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女性的精雕与人性的扭曲——论中国封建文人的女性审美心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4/12/2012 5:17:50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我认为至少有下面几个因素:
    (一)封建统治者及其文人的大力提倡和赞美。一种社会风气的形成不外乎是民族的习俗得到全社会的承认,或者作为时代的风尚被绝大多数人所追求。中国女子的“缠足”,显然不是哪一个民族的风俗影响的结果表明,而是一种时尚。那么作为一种时尚,自然有追求者约定俗成的社会传播学因素,也有心理学上的模仿效应;但体现在缠足这一畸形社会现象上,以上还不是主要因素。主要因素是所谓“金莲要小、牌坊要大”的宋朝理学的盛行,和一些封建文人极力鼓吹的结果。我们都知道,程朱“理学”在其数百年统治中对广大人民的毒害是深重。这种毒害体现在人体文化的层次上,首当其冲的便是对女子肉体的摧残——裹足。清代学者钱泳义正词严地指出:“天下事贵自然,不贵造作,人之情行其易,不行其难。惟裹足则反是,并无益于民生,实有关于世教。且稽之三代,考之经史,无有一言美之者,而举世之人皆沿习成风家家裹足,似足不小,不可以为人,不可以为妇女者,真所谓  贼人以为仁义,亦惑之甚矣!”著名作家巴金在他那部“为过去那无数的无名的牺牲者”‘喊冤’!要从恶魔的爪牙下救出那些失掉了青春的青年。”的《激流三部曲》中,就触目惊心地刻划了裹足的封建陋习给淑贞带来的肉体与心灵的双重压迫,以致于她终于跳井自杀。可是,宋以来的多少文人骚客却对这一血淋淋的事实视而不见,他们从封建士大夫的变态心理和庸俗低级的审美趣味出发,为迎合统治者的心愿,大力赞美所谓“金莲”之美。什么“莲中花更好,云里月常新”(唐缟),什么“窄弓弓罗袜儿翻”(见《董解元西厢记》),什么“四只金莲颠倒颠”(见《金瓶梅》)等等,这些词句充分暴露了中国封建文人的审美嗜好。
    (二)中国贵族男子玩弄妇女时的一种性变态心理的需要。中国封建文化中一个很重要的内容便是压在妇女头上的“三从四德”、七出之条、节烈等封建纲常伦理。“夫者,妻之天也”,妇女是“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之外的最卑下者。《白虎通-三纲六纪》中还写有“妇者,服也;服于家事,事人者也。”那么体现在“事夫”方面,当然要包括满足丈夫的生理需要。于是各种各样能满足男子性要求的房中术也便很快发展起来。女子裹足如果从满足男子的性需要上考察,也不无道理。《肉蒲团》的作者李笠翁曾说过,女人小脚是叫男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