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图片

格式塔

家庭

 合理情绪

行为疗法

精神分析

森田

认知疗法

求助者中心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理疗法 >> 其他疗法 >> 心理剧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心理剧《夜无色》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26
替身I为诗人,替身II为舞女,替身III为女学生,替身IV为勇士。
  旁白:从凌晨开始,把灵感寄托于夜的诗人露宿街头。
  舞女远离人群。施舍,是一种满足。
  女大学生苦苦追寻的,也不过是舞女曾经的。冒昧了,鄙夷了,却苍白著。
  愤怒的勇士,面对诗人的愤怒。而夜中的舞女即将被黑暗吞噬。
  场景1.一个诗人走在初冬凌晨两点半的街头
  诗人:凌晨两点半,走在无人的街头,感受雪花的冰冻,而事实上,并没有雪花在飞扬。怯懦的人都躲到睡梦中去了。在这初冬的凌晨还在街上游荡的除了乞丐,便是诗人。而我浑身洋溢著优雅的气质早已决定了我,理所当然的,是一个诗人。(替身I具象化法,定格)
  诗人走到墙角:我与路,同孤独。啊啊,我也困了。不!我其实是要去另一个世界寻找灵感了!睡吧,露宿街头也是诗人的职责。
  诗人在一堆垃圾旁躺下。
  场景2.舞女出场。
  舞女:啊!终于逃出来了,那喧嚣和物欲横流的地方。在舞厅领舞,一开始还觉得挺新鲜的,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人,有人发泄,有人放纵,有人不满。可是越到后来我越觉得千篇一律,尽是些童年没过好的人。实际上,像我这样的舞女是不该想那么多的。在那种拥挤的地方我只该看见的,是伟人。我现在担心的是,跟伟人在一起多了,自尊心会不会就此消退…..算了吧,我跟伟人打的交道比起那些人差得远了,要贱,也轮不到我!哎,好冷…..
  舞女看见诗人:呵,幸福的乞丐,你竟然如此香甜地睡觉,什么都不用想,真视一种快乐呢!给你一个惊喜吧!(掏出钱夹,抽出两张放在诗人身)
  替身I惊喜地拾起地上的钱。匆忙放入口袋。
  舞女准备下,女大学生急上。
  女学生:喂!小姐,喂!
  舞女:嗯?叫我?
  女学生:请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诗人?
  舞女:诗人?你是谁?
  女学生:我是一个凌晨出来寻找诗人的大学生。
  舞女:你妈她没教过你不要一个人在凌晨到处溜达,不要跟陌生人讲话么?
  女学生:我们大学生应该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而且,我看你是好人。
  舞女:好人?怎么说我是好人
  女学生:我刚看见你施舍那边那个乞丐了,而且,做好事不留名。
  舞女:…….对了,那人可能就是诗人了。(指著诗人)
  替身II:我为什么告诉她?不,不要!这不是我曾经的希望!
  女学生:怎么可能!诗人在这夜里只会游荡,寻找灵感,不会睡觉的!
  舞女:你找诗人干嘛?
  女学生:我很仰慕诗人呀,他的诗写得太好了。嗯…..(吟颂)“女人需要不断地换新衣服,男人需要不断地换女朋友。”写得太好了!我一定要找到诗人,做他女朋友!
  舞女:……你还真有想法,不愧是大学生。
  替身II:现在的大学在教什么呀?
  女学生:我当然有想法,(自豪地)我跟那些把大学当成围墙的人是不一样的,他们以为 进了这围墙里面就算是念大学了。而应该说他们把围墙当成了大学。
  舞女:那你认为大学该怎么上呀?
  女学生:一个优秀的大学生,应该天天上课。
  舞女:这观点倒挺“与众不同”的。你觉得老师讲的话都值得听吗?
  女学生;唉,要是都值得听,我还至于这种时候出来找诗人?不过我是这么想的,虽说很多大学老师并吗出色,但怎么说他们一大把年纪也过来了,吃的盐比我们吃的米都多,社会经验也丰富些,所以偶尔还是会讲些重要的东西,不听不是太可惜了。
  舞女:什么是重要的东西?
  女学生:比如……点名。
  舞女一脸的无奈,无心再与女学生闲聊。欲走,替身2隐退。
  舞女:……我刚下班,有点累了,想回家休息了,以后有机会再聊吧。
  女学生:下班?你是在哪里上班这么晚?
  舞女:“菁菁校园”歌舞厅。
  女学生:“菁菁校园”?那种人渣云集的地方?
  舞女:是啊,我负责的就是十二点后的那段节目,叫“花旅之春”。
  女学生:这么说你是舞……舞……
  舞女:我是舞女。
  替身2摆出傲慢的姿态,定格。
  女学生:天啊!我竟然跟一个舞女讲了那么久的话!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舞女:你!女学生:你不要再说了!我凌晨出来寻找诗人,却居然遇到一个舞女,而且还跟她说那么久,我对不起诗人,我没脸见诗人了……
  替身3以惊讶的姿态看著舞女。
  舞女:我还以为一个在凌晨的街上寻找诗人的大学生会与众不同点,谁知还是一样。
  女学生:跟谁一样?
  舞女:跟几年前,在黄昏的校园里寻找诗人的我一样,那时我比你还鄙视舞女这个职业。可现在,我连气都不会跟你生了,再见吧,小女孩。
  舞女与替身2下。
  女学生:舞女……也会寻找诗人吗?不对不对,她是几年前寻找诗人的,那时她还不是舞女吧……不过,我原以为一个寻找诗人的人是不会变成……舞女的。哦,对了,她没找到诗人吧,如果找到了,她也许就不会做舞女了。(走到诗人面前对著诗人替身1说)好,诗人,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
