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政府与市场之外,有第三条路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28/2012 4:32:24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金融海啸肆虐多月,不但未见其止,反而愈演愈烈,连全球市值最大的银行─花旗银行(Citigroup),也要美国政府注资200亿美元相救。下一步,则是美国的汽车工业,也濒临死亡,关系到400万工人的生计。
  美国政府会怎样做?候任总统奥巴马已表示:必须优先处理,因为:“对通用汽车有利,就是对美国有利。”问题是:政府频频出手,在大衰退中,等待救济的私人企业那么多,政府能负担得起吗?
  现在,航空业、旅游业、零售业、物流业……都在亏损中,政府如何相救?何况,美国政府自己已债台高筑,唯一的办法是印制美钞。这更危险,最后将导致美元崩溃,难道美国政府不知道吗?
  但是,情势严峻,若政府不注资,让这些庞然巨物倒下,所引起的社会动荡与政治不稳,谁也不敢冒险。想不到撒切尔夫人的名句“TINA(There is no alternative,别无选择)”如今竟用在与新自由主义背离的政府行动上,可谓讽剌。
  原来,当年(1979)撒切尔夫人高举新自由主义的旗帜,把国有企业、公共服务行业,大力实行私有化,放宽管制,减税,一方面削减福利开支,打压工会,另一方面则一切交由市场调节。
  她当时就是使用TINA这一句话来表示她的决心。第二年,里根成为美国第40任总统,亦推行同一政策。他们两人互相呼应,制造了所谓“撒切尔-里根时代的革命。”
  英美经济的确由此一度好转,楼价和股价市值都向上冒升,但也同时制造出楼市和股市的泡沫,终于在去年开始爆破。
        “小政府、大巿场”基调
  这可以说是新自由主义理论的破产。他们迷信市场力量,认为市场是公正的。虽然在博弈中有输家,但博弈的双方都是平等的,而且是自愿参与的,那么便要接受博弈的后果。
        按照这一观点,企业经营失败无理由要政府负责,或动用社会资源去拯救。新自由主义者反对政府对市场作任何形式的干预,认为经济事务只能交给市场解决。
  但市场是甚么?市场其实只是一些形式的、调节博弈双方的规则,并不具有实质内容。所以在博弈的时候,真正起作用的是亚当·斯密所说的“看不见的手”。
  “看不见的手”,指人人都会关心自己的利益和争取自己的利益,到时人自然会想尽办法。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亚当·斯密主张政府要减少干预,清除贸易壁垒,废除关税,使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企业可以自由竞争。
  这是早期的自由主义,也是古典自由主义。但到了20世纪30年代,也是由于股票崩盘、借贷紧缩、银行倒闭、工人失业,而产生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
  为了挽救经济,凯恩斯主义应运而生,主张动用政府的力量对市场进行调节,扩大财政开支,提供就业机会,以促使经济回升。
  这是一种宏观的经济学,因为政府要进行干预就必须掌握生产资源,而且有权控制价格。不过,政府的手伸得太长了,与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明显有抵触。
  随着贸易的扩大,技术的进步,生产力的提升,资本主义要实现更大的资本累积,政府的干预就变得不合时宜。从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新自由主义抬头,著名的经济学者海耶克(F. Hayek, 1899-1992)发表《到奴役之路》,不但对乌托邦式的计划经济大加挞伐,对任何企图干预巿场的做法都大加反对。
  所谓“小政府、大巿场”的基调就是这样开始定下来。撒切尔夫人和里根,都是海耶克的信徒。
        谋求私利的马车源头狭隘
  但是,不管是古典自由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他们都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无法自我完善。他们虽能搞活经济,办法就是靠开动人性谋求私利的马车。但因为源头狭隘,欠缺个人利益以外的关怀,终于使巿场变成一个杀戮之地,而且制造出更多和更大的不公正。
        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甚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这次雷曼债券和许多银行衍生工具的设计,不正是这些金融大鳄的杰作吗?他们利用精密的科技计算器率,利用购买者的无知和小小贪念,利用法律所给予的最大的自由,使自己赚到钱之后还可以逍遥法外,结果危害整体。
    

[1] [2]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