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图片

格式塔

家庭

 合理情绪

行为疗法

精神分析

森田

认知疗法

求助者中心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理疗法 >> 精神分析 >> 相关规则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作为一种前规则的阉割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8-3
在弗洛伊德和拉康那里,阉割意味着一种规则的插入。弗洛伊德在《图腾与禁忌》中就很明显指出了阉割是一种怎样的规则:图腾制度和族外婚,即不准谋杀和吞食作为图腾的动物,以及不准和族内的女人结婚。这是人类文明的开端,这种规则并将一次又一次地在人类精神生活上不断重复,如在孩子身上,他们不准杀害父亲,并和自己的母亲结婚。在俄狄浦斯神话中,俄狄浦斯王因为杀害了父亲并娶了自己的母亲,所以最后因为罪恶感而自毁双目,可谓是阉割的无意识的实现。对于拉康来说,象征性阉割是谓一种父姓的隐喻,代表着一种文化的权威、法律。而法律之最集中点在于,它切掉了孩子在想象中想要成为母亲的对象,即石祖。“儿童用以吸引母亲的形象应该被放弃,并且打上禁止的标志。孩子的这个假象对象被转移到象征的层面,转而接受:在他之外,始终存在着一种象征性的石祖,那是他现在还没有、但将来的某一天也许会得到的。这样,孩子才能离开母亲,抛开那种假想的对象,而在更广阔的象征世界中占据一席之地”。 
因此,无论是弗洛伊德、还是拉康,他们所说的阉割都是集中在儿童的俄狄浦斯情结期(石祖期),这一时期发生在孩子的3-5岁之间,即孩子开始注意到性别的差异以后。之所以都那么强调这一个阶段是因为他们都认为乱伦禁忌的建立是人类得以进入文明的基本规则,而且此种禁忌是由父亲或象征性父亲给予的,除此之外并无他者。对于多尔多来说,她也同意乱伦禁忌在人类精神构建中的重要地位。但是,与此同时她也发现,在此之前的孩子生活中,也存在着规则和禁忌,而且这些最初规则和禁忌的建立对于孩子顺利进入并最终解决俄狄浦斯情结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或者说最初的规则是一些预备性的,更恰当地说是“免疫性的”。当我们对这些俄狄浦斯的规则与多尔多的象征性生成阉割所给的规则作一番考察后,我们会发现它们之间有着相近或同样的内涵,后者其实就是前者的准备,因而我们称之为“前规则”。下面我们逐一论证。 
  弗洛伊德的《图腾与禁忌》中谈到人类的最初法律是不准吃图腾和不准族内婚。其实,不准吃同类的规则早就在儿童出生以及后来的生活中出现了。如上述所讲,脐带阉割中讲到的,在孩子诞生时,洗掉他身上的血,是禁止他成为一个吸血鬼的登录;口腔阉割指示的是剥夺孩子那种对母亲的(同类)相食,同时也是阻止孩子消费那些对身体来说是毒药的东西,禁止吃那些不是食品的东西,那些对身体有害的东西。无论是血,还是后来的奶水,这都是人类身上的部分,是被禁止作为如同其他食品一样来享用的东西。在动物世界中,同类且不互食,况乎人类乎?食人族也并不是一见了别人就会发生食欲,他们所吃的也只限于“非吾族类”。因此脐带阉割和口腔阉割的规则可归纳为禁止同类相食。而在肛门阉割中,给予孩子的规则是禁止谋杀,禁止孩子所有那些有害的“行为”,同时禁止什么都可以做,禁止无法无天的活动,不能让孩子认为他们能做所有他们想要做的。其核心体现在:虽然要有我的快乐,但我仍然尊重彼者。也就是不对别人做那些他不希望别人对他做的事情。用中国的话来讲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人类要建构健康和谐的社会,就必不允许人类间随意谋杀。如果说在脐带阉割和口腔阉割中我们看到的是对同类相食的禁忌,那么我们在肛门阉割中则明显看到对同类谋杀的禁忌。而同类相食和同类谋杀也正是弗洛伊德所提到的图腾禁忌的两大核心内容:禁止谋杀图腾和吞食图腾。 
