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强制引产:畸形的计生思维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6/20/2012 10:46:13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陕西安康镇平县曾家镇政府在强制非法拘禁孕妇冯建梅72小时之后,于6月2日用衣服蒙住孕妇头,不顾及孕妇死活,强拽将冯建梅拖入车上到镇坪县医院。随行没有孕妇亲属,在打毒针1小时前,曾家镇政府工作人员给孕妇丈夫通电话,还讨价还价说需交押金4万元所谓的“社会抚养费


“养儿防老”、“传递香火”是中华生育文化的精神支柱, “多子多福”一直是中国人传统的生育观念。在计划生育的同时如能生个双胞胎,确实很让人羡慕。以至于,人们为了一次搞定多生几个孩子,出现了很多荒诞的闹剧,由此也催生了不少民间偏方、祖传秘方,中国人太爱生孩子,所以需要计划生育。可纵观全世界,中华文化圈生育率在同等条件下最低,华人总是生育率最低的群体,中国的香港澳门台湾连排世界生育率倒数前三名,这又说明什么?
6月4日,陕西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渔坪村村民冯建梅,在镇政府干部强制要求下,被迫引产已经7个月的女婴。冯建梅家属称“不交4万块钱,就得强行引产”。一周之后,冯建梅与死胎的合影被上传到网络,引发轩然大波。

6月11日,网友“我不是飞贼”在华商论坛发帖称,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政府非法拘禁一怀孕7个月的母亲,此怀孕属第二胎,也是合乎当地政策。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其肚中胎儿强制引产,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陕西安康镇平县曾家镇政府在强制非法拘禁孕妇冯建梅72小时之后,于6月2日用衣服蒙住孕妇头,不顾及孕妇死活,强拽将冯建梅拖入车上到镇坪县医院。随行没有孕妇亲属,在打毒针1小时前,曾家镇政府工作人员给孕妇丈夫通电话,还讨价还价说需交押金4万元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也即计划生育罚款,一分不少,可万万没想到,在孕妇直接监护人没到场的情况下,镇政府人员强行让孕妇签字、按手印,强制按压孕妇上手术台,7个月半的胎儿被强制堕胎掉。


据安康市政府介绍,目前已查明,这一事件中确有公职人员存在违规履职行为,已造成极为不良的后果。安康市政府初步决定,对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局长江能海、镇坪县曾家镇人民政府镇长陈抨印、镇坪县曾家镇人民政府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龙春来停职调查,待事件查清后对相关人员严肃追究法律和纪律责任。陕西省人口计生委已派调查组前往安康市调查怀孕7个月孕妇遭强制引产一事,并向当地政府提出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追究有关人员责任的要求。

现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初步调查,表明安康怀孕7月孕妇遭引产情况基本属实,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国家和省人口计生委的有关政策规定,损害了计生工作形象,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已向当地政府提出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追究有关人员责任的要求。


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实施以来,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始终明令禁止大月份引产。全省各级人口计生部门必须从安康镇坪这一案例中吸取深刻教训,严格依法行政,不折不扣地遵守国家人口计生委有关政策规定,坚决杜绝大月份引产,切实尊重育龄群众的合法权益。近期,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将对全省各地计划生育依法行政情况进行认真检查,严肃计划生育工作纪律要求,加强基层干部文明执法培训,坚决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这或许仅仅是中国每年成千上万个被强制堕胎的一位,这仅仅是被媒体所曝光的九牛一毛——计划生育几十年来强制堕胎多少?被曝光的有几个?只不过是今天网络发达了,被曝光事件才引起中国人的强烈反响与同情。

 

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一种爱,从腹中小小的胎儿一直到自己渐渐老去,作为母亲,愿意为这个小生命奉献出一切。虽说此次事件中的孕妇冯建梅属于政策外怀孕,但是面对生命,难道计生办除了如此野蛮地判处胎儿死刑,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其实,2002年实施的《人口与计划生育办法》中早已给出了解决方法,可以通过缴纳罚款,保住孩子。这是冯女士的合法权益,而现如今在当地政府的“劝说”之下,冯女士实施了引产。我们很难说,冯女士内心是否真的情愿,是否又是一次的变相强制。
  虽然只是一个小胎儿,但他有自己的血脉和心跳,不知曾家镇干部是如何做的思想工作,能让一个为腹中胎儿付出七个月心血的母亲,同意终结孩子的生命。此等工作能力堪称超强,那么如此之强的工作能力,为何不在胎儿尚未成形的胚胎期发挥呢?老话有说,早产儿七活八不活。现在医学发达,据报道,如果孕妇及胎儿健康,七个月早产儿成活率可达85.8%。不知此次强制引产后,婴儿是否有生命体征,如果有,那侵害的就不仅仅是孕妇的权益了。那么,强制引产到底合法不合法?

