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从思维方式看晚清变革与改革开放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10/31/2011 2:41:10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社会全面开放,不仅要学习西方的物质文明,还要学习整个西方文化。今天的我们已经知道,西方发达的物质文明是和产生它的整个西方文化密切相关的,正所谓「有西方文化之体,才有西方文化之用」。我们不能停留在只学习「西方文化之用」的层面上,还要学习产生「西方文化之用」的「西方文化之体」。因此,我们搞精神文明也应向国际社会全面开放,中西结合,生产出与物质文明进步相协调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精神文明。所谓中国特色,不是仅强调个性,而是在共性的基础上强调个性。这里面有一个认识、鉴别、消化、吸收的过程,没有开放的心态,做不到真开放,这样的精神文明是不可能产生的。

  执政者大有可为。由于中国历来「以法为教、以吏为师」的传统,政府长期在整个社会发展中居于主导地位。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执政者是大有可为的。反观当下改革的困境,追根究底,还要归于政治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如何进行?就要依托「改革」本身所蕴含的价值观——开放、法治、自由、民主、平等、权利——实现政府自身的转型。在这个转型过程中,执政者要带头践行这些顺应世界潮流的价值观。晚清变革中,如果统治者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身体力行这些价值观,清廷何至于走向灭亡?当下,我们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固然(至少在理论上)摆脱了「中学为体」的思维,但又要注意,不要把马克思主义和西方文化对立起来或割裂开来。尽管马克思主义是在批判西方文化的基础上产生的,但西方文化依然是马克思主义的母体,马克思主义并不反对开放、法治、自由、民主等西方文化的基本价值观,反对的只是实现这些价值观的方式方法。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也要从这一基本点出发,而不是仅仅把马克思主义放在传统儒学的位置;在对待西方文化的态度上,也要从批判继承着眼,而不是以中国式的马克思主义「教条」简单否定之。

上一页  [1] [2] [3] [4]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