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历史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精华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文化

文化综述 宗教心理 民俗心理 人物风采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军事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时事

民心聚焦 社会心理, 心理时评

国内心动 国际心动 两岸心动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时事心理 >> 社会心理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略谈婚姻关系的社会心理层面

作者:陈一筠    文章来源:中崋心理教育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2-8

    近一个时期,围绕修改《婚姻法》的讨论,人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意见。争论的某些焦点已超越了法律的范畴,径直涉及婚姻的本质和一夫一一如既往婚姻家庭制度何支何从这样的深层问题了。笔者不是法学专家,对法律条款如何取舍和实施没有发言权,但由于婚姻关系毕竟是男女之间的一种社会关系,《婚姻法》毕竟是整个社会对婚姻关系进行维护、监督、调节和舆论干预的重要依据,因此,任何一个社会的婚姻法都必须反映该社会文明进步的主流要求和大多数人认同的价值规范,否则就会失去公正。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学者有责任参与修改婚姻法的讨论。然而,正如大家所知,社会学者们发表的意见不尽一致,原因不仅在于我们本身的知识水平、信息来源、研究方法以及阅历、价值观等个人情况的差异,而且还在于婚姻家庭社会学在我国尚属新的学科,迄今并无成熟的、具有权威性的研究学派及其广为接受的研究成果。因此,我在这里发表的意见,只是个人的肤浅看法,仅供参考。谬误之处,恳请指正。

一、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是人类文明长期进化的结果

    有人提出,婚姻法修改要进一步保障夫妻聚散的自由,尊重个人实施“性权利”的自由,解除一夫一妻制强加于男女的道德义务,维护“私权”,体现“人性”与“人权”。这些言论,得到部分有影响的媒介宣扬与炒作,在社会公众中引起诸多困惑,甚至混乱:似乎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已经不合时宜了,需要来一场两性关系的“大革命”。

    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人类曾经历过漫长的野蛮时代,那时是没有婚姻的。男女群居、杂交,聚散自由,随意享用天赋的“性权利”,孩子生来不受父母保护,性发泄出于本能,谈不上责任义务。也正是在那样的野蛮时代,有些人种与部落自生自灭,衰亡绝种,与野生动物世界的情形差不多。

    但人类毕竟是最高级、最聪明的动物。万年之前,人类有了禁止乱伦的规则,那便是第一部《婚姻法》,它标志着人类无婚状态的结束,也标志着两性之间合法性关系的开始。禁止乱伦使人的“性自由”受到了最初的限制。随着人类文明的持续演进,两性关系的法定形式就从群婚到多配偶婚、对偶婚,最终建立了一夫一妻制婚姻。其中的每一步进展,都对本能的“性自由”施加了越来越严格的限制,体现了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必然规律。

    那么,人类为什么在其文明进步过程中要对自己曾随意享受的“性自由”、“性权利”加以限制呢?首先当然是为了生存繁衍。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严格的婚姻制度来限制人类本能的两性关系和保护人类的生存繁衍,人类文明会达到今天这样的局面吗?可以说,今天存续下来的人种与民族,正是被婚姻文明制度拯救出来的幸运者;人类之所以能创造出今天这样的繁荣,首先要归功于以一夫一妻制婚姻家庭为基础而确立的社会文明秩序。在这种秩序下,人类的生存繁衍和创造发展才得以充分保障,“人性”与“人权”才可能实现。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史蒂芬?考伟曾经指出:“人类两性生活的组织法则,并不是被某个人发明出来的,而是对自然规律的反应。正是这样的法则,奠定了人类生活的牢固基础,并维护着人类生活组织的持久性,从家庭组织到社会组织。”美国著名社会学家米德在考察了各种文明制度的兴衰之后总结说:“就我们所能找到的人类最早期活动的记录来看,我们的祖先总是以家庭为生活据点的。我们傺当现过任何民族在毁坏家庭并以别的生活广度取代它之后能够持久兴盛。尽管有人一次又一次地倡导家庭革命并付诸实验,人类社会却依然肯定非依靠家庭为人类生活的基本单元不可,即由父亲、母亲与子女所组成的家庭。”这两位学者所提到的家庭,显然都是以婚姻为基础的、孩子与双亲生活在一起的完整家庭。单亲家庭和其他形式的家庭,不过是意外和非正常情况带来的后果。

