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拖拖拉拉也是一种心病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8/12/2010 2:19:07 PM  文章录入:侯学敏  责任编辑:侯学敏

拖拖拉拉也是一种心病

     我们或多或少都遇到过一些做事拖沓的人,大家也许都尝到过等待这些人的苦恼。其实,在医学家看来,做事拖拖拉拉也是一种病。今天,研究者对慢性拖拉症的研究越来越深入,并找到了一些治疗的方法。

  你也可能患上拖拉症

  对那些喜欢把该做的事情拖到明天、后天或者下个星期,反正不是在今天干的人,约瑟夫?r?法拉利给了他们一个专有名词―――“慢性拖拉症患者”。研究人员发现,做事喜欢拖拖拉拉的人全世界为数很多。约瑟夫?r?法拉利是美国德宝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专门研究人做事拖拉的倾向。法拉利教授和世界上该领域的其他研究学者发现,做事拖拉的习惯其实远比人们想象中的复杂和普遍,而且拖拉问题不是吃药和接受引导可以轻易解决的。

  拖拉症最常见的地方大概就是大学校园了。大学交作业的时间跨度往往很长,但很多学生却总喜欢到要交作业的最后一刻才“奋笔疾书”。从老师布置作业起到提交作业的漫长过程里,大学生花很多时间娱乐消遣或者忙于其它事情,其实这样做大大降低了学习效率。教授称这些学生为“懒虫”,心理学家则把他们归类为“学业拖拉症患者”。根据最新的研究,70%的美国大学生认为自己在开始动手做作业和完成作业的时候有典型的拖拉倾向。同时,大约20%的美国成年人是慢性拖拉病人。

  今年夏天在英国罗翰普顿大学召开的国际拖拉症专家会议上,法拉利教授和其他几位专家公布了一份关于拖拉症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总结了拖拉症成年人患病率在澳大利亚、英格兰、秘鲁、西班牙、美国和委内瑞拉六国的比较。结果显示,“激进型”和“逃避型”拖拉症的比例在六个国家中的比例相当,其中男女病患者的比例也差不多。

  其实名人也有拖拉的时候。达?芬奇晚年为自己未能完成最后的作品而扼腕。莎士比亚塑造的悲剧人物哈姆雷特经过了长时间的前思后想之后,才最终杀死了自己的叔父。美国作家迈克尔?沙邦小说《天生奇才》中的格雷迪?特立普教授因为一直不肯收尾而致使自己的著作不能按时完稿。普通人做事拖拉的现象更是随处可见,比如为了吃个雪糕,看场电影,贪图一时的享受而怠慢了手头上重要的事情,我们不妨称这为“舍本逐末”。对于慢性拖拉症患者来说,“舍本逐末”简直就是他们的生活准则。

什么是拖拉病

  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一些心理问题研究的逐渐深入,拖拉症也开始受到了研究者的关注。拖拉症的科学研究得到了很大的进展,研究人员开始发掘拖拉症患者的精神状态。

  法拉利教授在他参与编著的《拖拉与逃避任务:理论、研究和应对方法》一书中,阐述了偶然性拖延时间和习惯性拖拉之间的根本区别。他说,并非所有临时抱佛脚的学生都是慢性拖拉症患者,他们或者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耽误了功课,但在做其它事情的时候他们一般不会拖拖拉拉。在他的另一本论著中,法拉利教授表示,学业拖拉症患者并没有典型的特征。研究同时发现,拖拉症和智力与性格类型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过,学业拖拉症患者的确比较缺乏自信,在接受心理学家的“认真程度”测试中得分较低,对生活缺乏憧憬,在集体活动中的表现较差。然而,法拉利教授和东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学家史蒂文?谢尔所做的一项最新调查表明,个性消极的人习惯逃避与创造性和智力无关的事情,而个性积极的人往往善于处理一切难度不大的问题。这似乎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拖拉其实与性格是有关系的。

  法拉利教授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发现学校排名越高,患学业拖拉症的学生比例就越高。不过,排名高学校的学生的拖拉动机和排名低学校的学生有所不同。名校学生不按时完成作业是因为他们对那项作业没兴趣,名气较差学校的学生则是害怕失败和得不到周围人的认同。

  法拉利教授将慢性拖拉症患者分成两类。一类是“激进型”拖拉症患者,他们的特征是有自信自己能够在压力下工作,因此喜欢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以寻求刺激。另一种是“逃避型”拖拉症患者,这类人通常对自己缺乏自信,因害怕做不好事情而迟迟不肯动手,或者害怕成功后得到别人的关注。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拖拉症患者缺乏的根本就是自制力。迟交作业的学生向导师解释原因时70%的借口都是不真实的,尤其是面对“仁慈”的女老师时,学生们说谎更是面不改色。大部分说过谎的学生回忆起当时并没有心虚的感觉,虽然过后有点懊悔,但却并不代表他们以后不会再迟交作业并找借口托辞。法拉利教授曾经做过一个试验,奖励那些提前完成作业的学生。结果发现,这个办法能够鼓励80%以上的学生比规定时间早近一半时间完成作业,而在一般情况下,只有50%的学生能够做到这一点。

  研究人员发现,学业拖拉症会增加学生的焦虑情绪并降低他们的自尊心。学校教育中的学生缺乏积极性、作弊、抄袭等最棘手的问题也与学业拖拉症有关。虽然现在很多美国大学都为有拖拉习惯的学生开设了心理咨询课程,但法拉利教授和其他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学校的辅导都只是停留在表面上,并没有帮助学生分析他们不正确的思维程序和行为方式,从而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拖拉倾向。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