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某些免职官员本该终身禁“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12/6/2011 10:33:44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砸掉一个官员的铁交椅到底有多难?
  最近,网友爆料: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中被免职的宜黄原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原县长苏建国已悄然“复出”。经抚州市公路局证实,苏建国履新局长消息属实。
  一年前的记忆尚未消退。作为去年的标本式恶性事件,“宜黄拆迁自焚”亦被本报纳入年度十大焦点评论之一。去年9月,拆迁导致钟家3人重度烧伤(其中1人随后去世)后,这对“建国”好搭档分工明确:时任县委书记邱建国带队赶赴机场拦截欲赴京讨说法的钟家姐妹;县长苏建国则带数十人到医院抢夺尸体,打伤钟家人。在潮水般的口诛笔伐面前,江西省有关部门宣布对二人免职并立案调查。
  当时貌似严厉的“免职”与“立案调查”,让善良的国人相信正义终于来临。而如今,一个保留级别且带薪的“悠长假期”之后,问题官员的“平级复出”,使得人们寄望颇厚的问责案例,再度被证实又是一个用心良苦的缓兵之计,民意再次受到权力的嘲弄。
  赏罚者,国之利器也,亦是整顿吏治、训练循吏的“利器”。对一些破坏干群关系、败坏党和政府形象的刁官、劣官,必要时就应终身取消其入仕的“从业资格”,既示惩戒,又杀一儆百。然而,现实中一些地方对问题官员却太过宽容和仁慈,总以“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为借口,问责的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没有底线、忘记原则地“保护”这些害群之马,并想方设法为他们“找一个位置”。于是,“免职”成了愚弄舆情的虚晃一枪,成为帮助问题官员暂避风头的“组织关怀”。这种对权力既得者“问”而不“责”、“调”而不“查”的宽容,与某些官员子女野蛮挤掉竞争者赢得“萝卜招聘”、抢得晋升机会的场景“相映成趣”。
  一个奇怪的反差是,中国有13亿人,精英云集,基层德才兼备、常年苦于晋升无门者也多如牛毛,可是一些地方官场为何不愿“不拘一格降人才”,而只愿将选官的眼光局限于固定圈子内,刁官、劣官即使被问责免职,依然被放入一个形同“等候席”的储水池,静待“解封”之日,从而“劣币驱逐良币”?
  究其原因,无非在一些基层存在某种封闭的权力分享网络,由宗族亲属、门生故旧、利益勾连形成的权力结盟。于是,当出现一个合适“位置”时,即使某些不幸中招落马的劣迹官员,其“复出”序列也优先于级别较低、权力结盟关系更疏远者。官员作为“公权代理人”,在一些基层却形成了经济学上所谓的“内部人控制”,“

[1] [2]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