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 社会, 心理时评
国内 国际 两岸心动


综述 古代历史 近现代史
考古 历史钩沉 历史人物


综述 宗教 生命哲理 传统心态
人物 民俗 文化时评 文化争鸣


兵家战略 军事心理 古代战争
现代战争 风云人物 兵器知识,


经济综述 牛性熊心 中国特色
世界心潮 金融大鳄 成功秘籍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社会文化 >> 历史 >> 历史人物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从入仕追求方式看李白的人生处世心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4-16
【内容提要】
李白早年就有“愿为辅弼”“济天下”,最终“功成身退”的人生理想之志,一生也为之实现而用多种方式苦苦追求,最终仍未遂心愿。李白的入仕追求方式,展现了他的生存环境和处世心理状态,揭示了他人生悲剧形成的主观、客观因素。
 
【关键词】 李白 入仕方式 处世心态 本体个性 
  诗人李白,生活在唐代社会的鼎盛时期,受传统思想意识熏陶、生活环境风气影响、时代精神的激励,早年就立下“愿为辅弼”“济天下”,而后“功成身退”的人生大志。其《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 》云:“将欲倚剑天外,挂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事君之道成,荣亲之义毕,然后与陶朱、留侯,浮五湖,戏沧洲。”《 赠韦秘书子春 》亦云:“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李白希望自己能像古代的管仲、晏婴那样,成为国家的重臣,辅佐君王,治理天下,“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功成名就之后,像范蠡、张良那样“浮五湖,戏沧洲”。其人生理想定位是“为辅弼”、“济天下”、“功成身退”。“功成”是“身退”的前提条件;“身退”是“功成”的最终的目的。“居卿相”、“佐明主”、“安社稷”、“济天下”是他“功成”的标准,“功成”如不存在,“身退”“浮五湖,戏沧洲”就失去价值意义。①因此,李白必须寻求到一条适合于自己入仕致卿相“为辅弼”、“济天下”的途径,来达到“功成身退”的目的。盛唐文人入仕方式诸多,李白也试图用常人入仕方式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之志,但终未能令其如愿。本文就此试做论述。 
   