二、婚姻的社会本质与“离婚自由”

    婚姻作为社会和法律认可的两性关系形式,它具有生物的、经济的、文化的、心理的多种层面。

    婚姻当然首先包含着两性之间自然的、生物的性关系。但是,人类的性关系自有婚姻文明以来,就与动物的性关系有了本质的不同。动物对性伴的需求是以纯粹本能的形式去实现的,而人类却要通过有意识的选择而实现,这种选择有目的、有标准、有价值取向,它们来自所受的教育、个人经历和社会生活的影响。

    婚姻的经济关系,在今天男女平等的社会中,是共同劳动创造价值,共同分享创造的成果,共同抚养家庭中不能自立的成员。由于夫妻在家庭之外和家庭之内的劳动有所不同,各自的经济贡献是难以完全用金钱和家中财产衡量的。大多数中国人不习惯采用夫妻经济关系中的“AA制”,也不赞成一方对另一方的纯粹经济依附,更不赞成夫妻之间的剥削和经济虐待行为。

    婚姻的文化与心理价值就显得复杂些。爱情、信赖、志同道合、关怀、同情、同甘共苦、相互依存等等,既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婚姻价值鸡肉,也是世界上具有普遍意义的婚姻理想。在婚姻的文化心理价值取向与夫妻生活实践中,自然欲会降到次要的、暂时性的层次上,它没有文化与心理关系那样的恒久性。其实,一对摆脱了生存温饱困境和生殖繁衍重负的夫妻,其心理情感关系就是现代婚姻的本质所在。心理情感关系有着经济关系和肉体关系所欠缺的那种深刻性、恒久性与道义性。当然,婚姻的文化和心理关系与夫妻双方的道德意识和人格素质相关,因而这种关系所能达到的高度是因人而异的。

    谈及道德意识,有人认为它是与法律毫无关系的。然而,在任何一个社会中,婚姻法都有明确的伦理基础与道德倡导。因为婚姻毕竟是一种受社会制约的两性关系,个人的道德意识就必须顾及社会上占主导地位的道德理想,当二者发生冲突时,社会就要通过种种手段来加以调节。法律虽然不直接调节道德冲突,但法律原则对社会的道德倾向会发生重大影响,因而对调节道德冲突也有照考意义。而且婚姻关系中的某些基本规范,有时很难作出道德与法律的区分,例如男女平等、夫妻相互忠实与扶助、抚养子女和赡养老人的义务与责任等等,既是法律的规章,又是道德的规范。有人强调婚姻法是纯粹的“私权法”,也是令人质疑的,因为婚姻法在赋予夫妻权利与义务的同时,也赋予了国家一定的责任;如果婚姻需要支持、保护,或者遭到内因或外因的破坏,国家就要通过法律方式出面干预。因此,法律必然规定结婚和离婚的条件,规定某些严重疾病的患者或近亲男女不得结婚,这是为了维护婚姻的健康。而某些人的离婚申请,又需要进行调查、调解,一段时间后再予判离或不予判离。对于因过错(如不忠)而离婚的一方,法律还要给予一定的责罚,如责成向另一方赔偿损失等。当然,仅仅通过法律去阻止离婚,是无济于事的。一桩事实上已经破裂的婚姻关系若不合法地解除,夫妻双方和孩子在长期的痛苦或敌意中熬煎,是不人道甚至危险的。然而,法律也有权阻止某些轻率的、不负责任的离婚;尤其当离婚涉及未成年孩子的养育责任时,法律就必须虑及孩子的需求和利益而不能完全按夫妻的意愿行事。有人对离婚自由持有极端的观点,认为只要一方宣布“感情破裂”而决定退出婚姻,法律就应无条件准许,否则就是干涉了“私权”,甚至说政府把权力延伸到“睡房”来了,云云。

