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文化心理 >> 传统心态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草民心态的演化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1-18
   我们只要留意中国京剧不同行当的扮相,想想青衣的水袖、老生的髯口、净角的花脸,就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生、旦、净”这三个行当,在扮相上通常是对现实人物的美化。唯有丑角,不仅没有华丽的行头,还要在鼻梁抹上一块白粉,实在是对现实人物的艺术丑化。丑这个行当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的优人。最开始的优人都是由侏儒充当,以戏谑调笑为主要表演手段。为了引人发笑,在扮相上对人做丑化处理,本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在京剧中,不止是有着插科打诨戏份的角色,几乎所有非主角的普通大众,不论他是贩夫走卒,还是渔父沙弥,不论他胸怀歹意,还是心地善良,都免不了要以丑角扮相出场。不独是京剧,中国很多地方戏曲都是这样。为什么普通大众对丑化他们形象的戏剧,不仅不加以抵制,反而喜闻乐见呢?中国旧戏,在民间有着强大生命力,是不是也和对大众形象的丑化,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大众心理的需求有关呢?
   在我看来,丑角的舞台形象,给了普通观众一个心理暗示:我只是一个平民,我要把自己看的低一些,不要以为自己活着对别人有多大的意义,至多就像丑角那样,给别人增加些笑料。中国古代的百姓常以小民、草民自谓,大概也是出于类似的心态。所以我把这种心态称作“草民心态”。在中国古代,“草民心态”首先意味着生存的智慧。“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论哪一朝哪一代,活下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整日的奔波辛劳往往只能维持温饱,还要随时面对自然的灾害和有权有势人的盘剥。余华用“千钧一发”这个成语,形象地刻画了人和生活之间的紧张:“让一根头发去承受三万公斤的重压,它没有断。”为什么没有断,因为生命有要活下去的本能。为了活下去,大多数人就要寻找躲避痛苦的良方。人们渐渐发现,不如把自己看低一点,把自己当做小草,没有期望,也就不会有什么失望。有一部展现清末民初民生的京戏《膏药章》,其中一句反复出现的唱词就是“无灾便是福”。老百姓对幸福的期待尚且如此消极:无灾无害就可以了,可以想象生活的底线在怎样卑微地方。苦难压迫,那都是应该的,忍着吧。久而久之,不仅可以忍下来,还可以在该哭的地方笑一笑。看低自己,降低期待的“草民心态”,构建了一种生命的韧性。中华民族,饱经磨难,还能够香火不断的延续下来,这种韧性,是功不可没的。
  不仅如此,“草民心态”从朴素的生存智慧开始,逐渐衍生出了相应的艺术文化。我们前面提到的丑角,就是一个例子。这样的“草民心态”及其衍生,并非中国独有。尼采在《权力意志》中说:处在底层的大众,会用“我没有什么价值”,作为心理安慰的办法。对自我的否定,是忍受生活,保存生命的手段。尼采进而分析,这种安慰会进而衍生出相应的道德伦理和宗教信仰。比如基督教,它的流行,和“每个人本来都有罪”的说法,迎合了人们愿意看低自己的心理,有着密切的关系。
   但是,尼采并没有赞扬“草民心态”有利于让人活下去的积极意义。他强调了它的另一面。首先,“草民心态”并不反思不幸境遇中自己的责任。既然自己什么也不是,自己也就不担任何责任了。其次,它在谦卑的背后,是对地位高的人的怨念。一旦有可能,他们会对地位高的人施以严厉报复。另一方面,他们对地位高本身的合理性,并无质疑,他们只是痛恨自己不能获得高的地位。我想,千百年来的中国农民起义,以对官僚地主的屠杀开始,以起义领袖成为高官巨富结束,“草民心态”中的怨念,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正因为富裕地位高的人总是少数的客观现实,和人渴望心理安慰的主观需求。“草民心态”并不会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制度的变革而消失。在民主自由的西方,仍然有很多人以“罪人心态”皈依了基督。在中国,“草民心态”则依旧在社会心理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并不断涌现出“卵民”、“屁民”、“蚁族”、“蜗居”这类充满“草民意识”的新词。和旧时代相比,“草民心态”中坚韧隐忍的一面在消退,生活受挫即寻短见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而推卸自身责任,对外界充满怨念的一面,却在不断扩展。我们打开社会新闻,看到最受欢迎的评论,几乎都是对社会、政府、富人、官员的谩骂与讽刺,以及对自身地位的贬损。你说“知识改变命运”,他说“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你说“真才实学的人大多还是能有口饭吃”,他说“你太幼稚,不知道社会的现实,没有看到海归博士后跳楼的跳楼,摆地摊的摆地摊”。你说“你怎么不做点什么,改变这个社会”。他说:“我、一介草民,在领导面前什么都不是。我能改变什么。我说多了会被和谐的”。你说:“社会不全是的黑”,他脸一变:“你是五毛吧。”
  我最近一直在想,为什么《蜗居》这样的电视剧如此的流行。一个思考的结果是,它满足了许多中国现代“草民心态”人的需求。我们毕竟不是生在旧的时代,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感到理想主义的召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栏目热点及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