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前辈,你把我们的文化丢哪儿去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11/12/2011 10:13:46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如果说关于春节的话题我们尚能招架,那么下一个关于端午节的话题我们便彻底地败下阵来。

    当外教滔滔不绝地给我们讲韩国人在端午节时怎样身穿韩服祭拜祖先,怎样把扇子作为礼物赠给友人以祈愿夏天不会中暑,妇女们怎样用菖浦液洗头,玩儿荡秋千,男人怎样举行摔交比赛时,我似乎突然明白为什么韩国的“江陵端午祭”可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而中国的“端午节”却不可以。因为端午节在韩国是全民族的成大节日,是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欢庆气氛的日子。而在中国,端午节甚至都不是国家的法定节假日,它只是人们口中的粽子,只是电视里汩罗江上的龙舟……

    源于中国节日反而在别的国家得到发扬,就如同自己的传家宝自己不珍惜随手扔掉而被别人捡走一样。

    今日传统节日文化遭受到的危机并不是一两代人造成的,而是一个长时间积累的过程。那些批评年轻人的“前辈”们估计这时也会埋怨起他的“前辈”吧。

    我们年轻的一代人对传统节日的记忆除了春节外好像就只有元宵节的汤圆,端午节的粽子,中秋节的月饼以及重阳节时报纸上对某些领导关心孤寡老人的歌功颂德了。

    过年摸门钉放鞭炮,上元吃汤圆放花灯扭秧歌,端午插艾条挂香符赛龙舟,中元盂兰盆会驱傩……这些传统离我们渐行渐远。我们没见过长命锁,没上过八仙桌,没爬过大门槛,也已没几个人知道什么是台阁什么是飘色。传统文化对我们来说是苍白的,没有质感的。就这样,她逐渐的失去了生命力……
   
    其实,遇到危机的,又何止是传统节日文化。

    不久前,在一杂志上看到了两条消息:1.韩国准备把中医改为“韩医”并申遗。2.日本准备要把风水文化申遗。

    讽刺,真是讽刺。

    曾被梁启超、胡适、鲁迅、郭沫若、傅斯年等前辈反对过的中医,这几年来却在国外发展迅速,治疗的疾病比在中国要广,甚至一些手术都用针灸麻醉。尤其在韩国,韩国人对中医(他们叫韩医,但与中医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要求医师熟读儒家经典。大概四五年前,“韩医”这个名词还不存在,当时在韩国叫“汉医”。从“汉医”到“韩医”的变化并不是因为医学内容上有差别,而是体现了韩国为了保障韩国人从事这一传统医学行业的优先权和保护“韩医”免受外来冲击,特别是中医冲击的一种策略。)的功效十分重视。中医医生工作也相对自由和没有退休年龄限制。但是在中国,中医这个有着几千年历史,体现了古东方哲学思想,通过气、经络、阴阳五行学说调节人体与自然和谐关系的伟大发明,竟然迅速的地衰落了,以致于50岁以下能够进行临床治病的大夫已少之又少。很多经验丰富的民间医师由于学历有限而拿不到行医证。许多国人已经不相信中医,他们认为中医违背科学,背离理性,他们无视中医的实际治疗效果,认为西医是治疗疾病的唯一途径。把“科学”这个西方人早已不等同于“正确”及“唯一”的词当成标准来衡量自己祖先的医学观,是不是就如同用英文的语法来衡量中文是否有价值?我想到了一个词:数典忘祖。

    于是,中医文化像传统节日文化一样在慢慢地消逝。这消逝的,是春温风寒时喝的板蓝根,是夏临时熬的清火绿豆水,是秋燥咳嗽时饮的枇杷露,是冬至时炖的当归牛肉汤……

&nbs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