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文化心理 >> 文化之谜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汉藏语言确有亲属关系(一些比较语言学的澄清)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1-14
语汇相似,也不一定就能证明两者就同源,必须要证明这些基础词汇是否为同源语。即必须要明确这些基本词汇中是否有大量具有音韵对应的规则性的词汇。

再次,基本词汇也会随时间而消失。美国学者斯瓦迪史曾制定了一个由适合所有时代、所有语言的两百个基础词汇组成的表。假定基础词汇每千年的保存率为81%(即消失率为19%),那麽两种语言的基础词汇的共有率就为66%。超过五六千年的话,两种语言的基础词汇的共有率降至低于10%。而基础词汇的共有率低于8%的话,就无法排除偶然性的概率。因此用基础词汇的相似是很难说明两种语言是否同源,以及到何时为止为同源。比方说,即便能在两种语言中找到成百上千个相似的基础词汇,但如果把这些相似的基础词汇放到上述的两百个基础词汇的框架去比较,若只能找到10个左右的词汇,则只能说是偶然的一致。

第四,并非任何语言都必然经历"主宾谓"的阶段,然后慢慢以不同的方式和速度,进入"主谓宾"语序的。咸阳士网友的说法中似乎还有较多的主观想象的成分而与事实不符合。毕竟,从每个民族都经历一个初级思维到复杂思维得出"主宾谓"是人类语言发展的第二阶段,而主谓宾结构则是人类思维进化到了更高级阶段才有的语法结构的结论,跳跃性太大,缺乏足以证明前後因果的事实根据。

第五,德语明明就是主谓宾结构,咸阳士网友怎麽会说出仍是主宾谓结构的话来呢?

例如,汉语的我的名字是南乡子,译成英语为my name is Nan xiangzi,而德语mein Name ist Nan xiangzi。再比如,汉语的我学英语,英语为I study English”,德语为“Ich studiere Englisch”,都是主谓宾结构。而英语与德语还有大量音韵对应的基础词汇。所以说它们是近亲语言。如果仅仅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栏目热点及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