抚摩她的身体,尽情地发泄着胸中的烈火。李婷自始至终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完全配合着我贪婪的举动。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冲动。一连三天,我和李婷行影相随。李婷在瞬间改变了她自己。她原有的热情和火辣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温顺、柔和。在一份似水柔情的环绕下我结束了高考。


或许男女之间根本就没有纯洁的友谊。和李婷之间关系的转变,让我沉浸到了痛苦的沼泽之中。无论是对李婷,还是对闻昱,我的行为都无法获得宽恕。一种沉重的罪恶感久久凝聚在我的心头,我无法面对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爱情不过是两种。一种是一见钟情,一种是日久生情。在和闻昱的感情上,我坚信是前者。可是在与李婷的感情问题上,我却始终处于一个模糊的感觉中。直到一年后,和李婷走到最后一步,我还是不能准确地定位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坚信自己当时深爱的人是闻昱,她也是我唯一的爱,所以我不会也不可能爱上别人。我和李婷之间更像是冲动后对已成事实的责任性接受和继续。


2 来了一群傻B
 

经过六个小时的旅程,火车于下午四点二十分驶进了保定车站。走出车站,我环顾了一下周围,满目是一片败落、颓废的城市。我心想,这哪里是现代化的城市,简直就是一个扩建了的大农村。“真他妈的破,什么狗屁地方?”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对保定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它每天都会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爸爸习惯收看河北省天气预报。保定这个名字会紧接在唐山的后面,在我对天气预报的厌恶和对电视剧的渴望中出现。不过名字也是我对保定的唯一了解之处。


在驻足保定以前,我就对保定产生了厌恶情绪。对它的厌恶来自于两个原因。一是通过我对天气预报的观察,保定的气温总是要高于唐山。我们的家族有着肥胖的遗传因素。这在我的身上已经初露端倪。而胖人总是讨厌高气温,所以我讨厌保定。第二个原因是它取代了我梦想中的大连,也破灭了我和闻昱双宿双栖的梦想。


刚刚走出站台,一个身影非常迅速地走到我的面前,甚是亲切地说,“兄弟,学厨师吧?我们是XX厨师学校的。跟我走吧,包你不后悔。”该厨师学校名气的确很大,在电视上能频繁地看到该厨师学校的宣传广告。


我摇了摇头说,“我是来上大学的。”说完,和爸爸一起朝前走去。


“上大学有什么用啊?现在大学生是厨师的几百倍,将来去那找工作呀?还是学厨师有前途。”身后的人还在劝解,阐述他独特而鲜明的观点。


我没有再理会他,继续朝前走。不过到了后来,特别是就业前孤身走进人才市场的时候,我非常后悔没有听取这位大哥的忠告。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酒瘾的不断攀升,我外出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多,对保定的餐饮业有了深入的了解。餐饮业称得上是保定市最红火的行业。厨师技校的就业率和厨师的需求量远远高于一些普通的专科学校,比如X专。


由于我提前到校一天,学校还没有安排人接站。不过薛民早就把到保定后的行车路线详细地告诉了我。我和爸爸照着薛民的交代,朝着火车站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牌走去。我们的目标是寻找二十七路公交车。


公交车在X专不远处停下,我和爸爸下了车。薛民已经早早地等在学校门口。远远望去,薛民更加结实了。高三时,薛民的女友和李婷同住在一个宿舍,而且是一对要好的朋友。我是通过李婷结识得薛民。饭量惊人是我对他唯一深刻的印象就。我自恃身体健康,能吃能喝,不过有两张大饼也足以让我顶上一天,而且还会被撑的大便干燥、消化不畅,有时甚至还要依靠开塞露来解决问题。一次,我和李婷在学校的食堂招待薛民,他居然一顿吃下四张只有学校食堂的师傅才能研制出来的特制坚硬大饼,同时还报销了两个鸡腿。他吃饭的情景使我目瞪口呆。从此他在饭界成了我的一个佩服对象。


薛民帮助我和爸爸提着行李,朝学校走去。我第一眼看到得是学校那破旧的、狭小的、在和平年代很少见的门楼。我猜想学校始终没有改造门面是担心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会波及到X专校园里的祖国精英。在门楼的防护作用下,只要有十个人并排着在门楼里阻击,即便是日本人的武器在再先进,也很难占领这座校园。我还没有走进校园就做好了应对各种出乎意料的思想准备。


