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历史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精华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文化

文化综述 宗教心理 民俗心理 人物风采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军事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时事

民心聚焦 社会心理, 心理时评

国内心动 国际心动 两岸心动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心理文学 >> 故事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犹太智慧枕边书》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2-3
白法典的意思了。”
    “你看看,”教士厌烦地说,“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农民!除了你这种人,谁还会以为两个盗贼从烟囱里进入人家,却只有一个人的脸会弄脏?”

    活着的眼睛与死去的眼睛

    亚历山大在征服世界之后,踏上了归途,开始返回故乡马其顿。在经过一条小溪时,他跳下马来,取出一些咸鱼,准备用溪水洗净再吃。这时,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些鱼一碰到水全都活了。
    亚历山大感到非常惊奇,他跳进了溪水中。
    “哦,我明白了,”亚历山大高兴地喊道,“这溪水是从天堂里流出来的。我要赶紧洗个脸,沿着小溪往上走,它肯定能把我带到天堂。”
    水刚碰到脸上,他立刻容光焕发,双目闪亮,浑身的疲惫一扫而光,他觉得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很快地,他就到了天堂门口,可是,他发现大门紧紧关着。
    “门啊,快开吧!”他喊道,“亚历山大要进来!”
    很快传来了回答声:“这是永生的大门,只有虔诚的人才能进来。”
    看到门没有打开的意思,他恳求道:“哦,天国的圣门啊,请给我一个信物吧,以便证明我曾到过这儿。”
    听见他的请求,天堂的门飞快地打开,又合上了,一只眼睛滚了出来。亚历山大好奇地把它捡起来,放进背包,然后踏上了归程。
    他一到家,就把所有的谋士召集到一起,告诉他们发生的一切。
    “这奇怪的礼物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他问。
    “哦!我的国王,”谋士们回答说,“请把这眼睛放在天平里称一称吧。”
    “为什么呢?”亚历山大问,“不用称,我就能告诉你,它很轻,几乎没什么份量。”
    “称一称吧!”谋士们坚持道:“在天平的另一端放上一块金币,看一看哪边更重。”
    亚历山大满足了他们的请求。让他吃惊的是,眼睛居然比金币还重。他又在天平里加了一块金币,然而眼睛还是比金币重。他又放进一大捧金币,然后把所有的金银首饰也都放了上去,结果眼睛比所有的财宝加起来还要重。
    “就算把你拥有的一切都拿来放在天平上,也不会比那颗眼珠更重的。”谋士们说。
    “怎么会这样呢?”国王问,“这怎么可能呢?”
    “哦,我的国王,接受教训吧!”谋士们说,“人的眼睛对他看到的一切永远不会感到满足,不论你给他看多少财宝,他总是想要更多。”
    “我很不满意你的回答,请证明给我看。”国王坚持道。
    “好吧!”谋士们赞同道,“把所有的金银财宝从天平上拿走,放一撮尘土上去,看看会怎么样。”
    亚历山大刚把一撮尘土放上去,天平就翘了起来,证明尘土的确比眼珠要重。
    “现在我懂你的意思了!”亚历山大喊道,“只要活着人的眼睛永远不会满足。可是一旦死去,就和尘埃一样了。他的眼睛也就失去了兴致,变得没有力量,再也不会有欲望了。”

