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文化心理 >> 文化时评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中国文化的当代性:回看传统 摆脱西方话语模式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5-14

四人谈:于“当代”中的“山水、花鸟与人物”

中国文化的当代性:回看传统 摆脱西方话语模式

姜建忠作品《书童》

中国文化的当代性:回看传统 摆脱西方话语模式

孙良作品《闲趣》

中国文化的当代性:回看传统 摆脱西方话语模式

黄阿忠作品《泊》

中国当代艺术的自身建立该怎样行进,这是个大命题。关于中国画、中国文化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当代性,中国如何从传统中找回自己的文化自信,如何摆脱西方的话语模式等问题,策展人李晓峰与三位艺术家进行了对话。

编者按:黄阿忠、孙良、姜建忠三位都是油画家,然而前不久三人却联袂展出了各自的国画作品。“黄阿忠、孙良、姜建忠国画近作三人联展”也引发了一个关于中国文化当代性的讨论。三位油画家的这次跨界,不同于现代观念水墨的符号式图解,而恰恰选择以经典传统的笔墨语言,去表现中国文人画的意境和神韵。关于中国画、中国文化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当代性,中国如何从传统中找回自己的文化自信,如何摆脱西方的话语模式等问题,策展人李晓峰与三位艺术家进行了对话。

为什么当代选择“回望”

李晓峰:怎样算当代性?当代不会就是那些西方用过的文本吧?其实,按学者刘小枫观点,当代、后现代其实还没有跨出现代性的命题。本质主义烟消云散后,不再本质化的都归到了现当代。

孙良:很多艺术在中国历史上,以前的讲法是复古运动,实际上还是创新。我不用复古,我用“回看”,这是更有意思的问题。

李晓峰:是的。那么为什么中国当代选择“回望”传统?这正是需要深入触及的话题。比如这几年越来越明显的中国元素,不再是那种符号化的政治POP,如领袖符号、光头等,不再具有那时的张力。这时艺术家们开始往久远的、深层的传统中国回望,是历史苏醒、文化情怀?

中国当代艺术“回望”传统,我觉得和一直搞国画传统的人不同,所以,当代“回望”传统的意义可能大于传统本身,甚至大于当代本身。这是三人国画联展或许会给当代中国提供的一个很重要的案例,就如“星星美展”,从那时走到现在30多年,结果那个“不准调头”的著名符号,突然貌似调头了,可以叫回首、回望,深层的意味呢?

孙良:中国的当代艺术面临着三个女妖,《荷马史诗》奥德修斯的典故。奥德修斯在回家的路上,必须经过一个海岛,那里有女妖唱很美妙的歌,过往的船员都会被这个歌声所吸引,情不自禁地将船划向那个岛屿,但最终都在接近岛的时候撞上暗礁,船毁人亡。所以,他叫他的水手们用蜡封住耳朵,当经过那里被歌声吸引的时候,那些船员是听不到声音的,他和船保存下来。今天的中国艺术家呢,我认为也同样被三个“女妖”吸引:第一个,就是权力与体制的引诱,第二个是市场,还有一个“女妖”就是帝国主义。

李晓峰:你指的是“西方”吗?

孙良:对。西方用它所谓的革命或者是激进的口号来引诱艺术家,这个引诱的过程会使我们忘记我们自己的传统和审美。现在中国很多艺术家都想“创新”,好像不当代就不是人一样的。但是在西方你会发觉在它的文化当中常常会出现回去、回家。

黄阿忠:画家认识自己最重要。有人说你可以搞抽象画,我说我不会。当代不起来也可以存在。我画国画不是为了追求时髦,我就是自己想画,为什么呢?我觉得国画里边有中国的一种精神在。

李晓峰:跟你吃中国饭一样,吃着顺口,画着顺手。

黄阿忠:我画国画就是觉得自己很开心,这个开心是什么?就是“玩味”呀,实际上,我觉得当代不当代不重要。

最好的传统是什么?传统就是历史把一个东西交给你,一代一代交下去,交的过程中会有损失、有丢失,也有添加,比方说齐白石,他的东西肯定有传统。但是与石涛和巨然相比,不完全一样。这个里面会随着时代去添加很多东西,又成为新的传统。传统有三块:第一,传统是一个大文化,比如中国传统的大文化包括诸子百家、唐诗、宋词、元曲等等;另一块,就是民间的艺术;第三块,就是西风渐进以后给我们的影响。

所以说今天做这个展览我觉得意义很大,在于我们重新审视传统,而且是以油画家的身份去审视。

李晓峰:我们原来强调创新、现代化,都是那种所谓的进化态度,后来发现西方人很强调回家的,就是困于找寻到一条回家的路,那阿忠讲的这个“玩味”跟孙良讲的“回家”的概念有什么关系?

孙良:不一样,他是谈他的一个喜好。今天中国文化所面临的问题是自己文化当中某些优秀的东西,是不是应该再重新回看一下。

李晓峰:你现在画国画是否跟你刚才讲“回家”的感觉有关系?

孙良:画国画是我喜欢的。借梁漱溟讲,人生有三个阶段,年轻时候是左派,中年我就成了右派,晚年要当无党派。我的解释,年轻的时候要造反,要弘扬自己的一种张力;中年,是右派,就是知道了什么是好,好的东西在哪儿;晚年,包容一些。但我主要说的是,没有一种艺术像中国的书法和中国的文人绘画那样会随着年龄增长不断提高的,甚至在晚年达到高峰。

“回看”传统需潜心参透

姜建忠:接着“回家”的感觉谈,我其实没出过“远门”,所以也没有“回家”的感觉。但是“院子”附近是经常走走的,在“家门口在院子里”看看风景,至于出“远门”,我很谨慎。

我是一个崇尚经典的人,无论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优秀的文化我都爱不释手,经典文化才是人类文明的象征。这不是一两下子能够玩出来的,艺术的真谛其实不完全从生活中来,而是从传统中来。整个美术史,就像放在桌上的自助餐饮,各种各样的菜都有,我只选择对我胃口的。我本能地挑各个时期经典的东西,切一段下来大嚼一番。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它与西画完全是两个系统。

的确,很多人在走两条路,从林风眠就开始提倡走中西结合之路,而我呢,不着急把它们混在一起,我以为可以从两个系统进去,上午是“美国之音”,下午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如果他们要结合,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我对中国画的关注,是站在中国文化立场来看待当代中国画的。开始现代水墨很新鲜,后来我觉得它们跟中国文化没什么关系,它完全是用了中国画的材料在画西画,它是属于西方表现主义这一类的范畴。如果不在中国文化的系统里面,你就是用宣纸作画,往往到一定年龄会越画越差,因为画家年龄高了他捕捉对象的敏感度弱了。像黄宾虹这样的画家,他既有中国文人的高度修养,又具有对客观事物理解的中国视野,这两种东西会潜移默化在他的笔墨里呈现出来,这种毛笔与宣纸的关系,造型的主客观关系凝聚在画家心中,形成了胸有成竹。从这点上说,可能他越到老笔头功夫会越成熟。今天我们怎么“回望”这段文脉,有时“反动”是为了获取更大的自由度,是为了前进提供新的可能性,文艺复兴就是一种“反动”和回首。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