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清明,不该遗忘的祭奠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7/12/2013 10:56:56 AM  文章录入:史习  责任编辑:史习

    尽管有人说,清明不是专门纪念死去故人的节日,但每年清明扫墓、祭奠逝去的故人已经成为一种传统,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尽管我对清明这一天扫墓没有特别的感觉,然而,我仍然并且深深的感觉到,在全民都去扫墓的时候,有一种祭奠不应该被遗忘,不仅不应该被遗忘,而且应该有更多的人在这一天,也不仅仅在这一天想到他们,并在心头燃一炷香。因为,他们实在太伟大;因为,当下他们的精神还远未得到普遍认可。
    他们就是以张志新、遇罗克、顾准为代表的一批在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因保持自己独立人格和清醒的批判意识,因位卑不忘忧国而惨遭不幸的优秀知识分子。他们所以堪称为伟大的烈士,是因为在他们身上共同具有这样一种伟大品性,就是他们对社会发展本质科学理性的判断和把握,在世人皆醉或皆污的情况下发人所未发之言,明人所未明之理。
    张志新在浩劫年代挺身而出,批评毛泽东、公开揭露林彪并为刘少奇等一些老帅含冤叫屈。尽管在现在看来,无论是对毛的批评还是对林的揭露,都被历史所证明正确,但在当时,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行为啊。遇罗克烈士则是在把“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奉为神明的时代里,勇于撰文《出身论》,高喊“一切受压迫的革命青年起来勇敢争斗吧,胜利必将属于你们。”诗人北岛当年目睹北京工人体育场万人欢呼的审判,他悲愤的用诗写下自己的感受:“我并不是英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我只想做一个人。”顾准则是我国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第一人。他对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进行的一系列的思考和探索,提出的市场经济理论最终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理论奠基之作。可以看出,以这三位为代表的烈士正如学者徐有渔所归类的,他们是两类思想者:一种人提出复杂精神甚至高度抽象晦涩的理论,我认为,顾准先生是这样的思想者;而另一种人是在是非颠倒指鹿为马的蒙昧和谎言时代道出常识般的真理,我认为张志新和遇罗克则是这一类思想者的代表,他们捍卫的是常识,付出的是生命。
    千万别以为以这三位为代表的革命烈士,不是在枪林弹雨中牺牲的,其痛苦、煎熬和惨烈的程度不如战场上的牺牲者。事实上,他们所受的磨难远非常人想象。张志新烈士1975年4月4日上午10时12分临刑前被几个大汉按倒在地,在颈背垫上一块砖头,不麻醉不消毒,就用普通刀子割断喉管。她呼喊挣扎,痛苦至极,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这时,一个女管教员听着,惨不忍闻,看着,惨不忍睹,惨叫一声,昏厥在地。遇罗克牺牲时年仅27岁,在狱中受到种种非人折磨,审讯了80多次,更不幸的是直到1979年法院宣判遇罗克无罪后,他始终没有获得烈士的称号。而顾准就是因为坚持真理被打成右派,与他相依三十多年的妻子被迫离婚并含恨自杀,而五个子女宣布与他断绝一切来往。这对于一个丈夫、也是一个父亲来说,是多么残忍的打击啊!但他们都承受下来,不仅承受,仍不改初衷,绝不背叛真理,绝不向丑恶低头,真可谓九死不悔。
    我在想,这些先驱者是怎么了,宁死也不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也不做没有思想如猪狗一样驯服的螺丝钉。假如他们不说真话,假如他们不去反对最时髦也是最荒谬的理论,假如他们不“天下人皆醉我独醒,天下人皆浊我独清”,尽管历史的天空会因此黯淡许多,但他们的命会保住,苟且偷生的人多得是啊。这,其实正是我,也包括今天不少人与烈士们的差距,那我们不妨先从敬仰开始,从祭奠开始。
    尽管在我们今天看来,在千千万万世俗庸人看来,张志新、遇罗克和顾准极端不识时务,傻到不可开窍,甚至说,傻到不可理喻的程度。但他们以自己柔弱的身躯,顽强而痛苦的捍卫了坚持真理、守住良知的尊严,挺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是真正无愧的中华民族的英雄。
    的确,他们不是在枪林弹雨中牺牲的,他们不是像黄继光、董存瑞、刘胡兰那千千万万个为建立我们的红色江山付出生命的英雄。但他们的的确确是为了保住和巩固我们的红色江山,不惜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而英勇牺牲的烈士。没有这些烈士,我们可能还要在黑暗中继续摸索。其实,今天我们完全不用付出生命和鲜血的代价,顶多就是钱挣得少一点,官当得小一点,或者没有了学位当不上教授等等,就能做到坚持真理,但坚持一点自己,守住一点常识,爱惜一点尊严怎么就这么难呢?
    如果说难还可以向另一类烈士学习,这就是以老舍先生为代表的也堪称为烈士的人,他们虽然没有张志新、遇罗客和顾准先生那样的胆量、学识和坚韧,但他们以自己的生命捍卫自己的良知不被污染,决不屈服谎言,决不低头残暴。从表面上看,自杀是一种怯懦,但在特定的情形下,在十年动乱的浩劫之中,像老舍先生这样的一大批人,以身殉真、殉善、殉美,同样堪称为革命烈士。如果就坚持真理和捍卫尊严而言,老舍先生与张志新等革命烈士实际上有着本质的相同,有着同样的伟大,都是我们人生的楷模。
    清明节,当我们祭奠长辈和家人,当我们祭奠师长和朋友,当我们表达着许许多多人之常情的哀思时,超越于常情之上想一想,在多多少少有些浮躁的当下,在多多少少被金钱和市场侵蚀和污染的当下,在人与人和人与社会关系日趋复杂的当下,祭奠一下在和平年代牺牲的革命烈士们,应该、需要,而且十分必要。
    清明,祭奠不该遗忘的祭奠,献上一瓣心香,也使清明节在清和明之上多了一层厚重……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