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从思维方式看晚清变革与改革开放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10/31/2011 2:41:10 PM  文章录入:阚金玲  责任编辑:阚金玲

鼠就是好猫」的理论,无不显示着实用精神。然而,这种实用精神的缺陷也是明显的,就是没有价值属性。换言之,我们的改革一开始就是缺乏价值设计的,我们不是为了价值而改革,而是为了利益而改革。由此,顺理成章的逻辑就是,一旦改革不能解决利益问题,改革就会因为「没有用」而被废止。这,正是当下改革的困境所在。

  从「实用」的标准看,晚清试图把世界大势纳入传统理学秩序的努力是失败的,当下的改革依然沿用这种思维方式,则是危险的。仍以上述个人主义为例,在实践层面,我们已经默认了个人利益的合法性,但在理论上,我们不是把个人主义「独立、担当」的另一面补上,而是仍用传统的思维批判其自私的不合理。殊不知,传统的理学已经不能起到整合文化的功能,理学思维也不再能担当起维系社会价值体系的重任。正如前文所说,没有内在价值维系的「实用」,革命性也往往是有限的,一旦没有用,就会被抛弃。因此,面对当下改革的困境,我们必须反思传统思维方式的困境,重建改革的价值维度。

  内敛性思维是蕴含着价值维度的,这就是中国本土文化。在历史上,本土文化也曾成功地消化、吸收外来的佛教文化。近代西方文化的出现,既为本土文化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发展蜕变的契机。我们有5000年的传统,自不必妄自菲薄,但更重要的却是不能固步自封,自以为是。面对异质文化,理性的态度是正视之,研究之,吸收消化之,而不是二话不说把它们安排在「中体西用」的框架中。换言之,文化之体用岂能分开而论?有中国文化之体,才有中国文化之用;有西方文化之体,才有西方文化之用。所谓「中体西用」,不过是一种「病急乱求医」下寻得的药方,虽期望它有用,但很可能是没有用的。

  实用性思维的有效性是很容易检验的,并且也构成改革的一个方面,但它的不足正在于实用本身,这源于实用性思维的唯「物」性。晚清变革就不说了,单以改革开放中的实用性思维做一说明。在改革开放的设计中,我们并不是只注重「物」的因素,而是要求「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但是,由于受实用性思维的驱使,就像经济建设那样,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只能处于「用」的位置,并且从属于经济建设。另外,我们所搞的精神文明不是立足改革本身的设计,不是去积极借用外来的「精神」文明成果,而是回到了传统的理学思维那里去(比如上文谈到的个人主义)。在文化建设上,我们重视道德,忽视法制;重视义务,忽视权利。结果是,当经济建设一枝独秀时,我们的文化建设依然停留在中世纪。

  因此,当下改革困境的一个表现,就是缺乏价值层面的改革。我们的改革从一开始就是着眼于「物」的,对于改革本身所蕴含的「开放、法治、自由、民主、平等、权利」等价值,我们是缺乏自觉的。有人说,当下中国有利益认同而无价值认同。此语可谓精到。

  从「不同」寻突破与出路

  在思维方式上,晚清变革和当下改革有很多相同之处。晚清变革的失败和当下改革的困境,都这些思维方式存在着密切的关系。要想从晚清变革失败中汲取教训,解开当下改革的困境,就必须从「不同」处下功夫,从思维方式的变革开始。

  还原改革本身的价值。改革并不仅为了解决「当务之急,其本身也是有价值的。鄧小平说,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这个革命,显然不是单指某个领域,而是包括整个中国社会。改革就是要全方位地融入国际社会,从根本上变革中国社会的结构、运行模式、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社会价值观念等。因此,仅仅从经济建设这个角度审视改革是不完整的,改革本应该带来更多的东西。晚清变革的失败,就是因为没有从改革本身的价值出发,从来没有打算积极融入国际社会,仅仅为了解决眼前的困境。当下改革的出路就在于突破这种内敛性和实用性思维,从还原改革本身价值入手,让经济建设之外的另一条腿长起来。我们搞精神文明建设,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从世界大势着眼,积极宣传普世价值,谋求价值观层面的改革。

  对于普世价值,一些持内敛性思维者认为,实质是西方价值,是西方发达国家掠夺不发达国家的招牌和幌子。诚然,普世价值是伴随着西方文化的崛起而产生的,但是普世价值怎么能等同于西方价值?持这种观点的人,看似文化自负,其实是文化自卑,根本不相信中国文化对于普世价值能有所贡献。改革并不是为了让中国文化死掉,恰恰要赋予其生机和活力。但是,中国文化要接触生活,深入全球化的实践,如此才能为普世价值作出贡献,也才是对中国文化的最大保护。如果中国文化仅仅停留在口号上,对中国文化的保护也仅仅停留在纸上,那么,中国文化只能死路一条,普世价值倒真的变成了西方价值。

  改革要摆脱「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思维,加强改革的整体设计。作为中国社会的一次革命,改革要在物质和精神领域全面突破。这恐怕还要向100多年前的日本学习。改革意味着向国际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