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时事心理 >> 社会心理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2011:“公共焦虑”催生社会管理新思路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31
  2011年,雾霾天气击中民众的“污染焦虑”;食品行业的新国标制订引起人们“食品安全焦虑”;“郭美美”事件和“河南宋基会”事件引发“公益焦虑”;“限堵令”与“出行难”带来“拥堵焦虑”……
  这些纠结与争议的背后,是一种典型的社会心态——“公共焦虑”。种种焦虑背后,是广大公众对公共事务决策更加科学、民主和透明的强烈期盼,发出的是我国社会管理创新亟须向深层次迈进的强烈信号。
  “公共焦虑”频发折射社会管理之痛
  仅仅几天,“PM2.5”这个环保领域的专业术语变得人尽皆知。“雾天不等于污染天”,北京空气质量“现在与以前比有进步”——有关部门的回应,在网上引来广泛讨论。同样的大雾天,有人看重宏观数据统计,有人突出微观污染感受。民众“焦虑”的背后,公共部门应该怎样有效沟通,才能得到普遍认同?
  在诸多知名品牌速冻水饺陷落“金黄色葡萄球菌门”后,新版速冻面米制品国标中将这一项目从“不得检出”改成“限量检出”;生乳新国标中,蛋白质含量变为下降,每毫升中菌落总数标准提升……关乎消费者健康安全的新国标,到底是“进步”还是“开倒车”,谁来化解公众的食品“标准焦虑”?
  因为“郭美美”事件、“河南宋基会”事件的影响,公众对部分慈善机构、公益性事业的不信任感不断加强。连日来,多个省市的血液储备纷纷告急。献血率走低的背后,大众“担心血液被牟利”的看法占据相当比例。
  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中城市,纷纷出台各种“限车令”的同时,出行难问题没有根本改善,在拥堵的道路和拥挤的公交间,大家每天都要做“艰难的决定”……
  密集出现的“焦虑”牵涉诸多领域,引发争议之强、对政府部门公共决策的冲击力度之大,是空前的。“可以说,整个社会都在不同层面上感受到了‘公共焦虑’之痛。”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理事郭巍青说,这也是我国社会发展进入转型期而产生的一种社会管理“阵痛”,这是发展必须要跨过的障碍。
  中央党校研究员曾业松认为:“‘公共焦虑’的蔓延,表明作为社会情绪稳定器的公信力出现了问题。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公共决策环境恶化,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的社会管理能力被不断削弱,最终政府公信力和公众权益也会受到损害。”
  “公共责任”意识增强提升“公共决策”期待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对慈善、环保、食品安全等公共事务的关注度大幅提高。这既是“公共责任”意识的增强,也是推动社会不断发展的“助推器”。
  专家分析认为,转型期的社会中,群众权利意识增强,也变得更“敏感”,会用比过去更高的标准去衡量干部和政府。而表达渠道增多,舆论场域变化,也容易让某些诉求迅速“发酵”。这些资源用好了,公共治理工作的正面效应会倍增;而处理不好,负面效应同样不可小视。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岳经纶表示:“‘公共焦虑’的特点,是责任主体的多元化,相关事务不仅依赖政府部门和社会机构的决策与管理、服务,也要求每个参与其间的公众个人发挥作用。”
  “天气一变差,有关部门就被指责得一塌糊涂,说报的指标是骗人的。”北京一位环保部门工作人员无奈地说,“城市的污染排放这么大,为何不想想,我们每辆车、每个人也可能是污染的‘贡献者’呢?”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我国公共事件信息“供给”不足,而百姓的“诉求”却在与日俱增。这使得当前的公共治理工作,有一个“开放的边界”,兼顾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寻找与群众交流沟通的共同语言,这些,是深刻变化的时代对公共治理工作提出的全新要求。
  部分领域公共决策的不广泛,成为“公共焦虑”的主要原因。曾业松说:“公共决策的核心在于公共参与,不能让公众在决策过程中有‘被代表’的感觉。决策的参与面小,就会导致公众对决策结果不买账、不认可。”
  公共决策过程中的不透明,也容易引发“公共焦虑”。回顾今年一些热点事件,可以看到一些政府部门和相关公共机构,决策程序仍是“信息单项发布”,对公众的疑虑和意见缺乏反馈机制。“在以乳业标准为代表的一些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制定过程中,就反复有声音认为公众参与是‘走过场’。”郭巍青说。
  公共决策的不尽科学,直接刺激了焦虑的发生。曾业松认为,微博、新媒体的飞速发展,让公众有了更多更主动的利益诉求表达渠道,但有些机构、官员仍习惯于“捂”“瞒”的应对策略,导致公共决策机制陷入被动。
  深化社会管理创新给“公共焦虑”安上“减压阀”
  “公共焦虑”的产生,与社会经济发展进步密不可分,考验的是公共决策能力。
  郭巍青说:“在社会管理中,政府必须发挥主导作用,树立社会参与、共同治理的理念。只有充分发挥各种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在社会管理中的协同、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