这个悲剧,反映出现行计生工作的弊病。计生罚款数额随意,今年4月,浙江温州鹿城区计生局一女副局长的言论就是典型例子,罚款由86万涨到“明天就是160”万,狮子大张口的姿态一览无余;但一些地方的计生人员,的确对此置若罔闻,类似这样的“强制引产”事例,网络上搜索一下各地比比皆是。计生部门“强制引产”已非个案。在网络上搜索会发现,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被计生办“强制引产”的案例实在太多,令人触目惊心。

2009年2月,因为没有达到结婚年龄而未婚先孕的21岁的湖南浏阳姑娘刘丹在预产期即将到来之际,被当地计生部门强制引产,造成大出血,母子双双付出生命的代价。



2011年10月,山东利津县姜家庄村孕妇马继红被利津街道计生办强行带到县中心医院引产,造成母子双亡。
“依法终止”赫然上了镇坪人口网首页,一般认为“合法”,这也是计生部门理直气壮的原因。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栗永久曾说,冯建梅并非被强制引产,“当时镇政府的好多人都去了,跟她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引产的事,她是同意的。”他还表示,冯被引产时,妊娠刚刚24周,只有6个多月,而非其自称的7个多月。因此,并不违反28周以内“中期引产”的规定。同时,中期引产只是一种提倡,国家并没有完全禁止大月份引产。“冯建梅是在医院实施的引产,就算已经7个月了,也是合法的。”
翻遍《计划生育法》和陕西的计划生育条例,更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法规授权计生部门,可以强迫超生的孕妇终止妊娠,可以限制孕妇及其亲人的自由。按照法律,地方政府可以征收社会抚养费,但不能强制超生孕妇堕胎。否则,就是侵犯公民的人身权。“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绝不是简单的“一胎化”、“一孩化”政策,而是分类指导、有所区别。目前,我国30%~40%的人口可以生育两个以上孩子。


据介绍,由于我国地域辽阔,社会发展和人口发展非常不平衡。各地在发展的不同时期,人口问题有很大的差异,所以具体的生育政策由各地自行规定。比如,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四川等省市实行的是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有19个省规定,在农村,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允许再生一个孩子;海南、云南、青海、宁夏、新疆5省区的农村,实行的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在西藏等部分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地区,允许生育两个以上的孩子。

     目前,在全国绝大部分地区,夫妇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育两个孩子。还有6个省规定,在农村,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育两个孩子。

即使某些省份的计生条例规定“凡计划外怀孕的都必须采取补救措施,中止妊娠”,但省级条例不等于国家法律,当省级条例与国家法律发生冲突时,显然应该以国家法律为准。
胎儿在孕妇腹中7个月,已经成型,强行引产不但对母体的伤害特别大,也是对胎儿生命的一种漠视。而且该政府不通知家人,没有家属的签字就直接进行手术,于情不通,于理不合,于法不符。如今,生育二胎的现象不在少数,计生办对二胎三胎以巨额罚款了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却为何偏偏不放过这一个已7个月大的胎儿。将快要来到世界上的新生命直接扼杀,手段何其残忍?

胎儿应有生命权在世界各国中,虽然对自愿堕胎是否合法存在激烈的争论,但除了中国大陆以外,世界各国无一例外认为强制引产是非法的,尤其是对7个月以上的胎儿进行强制引产,既侵犯了孕妇的人身权,也侵犯了胎儿的生命权。

计生办“强制引产”有其一定的历史背景。在上世纪80年代,一些地方的《计划生育条例》中确实规定“凡是计划外怀孕的,必须采取人工流产或者引产手术。”但在上世纪90年代,这样的表述已经被删除。2002年实施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更是明确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在推行计划生育工作中应当严格依法行政,文明执法,不得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强制引产”显然已经侵犯了公民的健康权。
近几年计划生育初见成效,但名人和富人却争相在生二胎,人家是“只生一个好”,他们是“就恨生的少”,“明星超生排行榜”中各个明星的理由还真不少。曾几何时,

[1] [2] [3]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