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文化心理 >> 人物风采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世态炎凉:一个晚清高官的官场体会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4
   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地条约《南京条约》的签订者之一伊里布(1772--1843年),他本是满洲镶黄旗人,鸦片战争爆发后,作为朝廷钦差与两江总督的他和英国人谈判订约,一直为世人所唾骂。
 
   其实,伊里布这个人还不算太坏。《啸亭续录》中说,伊里布做云南通判的时候,云南苗民起义被清军镇压,武将们为了贪功,把一些无辜者也都抓了进来。云贵总督伯麟命伊里布前去审讯,伊里布在了解真相后,把那些无辜之人全都释放,这下把那些武将们惹恼了,他们纷纷跑到伯麟那里去大告其状。伯麟听后勃然大怒,他把伊里布召来呵斥一番。伯麟没想到的是,伊里布竟然顶撞道:“下官职位虽低,但也知道为人做官的本分。那些无辜之人也有父母子女,我们怎么能靠屠戮无辜来取媚朝廷呢?何况,我释放的那些人都是无辜之人,如果那些人再有反叛,我愿意以我人头担保,要杀要剐,惟命是从。但是,要我以杀无辜之人来升官,就算提拔我做督抚,那也不是我能做到的。”伯麟听后颇为震动,等伊里布走后连叹道:“真是个奇男子啊。”  
 
   不过,随着对史料的翻检,伊里布其人其事最让人感触的是还不是以上一正一反的两种形象,而是清人笔记《留仙外史》里记载的伊里布和某客人谈起一段往事。
 
   伊里布当时对客人叹道:“人生在世,或由福而祸,或由祸而福,皆有定数,无法预料。想当年,我在云南抚军衙门外的西偏房,坐在胡床上苦等接见,只能默数屋里的椽木和方砖作为排遣。这滋味,可真不好受啊!”
 
   客问其故。伊里布说:“我当时做云南通判,因被弹劾而去官,穷得没办法,想去求抚军批准拨点盘缠,外面站岗的人见我没钱通融,又是新被废的官员,不肯前去通报。我恳求再三,他们才答应下来,让我到西偏房少待。
 
   我在西偏房里,看见大小官吏们排好队,随后又听到站岗的人分别传令谁谁谁进去。当时就看到司道官员进去了,接着又出来了;府厅官员也进去了,接着又出来了;州县官员也进去了,又出来了;武将们也进去了,出来了。眼见等待接见的人越来越少,我想应该到我了,不想这时突然听见站岗的人大声道:‘抚军大人有令,今日接见诸人办理公事,时间已到,大人非常疲惫,没接见的人今天且退下,明日再来!’我一听傻了眼,只好自己走回去。第二天我又眼巴巴的赶过来求见。但是,我往返三日都没见上抚军大人,而且每次都是如此。
 
   在这几天里,我在抚军衙门外的西偏房里,坐在一张胡床(即折叠椅)上屏息枯坐,一无所事。穷极无聊之下,我仰头默数这屋里从东到西有几根椽木,数完了椽木后又数椽上的方砖又有几块,反反复复,最后数得是一清二楚,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没办法,最后我还是没见着抚军大人。云南离京师万里之遥,我当时又没有足够的盘缠,无奈之下,只好暂时让我的妻子儿女暂时留在云南,我孤身一人先回京城,到时问亲友们借点钱,再想想其他办法。
 
   没想到我回到京城,亲友们听说我已被罢官,路上见了我之后,一个个都远远的就绕着道走,生怕被我看见,当时也没有一个人来问我的状况如何。幸好当时朝廷有规定,旗人因公去官的,可以请求觐见皇上。有个原来在我手下做过事的人跟我说:‘你现在都困窘成这样子了,不如送点钱给那些值守的人,看他们会不会帮你安排觐见,说不定皇上还真就见你了,到时你的事情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我当时心想,反正现在也是山穷水尽了,干脆就孤注一掷吧,于是我狠狠心,把我当时剩余的一点钱全拿出来送给了值守的人,这才得以具文上奏。也算我的运气好,当时皇上正好挂念云南的乱事,见我从云南来,便特意召见了我,询问那边的情况。
 
   我得此机会,把云南的情况还有我自己的情况都如实汇报了一番,皇上听后,觉得我说的不错,便命我官复原职,仍旧回云南办事。亲友们听说我复官了,便开始陆续有人跑来向我庆贺。正要出京赴任的时候,皇上又越级提拔我为郡守。这个消息一出,亲友们来向我庆贺的人多得不得了,有来建言献策的,有馈赠东西的,还有来送钱的,一个个还生怕我不收。
 
   出了京城后,朝廷又下令让我先做监司(监察州县的地方长官,比按察使低一级),仍旧在省城办公。回到云南,我和妻子儿女再相见后,真是感到恍如梦中,简直不敢相信现在的这一切是真的。到家后的第二天,我便前去谒见抚军,当时站岗的还是那几个人,但这次见我后,情况却大不相同,这些人赶紧起身,一个个脸上堆着笑的前来招呼我。刚一进去通报,抚军便立刻传命:‘请!’
 
   我进去后,抚军大人脸上和颜悦色,极力庆贺,他见我还穿着监司的衣服,便惊讶的问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昨天皇上有令,特命你做云南按察使,你怎能还穿监司的衣服呢?’随后抚军大人便呵斥左右:‘还楞着干吗,赶紧去把大人的衣服拿来!’于是我就在抚军衙门把按察使的衣服换上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可谓是春风得意,一路高升,不到两年,我便由按察使转为布政使(负责民政这块),随后又升为云南巡抚。我受命云南巡抚的地方,正好就在抚军衙门的那间西偏房,当时屋里焚香设案,正当我九拜谢恩的时候,忽然抬头看见西偏屋顶的椽木方砖,历历在目,我立刻想起了当年曾在这里苦等三天,想见抚军大人一面而不可得的情景,心里不免唏嘘了一番。
 
   随后我便升堂办事,手下人来通报说,云南的大小官吏前来向我祝贺,现都在屋外等待接见。于是我便按秩序一一接见,就跟当年我看到的一样,司道也进,司道也出;府厅也进,府厅也出;州县也进,州县也出。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抚今追昔,真是感到人生如梦,令人感慨万千!
 
   等接见完这些人后,我把门外负责通报的属下叫了进来,告诫他们说:“你们都给我好好听着,从今以后,只要是有人求见,你们都必须给我通报。还有,接待那些求见的人,你们都好好对人家,不要仗势欺人,不要让西偏屋里再有人默坐胡床,求见不得,徒劳无助的仰头默数木椽几根、方砖几块!”
 
    官场炎凉,人情淡薄,伊里布的感悟何尝不是一种历史的常态?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