    怎样看待这样的干涉呢?我们可以打个比方。例如领取驾车执照。法律除了规定多大年龄的人才可以驾车上路之外,还规定了领驾照的人要有什么训练,经考核合格;交通法规还明确不许酒后驾车以及不按规矩行驶要罚款,严重者要吊销驾照。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情况将会怎样呢?实际上,婚姻破裂的深远影响往往比一起行车事故的后果更严重。

    因此,当前我国婚姻法的修改,一方面要体现婚姻在更高、更文明层次上的自由,另一方面又要对某些破坏一夫一妻制的现象作出反应,强化婚姻的严肃性,保障个人生活与社会生活的安定。把降低离婚率作为修改婚姻法的目的之一,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离婚率的上升和单亲家庭的增加,业已构成一类引人注目的社会问题。亲自审理离婚案件的法官肯定比其他人更清楚,离婚并不象某些人所说的那样轻松:“合则聚,不合者散”,婚姻解体的代价是格外高昂的。

三、爱情与婚姻

“爱情”的存亡,在婚姻法中该怎样判断,这的确是一大难点。

    当代男女对婚姻的期待更多是文化与心理方面,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夫妻感情。婚姻从昔日的“生育合作社”、“经济共同体”过渡到今天的“文化―心理―感情群体”,这是两性关系的巨大历史进步与文明成就。男女以感情为结婚的基础,又以“感情破裂”为离婚的理由,“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这句恩格斯的名言,被广为引用。这些都表明,时代进步了,婚姻观念确实在经历着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

    在婚姻法修改中,人们争论得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便是所谓“第三者”、“婚外情”问题。某引起当初因“爱情”而结合的夫妻,其中一方后来又与另一位异性产生了新的“爱情”,进退两难之中,就索性单方宣布前一次爱情“破裂”,好以第二次爱情取而代之,于是申请合法离婚;有的当事者权衡利弊得失之后,决定让两种“爱情”和平共处,大胆养情妇、“包二奶”,来个“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在这类“爱情”现象面前,法律确实显得很尴尬。法官无权诊断夫妻之间的感情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亡”了;也无法判别“合法配偶”与“非法配偶”究竟谁的爱情是货真价实的。

    前面已经谈到,夫妻之间的爱情或感情,属于心理层面的关系,它受双方知识文化水平、人格素质、道德意识、价值观等内在因素的影响。因此,属于爱情和感情的问题,应通过双方沟通、道德内省和心理咨询等方式来解决,法律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但法律可以用倡导性条文对道德调节的方向施加积极影响。

    作为一名研究婚姻家庭的社会心理学者,我想从知识传播和心理探索的角度对爱情与婚姻的关系作一点初浅的说明,也许可以供那些在无奈之中把感情问题诉诸于法律的当事人参考,也希望法官们在审理这类案件时多一个法律之外的角度。

    古今中外,人们对爱情的一个最大的误解就是以为“堕入情网”就是爱。这一误解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是因为堕入情网确实是主观体验到的一种酷似爱的感觉。当一个人堕入情网时,他或她当然就觉得“我爱她”或“她爱我”了。但这里有两个明显的问题:第一,堕入情网的体验首先和主要来自性的欲望,只有当一个人有性动机时,才会堕入情网。为什么母亲爱孩子或兄弟姐妹之爱不会使人堕入情网呢?第二,任何堕入情网的体验都是短暂的,无论你与什么样的异性堕入情网,当激情过去之后,就会“破网而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通常所称的“爱情”如果多变,爱情的强烈性与婚姻的稳定性没有必然联系。今天,经过精心装点与粉饰的浪漫爱情,更有诸多的心理原因使其难以持久。首先,性动机本身是不专一、不稳定、不长久的一种本能欲望,召之即来呼之即去,一旦满足即告消失。浪漫爱情的主观性和虚幻性也是靠不住的。每个人按照主观的感觉去理解爱情,与变人在一起时,仿佛天空都特别蔚蓝,阳光都特别灿烂;浪漫爱情把恋人的心理能量暂时地、强烈地激发出来,使双方都不知疲劳,不觉饥饿,不畏寒冷。那些痴迷于爱情的男女,内心不由得发出种种优美的信号,去赞颂世界上的日月星辰,觉得一切花香鸟语都因为自己的爱情而增添了魅力。浪漫爱情的这种主观性有着巨大方魔力,它常常使一对对不般配的男女结为夫妻。“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是浪漫爱情的虚纪性使然。当蜜月过去,夫妻长久地朝夕相处,对方那个真实的他(她)暴露无遗之后,双方的内心都可能发出“原来如此”的感叹,于是就有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至理名言。

