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援助阿尔巴尼亚制造一亿中国文盲,援助马其顿何去何从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14/2012 11:01:14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作者:王鑫海 博士

 

关键词: 中国 阿尔巴尼亚 文盲 毛泽东 人口政策 计划生育 教育  马其顿

 

甘肃校车事故后,有若干负智商人士老调重弹“中国人口多导致几十个儿童挤一辆九座车”。

 

援助马其顿校车的消息一出,全国震惊。考察历史,更有甚者,当年援助阿尔巴尼亚制造了一亿中国文盲!

 

  毛泽东同志在人口政策上的重大失误不在于没有严格限制“生”,而在于严重忽视了“育”,流弊影响至今。

 

  众多调查和研究表明,高中以上文化的中国妇女其平均生育意愿只有1.2, 也就是说100对夫妇只愿意生120个孩子,即使是初中学历的中国妇女,其平均生育意愿也只有1.7左右,远远低于世代更替生育率2.1。这样为了保持人口数量不急剧下降,政府还得鼓励生育。三十多年来,计划生育的难点集中在农村地区,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上亿的文盲育龄人口成为计划生育困难对象。

  

     中国数量庞大的文盲群体是如何产生的?

   

  毛泽东时代,中国再穷也要援助外国,仅仅援助阿尔巴尼亚90亿人民币就剥夺了一亿中国农民的受教育机会,制造了一亿青壮年文盲,他们在文革之后成为育龄人口的主力,同时也成为计划生育困难对象。 如果把援助阿尔巴尼亚的90亿资金用于中国农村教育,这一亿文盲完全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成为自觉实行计划生育的群体。

  

  在生活比较富裕、物价相对较高的江苏省农村,文革之前一个中小学生一学年的书费、学杂费只有两、三元,文革后期也不超过四元。落后农村地区的费用更低,一律按照一个学生一学年四元书费、学杂费计算,另外每人每年补贴六元午餐伙食费,每人每年总共补贴十元,读完初中共计九年,每人合计需要90元。援助阿尔巴尼亚的90亿资金,正好可以资助一亿中国农村儿童读完初中。

  

  当时农村学生除去暑假、寒假、农忙假、星期天,一年上学大概是200天左右,每年六元午餐伙食费补贴折合每天三分,两分钱可以购买粗粮三两左右,一分钱可买普通时令蔬菜半斤,足够中午饱餐一顿,当时的肉价是每斤七角左右,精打细算,每人每月吃一两肉都够了。一年十元的教育资助,在大多数贫困地区,已经相当于农民几个月甚至大半年的人均收入。如果书费、学杂费全免,而且有免费的午餐吃,农忙时节才吃两干一稀,一年难得吃一次肉的农民是绝对不会让孩子辍学的。而现实是,毛泽东时代因为交不起两、三元书费、学杂费而辍学的儿童高达一亿,他们在文革后陆续成为文盲育龄人口。文革结束的时候,中国农民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只有5年左右。

  

     当时中国的外援支出很多,为什么这里只提阿尔巴尼亚?这是因为援助朝鲜(至少200亿人民币,另有数十万青年牺牲)、越南(至少200亿人民币,另有数千青年牺牲)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另外,即使后来关系有所变化,两国至今对当时中国的援助是表示感谢的;而对其他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的援助,客观上提高、巩固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援助阿尔巴尼亚则是吃力不讨好,花了那么多钱,受援国还不领情,纯属浪费。阿尔巴尼亚在1990年转型之后,还批评中国当年援助的钢筋、水泥被霍查用来修筑遍布全国恐吓国民的碉堡。

 

  我国对阿援助一直是在遭受帝国主义势力封锁,全国人民勒紧裤带的情况下提供的。中国政府1954年就开始向阿尔巴尼亚提供援助,而大批援助则在1961年阿苏关系破裂以后提供,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援助达到了最高点。中国对阿援助累计高达90亿元人民币。中国为了阿尔巴尼亚这盏“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费尽心力,支援该国平均每人高达三千多元人民币,这对当时每月工资仅二、三十元的中国广大工人和一年收入只有十几元、几十元的中国农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一时期,中国陆续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大饥荒),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四人帮”肆虐以及唐山大地震。在经济凋敝的困难情况下,中国尽了最大的努力,把自己最新、最好的设备、机械、车辆等提供给阿,仅粮食就达180万吨,相当于一千多万中国农民一年的口粮。

  

  中国人节衣缩食、勒紧裤带、万里迢迢运去的大量钢材、机械设备、精密仪器等,阿方随意露天堆放,常年被风吹雨打。中国专家看到他们这样严重糟蹋援助物资,心疼得直掉眼泪。当时有些同志对这样的援助不理解,私下里说了一句“打肿脸充胖子”,却遭到了批判。

  

  当中方人员向阿方提醒不要随便浪费时,阿国人竟毫不在乎地说:“没关系,坏了,没有了,中国再给嘛”。阿什么都想要,包括他们的领袖霍查抽的香烟都要由中国专门生产特供。阿的胃口越来越大,数额一次比一次大,几亿元几十亿元的要。他们把向中国索要援助看成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援助他们是中国天经地义的责任。

  

  作为受援国,阿以怨报德,公开反华,并对我援阿工作不断刁难,设置障碍,明明是阿方不负责任造成的过错,反诬中国“怀有损害阿经济的蓄意图谋”。1978年,邓小平同志果断决策,叫停援助阿尔巴尼亚,撤项目,甩包袱。(相关资料参见《“山鹰之国”亲历》,王洪起著,新华出版社 20081月出版)

 

毛泽东时代,中国再穷也要援助外国,仅仅是援助阿尔巴尼亚90亿人民币就制造了一亿文盲育龄人口;现在中国年度财政收入包括税外收入高达九万多亿,公款消费一年一万多亿,但是再富也要穷教育,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比例低于大多数非洲国家,大多数贫困地区的教育仍然非常落后。文革结束的时候农民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是5年左右;30年后的今天依然只有区区6年,文盲近亿,2000年以来中国新增青壮年文盲3000万。计划生育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历史教训令人深思,援助马其顿何去何从?

 

校车在哪里啊,校车在哪里?计生委收缴的天量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