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文化心理 >> 文化综述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许纪霖谈莫言“歌颂”唱红打黑:聪明反被聪明误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5-13
知名学者,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导师,ECNU-UBC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重点人文社科研究基地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近年来主要从事20世纪的中国思想史和知识分子的研究。近著有《中国知识分子十论》、《大时代的知识人》、《当代中国的启蒙与反启蒙》等。

  公众人物需要担当更多的道德责任,因为权利和责任是相等的,既然拥有常人不具备的优势地位,那么就应该比一般人承担更高的道德要求,承受更多的舆论批评,哪怕属于合理范围内的失真,也是不得不付出的必要代价。

  莫言式的生存智慧

  前不久,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瑞典文学院唯一懂得中文的马悦然先生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许纪霖教授欠莫言一个公开道歉》。为什么马先生要我向莫言道歉呢?原来在2011年11月8日,莫言在腾讯微博上发表了一首打油诗:

  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

  白蛛吐丝真网虫,黑马窜稀假愤青。

  为文蔑视左右党,当官珍惜前后名。

  中流砥柱君子格,丹崖如火照嘉陵。

  我以这首诗为例子,批评莫言没有守住底线,参与了歌颂唱红打黑。马先生说,只要具备基本汉语常识和平常智力的中国人,都清楚这首诗是讽刺,说我对莫言这首诗的解读是完全错误的,所以许纪霖以及他的追随者欠莫言一个公开的道歉。

  “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究竟是歌颂、还是讽刺,抑或不褒不贬的客观叙述?关键要看后面两句。一个星期之后,莫言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坚持这首诗是讽刺,但他承认诗中所谓的“黑马”,是指那些“假愤青”的公共知识分子。而我们知道,当时在网络上顶着风险公开批评的,正是莫言嘲笑为“窜稀”(拉屎、拉肚子的意思,北方的骂人方言)的“公知”。退一万步来说,我们相信莫言说的是实话,“为文蔑视左右党”,相信他不仅讨厌自由派公知之“右党”,也反感“左党”,内心暗藏嘲讽的小小冲动,那么,比较起对“公知”的公然蔑视,嘲讽未免显得过于隐晦,十分的小心翼翼、左顾右盼,给自己留足了可以全身而退、比正常要多一百倍的安全空间。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一旦嘲讽隐晦到了连“平常智力而有基本汉语常识的读者”都无法窥见个中的微言大义,反而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要想不被误读,也难。

  莫言的作品的确是当代中国文学的一流作品,虽然他的文学风格见仁见智。在莫言的作品里,他写自己的家乡高密,以农村的原始力量和农民的深层欲望来挑战人间的既成秩序,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文字之中有一些颠覆性,比如说《蛙》对计划生育政策有明显的控诉,他是具有一定现实批判精神的作家。问题是,他的作品与他的某些政治表现为何如此判若两人?

  作为一个小说家的莫言和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莫言,为什么反差这么大呢?莫言自己坦承:“日常生活中,我可以是孙子、懦夫,是可怜虫,但在写小说时,我是贼胆包天、色胆包天、狗胆包天。”

  这样一种人格分裂的现象,只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缩影,也是当下中国普遍的精神症状。每个人都不能幸免。李安在谈到《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老虎。同样也可以这样说,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莫言”,代表着怯弱、恐惧和双重人格。我承认,我的内心也有一个“莫言”,虽然我经常与“他”悄悄地搏斗。

  当然有错的首先不是莫言,而是造成他人格分裂的环境本身。但“莫言式的生存智慧”,不幸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主流精神状态。与其说是讨伐“莫言”,不如说是讨伐我们内心的黑暗,拯救自己的灵魂。

  两种丧失底线的知识分子

  今天我们这个社会最令人担忧的是,是各种底线不断被突破。从精神现象来说,丧失底线的知识分子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价值虚无主义者,另一种是犬儒主义者。

  如今在作家、文人和知识圈里面,价值虚无主义已经相当泛滥。讲什么话、做什么事,可以不问是非善恶,只要好玩、有利益可图就可以了,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当下。谁一本正经,太认真,谁就为世人不容。这股价值虚无主义之风在文学界尤甚。回想上世纪80年代,站在思想解放最前沿的,代表着国家和民族良心的,不是别人,正是作家群体。巴金在《随想录》中对“文革”的深切反思、对自我的真诚忏悔,曾经震撼了整个民族的精神灵魂。曾几何时,良知的重负被不少知识分子轻轻地放下了。价值虚无主义的思潮是从王朔开始的,他的“躲避崇高”式的讽刺挖苦,将传统意识形态的荒谬解构了,同时也将启蒙所代表的正面价值也一并给灭了,因为在他看来通通都是虚妄的宏大叙事。谁都不要谈崇高,我是流氓我怕谁?而流氓是不问价值,不讲底线的,在乎的只是利益,以及小圈子的义。

  2005年,我所在的研究所作了中国人精神生活状况的实证抽样调查,有一个问题是问受访对象,是否同意“人们的价值观各不相同没什么好坏对错之分?”居然有将近六成的受访者同意这个看法。这意味着价值虚无主义危机之严重,许多涉及到基本的道德伦理,包括政治伦理和日常生活伦理,过去属于“天地良心”的常识,到了今天反而说不清楚了,什么做不得的那条底线不见了,于是各种毒馒头、毒牛奶,毒胶囊都出来了,政治伦理之是非也变得模糊,底线被一破再破。