    上帝的善心

    在马其顿人亚历山大征服世界的行程中,到了一个非洲部落,他们一直住在一个远离尘世的偏僻角落里,过着隐居生活,既没听说过战争,也不知道什么叫征服者。
    他们把亚历山大带到了首领的小屋,首领亲切地接见了他,并在他面前放了金色的枣、金色的无花果和金面包。
    “在你们这个国家,是吃金子的吗?”亚历山大问。
    “我认为是这样的,”首领回答,“你一定是在自己国家找不到吃的,才来这儿的。”
    “我对你们的金子不感兴趣,”亚历山大说,“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们的风俗习惯。”
    “那这样吧,”首领继续说,“如果高兴的话,你愿意在这儿住多久就住多久吧。”
    他们的谈话刚结束,两个村民走了进来,因为这儿也是他们的审判所。
    原告说:“我从这个人手里买了一块地,当我在地里挖水沟的时候,发现了财宝,这些财宝不是我的,因为我只是买了这块地,而没有买地下藏着的财宝,可是,地原来的主人却不肯收回这些财宝。”
    被告回答:“我想我和我的同伴一样有良心,我把这块土地以及附带的一切都卖给了这个人,包括现有的利益,当然也就包括了这些金银财宝。”
    为了让当事人能确定他是否明白了他们大家的意思,首领,他们的最高法官,扼要地把他们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在得到了认可后,他说:“朋友,我相信,你一定有一个儿子对不对?”
    “是的。”
    “你呢,”他问另一个,“有一个女儿?”
    “是的。”
    “那好,让你的儿子和他的女儿结婚,把这些财宝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他们。”
    亚历山大感到非常惊奇和困惑。
    “你觉得我的判决不公正吗?”首领问他。
    “哦,不!”亚历山大回答,“但是我觉得很诧异。”
    “为什么呢?”首领说道,“在你们国家中,这样的案子难道不这样判吗?”
    “老实说,”亚历山大回答,“我们会把两个人都拘禁起来,然后把财宝没收,交给国王用。”
    “给国王用!”首领叫道,“在你们的国家,阳光是不是普照着大地?”
    “哦,是的。”
    “是不是也下雨?”
    “当然啦。”
    “好极了!那在你们国家里,是不是也有靠食草为生的温顺的小动物呢?”
    “有很多种。”
    “呵,那一定就是这个缘故了,”首领说,“尽管你们国家的居民不配得到这样的恩惠,可是为了这些无辜的动物,仁慈的上帝才让你们的国家依然有明媚的阳光,依然有充沛的雨水。”

