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图片

格式塔

家庭

 合理情绪

行为疗法

精神分析

森田

认知疗法

求助者中心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理疗法 >> 认知疗法 >> 案例分享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人类会因Google而更聪明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8-25
从 07 年起,大概每隔两年,吉姆·霍尔特会给《伦敦书评》写上一篇。新的这篇评尼古拉斯·卡尔的《浮浅》,也就是下图中的这本书,探讨互联网对人类认知的影响。霍尔特据说是个爱讲笑话的人,看得出来,因为文章中穿插的一些小故事的确是挺有趣的。
「我没有电脑,也不知道怎么用。」伍迪·艾伦最近在一个采访中说。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离不开电脑,但他想反其道行之,并且,仍然过一种丰富的生活。那么,我们这些拥有电脑的人,境况是否真的更好?
有两种方式,电脑可以增进我们的幸福感。第一,以间接的形式为人类制造物品,提供服务。但结果并不妙,1970 年代早期,美国公司开始投入巨资,购买电脑软硬件,几十年过去,这些巨额投资似乎没有获得回报。如同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在 1987 年说过的一段话「电脑时代无处不在,唯独在生产力报表中不见」。或许是因为训练雇员使用电脑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或许那些电脑擅长的领域,如文字处理,对生产力的贡献并不大;或许,当信息广泛普及后,它的价值就开始变小。无论如何,也只是到了上世纪 90 年代末,由电脑驱动的「新经济」才开始在美国渐露头角。而欧洲,似乎错过了这一波浪潮。
另一方面,电脑带给人们的好处要直接的多。它可以让我们变得更聪明,甚至更快乐。它确实能满足人类质朴的需求:愉悦、友情、性和知识。如果相信一些好吃懒做的预言家所说的,电脑甚至将具备思维的能力:当它们的计算力愈加强大,我们人类的精神可以存续其中。据说「Singularity」的达成,会在不远的未来,人类将和这些硅基生物融为一体,于是超越肉身的限制,实现永生。说到错过,伍迪·艾伦错过的是这些。
但也有怀疑论者坚信电脑的负面作用:它压抑喜悦,或许还让人变得更蠢。首当其冲的,要提到文学评论家,美国人斯文·伯克茨。在《古登堡挽歌》中,他认为电脑和其他电子媒介正在摧残人们「深度阅读」的能力。他的学生,由于电子设备的普及,而变得习惯略读,扫读。他们已无法像自己那样沉浸在一本小说中。伯克茨觉得,对于文学的未来,这并不是好征兆。 
假设,我们发现了电脑泯灭人性,或者,能将生活陷入窘境的证据。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远离屏幕,把时间更多地花在电脑出现之前人们所习惯做的事情呢?例如,埋首在一本小说中?也许相对于我们的认知,电脑对人类的影响是渐进而难以察觉的。它们也许重塑了我们的大脑 —— 但并未使它变得更好。这便是《大西洋》月刊 2008 年封面故事「谷歌令人变傻?」的概意,两年后,该文作者尼古拉斯·卡尔把他对数字文化的控诉结集出版,书名叫《浮浅》。
卡尔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在无意中受制于电脑的那具能够改变思维的力量。他 50 出头,认为自己的生活「历经两幕」,一幕是「模拟式的青年」,接着是「数字时的成年」。毕业 5 年后,那是 1986 年,为了一台苹果麦金塔,他把家中积蓄挥霍一空,妻子愕然。没多久,他说自己丧失了在纸上编辑的能力。大约在 1990 年,卡尔买来一台调制解调器,订购了美国在线的上网服务,这让他每周有 5 小时的时间发送邮件,逛聊天室或阅读旧闻。也大概是在那时,程序员蒂姆·伯纳斯·李开始构建万维网,攒写将令卡尔们夜不能寐的 Netscape 浏览器。「剩下的事,你是知道的,因为这也许也是你的故事」,他写到。