  女大学生下,替身3在舞台上望著替身1.场景3
  勇士:谁在大喊大叫的……(左顾右盼)没人……咦,不会是你吧?(过去看诗人)一乞丐,还真睡的著啊。
  旁白:救命啊,来人哪!
  勇士:什么事!(快步退出)
  诗人(醒来):我视乎听到什么声音,在呼唤,这夜里,这风里,难道真的有什么灵性存在?钱,刚才似乎梦见了,啊,这天使的羽毛,我需要。这真有两张天使的羽毛!
  替身1惭愧退下。
  诗人(拾起百元大钞,高举):这天使的羽毛,是哪来的?(四处张望)啊,我似乎看到一些不合理的画面,喔,我什么也没看见。夜,竟是这样的宽容。我还要继续寻找灵感。
  勇士退进舞台,作拔剑状。
  勇士:唉,每当我面临伸张正义的关键时刻,这剑便拔不出来,难道说我还不具备充当正义化身的条件?
  替身4紧紧抱住自己。
  场景4
  诗人(缓缓站起):好诗啊好诗,我们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你们把希望寄托在它们身上,我们一起把希望寄托在暴力身上。
  勇士:哪来的癞皮狗?
  诗人:好诗啊好诗,一只没有好皮的狗和一个没有好剑的勇士。
  勇士:嘿,我听出来了,你讽刺我!怎么样,我的智商没你想的低吧?
  诗人:不愧是勇士,居然听得见群众的声音。
  勇士:居然敢讽刺我。
  替身4 作痛苦状。
  诗人:我是一个诗人。
  勇士:你如同乞丐,社会的寄生虫。居然敢讽刺我!
  诗人:我不是乞丐,我是一个气质高雅的诗人。讽刺也是我的职责。
  勇士拔剑:看见了吧?这是什么?
  诗人:理论上是一种伸张正义的工具,我是指在你们手中的时候。
  勇士:这是权利,在谁手中都是权利。
  替身4欲高高在上。
  诗人:暴力而已。
  替身1抬头望著替身4.
  勇士:我允许你更换措词,但不妨碍我现在就行使行使这权利或暴力!(勇士拔剑指著诗人)
  替身1与替身4离开。
  诗人:哇,我吟诗而已,罪不至死吧!
  勇士:知道了吧,我最反感你们这些交不上房租被赶到街上就说是要找灵感的诗人和乞丐!
  诗人:这你都知道!
  勇士:叫你不要低估权利的者的智商!
  诗人:不能吧,只有暴力的世界是不完美的,缺什么呢?
  场景5.舞女和女大学生上
  舞女:乞丐,你还在!怎么,连乞丐也有人抢吗?
  诗人:错了,我不是乞丐,我是一个诗人。他(指向勇士)是一个正在行使权利的正义!
  舞女、女大学生:诗人?
  女学生(向前):你真是诗人?
  舞女:我见过他。
  替身1和替身2在“彼时彼地”见面的场景展现在大家面前,一个纯情的少女和一个气质朴实的青年。
  诗人:啊!你就是……“几年前的那个黄昏”,就是你!
  舞女:不说这些了,把刚才我给你的钱还我吧。
  诗人:什么钱?舞女:就是刚才我把你当成乞丐给你的钱。我被人抢了,一分钱都没有了,而你既然是诗人不是乞丐,自然不会要那钱了,还给我吧,否则我连家都回不了。
  诗人:你说得好,我既然不是乞丐,自然不会要人家把我当成乞丐而施舍给我的钱。只不过我实在没有看见什么钱。
  女学生:诗人,你怎么……我都看见了。
  拉回第二幕,替身3在舞台上望著替身1。
  勇士:哦,对了!我刚才在那边英勇救人时,你在这边摇头晃脑地拿著什么?我看就是人家给你的钱!
  诗人:你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你没有英勇救人。第二,我没看见钱,我刚才拿的,是两片天使的羽毛。
  舞女:你!
  女学生:对了,诗人!你既然看见了,怎么不去救人?
  诗人:作为一个诗人,冷眼旁观是我的职责,否则这个世界将没有赞美和讽刺。
  勇士:就是因为你们,老子才那么辛苦!
  舞女: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诗人:你就变化太大了。
  舞女:所以呀,我现在才会找你要钱。
  诗人:天使的羽毛……
  舞女:好吧好吧,就天使的羽毛吧,只不过刚才那天使有一个钱包和厚厚的一叠钱,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翅膀都没有了,你就行行好,把那两片羽毛还给天使吧?
  勇士:快点,不要我可就不客气。咦?剑又拔不出来了!?
  诗人的虚伪、舞女曾经拥有的追求、女学生的失望、勇士的懦弱。又何尝不反映出我们目前也存在的困惑。在剧中“富有朝气、灵感与激动、缥缈的幻想、懦弱心灵、自尊”成了我们要思考的话题。诗人、舞女、女学生和勇士只不过是他们的代名词而已。
  女学生:我在凌晨的街上寻找诗人,苦苦追寻。竟然让我找到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任何满足感呢?从今以后我还能再追寻什么?
  诗人:哈,没有翅膀的天使,没有钱的舞女,没有好剑的勇士,没有追寻的大学生,而我,是一个没有灵感的诗人。那么,我们在寻找什么呢!?
  音乐渐渐响起:诗人和替身1、舞女和替身2、女学生和替身3、勇士和替身4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像刚出生的婴儿弹出好奇的脑袋,伸出强壮的四肢,顽强地站在舞台上。他们手拉手,互相回应著,慢慢地走向属于自己那扇门。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