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汉族,一个失忆的民族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11/12/2011 10:12:06 A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汉族是个失忆的民族。他忘了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茫然地走着,路旁的一处小小池塘都会让这个曾经沧海的人赞叹不已、流连忘行。

汉族是一个平和温良的民族,他天性里没有贪婪扩张的因子,他的闲暇时光不喜欢觊觎着别人的地盘,而是在恬淡中修身养性;汉族是典型的农耕民族,他们喜欢在自己的田园里安静地稼穑。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四处扩张的野蛮外族总是把别人的家园看作自己的猎场。野蛮人来了,践踏、掠夺……

想想那些时候——魏晋南北朝,五胡横行中原,中原人的汉族人纷纷举族南迁;契丹、女真、蒙古,在汉族人自己的家园中烧杀抢掠,然后再悠然自得地安顿下来,把这里的主人定为第四等人;当后金满清把屠刀横在我们脖子上,威胁着“留发还是留头”,他们身后的城池里血肉正在飞溅;1840年,更贪婪更强大的西夷蛮人打着文明传播和拯救的旗号,用鸦片和尖船利炮又一次重创了他们(不过,这次,一同受害的还包括那曾经欺凌、然后统治了他们200多年的满族人),然后,是那个住在东邻的、变态的、他们曾经的学生,那贪婪的欲望和残忍的屠 戮,又一次累积着他们的耻辱……吞下眼泪一步步退让,不得不在屠刀和淫威下沉默地生存——对于一个信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士可杀,不可辱”的民族,这样的屈辱一次次叠加在心头,将是多么厚重的阴影,多么大的痛苦。

也许就是这样,他们学会了遗忘。对一个人来说,减轻痛苦的最好方法就是遗忘。于是,记忆随着痛苦消退,留下的只有麻木……

看电视剧,孙膑受难于魏国,装疯卖傻。我的心一下缩紧——我真希望我的汉族同胞是像孙膑一样假痴不癫——然而那只是我的美好愿望。不过,试想,假如孙膑没有成功地“金蝉脱壳”,他久久在魏国滞留下去,“假痴”最终还是要变成“真疯”的。用遗忘让自己活下去——那是人的求生本能。

但我希望他们没有忘干净,就像野火烧过的草原,残留在地下的还有一星生命。残存的记忆正在一点点恢复。然而,记忆是一点点丧失的,找回记忆同样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他们必须意识到:对于一个失忆病人,过分的刺激会让他小心打开一条缝的心扉又重新关上。这个过程,需要耐心和持之以恒的引导。对于汉文化复兴事业的先行者们,难道不应该具备这个基本的素质吗?激烈的暴风骤雨不会让我们的民族同胞在瞬间顿悟,只会起到相反的效果——请体谅他们这个遗忘太久的民族吧。不论他们现在有多么无知和蒙昧——淡漠着民族的文化,乐此不彼地穿着外族的衣衫,过着外族的节日;不论他们的错误有多么离谱——把满服当成自己民族服装,把自己的文化当成他国原创——但请记住,他们依然是同胞,不是敌人。因为在每一个汉族人的血液里,都有汉家基因——虽然大多数人的基因现在还在沉睡。

我不是汉族人,我只是区区十六万仫佬族中的一员,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不遗余力、持之以恒地为我的同胞——汉族从事着我的“记忆恢复”事业——每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优美的文化、和谐的生活方式、丰富的创造力、深邃的智慧、勃勃的生气,还有那意气风发的自信……虽然它们依然模糊,但终究,会清晰起来。

汉族找回自己的记忆是迟早的事,没有什么会阻止他们这个民族复兴和强大——除了他们自己。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