越来越快的芯片,越来越快的调制解调器。DVD 和 DVD 刻录机,GB 级硬盘。雅虎,亚马逊和 eBay。MP3,串流视频,宽带。Napster 和谷歌,黑莓和 iPod。Wi-Fi 网络,YouTube 和维基百科,博客和微博。智能手机,U 盘,上网本。谁能抵抗,我是不行。
「我的大脑似乎起了变化」,卡尔说。2007 年的某一天,灵光乍现,他准备把所思所想写进书中。
为免于说得空泛,卡尔以一段简短的脑科学史起头。这段文字的高潮结于对「神经可塑性」的探讨,即,人的经验会影响脑部结构。对此,科学界曾经普遍认可的说法是,成人的大脑已经固定,不会变化。他们认为,经验,的确能改变神经细胞之间相互连结的强度,但是,并不能改变整体结构。然而,到了 1960 年代末,支持脑的可塑性的证据开始浮现。在一系列试验中,研究人员切断猴手中的神经,借助微电极探针,观察到猴的脑部开始重组,以补偿外围神经的损伤。这之后,在失去四肢的人群中也发现了类似的现象:大脑中曾用于接受四肢触感输入的区域似乎被身体其他部分的触感链路接管(这也许是幻肢现象的原因)。在健康人群中也发现了脑部可塑性的征兆,例如小提琴手的皮质区通常比普通人更大,这个区域用于处理指法手传递来的信号。1990 年代对伦敦的士司机的脑部扫描结果显示,他们的后海马更大 —— 这个区域储存空间信息 —— 而且,增大的尺寸和他们工作的年限相关。
大脑改变自身结构的能力,在卡尔看来,不啻于是「自由思考和自由意志的漏洞」。不过,他立马补上「好习惯有多容易在大脑中生根蒂固,那么坏习惯也一样」。事实上,神经可塑性已被用来解释失落、耳鸣、性瘾和自残(这最后一种行为据说是将感知疼痛的线路连接到大脑的欢乐中枢去了)。一旦新的神经链路在脑中建立,它们便需要反馈,由此可能劫持大脑中原本用于其他心智判断的区域。卡尔因此写到:「智力退化的可能性与生俱来,因为我们的大脑容易塑造」。而互联网「能精确地递送感官与认知的刺激 —— 反复而密集,互动且易成瘾 —— 于是,大脑的链路和功能产生强烈而快速的转变。」迈克尔·梅策尼希,脑科学家,神经可塑性领域的先锋,亦是 1960 年代那一系列猴试验的幕后人。他认为,曝露在互联网和谷歌等在线工具中会使人的大脑「被极大地重塑」,他用全部大写的字符,在博客中警告:「重度使用,定有后果」。
神经科学界的许多人并不买账。「大脑不是一块陶土,靠经验的力量就能塑形」,史蒂芬·品克坚称。当我们了解一件新事或习得一项技能的时候,它可能会略作改变,但是脑部的基础认知结构仍然未变。哪里有使用互联网能「极大地重塑」大脑的证据?卡尔唯一能引证的,是 UCLA 精神病学教授盖瑞‧斯默尔在 2008 年做过的一项研究。斯默尔召集了十几个熟手,十几个刚学会上网的人,在他们用谷歌搜索的时候扫描脑部。不出所料,两个群体显示了不同的神经触发特征。熟手们的活跃度更明显,特别是他们的背外侧前额叶部皮质,一个用于判断和解题的区域。对于参照组的新手,这个区域很总体上是平静的。
「活跃」等同于「糟糕」吗?这个论断会不会是错的?卡尔承认「上网调动了脑部的众多功能,也许能防止衰老对思维的影响」。而上网导致的大脑改变似乎也没有干扰阅读功能。研究者们对上网者和非上网者做过阅读测试,两个群体的大脑活跃程度没有明显差异。那么,所谓的链路重组有多大的影响?UCLA 的研究人员让新手们每天上网一小时,只花 5 天时间,他们的应激模式便和熟手们相同。「上网五个小时,实验对象的大脑便已发生转变,」斯默尔总结道。虽然大脑的改变来得很快,但通常去的也快。例如,一个视觉正常的人如果蒙上眼罩,一周之后,他大脑中的视觉中枢会被触觉中枢大量接管。(这是在研究布莱叶点字法中发现的。)但摘除眼罩后仅一天时间,该部分的脑功能就恢复正常了。