校内的各个社团都把办公地点选在了由学校大门通往宿舍的唯一通路上。原本就窄小的通路越发显得拥挤。薛民见我对社团表现出了兴趣,提醒我说,“这些都是骗钱的,别上他们的当。除了交纳会费,他们没有任何活动。”当我们经过一个名叫抱阳文学社的社团前,薛民气愤地说,“他妈的,去年我还交了十块钱的会费呢。交钱的时候说有这个活动那个活动,结果交了会费后狗屁活动也没有。”我看了看抱阳文学社的海报,上面写着,“校园的荒凉并不可怕,文化的荒凉才是我们的悲哀。”他们之所以这样写,我理解是“校园的荒凉是校长的事情,而文化是否荒凉则关系到他们自身的收入的多少。”


道路一侧是篮球场。由于场地的缺乏,更多的篮球爱好者是站在场边看球,而不是在球场上打球。道路另一侧的排球场上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比赛。场边的女生个个激情澎湃、欢呼呐喊,硕大的乳房在她们的胸前跳跃,像是赛场上飞来飞去的排球上下翻飞。球场上的队员却没有女生那股热情和兴奋。他们低迷的状态和劣质的球技与场边的女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栋半的教学楼,三栋半的宿舍楼(其中一栋楼是教学、住宿合用,称作四号宿舍楼或是办公楼),外加两个食堂,一个不规则的足球场就构成了X专的整体轮廓。


我问薛民,“我们学校不是1289亩吗?怎么就这么小?”


薛民冷冷地一笑,大有饱经风霜的感慨,“这个校区只有189亩?”


我急切地问,“我们还有一个校区吗?”


薛民耸了耸肩肩膀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周围的一些大二、大三的学生像是听到了我和薛民的谈话。他们用嘲笑的口吻议论说,“又来了一群傻B。”我寻思了一阵,把这句话做出了解释:在我们这些傻B来到校园以前,这里就已经生存着一群傻B了。


过了几日以后,我陆续听到一些学生漫骂学校,“他妈的,狗屁学校,为什么不在招生简章上注明学校是1100亩未被审批的荒地呢?”我经过打听才知道学校的确有购买1100亩荒地建设成为新校区的设想。不过直到我大学毕业,这个理想也没有转化成现实。学校在招生简章上注明的1100亩不过是提前了n年把理想化为了现实,把荒地装饰成了高楼大厦。


我边浏览校园里的呆板布置和破落的场景,边回想招生简章上富丽堂皇、美仑美奂的照片。一下子,我对摄影师们高超的摄影技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他们绝对有能力把一杯骚尿拍成法国优质葡萄酒;有能力把一截硬屎摄成王中王火腿;也有能力把X专50年代的厕所拍摄成21世纪辉煌的别墅。


我对通知书上印象最深的照片是一栋20几层高的新式教学楼。后来我去河大找同学才知道那栋20层高的新式教学楼坐落在河大的南校区。由于X专和河大只有一道墙相隔,所以拍摄招生简章的时候摄影师不慎拍摄到了河大的校园。


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一直走在我们的前面。用“狗男女”形容他们两个的举止行为不足为过(可能是我还保持着中学时代的爱情观念)。他们在宿舍楼前停顿了一下。我以为他们是要分开,各回各家。可是我却错了。男生在女生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后,又在女生的脸蛋上旁若无人地亲了一下。女生矫揉造作地敲打了几下男生的胸口,做出一种“欲作还休”的态势。随后两个人带着满脸淫笑上了宿舍楼。从他们的举止和神情上不难想象他们接下来会在宿舍做些什么。我看了看一旁的薛民。他明白我的意思,随之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像是在说,“大学吗?就是这样。我们学校就是这样。”


薛民已经帮我查过,我住在二号楼206宿舍。我把录取通知书押到宿舍楼值班大爷那里,换来了一把206宿舍的钥匙。值班大爷着重告诉我,家长要到学校的旅馆去住,不能住在宿舍里。他的目的是让家长们都住进学校的招待所,增加公寓中心的收入。学校所谓的招待所就是二号宿舍楼一层的几间宿舍。薛民老练地应对了值班大爷,然后带着我和爸爸来到206宿舍。


