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女性的精雕与人性的扭曲——论中国封建文人的女性审美心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4/12/2012 5:17:50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的作品,如马致远的《汉宫秋》。当毛延寿将画着王嫡的美人图献给匈奴王时,匈奴王派大兵按图追索王嫡,结果汉元帝为了保住王位,便拱手将王嫡一一他曾经深深迷恋的美女交给了匈奴。
    同样是写美女引起战争,在中国作家(包括历史学家)身上反映出与西方、不尽相同的的文化心态。与西方民族的女性审美观念相比,中国的模式中则浓浓地涂上一层“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儒家风范和理学色彩。至于为一个女子而导致两个情敌之间的生死决斗,这在中国传统文学中更是风毛鳞角,因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早就有“大丈夫何患无妻”的慷慨感叹。
从“大丈夫何患无妻”到“女人是祸水”直至因女色而亡国,这一系列看上去无法结为一体的文化链条却奇迹般地凝固在中国封建社会的人体文化之中。使你不论从哪个角度去观察和思考,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儒家、特别是程朱理学的文化框架,其糟粕部分实质上是套在中国妇女头上的枷锁。同时也反过来证实了为什么中国封建文化中太缺少阳刚之美,为什么中国的男人们都那么懦弱(主要指对爱情的追求上),这便是“吃不着葡萄”和“不敢攀高去摘葡萄”的心理在作祟。换句话说,在美色和爱面前,中国人缺乏西方人那种敢于进取,不惜一切代价的竞争与冒险精神,而一旦将女色占为已有又会耽于美色、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导致“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历史悲剧的发生。因而,我认为中国封建文学在刻画女色引起战争这一主题时,体现在人体文化的层次上,仍没有跳出封建文化歧视妇女、视妇女为玩物的巢臼。

    其实中国封建文人歧视妇女、视妇女为玩物的作品与描写并不少见。他们一方面恨不得把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都用在对女性体貌美的描写上,甚至就连被视为“淫妇荡娃”的潘金莲之流,在他们的笔下也绝对是一流的美女,这一点从不少古代文献里都能找到佐证。
   “美”,这一汉字在《说文》中说它是从“羊”从“大”,也就是说是由“羊”和“大”二字组成的。所谓“羊之大”为“美”。而马叙伦则认为:“美”归入“羊”部,倒不如归入“大”部,而“美”字从“大”就如同从“女”一样。这样一来,马氏便认为“美”是“  ”(《说文》:“  ,色好也”)的初文。进而可以得出中国文化中最早的“美的观念是起源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