如果上网刺激了脑部决策和解题的区域,如 UCLA 的研究显示的那样,我们是否能下定结论(抱歉卡尔):谷歌让我们更聪明?这取决于你对「聪明」的定义。通常,心理学家认为有两种形式的智力:「流质」智力,是一个人解决抽象问题的能力,例如逻辑拼图;「固态」智力,是一个人对周围信息的积累,例如做出推论,找到捷径的能力(通常,流质智力随年龄增大下降,固态智力则逐渐增加,直到达到某一点)。有许多证据表明,电脑能激发流质智力。玩过视频游戏吗?也许你得试试。游戏玩家比非玩家更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多件事情上,并且,更善于排除无关因素。那些经过视频游戏训练的幼儿显示出超群的注意力管理能力,在一些 IQ 测试中,得分比未受训的同龄人高很多。在脑电图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这种提升:脑部负责注意力控制区域的活跃度,4 岁的受训幼儿和未受训的 6 岁儿童相当。卡尔承认视频游戏能提高某些认知技能的证据,但他坚持,这些技能「倾向于低级的,或原始的心理机能」。
不了解视频游戏的人们,可能认为这是对的,但是斯蒂文·约翰逊描绘了一副全然不同的画面,在他写的《坏事变好事》中,今日复杂的视频游戏(和过去简单的食豆人不同)有着视觉斑斓但规则隐匿的世界观。为探索这样的世界,玩家需不断地修订与测试自己的猜想,看是否符合潜藏的逻辑。这自然不是一种消遣。「视频游戏的时长通常 40 小时左右,」约翰逊写到「谜题和关卡随着游戏的进程渐渐变得复杂。」
即便电脑有助于流态智能的增长,也可能损害固化智能 —— 即获得知识的能力。这似乎是卡尔以守为攻的论点。「网络让我们更聪明,不过这种聪明是以网络的标准来衡量的。如果用更普遍和传统观点的来看待智力 —— 如果我们考虑的是思维的深度而非速度 —— 便能得到截然不同且更悲观的结论。」他写到。为什么电脑用户的兴奋大脑不及阅读者沉静的思维?卡尔认为,是因为兴奋的大脑过载了。人类获取知识的途径是从大脑临时的「工作记忆」到长期记忆。工作记忆容纳瞬间的感受,据估计,这片区域仅能同时接受四条信息,如果没有回忆它们将很快消失。
因此工作记忆是学习的瓶颈,或,依照卡尔的描述:用于填充长期记忆之池的水头。通过读书这种持续专注的活动,能提供滴水长流的信息输入 —— 水入池而不溅起。但在网上,卡尔说:「你会遇到许多龙头全开的信息源,在从一个源到另一个源的过程中,我们狭小的水头将会溢满。」结局是「一滩来自不同信息源的水流,而不是合乎逻辑的,发自一个源头的连续流。」
这种说法挺吸引人,但实证中支持卡尔结论的不多且模棱两可。有证据显示上网能够提高工作记忆,也有一些研究确证「超文本」防碍记忆 —— 例如,2008 年加拿大的研究人员做过一项测试,将伊丽莎白·鲍恩的故事《恶魔情人》做成网页版,结果受测者比读纸本的读者花费更多时间,对剧情也有更多的疑惑。不过其他试验没有再出现这个结论。虽然没有研究显示上网会降低人们阅读的能力,但总是无法阻止人们如此认为 —— 一个医学博客作者引用了卡尔的哀叹「我再也读不下《战争与和平了》」。
对于这样的渲泄,数位精英们倒显得平淡。「谁还读《战争与和平》」,来自纽约大学的数字媒体学者克莱·肖基回复道,「读者们已经渐渐认为,托尔斯泰巨著的价值抵不过阅读所需的时间」。(伍迪·艾伦的对应之道是先参加一个速读班,然后再一气呵成地看完。「这本书讲的是俄罗斯」,他说。)互联网发明前我们阅读冗长小说的唯一原因是因为生活在信息匮乏的环境下。我们的「兴奋循环」现在与网络密不可分。文学评论家萨姆·安德森在《纽约》杂志 2009 年的封面故事「谨防分神」中说,「想再回到那个恬静的时代已经太晚啦」。
这种由知识分子发出的「诡异作态」令卡尔耿耿于怀,因为他觉得,这等于是告诉普通人「上网没有问题,它高于,甚至可以取代深度阅读和其他种种的沉浸式思维」。不过对此,卡尔的说服力并不充分,他无法确证电脑令人变傻。那么,他能否说服我们,电脑偷走了欢愉?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