  一、不能“科举”伤心事,郁愤无奈苦难言 
   
  唐代科举入仕的道路,决定着人们的生活、命运以及家人、家族的荣辱。为此,当时的文人大多沿着这条道路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目标。唐代科举名目繁多,《 新唐书 》卷三十四《 选举志 》载:“有秀才,有明经,有俊士,有进士,有明法,有明字,有明算,有一史,有三史,有开元礼,有道举,有童子……此岁举之常也。”此外,还有天子自诏的制科等。科举选拔以“明经”、“进士”和不定期举行的制科为主,其中“进士”最为人们向往。王定保《 唐摭言·述进士篇 》:“永徽以前,俊、秀二科犹与进士并列;咸享之后,凡由文学一举于有司者,竟集于进士矣。”又云:“缙绅虽位及人臣,不由进士者,终不为美。”进士出身往往又是“居卿相”的主要资格,李肇《 唐国史补 》云:“进士为时所尚久矣,是故又实在其中。”查阅《 新唐书·宰相传 》,玄宗开元元年至二十二年期间,科举出身而为宰相者共十八人,占此时宰相总数的三分之二,且多由“进士”出身。因此,人们对进士出身非常看重,以致有不能登此科而悔恨终生者。刘餗《 隋唐嘉话 》载初唐名相薛元超语云:“吾不才,富贵过人,然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擢第,不得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 
  面对这条众人所望之路,李白却没有染指,给后人留下一个难解之谜。以现有的文献史料看,李白终生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是确证无疑的。因而有时贤在著述中认为李白是“不屑”科举,此论值得细味。“不屑”一词在现有词典中有“不值得”和“鄙视”“瞧不起”之意。李白“不屑”科举考试,放弃让自己实现“功成”最为有效的方式,这不得不令人深思。考察李白作品,应该说他对科举进士是有过憧憬的。李白出生在一个有浓厚文化氛围的家庭,其父让他早年在家广泛读书,《 秋于敬送从侄瑞游庐山序 》:“余小时,大人令诵子虚赋,私心慕之。”《 赠张相镐 》云:“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李白早年习作多为五言律诗和赋体文章。唐代科举进士试以五律、赋为程式,《 酉阳杂俎 》前集卷一三亦有云:“白前后三拟《 文选 》,不如意,悉焚之,唯留《 恨 》《 别 》二赋。”应考科举进士试必须精熟《 文选 》之理,李白“三拟《 文选 》”,说明他曾经严格地为应进士试作了准备,期望通过科举进士试,入仕得官,实现理想。李白还作有送人赴举的诗文,《 鲁中送二从弟赴举之西京 》云:“复羡二龙去,才华冠世雄。平衢骋高足,逸翰凌长风。”《 秋日于太原南栅饯阳曲王赞公贾少公石艾尹少公应举赴上都序 》亦云:“海激伫乎三千,天飞期于六月,必有以也,岂徒然哉?”“望丹阙而非远,挥玉鞭而且去。”对应举科考有赞颂之情,且观其诗文,亦未有指责科举入仕不当之言。言李白“不屑”科举,似可商榷。 
  唐代开科考取士,统治者是从维护巩固中央集权统治为出发点的,对人才的选拔,十分注重社会政治功用,因而对参考人员有系列严格的资格限定。据《 新唐书·选举志上 》载,参加科举考试者,须有“生徒”和“乡贡”的身份,必须“怀牒自列于州县”,证明其家世、籍贯和本人的品行。此外,州府解送的“乡贡”,还须同行者五人连保,凡有违“缺孝悌之行,资朋党之势,迹由邪径,言涉多端”等禁戒者,连保三年不得参加科考。这对李白而言,无疑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 
  首先,其家族牒谱失传,无法“怀牒自列于州县”,证明其家世、籍贯和本人的品行,认定出身。范传正《 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 》云:“其先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九代孙也。隋末多难,一房被窜于碎叶,流离失落,隐易姓名,故自国朝以来,漏于属籍。”“漏于属籍”即是指家世牒谱失传,虽李白《 上安州裴长史书 》自云:“白本家金陵,世为右姓。”但无牒谱实证,按例是无法投考科举的。为此,李白在初出巴蜀东行时,曾想搜寻家族牒谱,以证出身,但未能如愿。此可参阅何树瀛先生《 李白初出巴蜀一游两都考 》(《 济宁师范专科学报 》2003年第2期)。 
  其次,其出生在贾商之家,是富商子弟。《 旧唐书·食货志 》云:“工商之家,不得预于士,食禄之人,不得夺天下之利。”也就是说,工商之家的子弟是没有资格通过科举考试来进入仕宦的。李白父祖辈在西域碎叶生活了近百年,赖以生存的方式除经商外应别无他途。范《 碑 》云其父侨居蜀中后称“客”,此“客”应不是名字,可能是因其父经商往来,生活手段仍以经商为主,时人“遂以客为名”言之。考察李白年轻时的生活行为,也可得到证明。《 上安州裴长史书 》云:“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李白出生在富商之家,按例也在不得参加科考之列。 
  再次,其年轻时有过“为县小吏”和触犯法令之举。《 旧唐书·宪宗纪 》载元和二年禁令:“进士举人,曾为官司科罚,曾任州县小吏,虽有辞艺,长史不得举送,违者举官停任,考试官贬黜。”《 新唐书·选举志 》、《 唐会要 》卷七六“贡举”条亦有载出。被“官司科罚”,说明个人品德有问题,不举送“州县小吏”,是避亲近之嫌疑。此禁令在中唐以前是严格实施的,据《 唐诗纪事 》卷一八引宋杨天惠《 彰明纪事 》载:“元符二年春正月,天惠补令于此,窃从学士大夫问逸事,闻唐李太白本邑人,微时募县小吏。”魏颢《 李翰林集序 》说李白:“少任侠,尝手刃数人。”李白对年轻时期的生活追忆时,不止一次提及杀人,《 结客少年场行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侠客行 》里更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些被人们称之为李白仗剑任侠精神的写照,但也隐含了一个事实:李白曾有过触犯法令之举。李白虽在《 上安州裴长史书 》言己被前礼部尚书苏颋称有“天才英丽”、“专车之骨”;前郡督马公“许为奇才”,文章“清雄奔放”。也因有上述禁令,无人敢愿为其举荐参加科考。 
  由上述可知,统治者关于参加科举考试者身份的种种限定,使李白根本无法通过科举这一方式入仕,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李白《 送蔡山人 》云:“我本不弃世,世人自弃我。”郁愤之情可见一斑。 二、游边入幕无功返,只吟怨歌悲自怜 
   
