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农村土地流转“被城市化”实际就是农民下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11/14/2011 10:34:04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今天一位农村的远房亲戚找到我,要我在武汉市一定给他家找个小生意做;原来他的家乡被城镇化了,现在一家人为自谋出路而焦急;因为他家原先一直承包鱼塘,所以这么多年来生活无忧。谁知城镇化的改革竟然在他这偏远农村实行了,于是承办的鱼塘被强制性收回;承包的土地集中了,住房拆迁搬到了镇里统一修建的楼房。现在他家连菜园都没有了,再加上又没有做过建筑;所以才焦急地找我想到武汉市自谋出路。

 

是啊!这些年只听说他家还顺畅,因为养鱼也是一门职业呀;再加上他家还有五亩田和三亩地,所以他家在农村实际是中上等家庭。因为他承包了村的三十亩鱼塘,好的年成收入在二十万以上。如今鱼塘被村里强制性收回,补偿三万元说是今年的损失;八亩土地村里一次性补偿十六万。再加上住房补偿二十万,所以这次城镇化使他家用三十九万元全部买断了;最后镇里的住房三室二厅自己只花了十二万,其它的全部是镇上的补贴。所以现在全家人还剩下二十七万,这就是自己今后子孙后代自谋出路的钱。

 

在这次全国城镇化的推进中,竟然连偏远山区也在搞城镇化;而且山东诸城等地率先撤销了全部行政村,引导农民集中到中心村居住。现在全国“撤村改社区”的工作正在蓬勃发展,我见到不少地方集中社区的房子都建起来了;最后只等待上级指示就动员农民拆迁。在我看到的实际情况中,这些撤并举动并不是在建设用地紧缺的情势下出现的;而是如同当年的下岗运动一样,到处推广的全国性运动。可惜的是在这样的运动过后,实际给我们社会造成了大量的“三无”(无土地、无工作、无社保)农民。因为在我调查的五处新农村建设中,没有一处有农民就业的经济实体;就连农民的土地集中后宁愿闲置,也不愿意农民组织生产合作社进行农业的再生产;所以我对这些转为社区的农民也只能是爱莫能助。

我曾经问一个推广新农村运动的党委书记,为什么要推广这项运动;他说这是国策,他们只能执行;而且他还到武汉市的柴林头村考察过,发现有城中村的改造竟然有村民得到赔偿千万元以上。所以他们提前将农民集中起来,以后的赔偿就直接由政府

[1] [2] [3]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