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儒家管理思想探究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6/28/2012 11:29:11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内容提要:儒家文化并非人们所说的那样:是政治伦理型文化,而非管理思想型文化。相反,它不仅具有强烈的政治伦理色彩,同时也具有丰富的管理思想内容。与其他传统文化学派不同,儒家管理思想不是零散的、个别的,而有其完整的系统和内在紧密联系的逻辑结构。
  关键词:儒家管理思想 系统完整的内容 局限性与不足。
  儒家文化一直被一些国内外学者认为:是政治伦理型文化而非管理思想型文化。从五四运动到改革开放,我们对传统文化的批判和讨论,其内容主要也在政治伦理领域。但是管理是人们与生俱来的基本活动,儒家文化不仅具有强烈的政治伦理色彩,同时也具有丰富的管理思想内容。当国人热衷于批判儒家文化的政治伦理问题之时,日本人已经把儒家文化卓有成效地融入了现代管理之中。日本人对儒家思想的诠释和在现代管理中的运用如此成功,以至于西方人(如费兰克·吉布尼)把日本看作是东西合璧的“儒家资本主义”,认为“从长远的历史角度看,儒家价值观念决定了日本资本主义制度中集体主义伦理道德体系的确立”。①我们并不同意“儒家思想可以产生出资本主义”的说法。但是,仅仅看到传统文化与工业文明相抵触的一面,而没有看到某些成分经过改造和转换,不但能适应,而且能有效地促进现代文明发展的思想,也是偏面的。当然,近年来随着世界工业文明发展出现的诸多问题和中国在世界的快速崛起,海内外一些学者提出未来世界是中国传统文化全面复兴和主导世界的观点,也是不切实际的。
  对传统文化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是新中国立国之初就确立的正确方针。系统地挖掘、分析和提炼中国传统管理文化,并进行必要的现代性改造,从中导出自成体系的中国传统管理思想,这既可以为中国传统文化走向现代化开辟出一条金光大道,又能为我们今天现代化建设———无论是公共管理还是企业管理———提供一个丰富宝藏。
  一、儒家管理思想的主要特点。
  蕴涵于丰厚载重、自具特色的中华文化之中的管理思想,除体现管理的一般性以外,也表现了自身特殊的人生智慧。总的看来,儒家管理思想有两个显著的特点:
  1、“修己安人”———以人为管理中心。儒家管理思想的基本精神是以“人”为中心,并以此进行逻辑展开:管理的前提是“道德人”人性假设,管理的本质是“治人”,管理的方式是“人治”,管理的逻辑是“修己安人”,管理的关键是“择人”和“育人”,管理的组织原则是“人伦”,管理的最终目标是“安人”。
  以人为中心的管理思想,最集中地体现在“修己安人”这一管理逻辑上。“”修己安人“,亦即”修身“与”治国“,这是儒家以”人“为中心管理思想导出的逻辑结构。”修己安人“的另一种表达叫”内圣外王“,后者更具政治伦理的味道,前者则更有管理思想的意境,其总体思想都是认为组织管理与个人道德的不可分割。孔子提出”: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②孟子进一步发挥:”人有恒言,皆曰‘家国天下’。天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③为什么他们如此重视管理者的个人道德?《礼记·中庸》回答是:”天下之达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妇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五者天下之达道也。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你治理天下无非是处理这些关系啊!处理这种关系无非是要遵守这个道理啊,而要遵守这个道理就必须修炼起相应的道德人格,”所以行之者一也“。
  把个体的道德修炼与组织的管理行为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并突出人格造就。这是管理活动的先决条件。”己不修,何以安人?“这正是中西方管理的最大区别。西方管理最重视管理者的三个要素是:(1)专业知识和技术;(2)组织与推销能力;(3)功利性的企业目标。这三个特点必然导致重视工具理性而轻视价值理性。它主导了西方企业的发展,也限制了西方企业的发展。而中国传统文化以开拓人文和实现人性为重点的管理,表达了对人性价值目标的认知和追求,凸现出发挥人性、开拓人力的管理特色,这与西方管理中把人当做实现目的工具是大相径庭的。
  2、”务为治者也“———以治理国家为基本功能。儒家管理思想的基本功能,可以借用司马谈的一句话表述之”:务为治者也“。即儒家管理思想的基本功能是国家治理。司马谈在《论六家要旨》中称”:其序君臣父子之礼,列夫妇长幼之别,不可易也。“即通过纲常伦理关系以维护儒家心目中的”仁义“,是儒家管理思想的基本功能。
  有人认为,从现代管理的角度看,对经济管理尤其是在企业管理研究中,中国传统管理思想没有什么现实意义。这种观点我们不能同意。理由有四:
  第一,民族国家至今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组织形式。国家治理,即体现在从中央政府到各级地方政府复杂多样的公共管理,是一切管理之重点。只有国家治理的成功,才有各种经济社会组织存在和发展的可能。在现代中国,国家能否长治久安是我们能否贯彻科学发展观,保证经济社会快速、持续发展,促进中华民族复兴的先决条件。
  第二,企业管理与公共管理紧密联系。公共管理与企业管理的基本目的、基本原则和价值指导是一致的。基本目的———实现组织目标;基本原则———有效配置资源,提高效益,降低成本;价值指导———如何使个人与组织在利益、愿景和价值上更好地趋向一致。同时,企业管理需要接受国家管理的领导并深受国家的价值观、发展战略、宏观路线和政策等影响。
  第三,以国家治理为主要内容的儒家管理思想对现代国家的治理依然具有重要意义。据《尚书·洪范》记载,周武王向大臣箕子请教管理国家的方法,箕子对之以”洪范九畴“。它涉及了当时国家管理的内容、形式、方法、手段、目标等,已经是一套相当完备的社会管理模式。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包含了现代国家治理的丰富萌芽,对我们今天的公共管理和企业管理仍然具有丰富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二、儒家管理思想的主要内容。
  与其他传统文化学派不同,儒家管理思想不是零散的、个别的,而有其完整的系统和内在紧密联系的逻辑结构。为了更好地理解儒家管理思想,不应当零碎地拮取个别精彩内容,而应该按照其逻辑结构的推演,比较系统地了解其管理思想的主要环节和第次演进层次。按照这种方法,儒家管理思想的主要内容有如下几个要点:
  1、管理本体论———”则天唯人“。所谓管理本体?那就是这样一些问题:人类管理思想的依据在哪里?规范何在?权威何出?行为何据?儒家管理思想在”天人合一“的本体论基础上回答了以上问题。简要地说,就是”则天唯人“。(”唯天为大,唯尧则之“④)它又包含了以下一些意思:
  第一,管理的最高宗旨、规范和依据是”仁“。———按照天道即是人道的本体论思路,”仁“为儒学的根本之道,⑤当然也是天之道,是治国的终极依据。管理,就是要按照这样的依据,来确定组织的宗旨,指导组织的运行。如果组织只为一己之私而”不仁“,那就不仅违反”人道“,也违反了”天道“,背离了管理的终极依据,必将受到天谴。
  第二,怎样才能符合管理的终极依据?在儒家看来,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只有按照宗法关系及其伦理思想建立起社会等级制度,那就是以”君、臣、父、子“为基本轴线的社会结构。那是建立和维护宗法血缘关系的形式———

[1] [2] [3]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