    守财奴的觉悟

    从前,一个乡镇里住着一个富人,他拥有许多土地,拥有数不尽的黄金,还有各种各样珍贵的镶着宝石的银器。他虽然这么富有,却出名地吝啬,从来不肯施舍穷人,也不肯帮助困境中的人。他甚至不愿去犹太教堂,因为害怕教堂要求他捐献。因为这样,他给自己赢得了一个“守财奴”的绰号。
    可是,这么吝啬的人有时也很无私。他自愿担任行割礼的人,为街坊的新生儿行割礼,把他们奉献给上帝。他是这么虔诚地履行职责,对富人和穷人都一视同仁。他甚至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和钱财,去很远的地方帮助别人。
    有一天,他正站在自己家门口,有个陌生人走近他说:“我妻子刚生了儿子,我希望你能为我儿子行割礼。”
    守财奴回答说:“这是我的职责,稍等片刻,我就跟你走,告诉我,你们住哪里?”
    “我住得很远,”陌生人回答说,“不过,我有健壮的马和轻便的马车,我会加快速度的。”
    守财奴回到屋里,仔细地查看了紧紧锁着的装着财宝的箱子,然后,锁好了房间门和院门,放心地跟陌生人一起出发了。
    刚开始,陌生人不急不忙地驾着马车,守财奴也很熟悉附近的环境,所以知道他们到了哪儿。突然间陌生人开始鞭打自己的马,马车飞快地奔跑起来。他们穿过田野,经过树林,越过山谷,灰蒙蒙的雾气弥漫在他们周围,夜幕渐渐降临了。
    四周一片寂静。坐在马车上的守财奴既没有听见鸟的歌声,也没有听见蜜蜂的嗡嗡声、小溪汩汩的流水声。最后,月亮终于升上了天空,守财奴惊恐地环顾四周。当看到月光下的马竟然没有影子时,他感到了巨大的恐怖。马比疾风还快地奔跑着,马鸣声和急促的马蹄声回荡在周围。守财奴感到这条路永无尽头,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要把我带到那里?”
    “我们快到了,”陌生人安慰他。
    就在这时,天空泛起了矇胧的晨光,雾也散了,太阳升到了山顶,柔和地照耀着小村庄。
    小村庄座落在宁静的山谷里,显得那么和平,这是守财奴从未见过的情景。
    陌生人放慢了速度,马车缓缓向家中驶去。刚一进村,村民们纷纷围上来,亲热地跟他们打招呼:“索罗亚里臣。”奴仆把马牵进了马棚,主人则陪同守财奴进了屋。
    进到屋里的守财奴一下子变得目瞪口呆,他惊奇地张望房间的陈设。房间里布置得难以置信,所有的家具是用金银宝石来做的,门是用象牙来做的,甚至门锁、门栓和钉子也是用黄金和银来做的。
    当主人暂时离开房间时,守财奴在心里琢磨着主人会送他什么贵重礼物。
    好奇的守财奴不由自主地从一间房子走到另一间,最后他走进刚生下孩子的女人的房间里。多么华丽的房间!有个女人躺在银床上,她的旁边放着黄金做的摇篮,摇篮里睡着婴儿。
    当女人看到他,做个手势示意他过去。“很高兴见到你,”她说,“你这么尽心尽力地帮我,我很感激你,我会报答你的;作为回报,我告诉你一个很大的秘密,你现在不是跟一般人在一起,住在这里的都是魔鬼,把你领过来的那个人,我的丈夫,也是魔鬼。他是用谎话骗你到这儿来的。刚才,你所看到的富贵华丽的一切,包括那些令人眩目的黄金和宝石,都是假象,是虚幻的。”
    守财奴吓得魂不附体,几乎失去了知觉。
    “我也是像你一样的人,”年轻的母亲接着说,“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被他的礼物所迷惑,落入魔鬼的圈套才到这里来的。后来成了魔鬼的妻子。虽然我是没救了,不过还来得及救你。”
    “我完蛋了!”惊恐的守财奴绝望地叫着。
    “我提醒你,”女人说,“在这里的时候,不要吃任何食物,也不要喝任何东西,更不能接受我丈夫的任何礼物,不管是贵重的还是微不足道的。”
    守财奴害怕得浑身哆嗦,步履蹒珊地离开了她。他非常后悔跟着陌生人来到这儿,留下那么多的土地和财宝。现在他不仅一无所有,而且牢牢地被魔鬼控制着。
    到了晚上,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守财奴听见了马车声和魔鬼们的叫声。魔鬼们川流不息地涌进,毫无疑问是来祝贺行割礼仪式的。
    再一次,他走进女人和孩子的房间里。房间里还有魔鬼客人们,他吟咏着守护孩子的祷文和咒语,因为魔鬼们是以伤害新生儿为乐的。
    魔鬼们的庆祝仪式逐渐变得既热闹又可笑,魔鬼们尽情地吃也尽情地喝。但是守财奴谢绝所有的美食和美酒。房间中间的摇篮发出闪闪的亮光,可他觉得自己的灵魂被笼罩在暗淡的黑暗中。他决意对任何事物不闻不见,只想着不幸的年轻母亲告诉他可怕的事情。
    当晚他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而一直提心吊胆。
    到了第二天早上,守财奴被领进犹太教堂里,教堂里坐满了崇拜魔鬼的人们。他们很礼貌地邀请守财奴当唱赞美诗的领唱人。他开始极痛苦地唱起来,一群魔鬼也跟着他唱起来,当听到他们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时,他身上的血几乎要冻结了。
    大家祈祷完后,守财奴给小孩行了割礼仪式。仪式结束后,按照习惯,在场的人们可以吃些茶点,但他用特殊的斋戒日来推辞掉了。
    这时,主人非常狡猾地对他说:“我们招待客人的职责是不仅尊敬客人,而且将宴席延缓到客人能够进餐的今晚为止。”
    听完了这些话,守财奴完全绝望了,只想着一件事,自己死了以后,灵魂如何不掉进地狱里。
    白天很快过去了,到了晚上,主人又领他加入魔鬼们的宴席。席间魔鬼们尽情地吃喝,嘻嘻哈哈,快快活活的,惟有守财奴一声不响地,沮丧地坐着。当他们逼他接受食物时,他都以生病为借口推辞了。魔鬼们越来越兴高采烈,守财奴却觉得越来越害怕。
    突然,主人向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跟着自己到另一个房间里。
    “这是我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刻了。”守财奴边走边想,觉得既害怕又悲哀。
    当魔鬼打开房间门时,守财奴的眼睛都差点掉出来了,因为房间里摆满了珍贵的,华丽的银器。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我很感激你,我要送件礼物给你。”魔鬼说,你可以在它们里面任选一件留做纪念。”
    守财奴胆颤心惊地站在那儿。
    “我想要的银器,我家里都有。”他冲口说出,“感谢你的好意。”
    魔鬼一声不吭地领他进隔壁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用黄金做的。
    “有你喜欢的东西吗?”魔鬼问。
    “感谢你的慷慨。”守财奴匆忙回答,“我家里有好多黄金。”
    魔鬼又一声不吭地领他进下一个房间里。
    守财奴目瞪口呆地站着,这个房间里没有华丽的银器,也没有贵重的黄金,房间里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钥匙串。
    “奇怪!”魔鬼低声嘀咕,“给你看金银财宝时,你显得那么漠不关心,而现在,只不过给你看看普通的铁钥匙串,你就这么激动?”
    吃惊的守财奴一时间忘了恐惧,因为,他看到了熟悉的钥匙串挂在一个钉子上。魔鬼伸手把它取下来了。
    “这是我的钥匙。”守财奴喊叫着,浑身都颤抖,“是我的,是我装满财宝的箱子的钥匙。”
    “即使是你的钥匙也不用担心。”魔鬼冷冷地回答,“不要变得那么苍白,不要哆嗦!你在这里帮了我很多的忙,但拒绝收任何礼物,我只能用其他方式来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魔鬼!是一个所有罪恶灵魂的主人。包括像你这样活在世上的时候,虽然很富有有很多财宝,但吝啬得从来不帮助有需要的人。这种人从来不是财富的真正所有者,因为我们魔鬼掌握你们财宝箱子的钥匙,看管财宝,尽管我们不喜欢财宝。”
    “这是你的钥匙,拿走它,当你的财富的惟一的主人吧。”
    守财奴很快地抓取那些钥匙。魔鬼叫了一辆马车,守财奴钻进马车里,马车飞快地奔跑起来了。
    不一会儿,马车停在他的家门口,守财奴从马车上下来,还没站稳,马车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走进房间里打开所有的财宝箱子,拿出了全部贵重的财宝,施舍给贫困的人们。从此他开始了美好的新生活。
    从这以后,人们再也不叫他“守财奴”了,相反,大家都把他视为贵族的典范。当他死后,人们祈祷他永远安息。