至于禁忌之二即对族内婚的禁止其实质是不准和自己所属的团体的人通婚。正如拉康所指出来的,这意味着孩子要摆脱将母亲作为性对象而要进行的努力。而这,事实上已经在俄狄浦斯情结之前的那些规则上已经体现出来了。在精神分析的领域中,性之所指并非仅仅是局限在生殖器的兴奋上,还有口腔以及肛门等身体器官上。对此弗洛伊德曾有一段精彩的比喻:“当一个人看到一个人婴儿满足地离开母亲的乳房,脸颊绯红,笑意盈盈的进入梦乡时,谁也不会否认这与成年人性满足后的表情是一致的”。因此,纵然我们认为孩子对母亲的爱是在俄狄浦斯情时期达到顶峰,但是在这之前的儿童也仍然是处在一种想象的与母亲一起的性欲生活当中。因此这个时候孩子与母亲也仍然有乱伦之危险,或者已经存在着这种“嫌疑”。但是多数情况下,孩子的这种欲望总是遭到了阉割的,并不需要等到他进入俄狄浦斯情结,等待父亲的到来。特别是在口腔阉割中,是母亲本人接受一种和孩子身体和身体之间的断开,能够完全在身体上和她分开,而更愿意孩子能够通过话语、姿势等语言方式和自己交流,愿意孩子在她臂弯儿不是更多地在乳房中,更愿意孩子能够和其他人交流而不是总在自己身边。因此,我们是否可以说,与同族人之间的性欲(或者)婚姻的禁忌是从母亲那里,自前俄狄浦斯情结期、自象征性生成阉割开始就已经存在并发生了呢? 
因此弗洛伊德所说的两大禁忌之二也同样在象征性生成阉割中反映了出来,有了最初的雏形。在母亲那里,孩子的那种直接的享乐也是不可能的,孩子同样感觉到了母亲之外的另一个东西的存在。是母亲给孩子施加的那些规则在孩子内心埋下了去乱伦、去性欲的基础。然后到了俄狄浦斯情结,当孩子了解男女性别差异,他(她)才真正面临一个精神冲突和考验。这个时候,之前所打的“免疫针”开始起作用:如果之前接受了“象征性生成阉割”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他可能会比较顺利地解决俄狄浦斯情结的。反之亦反。多尔多也认为俄狄浦斯情结是对于乱伦的禁止:对异性父母引诱成功的不可能性让孩子接受到了俄狄普斯阉割,这个阉割的成果是它适应社会的所有情形。也就是说,这已经是所有阉割中的最后一步了。而这一步的实现无疑依赖于之前的成果。她说,“口腔、肛门、尿道冲动,已经在断奶时刻、在身体自主性时刻,被隐喻化在细小客体的支配中,即词语、句法的和游戏的规则。最后,这些音节的代表意义——文字、演讲——这些意义是一种升华,也是之前所有阉割的成果。孩子获得了作为男孩或女孩的定向的意义。在俄狄普斯情结之后,孩子就不是为了取悦父亲或者母亲,而是为了他自己和为了同伴、朋友”。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弗洛伊德强调的是从野蛮进入文明的急剧转变的事件和转变的因素。但是,正如马林诺夫斯基在《两性社会学》中批评弗洛伊德那样,“由天然状态实际过渡到文化状态,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不是迅速的过程,完全不是迅捷的过渡。我们必须想象,文化的首初质素——语言、传统、物质的发明以及概念的思想——首初的发展是个很吃力、很迟缓的过程,必用无限多与无限小的步骤,在极长的时间累积着,然后才成就结果的”。而多尔多恰恰给我们描绘出的是这种转变的准备过程。这个准备过程就是“象征性生成阉割”,它拥有着和弗洛伊德的阉割(以及拉康的阉割)同样的要素:禁止同类相食,禁止谋杀,禁止与母亲的性欲关系,因此这些象征性生成阉割在多尔多那里其实就是代表着人类的前规则。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