    那些“感情破裂”、“婚外情”、“姘居”、“包二奶”之类的案件中,其实许多人不过是想通过法官的帮助而推翻当初的“爱情”承诺。那些背弃了昔日海誓山盟的男女,在法庭上坚持说自己与新的爱侣才是真正的“神圣同盟”,不惜找出种种借口来为自己的移情别恋做一番美丽的辩护,从而激怒对方,使对方也不惜举起利剑去伤害自己当初所爱并多半还在爱着的配偶。面对那些从爱情到无情的男女,试问,若不具备婚姻心理学常识,法案们将如何审案?法律是枯燥的,婚姻生活却纷繁复杂。一方脱口而出的“感情破裂”四个字,难道真的就能在法庭上决定相守已久的夫妻及其孩子的命运吗?

    常见这样的情形:迷茫中的当事人在法庭上勉强地结束一桩“爱情”纠葛之后,又堕入另一处“爱情”的深渊,只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与不同的异性之间罢了。于是“第三者”、“第四者”……“第八者”的故事层出不穷,最后连当事者自己也弄不清,究竟同哪一个“心上人”实现了爱情的梦想。其实,在人生漫长的旅途中“相见恨晚”的魅力异性大有人在,真是生命不息,探索不止啊!

    记得台湾著名女作家罗兰女士说过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认为,其实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爱情”这回事,它只不过象那电光火石,闪亮在那么一个短暂的瞬间;你掌握过、捕捉到过,你就算已经拥有了。如果期待永恒,你就必须在爱情之中投入良知与责任作为强固剂,使当初的激情成为朋友之情、夫妻同舟共济之恩情、彼此都是“百代过客”的悲悯之情。说得更明白一点,夫妻同甘苦、共患难地相守一辈子的婚姻,并不是靠当初幻想过、体验过但却象电光火石一般短暂和虚幻缥缈的浪漫激情而维系长久的。那么,夫妻之间的感情就必须是另一类,即把当初的浪漫爱情变为道义和责任感,变为“同船过渡都是缘分”的认可。浪漫爱情虽然如梦,但从此走向婚姻的男女,总还是可以在成熟的“友情”和“同情”的感受中去发挥人与人之间相互拯救的同类之情,决心共同走完剩下的那段人生之路。当你这样去审视自己在婚外出现的感情波涛时,就会保持一份旁观者的清醒;当你冷眼观赏那些仍在神魂颠倒、喜怒悲欢不由自主的多情男女时,你就可以庆幸自己不会再度陷入“爱情”的圈套了。当然,以上这些心理学信息,传达给那些已经走向离婚法庭的人似乎已经太晚了。但向广大未婚和已婚的普通男女传播此类知识,却是学者、社会工作者、媒介工作者们的责任。难道法官们不需要具备这类心理学知识吗?哪怕只是用来提醒离婚当事者走好今后的“爱情”之路,避免再误入岐途,也算是亡羊补牢吧。

四、西文的“婚姻文明”值得我们效法吗?