    包装的艺术

    都伯灵的一位牧师,杰考·克瑞兹,曾被问到为什么寓言对人们有那么大的安抚力量,这位牧师回答道:“我用一个寓言来给你解释吧。”
    有一回真理在街上逛来逛去,光着身子,就像他妈妈刚生出他时的那种样子。自然地谁见了他都会躲开他,因为害怕而把他拒之门外。任何人一见到他就马上害怕地逃掉。
    正当真理忧心忡忡地想着这些麻烦,走过了一条又一条街时,他碰见了寓言。寓言愉快地穿着漂亮的衣服,令人赞赏。他问真理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何赤身裸体地在大街上徘徊,还那么愁眉苦脸的?”
    真理难过地摇摇头回答说:“好兄弟,我的生命真犹如日落西山。我已经变得那么老而衰弱,人人见了我都要躲开啊。”
    “你说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寓言说,“人们不理睬你是因为你老了。你试试穿上我,我可不比你年轻。事实却是我越老就越有魅力。让我告诉你这个秘密吧。人们不喜欢事情太直露,太平淡了,他们更喜欢多一点儿装饰和趣味性。就是这样的。我借给你几件我这样的漂亮衣服,你很快就会发现人们是这样地接受你了。”
    真理听了他的建议,用寓言悦目的衣服把自己打扮起来。哦,事情发生了大转变!人们不再躲着他而是热忱地欢迎他。从此以后,真理和寓言被看作不可分离的好伙伴,相亲相爱到永远。

