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前希特勒时期的社会心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12/6/2011 9:17:24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2008年8月中文面世的这本《从卡里加利到希特勒——德国电影心理史》(上海人民出版社),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它试图从1920年到1933年这一时期的德国电影中,描绘出纳粹形成的社会心理。作者齐格弗里德·克拉考尔(1889-1966),当年《法兰克福报》的影评人,1933年流亡巴黎,与本雅明是好朋友,1940年本雅明自杀前两人始终在一起,他本人一度也想走这条道路。1941年他抵达美国,写作这本书是受到先他到达的霍克海姆的建议。他本人不是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成员,但与其主要成员关系密切,他与阿尔多诺之间的通信后来结集出版。
英国学者戴维·费里斯比《现代性的碎片》(商务印书馆,2003)这本书中,将克拉考尔与齐美尔、本雅明视作并驾齐驱的三驾马车,认为这三人研究现代性的立场,不是从抽象的理论体系出发,而是从某些无关宏旨的“碎片”入手。中文读者于1980年代初便领略了克拉考尔的风采,这便是邵牧君先生翻译的《电影的本性——物质现实的复原》一书,1981年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对不止一代电影人思想冲击不小。他描述电影时语言生动异常,实际上他还写小说和写诗。他的博士论文为《论锻铁》,最初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建筑师的前途。
手边拥有的这几本与克拉考尔有关的书,并不形成有关这个人的完整印象,仿佛涉及的不是同一个人,他的工作之间互不交叉。本雅明这样形容他:“一个黎明时分的拾荒者,用棍子串起片段的言语和零星的对话,把它们扔进手推车中。他郁闷而又固执,略带醉意,但从不会无动于衷地,任由这些被舍弃的碎片——人道,灵性,深挚,其中的一种或另一种,随清晨的微风飘走。一个拾荒者,早早地出现在革命到来之日的黎明。”(见《现代性碎片》)
这本《从卡里加利到希特勒》主要是在战争期间写成,可以视为他的抵抗著作,与波普尔写于新西兰的那本《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样,都是从知识的角度来抵抗希特勒。在克拉考尔看来,作为大众文化的电影,具有某种“症候价值”,“德国电影是国内局势的征兆”。换句话说,流行电影蕴含和释放了这个社会的集体无意识;电影的主题与形式,与社会心理(集体麻痹)之间有着某种对应的关系,因而它们为观察这个社会提供了窗口。
实际上该书涉及的范围,尤其是涉及的电影之多,远比作者本人的理论本身宽阔。这归因于克拉考尔评论家出身,他对于电影文本非常熟悉,对

[1] [2] [3] [4] [5] [6]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