    在婚姻法修改的讨论中,不少人都在谈论西方的“先进经验”,其中当然也是见仁见智,齐说不一。作为多次逗留欧美的学者,我也多么希望能从西方的“婚姻文明”中找到可资借鉴的经典,以解答我们面临的难题。

    众所周知,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欧美国家曾不同程度地经历了“离婚爆炸”与“家庭革命”。据官方统计,英国1971年每千个结婚者中有5.9人离婚,1995年上升到13.6人,即增加两倍半;1970年,英国的单亲人数为50万,1996年上升到160万;与单亲生活在一起的未成年孩子从1972年的7%上升到21%。与此同时的另一个现象是同居与非婚生子女大增。1997年,英国的非婚生孩子占所有新生儿的40%。

    在美国,从1970年至1992年,离婚离上升了2.7倍与离婚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孩子增加了3.5倍;1992年,非婚生孩子占新生儿的32%。90年代以来,每年有100万以上的孩子遭遇父母离婚之苦。照这样的趋势下去,估计2000年出生的孩子中将有一半在18岁之前会目睹父母离异。

    面对此种形势,一批学者惊呼:如今西方社会已从结婚文化走向了离婚文化,从婚姻文化走向了无婚文化、同居文化。“离婚”、“无婚”或“同居”是不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它们究竟给西方人带来了什么福音?

    美国有位著名的教育学者晋斯麦斯特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说:“堆积如山的科学证据显示,如果家庭解体,子女很难免除心、身两方面的伤害,有的创伤是终身难以治愈的。家庭破碎与少女怀孕堕胎、未婚生育、青少年吸毒乃至教育危机,都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美国一批有志有识之士早就向政府提出,解决青少年危机的良策在于重振美国的家庭。

    众多的研究者近年来开始反思欧美80年代才有的“无过失离婚”法律造成离婚率进一步上升的后果,其中谈论得最多的是大量父母离异之后一代孩子的遭遇。这些孩子除了经济生活的恶化之外,还有情绪困扰、心理疾病、学习成绩下降、留级、辍不,直至越轨犯罪。

    根据1995年美国联邦统计局的一项调查,14-18岁的孩子中,只有42%的人是与“第一次”结婚的父母生活在一起;联邦与州政府每年用于补贴单亲家庭的款项高达150亿美元。这类数据还有许多,不能在此一一列举。它反映出大量家庭解体严重地动摇着社会稳定的基础,消耗着国家的财力。因此,近年来美国的一些州纷纷修改法律,以加强婚姻的严肃性。例如佛罗里达州规定提高离婚手续费,同时规定婚前要接受专门的教育和咨询,州教育局还把婚前准备课程旬入高中生的必修课。美国遗产基金会的专家闪向联邦政府建议的婚姻法修改意见中包括:有幼小孩子的父母申请离婚必须经过离婚学校的学习和接受3-4个月的调解;养育着18岁以下孩子的父母不得享受“无过失”离婚的规定;用减税的办法奖励那些把孩子抚养到18岁而未离异的父母,旨在鼓励父母帮助下一代健康地到达成年期,等等。

    总之,欧美国家60年代以来“离婚爆炸”和无过失离婚法的后果有着值得我们记取的深刻教训,而近年来部分州政府修改婚姻法的动向和布会总统执政后的“道德治国”宣言,又可从另一个方面给我们某种提醒。

    然而遗憾的是,在西方流行起来并且已被证明是后患无穷的“离婚文化”、“性自由”文化,正在被我国社会的少数“前卫派”人士宣扬与仿效;某些不负责任的媒介也在有意无意地对西方那些不健康的潮流加以引进,传播作为病态文化支柱的人人中心主义、享乐主义、虚无主义和颓废主义等价值观。它们在涣散婚姻家庭凝聚力的同时,也在破坏着社会的道德与法律秩序。这些现象,加剧了人们对一夫一妻婚姻家庭制度的困惑与疑问。近来关于婚姻法修改的讨论中,我们已经领教到许多既不符合科学事实、也不符合我国国情和百姓生活实践的“海外奇谈”。因此我认为,结合修改婚姻法而开展婚姻家庭科学知识的传播,全面介绍国外“婚姻文明”的实情,以及实施婚姻家庭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并提供专业化的咨询服务,实属必要。

     我想,作为一贯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议中发挥着独特作用的各种妇女组织,是承担婚姻家庭科学教育和咨询服务工作的主力军。我们民盟中央妇女委员会的专家和我个人,愿与大家合作,为我国的婚姻家庭文明建设作出实际的贡献。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中华图库 更多靓图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栏目热点及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最新心理图片调用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