    神书的力量

    当赫让得肯的孩子们不再唱歌时,以色列就不想再待在那个地方了。他重新开始流浪,又回到了他的出生地奥库布。在那里他给教堂看门。
    他开始渴望知识,森林里的鲜花和野兽给他的喜悦再也不能满足他。他的心中又饥又渴,只有那神秘之源最深的水才能让他平静下来,让他胸中的火焰永不停息的燃烧。
    卡巴拉对他来说,就是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它们就是夜空中的星辰,他的任务就是揭开这个秘密。
    这个孩子住在教堂里。但还远不是显露他力量的时候,他不能对教堂里的人表现出对律法的激情。白天,他躺在长凳上睡觉,假装是个傻瓜,但是一旦最后一个学者吹熄蜡烛回家以后,以色列就起床,在角落里点亮蜡烛,然后整个晚上站在那里读律法。
    在另一个城市,特塞德科的亚当拉比,是所有神学者的主人,他正等着他的大限,因为在每一代犹太人中都要有一个人终生举着蜡烛照亮天国的路,蜡烛永不能熄灭,否则特塞德科的灵魂永不能获得永恒的宁静,直到找到另一个灵魂照亮地球。
    亚当拉比甚至比他以前的拉比更伟大。因为亚当拉比有神书,里面的语言有无穷的力量。
    尽管亚当拉比不是惟一有清白灵魂的人,但因为他过着如此纯洁的生活,所以神书交到了他的手里。在他之前只有六个人拥有这本书的知识,这本书给的第一个人是亚当,然后给了亚伯拉罕,其次是约瑟夫,周数·本·男,所罗门。然后给的就是特塞德科的亚当拉比。
    这就是他怎么得到了神书。
    当他学完了律法,又学完了神秘哲学,他还没有满足,还是日复一日地想寻找力量最深处的秘密。当他知道所有的知识都在人类当中时,他说:“人不应该知道。”于是他向天使求教。
    一天晚上亚当从梦中醒来。他走进荒野。在他面前是一座大山,大山的旁边是个洞穴,在洞口的旁边是圣地的开口,亚伯拉罕长眠在那里。
    亚当拉比走进洞的深处,在那里他发现了神书。
    亚当拉比的一生都在守护知识的秘密。日复一日,他变老了,他开始寻找另外一双能看透事物本质的眼睛。
    当他看到自己变老时,他开始问自己:“我的智慧能变成什么?”
    于是他站起来,去见上帝说:“万能的上帝,我该把这智慧的神书交给谁呢?请赐予我一个儿子,让我来教他。”
    他有了一个儿子。他儿子长大了,精通律法。拉比教会他儿子关于律法的一切知识。于是他说:“我的儿子学得很好了。”他开始教他儿子学习神秘哲学。他儿子有很敏锐的理解力。但是当他学完神秘哲学的秘密时,他再也提不出问题。这时亚当拉比那颗衰老的心感到厌倦,开始渴望死亡,“我的儿子不是合适的人。”他说。
    在每一个晚上亚当拉比向上帝祈祷,希望能卸下知识的重担。终于有一天晚上,得到了神示:“把神书交到以色列拉比手里,他是艾莱泽的儿子,住在奥库布。”
    亚当拉比非常感谢,因为他可以卸下重担死去。他对他儿子说:“这是一本我没有给你读的书。”
    他儿子问:“是我不够资格吗?”
    “你命中注定不是做这个的。”亚当拉比说,“你会让源泉中断。”
    他接着给他儿子神书:“去寻找奥库布的以色列拉比,把这些书都交给他。如果他喜欢你,就让他接受你做他的仆人,让他教你学习律法,这就是你的快乐了。因为,我的儿子,你必须知道你的命运就是给他做仆人,他受过地下静静躺着成千上万神圣灵魂的洗礼。”
    不久亚当拉比死了。他儿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而是一心想要完成父亲临终前交给他的任务。他离开了自己的出生地,带着那本神书,开始去寻找父亲所说的以色列拉比。
    亚当拉比的儿子来到了奥库布。他不想说出自己来这儿的真正目的,于是他说:“我在寻找一位新娘。我要结婚,并且住在这里。”镇上的人感到很高兴和莫大的荣幸,因为亚当拉比的儿子选择和他们住在一起。
    每天他都去教堂。在那里他碰到了各种学者,圣徒和拉比。他问他们的名字,但没有一个人叫以色列拉比,是艾莱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中华图库 更多靓图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栏目热点及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最新心理图片调用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