走到二楼,一位说唱乐歌手正在用他破锣似的嗓音尽情地演唱着他的原创歌曲。“你何时跟我走,我何时牵你手。我的JB大,试试你的手,吼……哈……。你何时跟我走,我何时亲你口,我的JB大,试试你的口,吼……哈……”唱了几句,他又开始转唱民歌。“我的老婆美又美,高翘的屁股,修长的腿;我的老婆美又美,白白的乳房,红红的嘴……”


薛民显然是认识这位伟大的歌手,扭头看了看,笑着喊到,“别他妈的唱了,垃圾。”


歌手愤愤不平地说,“寂寞呀,孤独。我需要发泄。和你们这些有女朋友的人没法比呀。”


还没等我们走几步,歌手又大声歌唱起来,“手淫啊手淫,我无奈的选择;操B呀操B,我一往的追求……”


我心中忍不住嘀咕,“难道这就是大学生吗?”与此同时,我非常钦佩歌手广阔的胸襟和直抒胸臆的表达方式,觉得他非常有创意。在高中的时候,我只会把创新这个词作为得分点写进政治试题的答案里。今天我终于在现实生活中发现了一例创新精神的另类体现。


宿舍是上下铺构造,共有六个人的位置。我是第一个走进宿舍的,有着充足的选择余地。最终我选择了靠近窗口的下铺。我选择下铺是为了方便,选择靠近窗户是为了凉快。我这个不经意的选择对我日后观察女生宿舍提供了便利。舍友们为我的床铺命名为“黄金地段”。“黄”就是泛黄,躺在床铺上就可以偷看女生宿舍,而且视野开阔。当女生忘记撒下窗帘而赤裸裸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晚上不免会有遗精的现象。“精”与“金”读起来相似。考虑到“黄精”听起来不雅观,所以就命名成“黄金”。


3 谁来做老大
 

第二天早上,我把爸爸送到车站。爸爸简单地嘱托了几句,便心事重重地上了火车。我望着爸爸远去的背影,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脱离了群落的孤雁。凄凉和孤独涌上了我的心头。我仰头看了看远方污浊的天空,无奈地笑了笑。离开了父母,离开了闻昱,离开了曾经同甘共苦的朋友,以后的路我该一个人走了。


直到独步走在校园里,我才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步入大学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即将做爱的处男一样,既兴奋渴望又紧张恐惧。


当我再次走进宿舍,宿舍里又多了三个同胞。他们是唐山的赵欣,石家庄的林小海和秦皇岛的杨宇。大家彼此间互报姓名、互到来处。我和赵欣多说了几句,毕竟是老乡,是亲三分相。大家交流的兴起,我忽然记起昨天请薛民吃饭剩下的几颗红塔山还放在书架上,于是伸手拿出来,向兄弟们分发。林小海接受了我递过去的烟,吧嗒了几口。看样子他并不会抽烟,叼着烟卷只不过是装装门面。赵欣和杨宇则婉言谢绝了我。我的烟龄并不长。自从和闻昱闹矛盾,我才开始吸烟。吸烟在很大程度上是缓解心中的压抑。


午饭后,两个远道而来的宿舍成员接踵而至。他们是浙江的高志远和安徽的王彬。高志远瘦弱的像个竹竿,真担心他会被一阵风吹走。他急匆匆地扔下包裹,就和他的老乡欣赏保定风光去了。王彬走进宿舍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头吸烟。和王彬共同走进宿舍的还有他的爸爸和叔叔。从他们的表情上不难看出他们对我抽烟这种行为的不满。我并没有在意,这种脸色我早就看多了。我的做法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违背伦常的。不过王彬却给了我一个似曾相识、甚是亲近的感觉。他背着他的叔叔和爸爸,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他叔叔和爸爸走了以后,王彬迫不及待地从皮箱里掏出一盒软中华,还随手扔给我一支,说,“兄弟,尝尝这个。”


“我操,中华烟,牛B呀。”我点燃中华,吸了一口。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品尝到中华的滋味。事实上,我抽烟根本就品尝不出烟的味道。无论是几十元一盒的烟,还是一两元钱一盒的烟,叼在我的嘴里都是一个味道和效果。


“这是我叔叔让我孝敬老师的,却让你捷足先登了。”王彬吐着优美的烟圈。


“家里是不是不知道你抽烟?”


“让他们知道了,我还想不想活。你没看到我叔叔和爸爸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啊?”