  赴边入幕,以军功致仕,在唐代也是一条进身途径。开元年间地方节度幕府,就有招募长从侍卫,以扩骑代府兵的行为。《 通鉴 》卷二一六载:“应募者皆市井负贩,无赖子弟。”但有功即可升迁。《 邺侯家传 》云:“但问材力,不问所从来。”这对想博取功名致仕的文人来说,是一条具有强烈诱惑力的理想化的功成之路。《 旧唐书 》卷一百三十四《 马遂传 》载:“遂少时,尝与兄读书,乃辍卷叹曰:‘天下将有事矣,丈夫当建功于代,以济四海,安能矻矻为一儒哉!’”想到的是建功以济四海。《 唐代墓志汇编 》开元三一七载李元光墓志铭曰:“(公)常有言曰:‘大丈夫不继单于颈,不碎颜良军,曷以答圣朝之休美,绍先人之鸿业。’遂投笔戎幕,冀灭雰祲。”发言立志,以不负时代圣明。杨炯《 从军行 》曰:“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刘湾《 出塞曲 》:“一朝随招募,百战争王公。”盛唐文人有从军入幕致仕经历者不少,高适《 别韦参军 》云:“举头望君门,屈指取公卿。”岑参《 送李副使赴碛西官军 》云:“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 轮台歌 》又云:“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文人赴边入幕,并非只是猎取功名和富贵,而是要追求一种参与世事的身份地位,通过建功立业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人生价值。 
  李白也曾尝试以此进身,《 送梁公昌从信安王北征 》:“入幕推英选,捐书事远戎。”《 送张秀才从军 》:“壮士怀远略,志存解世纷。”《 塞下曲六首 》其一:“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司马将军歌 》:“功成献凯见明主,丹青画像麒麟台。”体现出立功边塞的壮志豪情。李白在开元二十一二年间,有陇右边塞行;在天宝十一载,有幽州之行。前者,李白曾投诗《 述德兼陈情上哥舒大夫 》于安西都护将军、赤水军使哥舒道元,赞赏哥舒道元“一呼三军皆披靡”的“立身”之位,也隐含希望为其所用之情。也许李白无法承受陇右边塞艰苦的生活环境或未得到哥舒道元看重,只能是“孤剑谁托,悲歌自怜”,失望而归;后者游燕蓟,此行目的仍然是想“因缘幕府,蹑级进身”,但到了幽州后发现安禄山正在为叛乱作准备,预感到形势岌岌可危。李白“心知不得语”,只有“揽涕黄金台,呼天哭昭王”。“安史之乱”爆发,永王李璘起兵,征招李白入幕府,李白以为这是实现理想的机会,《 永王东巡歌 》其十一:“试借君王玉马鞭,指挥戎虏坐琼筵。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这种想法未免太天真、书生气十足,他不能认清统治者内部的矛盾,以致陷入当权者争斗的漩涡,《 南奔书怀 》:“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获罪被流放夜郎,结局更为悲凉,《 流夜郎赠辛判官 》:“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回。”李白暮年仍想入幕李光弼军中,无奈中道因病折返。由此看来,以军功致仕来实现理想的方式,对李

[1] [2] [3]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总部地址:南京市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乙幢27楼A座 师资介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客服电话: 025-84293828 官方QQ群:53314688/78630619  官方微博:http://t.qq.com/nanjingshixinli200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