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女性的精雕与人性的扭曲——论中国封建文人的女性审美心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4/12/2012 5:17:50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列貌似简单实质上并不易回答的问题常常使一些妇女运动领袖也为之困扰。体现在人体文化之中就更是令人无所适从。比如在解放初期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一大批作家不敢去表现女性的人体美,有的作家尽管在解放前写过不少歌颂女性美的优秀作品,可此时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难道是政治原因使得这些作家怕自己头上被扣上一顶“资产阶级人性论”、“女性至上”甚至庸俗低级的大帽子?还是我们的作家艺术感觉出了毛病,再也分辨不出女性的美与丑?有的作家干脆来个痛快的写法,把女性赶出了作品的大门之外。即便是写了女性也是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身体健壮的“铁姑娘”,至于刻划男女之间的爱情甚至床第之欢的,那更是凤毛麟角。这样一种普遍的艺术创作心态使得中国解放初一段时期内从文学到其它艺术形式,都不太多见能充分体现女性人体美的形象。如果从更深刻层面上我们不能不怀疑这是中国封建社会“女色亡国论”在这些作家潜意识当中投下的一抹阴影。
    以上笔者从《伊利亚德》史诗人手,比较分析了在美女引起战争这一文学母题中,中国封建文人(包括历史学家)与西方、印度不尽相同的文化心态,这种心态导致了在大量中国封建文人的作品里他们一方面恨不得把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都用在对女性体貌美的描写上,另一方面他们又把“毒蛇”、“祸水”等最恶毒的语言泼向了广大妇女;一方面耽于女色、视妇女为玩物,另一方面歧视妇女、视妇女为“祸水”,可见他们的女性审美观是变形扭曲和矛盾复杂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