我“嘿嘿”一笑,心想,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形容自己的爸爸和叔叔。


王彬继续阐述他的不幸,“不允许抽烟,不允许喝酒,杜绝谈恋爱,我都快被他们逼疯了。”


“以后就没有人能管你了。”


王彬挥了挥胳膊,做出展翅飞扬的姿态。他高呼到,“我终于自由了。”从王彬的呼喊声中,我体会到了他曾经受到的压迫。那种压迫感绝对不会低于中国近代百年受到的帝国主义的欺凌和压榨。不知道那里来的力量,我也随着王彬一起高喊到,“我们都自由了。”


我和王彬大有“一见钟情”的感觉。我当即决定请王彬吃饭。王彬也欣然同意。临出宿舍,他把一盒中华烟塞进我的口袋里,郑重地说,“兄弟,拿着抽,以后我的就是你的。”


我和王彬在学校的餐厅里干掉了三瓶啤酒。这是我们平生第一次在学校喝酒。我总觉得有人在某个角落里监视着我们。开始时我们十分紧张、略带羞涩。样子就像是极力掩盖着露了窟窿的裤裆,怕被人看到裤裆深处的JB。酒桌上,我们频繁的碰杯和敬烟,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油然而生。酒精的力量也让我们渐渐放纵起来。


此后的三年大学生活充分证明了我和王彬的兄弟情缘。俗话说,患难见真情。三年大学中的五次考试,我参加了五次补考。而我的兄弟王彬也与我誓死相随。每次补考的战场上都能看到我们互相帮助的身影。


当我和王彬醉醺醺的回到宿舍,每个床铺上都摆放的整齐、干净了。一个由六个大男人组成的家庭在2001年9月15日宣告正式成立了。


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既然我们已经是个家庭了,就必需有一个主事的。宿舍成员到齐以后,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宿舍成员的排序问题。晚上熄灯以后,高志远率先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征求大家的意见。我和王彬醉醺醺的,跟着起哄。林小海提议大家按照年龄的大小排列宿舍成员的顺序。赵欣和杨宇对此表示同意。高志远却不以为然,叹了口气,装作失望的样子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老土的办法,是不是还想上梁山闹革命啊?现在的社会提倡创新,我们大学生更是应该提倡创新。”


林小海不清楚高志远有什么鬼点子,急着追问,“那你说怎么办?”


高志远装腔作势地说,“大家都是男人,就应该用男人特有的东西来决定我们的地位和身份。”


“你是想让大家比试一下JB的大小吧?”我醉醺醺地脱口而出,惹得大家狂笑不止。


高志远摇晃着枯瘦的脑袋,说,“知我者,秦川也。”


“你他妈的真有创意。不怪人们说南方人有头脑,这种办法你都想得出来。”说着,我脱掉身上仅存的内裤,“那我们就用男人的方式比较一下吧。”


王彬也毫不示弱,麻利地脱掉身上的短裤,跪在床铺上,喊到,“来吧。”


高志远和林小海也同样毫不示弱,飞快地把自己剥了一个精光。只有赵欣和杨宇有些羞涩。


难怪高志远提议用JB的大小决定每个人在宿舍的排位。他的JB果然独具特色,在长度上达到了一定的火候,让我们自愧不如。王彬看着高志远的JB,感慨说,“这JB不去拍三级片,真是浪费。”


我立刻反驳王彬说,“拍三级片都是浪费,要去拍顶级大片。我相信高志远绝对有能力振兴大陆不景气的黄片市场。”


林小海、赵欣和杨宇哄堂大笑。高志远见大家嘲笑他,不服气地说,“有什么好笑的?说不定我真的会去拍。”


林小海马上建议,“让我做你的经纪人怎么样?““去你的,什么事都少不了你。”


正当我们站在宿舍中央一一比较,门被人猛地推开。我回头一看,是保卫科的保安。其中领头的一个把头伸进我们宿舍,严厉地说到,“大晚上不睡觉,你们干什么呢?刚来一天就不老实啊,要不要跟我去保卫科呆会儿?”


“不用了,不用了。”高志远圆滑地解释说,“我们刚刚想集体去小便,马上就睡觉。”说完,他第一个窜上了床铺。


等保卫科的保安走了,林小海气愤地指责高志远说,“都是你出得馊主义,比什么JB?这回好了吧?不仅闹了个春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