  第二种是犬儒主义。知识的犬儒通常都是很智慧的,有自己的价值观,是一个明白人,只是外面的世界太黑暗,自我的挣扎也很无奈,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随波逐流,顺应世俗。他们在私下聊天时比谁都明白,但一旦坐在某个位置上,就非常清楚屁股决定脑袋、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北大中文系的钱理群教授曾经发表文章,尖锐批评中国顶尖高校的年轻精英们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智商极高,比任何人都愤世嫉俗,但在现实生活中,比谁都能积极主动适应体制,而且懂得在这个体制里,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可以为自己谋得最大的利益。

  在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当中,价值虚无主义者和犬儒主义者还真的不算少数,甚至已经成为主流。在此背景之下,“文革”再来一次的忧虑并非杞人忧天。我是研究中国知识分子的,历次政治运动之中,在知识分子内部,积极表现的是少数人,而勇敢抗拒的也不多,大概各占10%,而其余80%的人,都是随大流。不少人内心很明白,但是太软弱,该守的没有守住。也有些知识分子,连底线的意识都没有。中国历次运动的悲剧,都是这么发生的。

  坚守底线,抵制平庸的恶

  德国思想家汉娜·阿伦特认为集权主义的社会根源之一是平庸的恶。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虽然不是坏人,却没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底线原则,绝对地服从上司的命令跟着作恶,这就是平庸的恶。我上面谈到的那些丧失了底线的知识分子,无论是价值虚无主义者,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犬儒,公正地说,都算不上什么“平庸的恶”,只是“平庸的乡愿”。所谓“平庸的乡愿”,就是不主动作恶,但恶来了也不拒绝,他们对待恶的态度,乃是所谓的“三不主义”:“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一切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平庸的乡愿”没有直接的危害,不该受到任何法律意义上的制裁,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在道德上和舆论上也拥有不受批评的豁免权呢?这就要看是否涉及到底线。如果没有涉及到底线,我们都应该有足够的宽容,但一旦触及到底线,没有谁可以用“宽容”来作自我辩护。特别是公众人物,需要担当更多的道德责任,因为权利和责任是相等的,既然拥有常人不具备的优势地位,那么就应该比一般人承担更高的道德要求,承受更多的舆论批评,哪怕属于合理范围内的失真,也是不得不付出的必要代价。

  儒家讲“知行合一”,重要的不是你的言,而是你的行。儒家也特别强调身教,要通过你的人格、行动、道德实践来感召周围的人。今天这个时代似乎知与行分离了,虽然我们不以言废人、也不以人废言,但作为公众人物,不仅要以自己的作品,而且也要以自己的道德实践和政治实践来证明自己,经得起社会舆论的监督和批评。

  孔子认为有两种人:狂者,有所进取。狷者,有所不为。狂者是勇士,是能够放下身家性命与黑暗势力斗争的人;狷者没有这么大的勇气,他只守住了底线,有所不为。要做一个狂者很难,道德要求太高了,但狷者的有所不为,是每个人都可以也应该做到的。这就是正派人。

  在有些情况下,你要有所不为也很难,上面的压力很大,非做不可,这可以理解,但现在的问题是,不少人主动猜测上面的意图,层层加码,上面的保险系数是1,到了下面便是10。在不用付代价、或者只要付很小代价的情况下,都守不住底线。在这个有各种压力的社会里面,很多人都活得很无奈,难免有违心之举。然而,社会毕竟在进步,体制也比过去松动许多。虽然我们无法在许多公共正义的问题上挺身而出“有所作为”,但低调的“有所不为”不仅是可欲的,也是可能的。每个人内心都有一条价值底线,守住了这条底线,不与邪恶为伍,其实不要求你付出多大的代价,但守住的却是自己的人格尊严。假如有更多的人自觉地守护一己之价值底线,那么我们这个国家就有希望,邪恶就不会如此猖獗,文革的复辟也就失去了社会基础。

  今天许多人都在抱怨这个那个的。但是我们就是体制的一部分,因为不管你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体制已经内化为我们不自觉的灵魂,所以它才能大行其道。一个人究竟是身处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并不重要。不能以为在体制外就天生光荣、一尘不染,而体制内必定是黑的。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有,在体制外用体制的方式思维、行事的,也有得是。真正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底线意识。重要的不是你身在哪里,而是心在哪里,能不能在一些事情上做到有所不为。

  村上春树2009年获得耶路撒冷文学奖的时候,发表过一段脍炙人口的名言:“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是的,无论高墙多么正确和鸡蛋多么错误,我也还是站在鸡蛋一边。”我们需要一场像上世纪80年代巴金老人所发起的灵魂拷问,一个国家崛起的重要标志不是G D P,而是每一个国民有人格的尊严。

  我很欣赏崔卫平教授说的这段话:“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人要力所能及地坚守底线,学会对邪恶和无聊说N O。“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燃蜡烛”,这个蜡烛就是内心的蜡烛,对内心信仰和底线的坚守,以及力所能及的实践。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