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心理文学 >> 其他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超越性亏空:郁达夫出世心态的文化审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27
 郁達夫具有出世心態,已是學術界的共識。但追尋其出世心態的文化根源,還顯得相當薄弱。而此一問題並非不重要,它關涉到中國現代文化的價值構成、個人的價值生活與靈魂安頓,也關涉到中國文化現代性的價值根基問題。 
一 
  郁達夫的出世心態,主要是以文本的象徵性符碼表現出來的,大致呈現為三種形態。  
  1、歸隱意緒。學者宗聚軒指出,早在日本留學時期,郁達夫就產生了遁世歸隱的念頭[1](參文獻1,下同)。在名古屋讀書期間,郁達夫就已「看破世界」,萌生棄世之想,以為滄海桑田,「百物皆虛」,唯有「荒野寒林,猶堪友吾」([2],第九卷,頁313)。因此,「覺為人無趣味之可言,每有棄此紅塵,逃歸山谷,作一野人想」([2],第九卷,頁316)。甚至還想「學魯濱遜」獨居荒島,「不與世人往來」[2](第九卷,頁312─313)。在同時期的詩歌裏,郁達夫反覆吟唱:「飄零湖海元龍志,只合青門學種田」([3],頁31),「亦知金屋謀非易,擬向漁樵托此生」[3](頁62)。歸國後,郁達夫為了生存和精神的棲居,北上南下,常年漂泊,歸隱之心,漸趨強烈,返歸故里「去作隱士」成為其揮之不去的夢魘:「我怎麼也要設法回浙江去實行我的鄉居的宿願。」[4](頁80)「廣州事情」發生後,郁達夫心情惡劣,入世進一步受阻後的內心傷痕,把他的「棄世之心練得堅實了」[2](頁119)。與王映霞結婚後,隱居生活是其理想的生活形態;出世歸隱,與世無爭,安閑自適是其向往的人生境界。他在贈給王映霞的詩中寫道:「朝來風色暗高樓,偕隱名山誓白頭,好事只愁天妒我,為君先買五湖舟」[2](第9卷,92);「一帶溪山曲又彎,秦亭回望更清閑,沿途都是靈官殿,合共君來隱此間」[2](第9卷,頁201)。正如著名學者夏自清指出的那樣,與王映霞結婚以後的郁達夫,隱居生活「佔著主要地位」[5](下卷,頁555)。30年代初期,他舉家遷居杭州,修築「風雨茅廬」似是此段生活的象徵。此後的一度時間,他或者遊山玩水,「屐痕處處」,或者醉心於「閑書」,「既象是一個飄逸的隱者,又象是一個懶散的名士。」[6](頁188)直到抗戰爆發,郁達夫這一帶有隱居意味的生活才得以改觀。 
  細察郁達夫的歸隱意緒,竹林七賢、陶淵明、嚴子陵和范蠡等是他仰慕和效法的隱士。他為沒能生逢魏晉,不能傾聽阮籍的哭聲,「沒有資格加入竹林七賢」[4](頁105)而深為遺憾。他也常以五柳先生自況:「紛紛人世,我愛陶潛天下士;舊夢如煙,潦倒西湖一釣船。」[3](頁279)但最為他傾慕的還是同處吳越文化中的隱士嚴子陵和范蠡。嚴子陵名嚴光,東漢高士,相傳年輕時與劉秀同窗共讀,後協助劉秀中興東漢。劉秀即位,聘他為官,他婉言謝絕,獨自來到富春江畔,築廬而居,垂釣耕種,過起隱居生活。嚴子陵功成身退、淡泊功名、歸隱出世的人態度和生活方式,令郁達夫欽佩有加,大有追隨其遺風之志:「我欲乘風歸去也,嚴灘重理釣魚竿。」[3](頁32)「曾與嚴光留密約,魚多應共醉花陰。」[3](頁178)有趣的是,還在留日期間,郁達夫就以「春江釣徒」為筆名發表舊體詩,30年代初期,又親去嚴子陵釣台憑吊,寫下了那篇著名的散文──《釣台的春晝》,以了卻「二十年來」心裏的掛欠。范蠡乃春秋末期越國大夫,輔助越王勾踐滅吳復國後,也棄官遠走,改名易姓,泛舟五湖,隱居山水。對此,郁達夫也傾慕不已:「何當放棹江湖去,蘆荻花間結淨庵。」[3](頁129) 
  2、逃禪意向。青年學者哈迎飛說:「縱觀郁達夫的一生,其逃禪意向不僅由來已久,而且經久不衰」[7](頁191),是為的論。郁達夫自謂「蔭生」,實為「隱僧」也。他的近禪、逃禪與祖母的念經吃素和他留日期間系統閱讀佛家經典分不開。早在1916年,他就「頗願犧牲一生,為宗教立一線功」。他「以普渡眾生為中心」,有暇輒埋首經卷,連暑期也不回家,意「欲參禪」,以便「將來齋戒懺悔,披袈裟,讀佛經,醫貧人耳。」[2](第9卷,頁315─316)品味他寫下的那些圓潤通脫、才氣逼人的舊體詩,更能感受其逃禪意向的濃烈與執著:「拈花欲把禪心定,敢再輕狂學少年」[3](頁33);「明朝欲待遊仙去,自草蕉書約老僧」[3](頁34);「明朝欲向空山遁,為恐東皇笑我痴」[3](頁72)。當然,他也覺悟到「逃禪易」與「棄世難」的矛盾:「地來上谷逃禪易,人近中年棄世難。」[3](頁106)因而「逃禪」對於他始終是一種「意向」。只是到了30年代中期,他與林語堂等人,應東南五省交通周覽會之請,遍遊浙西、皖東名勝,縱情山水時,才「聊以寄嘯傲於虛空」[4](頁186),拜謁禪寺,叩問法師,委實體會了一番參禪拜佛的滋味。他在鐘鼓梵唱中,不時產生「一種畏怖、寂滅、皈依、出世的

[1] [2] [3] [4] [5]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